今年国产片的第一名就长这样了

枪稿 2021-06-11 19:30


截止六月中旬,豆瓣上有两部国产新片得分达到了8.2。


不过,鉴于《白蛇传·情》评分人数是两万多,而《九零后》则是约八千。


显然,前者可以称之为2021上半年国产片之冠了。





终于去看了今年国产片的第一名,绝美但有点弱


文/从易



“白蛇传”是中国民间四大传说之一,故事情节家喻户晓,后世也有据其改编的影视作品。

“5.20”这一天上映的《白蛇传·情》,还是显示出了它重要的存在感——一部4K全景声粤剧电影。

上映两周以来,虽然票房平淡,但口碑极好,豆瓣评分8.2,在今年的国产电影里排第一。

《白蛇传·情》打出这样一个宣传语“年轻人的第一部粤剧电影”,它名副其实吗?



01 极致的东方美学



一直以来,戏曲电影面临的一个本质性困境是:戏曲与电影如何兼容?


明代戏曲理论家王骥德说:“剧戏之道,出之贵实,而用之贵虚。”

戏曲的故事来源于现实生活,但戏曲的表现形态却以虚拟为主。

戏曲舞台因不能复现历史场景或自然景观,更多地追求在戏曲情节发展过程中进行相应的舞台变化,采用写意的手法引导观众把握情节。


正所谓“一桌二椅便是亭台楼阁,一将四卒便是千军万马”。舞台是实体的且是固定的,所有的布景和道具讲究的是一个写意。

但它以表演之真、情感之真,填补了观众的想象力,让观众获得共鸣。

戏曲搬上大银幕后,因为真实舞台的消失,就必须在大银幕上为观众塑造一个新的“舞台”、新的情境,通过直接的视听语言,丰富观众的想象力。

换句话说,戏曲电影的第一道难关,是要把舞台之“虚”转换为视觉之“实”。

在这一点上,《白蛇传·情》做出了非常成功的尝试,有实感,更有丰富的意境。

《白蛇传·情》的布景与故事的结合相当成功

电影的整体色调是水墨风格,布景与CG的结合营造出一种虚虚实实的氤氲感犹如江南的阴雨天,有一种柔婉的气质。
 
无论是水影涟漪的园林、青葱嫩绿的竹林、灰瓦白墙的江南建筑、木质结构的厢房,抑或冰雪皑皑的昆仑、阴森压抑的金山寺,都呈现出工笔山水画的细腻与写意,让观众恍若走入一首江南主题的七言绝句。

水墨风格恰好衬托出江南的气质


《白蛇传·情》的构图也充分体现出东方美学的简约典雅。

比如对称式构图搭配种种圆形结构——圆窗、圆形屏风,不仅具有美感,也以构图传递出人物情感之圆满。

 
再比如前景遮挡恰当运用,体现出东方园林美学的思路,让画面多了错落感和层次感。

 

不得不提的,还有《白蛇传·情》对特效的运用。

在舞台上,很多复杂的场面与行动,只能依靠水袖来体现。

譬如粤剧《白蛇传》里的水漫金山这一场戏,是通过一群身穿蓝衣的演员舞动水袖表现巨浪滔天的情形。

 
显然,在大银幕上如果还是这么操作,就显得奇怪了。

《白蛇传·情》大胆使用了特效制作,画面效果堪称惊艳,秒杀国内许多特效大片。

卷起的波涛雄浑壮阔,细节分明、浪花各异,辅以融合了管弦乐和传统戏曲的激烈鼓声,给人传递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紧张感和压迫感。


难得的是,就连它的特效都是东方美学式的,犹如泼墨。

演员的水袖功夫也得到体现,舞动的水袖犹如翻滚的巨浪。

暂且不论故事本身,《白蛇传·情》的艺术形式极美。

虽然文戏部分正反打用得有些太多太单调,一些镜头的舞台感也略明显,但瑕不掩瑜。

这份美的确值得年轻观众走进电影院,享受一次东方美学的熏陶。



02

陈旧的文本表达


不少观众所担忧的戏曲与电影之间的壁垒,在《白蛇传·情》处理得颇为协调。

未曾看过粤剧的观众,对于粤剧的念白与唱腔也不会觉得难以接受,相反,粤剧唱腔清丽脱俗、韵味十足,反倒多了陌生的新鲜感。
 
《白蛇传·情》的另一个挑战,是它的文本。

无论是戏曲还是电影,“戏”,即剧本、文本都是根本,它直接决定着一个作品所能达到的高度与深度。

千百年来,《白蛇传》说有多个版本的演绎。

后世的创作基本是以明代说家冯梦龙的《白素贞永镇雷峰塔》为蓝本,因为到了冯梦龙这里,主要人物定型,关键情节也生成了,比如游湖借伞、水漫金山、永镇雷峰等。


夏祖辉何麒执导,赵雅芝叶童陈美琪等主演的《新白娘子传奇》(1992),被奉为影视经典

各种影视版本中较具新意的,有1992年赵雅芝版的《新白娘子传奇》,1993年徐克电影版《青蛇》,以及2019年的动画片《白蛇:缘起》。

赵雅芝版,突出的是“情”,相知相遇以及丰富的婚姻相处细节,让白素贞与许仙的爱情具备人间烟火气,细水流长又坚如磐石。
 
徐克版,以妖之有情,反讽人的自私与无情。“你一千年,我五百年,加起来一千五百年,就陪他一个人玩儿啊?”不值,太不值。

 徐克执导,张曼玉王祖贤赵文卓吴兴国主演的《青蛇》(1993),则侧重表现情爱的复杂


《白蛇:缘起》虽也落脚于情,但另辟蹊径,从白素贞与许仙的前世说起,让这份爱具备无可争议的说服力。

《白蛇传·情》的片名就已向观众揭示,电影同样落脚于“情”,它与《新白娘子传奇》一样,致力于讲述一个被外力破坏的爱情悲剧。

白蛇传的故事非常丰富,往强权、女权或人性的阴暗面中的任何一个角度深挖下去,都有开拓的空间。

《白蛇传·情》选择了最传统的也最保守的。

爱情的导火索,还是陈旧的“报恩说”;

爱情的产生过程,比如初见面的借伞、相处的日常等,要么完全省略,要么被一两个镜头带过,情节推进过快,给观众的共鸣感很低;


《白蛇传·情》略去了许仙悬壶济世的职业设定,对其性格也着墨不多


许仙的角色虽然整体正面化,但他仍然懦弱、不坚定,让白素贞的为情坚持显得不值;
 
第五折和尾声部分的处理,大量不甚出彩的唱段以及来回的正反打,让这段感情的收束显得冗长平淡;

电影对强权的反抗有限,白素贞被压在雷峰塔下,仿佛是对她的一种恩赐。

电影最有亮点的人物,依然是小青。

爽朗泼辣的她,屡屡发出观众内心的想法,“姐姐,有情是妖,无情是人。这一趟人间,我们来错了!”

最后给许仙的那一个响亮的耳光,更是大快人心。

电影中性格直率泼辣的小青颇为亮眼


小青反对姐白素贞的“忍耐”,敢于突破强权的束缚,奈何电影还是为“情”所困,小青还是随了白素贞。
 
《白蛇传·情》为戏曲电影开拓出了新路:传统的戏曲,完全可以借助丰富的电影语言,与年轻观众相遇。

但它失于文本太陈旧保守。

许多观众抱着好奇的心态进入影院,确实被东方美学折服,被这种艺术形式打动。但感动路线不能长久,期待电影和戏曲能有更强大的融合。




编辑|徐元
排版|Owlet



THE END



相关回顾:
这一年,只有六部国产片值得一说|梅雪风专栏
这部被失踪的电影,本该是2020年国产片的骄傲



工作事宜请联络微信:paperbullet


©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禁止转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