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报价超40亿英镑,最受千禧一代欢迎的英国百货会易手吗?

LADYMAX 2021-06-11 20:22

在全球零售业崛起的历史进程中实现资本扩张的Weston家族或意图转向更有利可图的战场


作者 | Drizzie



英国奢侈时尚零售迟迟还未恢复,但这并不妨碍Selfridges百货天价卖身。 


据英国地产媒体React News消息,英国Selfridges集团日前收到了一份超过40亿英镑的收购报价,目标是该集团在英国和爱尔兰的奢侈品百货业务。在40亿英镑报价中,房地产占据了大约20亿英镑。 


上述业务由Weston家族的加拿大分支所拥有,不仅包括Selfridges位于牛津街的面积60多万平方英尺古典建筑风格永久产权物业,还有爱尔兰顶级百货Brown Thomas。 


据知情人士透露,瑞士信贷在主动接触后被任命为顾问,目前双方还处于早期洽谈阶段,可能不会导致交易。截至目前,Selfridges百货暂未对相关消息作出回应。 


Selfridges百货由Harry Gordon Selfridge于1908年创立,2003年被英裔加拿大第二富豪W. Galen Weston以5.98亿英镑收购,目前在英国伦敦、曼彻斯特、爱尔兰和荷兰设有奢侈品百货,其中最著名的是位于伦敦牛津街的旗舰店。 


与Weston家族的购入价格粗略对比,Selfridges的价值在18年中翻了6.6倍。2019年,Liberty百货以超过3亿英镑的价格卖给了一个私募股权投资者财团,或超过其年收入的两倍。Harrods百货在2010年被卡塔尔投资局以15亿英镑的价格收购。 


在去年疫情发生以前,Selfridges势头正猛,不断向其在伦敦西区的竞争对手Harrods哈罗德百货施压。


得益于不断与年轻设计师和奢侈品牌合作,Selfridges精心设计的购物橱窗和明黄色购物袋成为标志性卖点。明确了年轻化形象的Selfridges显现出较强的增长动力,不断为消费者提供新鲜感,吸引更习惯于线上购物的年轻人回到实体百货购物。 


明确了年轻化形象的Selfridges在疫情前显现出较强的增长动力

这家百货特别注重通过线上销售开拓国际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因此Selfridges受到中国留学生和中东富裕阶层的喜爱。 


进入2019财年,虽然英国本土零售延续低迷走势,但是英镑下跌成为英国奢侈品百货的福音。由于英镑急跌,当时市场分析指出伦敦已成为奢侈品消费者,特别是中国消费者的新目的地。环球蓝联英国及爱尔兰区总经理Gordon Clark表示,由于脱欧公投带来的汇率影响,将有更多的国家游客计划到英国旅行,惠及更多的英国零售商。   


在截至2019年2月的财年内,Selfridges销售额同比增长6%至18.5亿英镑,营业利润则从2018年同期的1.75亿英镑下滑2.8%至1.7亿英镑,集团表示销售额的增长得益于对体验式购物的投资,而营业利润下滑原因在于对伦敦牛津街旗舰店投资的增加。   


相较之下,Harrods尽管同样大举投入体验式购物,业绩表现在疫情前已不乐观。 


这家在市场营销上相对传统的老牌百货在截至2019年2月的财年内的销售额几乎无增长录得8.685亿英镑,仅为Selfridges的一半。税前利润则下跌3%至1.716亿英镑。主要受门店翻新等一次性成本增加影响。为了升级美妆区域和提升男装与运动产品区的购物体验,Harrods百货共投资了6410万英镑。  


2020年的疫情危机对全球奢侈时尚零售,尤其是欧洲实体零售造成了无差别的巨大打击,加速了消费者购物习惯向线上转移,也使得疫情前英国奢侈品百货的春天成为昙花一现。 


英国百货公司Debenhams在宣告破产后被超快时尚Boohoo以约5000万英镑的价格收购,但相关交易不涵盖其实体门店资产。该百货最后一家实体店已于5月15日停业,正式退出线下市场,未来将只在线上运营,约1.2万个工作岗位将受到影响。 


John Lewis百货也计划关闭8家门店,剩余34家门店,关店举措将使约1465名员工受到影响。目前John Lewis已把重心转向电商渠道,线上业务占比已从此前的40%增长到现在的60%至70%。


Harrods百货公司总经理Michael Ward此前表示,在疫情的冲击下,Harrods的客流量下滑了95%,日均访客人数不到4500人,而此前的日均访客人数为80000人,预计2020年销售额下降约45%。去年7月,该百货决定裁减700名员工,占员工总数的14%。  


受疫情影响,Selfridges在去年封锁期间也裁减了450名员工,当时集团董事总经理Anne Pitcher预计复苏将是缓慢的,未来挑战会越来越严峻,Selfridges需要为艰难时期做好准备。集团称电商渠道的增长也无法抵消实体业务的下滑,2021财年的盈利能力或进一步下滑。


为了刺激百货流量复苏,Selfridges今年计划增加私人电影放映、花艺工作坊、DJ现场表演等体验项目。 


可见,在英国时尚百货的普遍困境中,Selfridges能够获得如此高价实属不易。这或许仍然得益于Selfridges在疫情前打下的扎实基础和上扬走势,市场认为这家百货在全球年轻消费者中建立的影响力依然坚挺。 


另一方面,Selfridges旗舰店所在的牛津街作为全球闻名的黄金购物地段,本来就是伦敦“地王”。况且Selfridges百货极具特点的建筑本身也已经具备品牌价值。 


Harvey Nichols的首位女性董事会成员Lindy Woodhead认为,人们想参观Selfridges的主要原因是这栋建筑。“要想拥有一家成功的百货,首先必须有一座漂亮的建筑,这样不管卖什么,人们都会被吸引到那里去。Selfridges的创始人在开这家店时,就曾在店内里举办时装秀、文化展览和科学展览。”


不过,牛津街正在经历一系列变化,包括Topshop、Debenhams百货等品牌的衰落令牛津街逐渐失去了往日的吸引力。Selfridges百货虽被认为是牛津街的新零售标杆,但是该购物街整体客流量的下滑已成客观事实,一些品牌正在将新店开在Bond Street等其他街区,对牛津街形成分流。 


英国时尚零售的整体衰落令牛津街逐渐失去了往日的吸引力

今年2月,伦敦政府颁布了一个斥资1.5亿英镑振兴牛津街的改造方案,试图把牛津街重塑为全球最绿色、最智能、最可持续发展的街区。该方案能否扭转牛津街的命运仍是未知。 


Selfridges的当前处境十分复杂,虽然手握一把好牌,但其命运的不确定性来自于究竟能否以一己之力与宏观市场趋势作斗争。 


一位熟悉该公司和该家族的高管对Selfridges考虑出售表示十分惊讶,但也承认Selfridges百货严重依赖海外旅游,特别是来自中国和中东的游客,他推测Selfridges可能正在研究数据,谨慎思考摆脱疫情影响需要多长时间。 


毕竟Selfridges百货虽然销售额一直上涨,净利润却并不可观,其对体验式购物的投资虽然获得了好口碑,销售转化却不够快。在截至2020年2月的12个月内,Selfridges百货销售额继续增长5%至8.53亿英镑,营业利润上涨16%至1.138亿英镑,净利润则大跌65.8%至2660万英镑。


至今没有任何切确依据表明欧洲旅行何时能够重启。 据数据公司LDC最新报告显示,在疫情的冲击下,英国去年有超过1.1万家时装零售店关闭,今年可能还会关闭1.8万家。受此影响,英国市中心门店空置率上升至16.1%, 至少要两年后才会出现好转。


作为加拿大投资者,Weston家族对究竟要不要赌英国国运拥有自由的选择权。 


Weston家族内部正发生重大变化,家族长老W. Galen Weston已于今年早些时候去世。W. Galen Weston的家族是加拿大最富有家族之一,《星期日泰晤士报》富豪榜显示该家族总资产约为105亿英镑。 


W. Galen Weston(右一)的家族是加拿大最富有家族之一

W. Galen Weston出身于英国白金汉郡名门,其祖父George Weston在1882年创立了烘焙公司,其父亲Willard Garfield Weston帮助家族公司发展成为一个跨国食品帝国。作为家族第三代的W. Galen Weston在1970年代在家族要求下来到加拿大,将家族业务向零售和房地产领域扩张。 


该家族旗下的其他零售商包括加拿大的Holt Renfrew、荷兰的De Bijenkorf,英国高端杂货零售商 Fortnum&Mason,以及此次交易包含的爱尔兰的Brown Thomas等。


据金融时报报道,拥有Selfridges的家族控股集团Wittington Investments Ltd与拥有Associated British Foods(英联食品)的英国实体Wittington Investments实际上是分开的。英联食品同时还是英国平价时尚零售商Primark的所有者。 


家族控股集团Wittington Investments Ltd目前由W. Galen Weston的儿子经营,他也叫Galen,女儿Alannah Weston则是Selfridges集团的董事长。自Weston家族收购Selfridges集团以来一直经营该集团的Paul Kelly已在2019年转到控股公司的其他岗位上。 


英国老钱家族具备审时度势的基因。随着家族第四代接手,在过去数十年全球零售业崛起的历史进程中成功实现资本扩张的Weston家族或正在对是否要转向更有利可图的战场做出抉择。 


当一切还存在不确定性,或许现在正是出手的好时机。一方面,疫情危机是投资者低价收集价值资产的重要时机。分析称出售给主权财富基金或大亨的可能性比涉及私募股权的交易更大。 


另一方面,英国正处于疫情解封后的短暂报复性消费期,这一短期提振显然也将帮助Selfridges卖个好价格。


英国从5月17日开始已进一步放宽了英格兰地区的限制措施,所有商店均允许营业。于去年圣诞节前停业的伦敦Harrods百货在重新开店后,Louis Vuitton、Chanel和爱马仕等奢侈品牌门前迅速排起长龙,本土消费者再现“报复性购物”。 


错过这个窗口期,Selfridges就要将命运交给英国时尚零售业的走向了。  




点击阅读原文搜索你感兴趣的品牌






独家 & 深度

深度 | 奢侈品“店王”迅速扩张的背后 高端零售能力向下沉市场外溢是自然进程


深度 | 亚洲最贵商场奢侈品牌大量关店的真相 凭借地段优势轻松赚钱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独家 | Prada为何在中国业绩最好时发布新零售战略?品牌不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上海K11去年收入逆势大涨37%,新世界全面押注中国内地 疫情拉开了商业零售项目的差距



传上海晶品以60亿被收购 上海商业零售看静安寺


深度 | “话梅”为何令人疯狂?深谙消费者心理“催眠术”



你离洞察时尚的距离只差一个APP
长按二维码免费下载

点击阅读原文搜索你感兴趣的品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