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的好设计,总得有点儿“绿”

WeLens 2021-06-11 20:35

最近,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宣布,世界上有了第五大洋:南大洋(The Southern Ocean)。



关于“南大洋”的讨论一直存在,但根据观测,流经南极环流的水温度也在逐渐升高,这与气候变化不无关系。科学家们也希望,为“南大洋”正名,可以让大众更重视对环境的保护。


近年来,气候变化带来的环境问题越来越显著,森林大火、越来越频繁的飓风灾害,都在迫使人们思考气候问题。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气候变化带来的环境问题,科学家们致力于找到改善环境的方法,环保主义者开始倡导不同的生活方式。

 

不只是专家,在日常生活中做出一点小改变,普通人同样可以为气候问题做出自己的贡献,而在衣、食、住、行上,设计师们也对这一选题做出自己的回应。

 

 

时尚设计的初衷,

并不是为了污染地球

 

时尚已经成为了环境污染的重灾区,衣物加工中产生的废弃物,还有滞销的过季衣物,都是环境问题的主要来源。一些设计师希望通过“慢时尚”消解快时尚带来的环境问题。



Emily Adams Bode是一位美国设计师,她喜欢使用的制衣原料都来自于二手衣物:旧棉被、花边桌布、二手针织物。这也与她的个人穿衣风格有关:她的许多衣服都是母亲的旧衣物,而她最喜欢的毛衣继承自她的祖母。



2016年,她开设了自己的慢时尚品牌Bode,店铺也提供定制衣物的服务。在制作之前,Bode会花上一点时间了解自己的顾客,她会让顾客提供一张全家福或者他们最珍贵的东西,比如珍藏的明信片、家人护照上的印章。在制作衣服的时候,她也会将这些元素结合在设计里。
 
Bode说:“我们是快时尚的对立面,我们创造的衣物是可以收藏的。”


在二手材料之外,一些设计师也将目光投向了更原生态的材料上。法国工业设计师Violaine Buet制作了一系列以海藻为原材料的面料。


Buet的工作室位于法国的布列尼塔,离工作室不远就有一片海滩,海藻资源从不短缺,Buet常常在那里收集海藻作为制作原料。


海藻的柔韧性让Buet着迷,她与许多专家合作,开发海藻的新用途。经过多年实验,她发现海藻比她想象得更厉害,“编织、染色、缝纫、印刷、雕刻,这些都可以在海藻上实现。”

取材于当地海滩的海藻,也降低了运输中可能造成的污染问题,让整个制衣工业链变得更加可持续。




喝完水之后的塑料瓶

一天有多少个?

 

来自美国的建筑设计事务所Studio KCA用收集来的废弃塑料瓶,在纽约公园里建造了一朵云。


“Head in the Clouds”整个项目使用了53780个回收来的矿泉水瓶和塑料牛奶壶,选择这个数字也有意义——在纽约市内,1个小时就有超过53000个塑料瓶被使用丢弃。


建筑师们希望,这朵“云”可以让参观者们意识到,自己的消费行为可能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比起不假思索地丢进垃圾桶里,塑料瓶还有更多的用途,下次喝完饮料之后,也记得要做好回收。



建筑也可以带着城市居民
回归自然

似乎在城市里生活得越久,城市居民与自然的连接就会变得越淡。其实在城市中,就有许多“自然”的存在,但这些“自然”可能是一处荒地,或者是很多年前未经规划就种植的一片灌木丛。如何更好地利用这些空地,让城市居民也可以享受其中,成了城市建筑师需要学习的一个课题。
 
在智利第二大城市康赛普西翁中,就有这样一块空地,它在Enrique Molina Garmendia学校的植物园中,与市中心的Anibal Pinto街相连,因为缺乏规划,各种植物生长在其中,从街道上看过去,就像一片城市小森林一样。智利建筑设计事务所Azócar Catrón Arquitectos利用这片森林,搭起了一座“无限长凳”。

规划图


在规划中,建筑师尽可能地保持原来“小森林”中的自然植被,在空地上搭建起这座长凳,长凳被空地上原有的小径一分为二。
 
这张“无限长凳”为学校里的学生提供了一处自然课堂,使得植物园与学校日程可以更好地结合,学生们也可以在长凳上观察不同的植物。又因为其独特的造型和亮眼的颜色,它也成为了城市中的一处新坐标。


而在哥本哈根,建筑师直接在城市里造了一座会呼吸的“山丘”。
 
CopenHill是哥本哈根的垃圾焚烧发电厂,但同时,它也是哥本哈根市民的休闲娱乐场所:餐厅、咖啡馆、瑜伽课堂、攀岩墙、登山楼梯、甚至是滑雪场,应有尽有。


将垃圾焚烧厂开在市中心已经是一件听起来十分不可思议的事了,更何况这还是一座市民娱乐中心。从2017年开始,发电厂就已经开始投入使用,为15万户家庭提供日常用电。每天都有将近300辆卡车将城市垃圾运往此处,又因为丹麦人热衷于环保实践,他们甚至会从国外“进口”垃圾来发电。
 
因为其先进的垃圾处理技术与能源生产技术,从CopenHill中排放出的气体只有水蒸气与二氧化碳,这也是它可以光明正大落户市中心的原因。而当发电厂排放出的二氧化碳达到1吨的时候,工厂的大烟囱会吐出一个直径30米的“大烟圈”,以此来记录哥本哈根市碳足迹。


CopenHill是由丹麦建筑事务所Bjarke Ingels Group(BIG)设计而成,将垃圾通过焚烧的方式转化为城市供电,同时持续为市民提供娱乐服务,这种模式被BIG创始人Bjarke Ingels称为“享乐主义可持续”(Hedonistic Sustainability),“可持续式的生活需要是环保的,也要保证附近的居民可以享受到‘可持续’的福利。”



开车,也可以绿色出行

 
传统燃油汽车的尾气排放一直是公认的环境污染源之一,近年来,电动汽车逐渐成为许多消费者购买汽车时的首选。清洁能源的使用与低尾气排放,都让电动汽车带上了“可持续”的特点。
 
但也有人心存疑问:电动车真的就比燃油汽车更环保吗?
 
面对这一问题,来自瑞典的高性能电动汽车品牌极星选择直面回答,在去年,极星首次公开了极星2从材料生产到产品报废时的碳排放数字。

LCA极星2与燃油车生命周期碳排放对比

 
极星应用完整的生命周期评估方法(complete Lifecycle Assessment Methodology,以下简称LCA)计算旗下电动汽车的碳足迹,不只是尾气排放,从材料生产和加工、电池组、生产和物流、使用阶段,到产品报废,衡量全产品周期的碳排放和对环境的影响,并着力于在全生命周期各个环节降低碳排放。

极星成都生产基地


LCA生命周期评估报告显示,极星2下线时,总共产生碳排放量为26吨。由于高能量密度电池的生产,极星2在制造阶段的碳排放略高于同类型燃油车。在使用阶段,当使用绿色能源进行充电时,电动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就微乎其微的。行驶5万公里之后,燃油车排放的二氧化碳就超过了电动车。

LCA不同充电方式下极星2碳足迹对比


今年4月份,极星发布了“Polestar 0 计划”,希望在2030年前生产出气候中和的汽车,通过改变汽车的制造方式以降低碳排放,而不仅仅是通过植树来抵消二氧化碳当量。
 
极星CEO托马斯·英格拉特(Thomas Ingenlath)表示,通过植树达到的碳补偿行为只是一种转移视线的方式。“在‘零碳设计目标’下,我们需要挑战行业惯例,关注指数级技术并不断创新。”
 
而为了完成“Polestar 0 计划”,在汽车设计上也需要不断地创新。以设计为重的极星也希望邀请全球的设计者,一起探索未来出行的新愿景。


气候变化不止是专业设计师需要面对的问题,也是我们每个人需要回答的问题。现在极星正式启动2021全球设计大赛(2021 Polestar Design Contest),希望更多的人一起用设计来应对气候问题。
 
2021极星全球设计大赛以“先锋”为主题,设计作品须展现能够为社会带来积极转变的新思路,包括应对气候危机的举措,且作品须明确体现出“先锋”主题。纯粹,先锋,高性能,是极星品牌的核心价值,以设计为驱动,意在将电动出行推向一个更加先锋,可持续的未来。
 

2021全球设计大赛是极星举办的第二届设计大赛,在去年的比赛中,世界各地600多名选手参加了比赛,提交的作品涵盖多种多样的前沿设计概念,从电动跑鞋,到全电动无人驾驶汽车,到充分体现极星极简设计调性的奢华电动游艇。


2020年获奖作品-Konrad Cholewka-Polestar MMXL


2020年入围作品Lennart Frank- Polestar Assisted Running


2020年荣誉奖提名-Arthur Martins-Spänning

极星中国官方网站将同期上线2021极星全球设计大赛板块,为来自中国的设计师提供更加便捷的赛事入口。
 
极星设计总监马克西米利安·米索尼(Maximilian Missoni)表示:“人们对气候危机日益关注。设计正成为驱动社会积极变革的重要因素。我们相信本次大赛将为设计师群体提供一个绝佳的平台,帮助他们表达并实现理想中的未来先锋出行理念。”
 
这次比赛旨在设计一款能够引领我们社会进步的Polestar 产品,通过设计来展现全新的思维方式与灵感,鼓励当下社会发生更积极的变化。      
 
 
关于极星全球设计大赛
  • 极星全球设计大赛举办的动力源自@polestardesigncommunity(极星设计社区)Instagram账号下众多设计师所展现的出众创造力。

  • 设有学生组和专业组,接受草图或电子设计稿形式的初稿。

  • 报名参赛无需任何极星的购买记录或报名费用。极星设计大赛使用英语为赛事语言,要求参赛选手必须达到法定成年年龄。

  • 报名从2021年6月7日开启,2021年6月30日截止。需遵循参赛资格及其它相关要求。


⚪️



👇🏻

点击阅读原文,

上传你的作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