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吃杯面、听歌冲浪塑造出复古格调美学,这位爱笑的插画师更想创造“Good Bad” | 圆周一度 46°

Design360 2021-06-11 20:37




听歌、喝酒、品尝杯面……来自福建的潘浩君(又称PJ)是一名插画艺术家和设计师,管理学专业出身的PJ表示这个专业“在精神上离我十分遥远”,反倒是因为在《新视线》杂志工作时期深入了解了插画,而后从「僧人电台」项目开始,逐渐开始走上插画家和设计师的道路。


PJ的作品呈现了一种个人独特的美学:90年代漫画一般的写实场景描绘,有着极强的氛围感,色彩也相当复古怀旧。早期的《僧人电台》、与单农合作的作品,以及最近的《Neue Solitude》和《Cars & Romances》,都用黑白和灰阶展现了充满个人风格的都市生活意象。


《Cars & Romances》


盆景啤酒




PJ认为他的美学倾向都是在一边听歌、一边在Tumblr等网站上冲浪看图中,结合自己的直觉,经年累月、潜移默化地塑造出来的,而对都市生活的浪漫想象是他大部分作品的主题。关于练习,PJ的方法就是给自己的Spotify歌单做封面,给家庭聚餐画海报,有空的话也给自己的插画命题。PJ认为自己近年来从注重作品的表象转移到更加注重内在,觉得“画画上越能坦率面对自己的人越强”有些道理。


Zhao Dai Club海报


音乐对PJ创作的意义尤其重要,他不仅为招待所俱乐部和Shy People厂牌创作过音乐海报,也热衷于分享音乐。对PJ而言,画+音乐能起到1+1大于2的效果。


PJ挑选搭档的方式也和独立音乐人有几分相似:他和《新视线》时期的同事YENK组成组合MENSLIES,一个好看又好听的电台,用来输出他们在电子乐和平面设计上的独特品味;又与平面设计师王远组成了Auf Dich,两人一同完成了盆景啤酒这个产品的包装设计(该作品获得了Award360° 2020年最佳包装设计奖)。在PJ看来,与这些好友合作时,能够平等而直接地交流想法,保持着认真和松弛并存的状态,创作就是在与互相欣赏的人打交道的同时水到渠成的事情。PJ的客户包含单农、GQ、APPLE等,每次合作的性质都不一样,对PJ而言都有各自的收获和乐趣。


潘浩君工作室


在插画师和设计师这条道路上有怎样的挑战和惊喜?怎么培养自己的风格?平时怎么进行插画和设计练习?本期圆周一度对话潘浩君,他用趣致的口吻,讲述了自己与插画如何结缘、与不同类型创作者、不同客户的合作经验,以及自己最新作品的创作体验。



Design360°:

Hello PJ!可以先做个特别“PJ”的自我介绍吗?为什么会起“Bad Preacher”这样的笔名?你当下的身份和状态是怎样的?


潘浩君:

各位好,我是PJ,福建人士,喜欢山山水水和地方小吃。最近工作以外在做的三件事情是品尝杯面、电子阅读和听新歌。有好的杯面可以推荐给我,谢谢!BP(笔名“Bad Preacher”的简称)大概是在2014年注册Behance的时候起的,出发点比较简单,希望自己能做些“Good Bad”(而非“Bad Good”)的作品出来。目前用的原因更多是因为惯性,相比更喜欢鲁迅对待笔名的方式。


当下在做的事情从插画、动画到设计兼而有之,同时我也是老派酒友会“Auf Dich”、播客兼设计组合“MENSLIES”和延时更新大师“Pickup Bro”的二分之一。最近大部分时间都在做商业项目,自我提升和新领域的尝试会安排在下半年。


Zhao Dai Club海报



Design360°:

你是何时起基于什么契机开始接触插画的?可以分享下你之前的学习经历,以及深入走向插画领域的契机和故事吗?


潘浩君:

从有记忆的时候,我就在涂涂画画了,这可能和我妈会画画有关。当时,我很迷恋画车。比较正经地接触插画,是我在《新视线》杂志工作时期。虽然杂志本身基本不会用到插画,但好些同事不仅自己画画,也乐于交流。在对插画产生更全面了解的同时,从他们那里获得的鼓励更是我这辈子的宝贝。


就我个人而言,有成效的学习经历同样发生在《新视线》时期。(大学的管理学专业在精神上距离我已经十分遥远。)团队的工作开始于针对专题的深入挖掘和自由发想,随后进行大量的图像和信息检索,藉由编辑之手,最终留下一个既有趣,也有机的知识系统。除了知识的积累和方法论的学习,对我更重要的应该是审美的再教育。


走向插画的契机,我想应该是“僧人电台(MONK FM)”这个项目的出现。当时生活完全被工作占据,于是强迫自己每天挤出一个小时,用来放空头脑,不严谨地想象如果自己是个僧人,想做些什么并画出来。记得第一张作品更新之后,就在公众号上持续了两个星期的每日更新。虽然忙上加忙,但每每画完,能感受到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人。通过这个项目,认识了很多同是画画的朋友,也成为之后画更多画的契机,谢谢这个项目!


僧人电台



Design360°:

将插画作为职业发展方向的过程中有过怎样的挑战和惊喜呢?可以分享一下你一路走向独立插画师和设计师的职业道路嘛?


潘浩君:

在我身上,“自我”和“画”的成长是不同步的,所以总是需要去思考如何保持好二者的关系。做好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个挑战。至于惊喜,能自由选择且不用坐班的生活方式就是很大的惊喜了!


走上职业道路需要感谢互联网。第一个Editorial插画项目的起始,是《GQ》杂志的图片编辑发微博寻找插画作者,而同时认识我俩的好友在微博评论区推荐了我。我刚开始做设计的契机是因为注册了个微信公众号,打算和好友做一个好听又好看的分享栏目,也就是日后的MENSLIES。自己的可能性通过互联网被放大,后知后觉的时候已经在开心地做手上的事情了。


Yu Su 2019 China Tour



Design360°:

你的作品具备着90年代漫画一般的写实场景描绘,整体上似乎更突显氛围而并非试图在进行确定的故事构建,画面的色彩也弥漫着复古怀旧的气息。可以谈谈你的创作美学受到哪些事物的影响吗?你是如何建立这样一种表现风格的?


潘浩君:

我想说我看Tumblr的时间比较多,经常会花掉一个下午的时间边听歌边看图,做一次mind massage。由于在Tumblr关注的账号类型有差异,因此浏览的过程充满跳跃和趣味,我想这种体验也在潜移默化地塑造我的美学倾向。虽然无法解释为什么在创作上,比起树我更想画栋楼,但我知道关于都市生活的浪漫想象将会是我较长时间的创作主题。


而自己的表现风格,我觉得是经年累月通过和自己的直觉打交道建立下来的,不过这也与画画时听的音乐有关。如果能结合音画做成音乐贺卡,希望能起到1+1大于2的效果。


盆景啤酒




Design360°:

请跟我们分享几个你最新的创作系列,可以从创作的灵感、画面情节内容构想、构图或配色等整体对每一步细节的把控方面谈谈~


潘浩君:

这张画来自于某个夜晚的梦:我前往一座摩天楼的边套,那里是我新的办公地点。进门后发现玄关是挑高的,相比常见的loft结构更令人印象深刻。随后我望着右前方的落日景象出神。这张画还原了梦里边套的室内结构,适当降低了楼层高度,用来加强城市的压迫感。时段也由傍晚改为凌晨。这张画里不锈钢楼梯的质感是我最为钟爱的部分。


Neue Solitude,2021


拜远方的朋友王若晗推荐,与她和王远一起为《时空胶囊(Kapsel)》(一本致力于中国当代科幻文学在德语世界译介和传播的双语杂志)绘制当期Editorial。上图是我为Anja Kümmel的短篇“梦(Träume)”绘制的插图。短篇发生在一个末世后和后人类的世界,叙事在两种不同的生命形态间传递和重聚。这次借由工作机会能阅读如此特别的科幻小说,既填补了我阅读经验里缺失的板块,也燃起了我阅读《科幻世界》的冲动。我喜欢这张对于灰度的把握。


Editorial for Anja Kümmel’s Träume,2021


“Cars & Romances” 是一组七张的插画练习项目,形式上有静态、动态。这套图彼此间的相同点是,每张画里都会放置一辆我喜欢的车。我在画之前会用一句话来构思图中的剧情,而画的过程中大部分时间十分享受,像是在完成拼图。我希望各个元素之间产生的关联和想象空间是松散的,平静之中同时隐藏着其它细微的情绪。这套图中,我最喜欢海滨女郎的微笑。


Cars & Romances,2020



Design360°:

你平时是怎样进行插画和设计练习的?近几年来,你觉得自己在创作上经历过什么变化嘛?针对创作这件事有什么思考呢?


潘浩君:

平时做我的Spotify歌单封面、家庭聚餐海报等等就算是设计练习了。插画的练习,我会在不忙的时候自己给自己命题。我觉得创作的变化是逐渐把关注的重心从表象向内在倾斜。前几年不断在做的事情是避免范式的重复,现在会尝试把时间多一些放在动手之外的事情上,即使结果没那么精致也能接受,希望作品的气氛越来越放松自然。关于创作,之前看了个叫作《蓝色时期》的漫画,里面有一句话是说在画画上越能坦率面对自己的人越强。我觉得有些道理。


ZHAO DAI ON LEAVE 2021



Design360°:

你在插画创作外也一直围绕着音乐进行创作和分享,包括招待所俱乐部视觉海报、Shy People厂牌活动海报等。你在创作音乐海报类作品时更侧重去体现或考虑什么方面,以及进行哪些不同的尝试呢?它们与你的插画作品之间,有什么联系和不同呢?


潘浩君:

就我自身体验过的俱乐部活动而言,每一场的感受都是独特的,在创作视觉的时候就想要将这种独特性展现在海报中。在做的过程中听演出者的作品是基本,希望能在视觉上抛出一些“花”的同时,创造出有魅力的承诺。做海报的时候,我会花很多功夫在尝试字体上,颜色的选择有时候也是时间的无底洞,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忧郁。但只要不断重复建立和推翻的过程,就能够做出来。


两者间的关联是有的,像是有一些海报的元素我就直接上手画啦,比如“20.12.11 Residents Night”。平面设计也会影响我在插画上的构图选择,虽然这么做总觉得有些偷懒的嫌疑。两者之间不同的地方更多,像是比起海报,插画可以没什么用。插画从想象里获取血肉,做海报的时候,拥有一个丰富的电子图像档案库显然更加趁手。


20.12.11 Residents Night


Shy People Labelnight Riso Poster



Design360°:

从成立MENSLIES组合再到成立Auf Dich组合,你常跟不同的创意人组成默契的搭档进行创作。可以分享下与不同类型的创作者合作的经验吗?与其之间的想法碰撞与合作模式上有什么不同?在这个过程中收获了什么特别的体验或对创作的理解吗?


潘浩君:

MENSLIES的另一半,认识于《新视线》时期的同事YENK,是个处处好看的优秀撰稿人兼设计师,近来更是将触角伸向锐舞活动策划并开始了DJ生涯。在他家玩的时候认识了王远,也就是手握“Auf Dich”另一只酒杯的的贵公子,毕业于斯图加特国立造型艺术学院的他,去年在上海成立了个人工作室Studio Yuan。他的作品常看常新,魅力十足,装点着我的家和美学世界。


和上面的两位好朋友合作下来,相似的地方是都保持着认真和松弛并存的状态。彼此之间在想法上的交流都是平等和直接的,对应在合作模式上,往往先是各做各的,自己觉得够了的时候就将接力棒传递到对方手中。在合作过程中,收获了一些美食体验,当然,有些失败的推荐到现在还被记得。合作下来的体会是,过有知觉的生活,去和欣赏的人打交道就好了,就让创作水到渠成吧。


Auf Dich



Design360°:

与你合作的客户包括单农(DAN NONG)、GQ、APPLE等。可以谈谈这些合作发生的契机吗?双方对互相的期望和看重的点分别是怎样的?达成共识的过程中需要作出哪些调整,又学习到了什么呢?


潘浩君:

和三位客户展开合作的契机各不相同,单农来自公司内部认识的朋友推荐,GQ如前所述,APPLE估计是因为在Behance上发布作品获得的关注。三者的性质也有区别,分别是品牌支持的自由创作、editorial插画和委托式插画。


与单农的合作和“盆景啤酒”有不少相似之处,品牌方在最开始就表示会给予充分的自由和支持,所以反而在某种程度上,自己有同时变成甲乙双方的感觉。品牌方喜欢之前的“僧人电台”项目,因此最早的需求是延续“僧人电台”的调性,设置两位有年龄差的男士作为主人公,身着品牌服饰进行日常生活的想象。一开始我提交了内容丰富性很高的方案,比如十月的内容,除了应季主题的动画、插画和月历,还暗自计划做一期柿子大赏。之后品牌方经过多轮讨论和精简,最终保留了动画、月历与looks,动画作为主要内容被赋予了更多的表现空间。我也如愿以偿用上了Domenique Dumont和G.S Schray的作品作为背景音乐。这种类型的合作十分奢侈,对于创作者而言,我觉得是进行自我进化的好机会。


DAN NONG ANIMATIONS


与GQ早先在editorial内容上的合作,是比较老派和常见的工作模式。插画师通过与图片编辑建立联系,在一段时间的磨合后形成比较稳定的供稿关系。人的因素在这种类型的工作中起很大的影响,即使对于同样的内容,彼此期望和看重的点也有可能大相径庭,我想这也是它的魅力所在。另外当项目完成时,偷偷把印刷的部分剪下来藏好,别有一番乐趣。


与APPLE的合作开始于收到一封来自公司Art Buyer的邮件。在简略告知委托事项、截稿日,并与我确认合作意向后,由负责委托栏目的设计师与我开展细节的对接。对方在Moodboard中放的参考是我的动画作品“Reality Remix”中的截图,我一看,这我能画。执行过程十分利索,一轮草稿,一轮完稿,一轮修改,以适合的效率将委托完成。体验过这次的合作,发现成熟专业的工作流程意料之外十分抚慰人心。


Reality Remix



Design360°:

可以谈谈当下的独立插画师在接洽商业合作方面与进行自主创作方面的状态嘛?在你看来,做一名独立插画师还需要掌握哪些除却创作以外的技能?


潘浩君:

在我看来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很难概括而论。只希望同行们不论手上有多忙,腱鞘始终保持良好状态。据我的细心观察,可能是养猫?


《MAN PRESS MAN》



在工作中接触插画,画着画着成为了插画师与设计师,再到商业项目合作……从半路出家走到专业,这并不是一条传统的插画师路线,而PJ也走出了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和个性。这是个不断尝试、自我追求、自我进化的过程,正如PJ所说,在他身上,“自我和画的成长是不同步的,所以总是需要去思考如何为二者保持好关系”。可是神奇的是在PJ身上你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太难的事情,隔着屏幕都能被他的幽默感所感染。也许对他而言,吃杯面、防腱鞘炎才是正事。




潘浩君

www.badpreacher.co

IG:@8adpreacher

Behance:Bad Preacher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