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兰最佳男主角公布!演了20年配角的于和伟,凭什么值得?

淘漉音乐 2021-06-11 18:13

 


6月10号,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在上海举办,于和伟凭借在电视剧《觉醒年代》中的优秀表现,击败张嘉译、陈建斌一众老戏骨,获得了最佳男主角。


由于工作原因,于和伟并没有到现场领奖。

他说:我荣幸之至,欣喜若狂,这个奖项对我意义非凡。

出道二十余年,于和伟总算苦尽甘来。

之前所有的苦难,可能都是为了今天能够承受奖杯之重。
 

吃饱都是问题,谈什么理想

今年,于和伟在社交平台上火了。

他饰演的曹操深入人心,很多表情都被设置成了表情包在网络上流传。


作为一个“坏人”专业户,一点也不恼,还跟网友开起了玩笑。

大家都说他很“萌”。

“坏人”专业户的反差萌,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大家都亲切的称他为“皇叔”。

于和伟是典型的“剧抛脸”,也算是大器晚成的代表了。


1971年,于和伟出生于辽宁抚顺。

母亲生下他时已经45岁了。

上面5个姐姐,3个哥哥,他排行第9。

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于和伟自小就是哥哥姐姐带。

左一姐姐,右一母亲,怀抱中的于和伟

他出生时,刚好与他相差24岁的大姐也生下孩子,于和伟是吃大姐的奶长大的。

他常常给大姐叫“小妈妈”。

3岁时,父亲突然离世,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母亲整日以泪洗面。

无奈,瘦弱的母亲只好靠卖红薯勉强维持生计。

家中有工作能力的哥哥姐姐时常救济,这才让于和伟健康长大。


物质的匮乏,让于和伟从小就坚定了一个信念:以后一定要找个不愁吃喝的“铁饭碗”。

初三那年,他中考失利。

但他不想早早进入社会,成为一个待业小青年。

于是决定再战一年。

他去了一所中学补习,在这里他遇到了人生的另一位贵人——他的老师。


那时,于和伟的家里实在太困难了,连五元钱的补习费的都交不起,这让一腔热血的于和伟一度想放弃补习。

吴老师却看到了于和伟的坚韧,他说:这个学生是我带的,补习费从我的工资里扣。

这才让于和伟把书读了下去。

后来于和伟说,“现在想想,确实我对他的感情和依赖,是有对父亲的感情在里面的”。

第二年考试,成绩依然不够理想。


而这时抚顺市幼儿师范学校恰好招男生,毕业后能到小学当音乐老师。

本来就喜欢唱歌的于和伟在老师的建议下,进入了师范学校学音乐。

三年后毕业,学校直接给分配了工作。

此时的于和伟似乎完成,小时候未来要拥有“铁饭碗”的理想。

只是这时的他,想要的不是这些了。

那时,抚顺话剧团去学校招人。


于和伟尘封已久的心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机会点燃,二话不说报了话剧团。

于和伟会唱歌形象也不错,从几十个人中脱颖而出,顺利进入话剧团。

在这里,他才真正认识到什么是文艺工作,也是在这里,让于和伟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心土崩瓦解。
 

没有戏拍,不如死了算了

那次于和伟跟着剧组去拍戏,半路出家的他还带着浓重的东北口音,甚至耽误了排练进度。

同事毫不遮掩的说:你是专业演员吗,怎么是这种水平?连普通话都说不好?

这给了于和伟重重一击。

什么是专业演员?

这个问题困扰着他。


他开始每天拿着小板凳,坐在舞台侧面,认认真真看着别人演戏。

每天就是学习和跑龙套。

久而久之,团里的老演员看不下去了,对他说:于和伟,你不能跑一辈子龙套啊,你应该站在舞台中央。

这对于当时的于和伟来说简直是莫大的鼓励。

成为一个好演员成为了他的新目标。


也是在这时,于和伟相中了团里的一个女主演宋林静。

不仅人长得好看,家庭条件也十分优越,团里可不止他看上了。

于和伟着急了,发起了爱情攻势。

他也不会什么招数,就每天跟在女孩后面上公交,坐在人家旁边没话找话。

宋林静看出了他的心思,在公交上故意看向窗外。

就这样,于和伟一追就是几个月。

宋林静也慢慢熟悉了每天在路上那唠唠叨叨的声音。


美人的心被打动了,家里人却不干了,一个没有编制的穷小子,还想抱得美人归?

这更让于和伟坚定了闯出一片天地的决心。

于是,他放弃了当时的“铁饭碗”,决定去戏剧学院上学深造。


1992年,于和伟只身来到北京,准备考取中央戏剧学院,但当时中戏只有代培班,毕业后不管分配工作,于和伟犹豫了。

而后转投了分配工作的上海戏剧学院。

几年话剧团的经验,以及多年的努力,于和伟顺利被上戏录取了。

可摆在面前的绝不是上学名额的问题,而是穷困的生活如何维持的问题。


年迈的母亲不愿于和伟再折腾,不同意他去。

于和伟也犹豫了。

温饱都是问题要什么理想?

可姐姐却十分坚定:咱家还没出过大学生,好不容易要出来一个,我砸锅卖铁也得供你。

这才让于和伟下定了决心。

上学期间,于和伟也没闲着,什么活他都接,拍挂历拍广告。


199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还是大三学生的于和伟被带到张艺谋导演《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的片场,参与其中的拍摄。

舞台上是影后巩俐,他在舞台下做观众,于和伟鼓掌都比别人卖力。


等电影上映后,于和伟兴冲冲的跑去电影院,结果别说特写,连镜头都没有,都虚化成了背景。

不过,于和伟更坚定了成为演员的决心。

毕业后,由于成绩优异,南京前线话剧团直接要了他。

幸运的是,宋林静也被分配到了一个团。

但,于和伟并没有就此走运。


同班同学都戏不断,宋林静也是一个女主接一个女主的演,只有他什么戏都接不到。

三年多无戏可拍。

眼看着宋林静收入越来越高,他的事业还没有任何转机,更加自责。


1996年的一天晚上,心情苦闷喝的酩酊大醉的于和伟站在南京长江大桥江边,看着流水,跳下去的冲动愈发强烈。

好在宋林静及时赶到:你妈45岁才生下你,她容易吗?我不需要你当明星,你好好活着就好。

听到这撕心裂肺的喊声,于和伟清醒了。

他不能对不起母亲,不能对不起姐姐,不能对不起眼前的姑娘。

他抱着宋林静一边哭一边许下诺言,等拍了第一部戏就马上结婚。


1999年,时隔两年,于和伟接到第一部电视剧,配角中的配角,只有两场戏,400块钱。

于和伟也不嫌弃,他能和宋林静结婚了。

也就此开启了他漫长的配角之路。
 

从配角到最佳男主角

《深圳女人》《省委书记》《王记大排档》……那几年只要有戏,于和伟就接。

他演的角色不仅没多少戏份,还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坏。

2004年,于和伟参演了高希希导演执导的《历史的天空》,李雪健、张丰毅等一众大咖。


于和伟演了一个令人恨得牙痒痒的反派万古碑。

那时于和伟还没什么名气,却因这个角色被骂的人尽皆知。

甚至有人评价他:这小子一看就是打骨子里坏。

凭借着入木三分的演绎,于和伟的人品都收到了质疑。


自己的母亲看了他的剧,都觉得他挨耳光是“活该”。

于和伟哭笑不得。

正是这部剧,于和伟的反派之路彻底打开了。

只要有于和伟的戏,在剧中必不可少的桥段就是他一定会被女主打耳光。

2008年的《纸醉金迷》,第一集就被女主角打了40多个耳光。


高希希导演很看重于和伟,执导电视剧就邀请于和伟出演,可每一次都是些不讨喜的角色。

于和伟倒也不恼,每个角色都有生命,演戏就是享受。

高希希导演看不下去了。

2010年,高希希导演指导的《新三国》给了于和伟一个忠义宽厚的刘皇叔。

如今网络上盛传的表情包就有这里面的片段。


事实证明,于和伟的坏不是他本人的坏,是演技的“坏”;于和伟演好人也是入木三分。

于和伟逐渐被业界认可。

2015年,44岁的于和伟在《老炮儿》中扮演痞气跋扈的龚叔。


那种“黑帮”的劲儿被当时的主演冯小刚看重,之后,冯导的《我不是潘金莲》邀请于和伟出演。


“用了就忘不掉”,大概就是对演员于和伟最准确的评价。

2017年,电视剧《军师联盟》播出,阴险多疑又野心勃勃的曹操被于和伟演活了,就连黄渤都发微博称“这个角色看得起鸡皮疙瘩”。

曹操也成了于和伟网络上流传最广的角色。


2021年,张艺谋导演的《悬崖之上》邀请于和伟演了一名特工周乙。

于和伟终于成为了张艺谋导演的电影里很重要的角色。

他不再只是一个虚化的背景。

从模糊到清晰,于和伟走了26年。



那场于和伟火点情报,用手搓掉的镜头,只有手部镜头,却把那种隐忍表现的淋漓尽致。


这个片段拍完后,连张艺谋都导演都忍不住连连称赞于和伟的用心。

很多人说:凭借“周乙”,于和伟有机会冲一冲下一届影帝。

让于和伟获奖的《觉醒年代》,陈独秀一角让观众多少次热泪盈眶。


这是于和伟第三次扮演陈独秀先生,但是拍摄前他还是又重新翻阅了陈独秀先生所有的史料、传记、回忆录。

为了成为陈独秀先生,他连一个手势一个眼神都不愿带入自己的习惯。

有一场戏,五页的台词,于和伟一条就过了。

大家都在赞叹他的能力。

他却说:这不是我在说话,我是在用陈独秀先生的身份说,很正常的就说出来了。

演员的最高境界大概就是忘我了吧。


当了二十几年的配角,终于站在了舞台中央,甚至还成为了最好的男主角。

配角还是主角,于和伟都没有苛求过,是为了拍戏,不是为了成为明星。

如今,于和伟知名度翻了几翻。

但他自己仍没什么感觉,还是一有时间就到哥哥姐姐的小摊上去帮忙,经常被路人拍到,也没觉得生活应该会有什么影响。

就像他的微博简介:演员而已。

“最佳男主角”是对他尽心尽力工作了数十载的肯定,而不是将他推到某个光环下。


于和伟也不要这些,不然,他也不会甘愿演二十多年的配角。

他说:感谢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感谢台前幕后的同仁们。

其实,他也应该感谢自己,感谢默默耕耘的自己。

奖杯不重,于和伟值得。



好不好看,你说了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