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东城,打卡红色纪念地

求是网 2021-06-11 20:49

红色实物史料、革命文物遗迹蕴含党的百年历史,承载着光辉闪亮的历史记忆,是生动的党史“教材”、现实的党史“教室”。北京市东城区红色文化资源丰富,建党初期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都发生在东城域内,为中国共产党的孕育和创建作出了重要贡献。


经过一年多的精心筹备,位于东城区沙滩后街55号院北大二院旧址的“伟大开篇——中国共产党早期北京组织专题展”于2021年6月1日正式开放。图为开幕式现场。东城区委宣传部供图


走进北京市沙滩后街55号院北大二院旧址,映入眼帘的是一幢灰色的二层小楼。这幢灰色小楼建于1904年,1919年改称北京大学第二学院理科楼,李大钊、陈独秀曾在此讲学。依托北大二院旧址,“伟大开篇——中国共产党早期北京组织专题展”在此布展,专题展集中展现了中国共产党早期北京组织的孕育和创立、中国共产党早期北京组织与党的创建、中共“一大”后北京党组织的革命活动等内容。


“伟大开篇——中国共产党早期北京组织专题展”通过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真实生动地再现了中国共产党伟大而光辉的历史征程。东城区委宣传部供图


展览中一张李大钊演讲的老照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1919年3月10日,李大钊在北大二院理科楼第16教室参加了新闻学会会长邵飘萍所组织的演讲活动,李大钊在会上作《新旧思潮之激战》的演讲,青年毛泽东就在此聆听了这场演讲。两位伟大的历史人物在这里交汇,这张照片便永恒定格了这个珍贵时刻。


青年代表在实景复原的“亢慕义斋”开展读书会活动,感悟党的百年历史。东城区委宣传部供图


这里还是一百多年前“亢慕义斋”的所在地。“亢慕义”其实是“Communism”的音译词,即“共产主义”的意思,“亢慕义斋”因此得名。“亢慕义斋”是1920年3月李大钊、邓中夏、高君宇等在北京大学秘密成立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后为收藏共产主义图书而建立的藏书室。


“亢慕义斋”成立后,时任北大校长蔡元培专门辟出北大二院西斋的两间房给研究会使用。自此,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著作翻译机构诞生了。展览二层复原了“亢慕义斋”陈设,正中悬挂的是马克思像,像的两边贴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出研究室入监狱”,写的正是陈独秀的经历,下联是“南方兼有北方强”,这一句则出自李大钊。在这里,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成员时而伏案研读,时而走近群众进行宣讲,从此,胸中有了灯塔,身心有了依托,奋斗有了方向。


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收藏的部分马克思主义书籍


从北大二院旧址向东走,一座西洋古典风格的大楼伫立路旁,大楼采用赭红色的砖砌成,青砖窗套,红瓦披顶,人们形象地称之为“红楼”。这里曾是国立北京大学的文科、图书馆及校部所在地。李大钊从红楼落成后就在这里工作,他的办公室在一楼的最东侧。一楼还是图书馆阅览室的所在地,1918年毛泽东就在阅览室担任助理员的工作。据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谈话时回忆:我在李大钊手下担任国立北京大学图书馆助理员的时候,曾经迅速地朝着马克思主义的方向发展。


图为全面修缮后的北大红楼外景。北京市委宣传部供图


从北大红楼往南走大约600米,穿过智德北巷就到了箭杆胡同,胡同中部的20号,一座看似不起眼的小院子,便是《新青年》编辑部旧址。推开朱红色的大门,影壁前的一幅《新青年》封面图映入眼帘,醒目的红色加粗字体瞬间把人拉回到1917年1月。当时,陈独秀被蔡元培聘为北京大学文科学长,他带着《新青年》,高举“民主”和“科学”两面旗帜一路北上,最终落脚在了这处院落。


《新青年》编辑部旧址。东城区委宣传部供图


“《新青年》编辑部迁至北京后,以北京大学为依托,形成以一批北大先进知识分子为主力的编辑阵营,周围聚集一批优秀的思想者和文化先驱,这样《新青年》办刊就由一人刊物变为多人编撰的同人刊物,一时间,《新青年》的发行量从创刊最初的1000份增加到最高峰的1.6万册,迅速成为新文化运动主阵地。”东城区委党史办副主任王钦双告诉记者。


在展览室里,一幅木刻版的《狂人日记》十分醒目。1918年5月,鲁迅在《新青年》上发表小说《狂人日记》,发出了封建礼教“吃人”的呐喊。《新青年》在新文化运动中,倡导民主与科学,反对专制统治和迷信盲从,使人们从封建思想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揭露和抨击人吃人的封建礼教,主张“独立人格”和“平等人权”的新道德;提出“文学革命”口号,提倡白话文,显示了新文学的生命力。


《新青年》编辑部旧址专题展。东城区委宣传部供图


1919年的5月4日,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第二天,也就是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101周年。为了纪念这个日子,《新青年》轮值主编李大钊把第6卷第5号定为“马克思研究号”,并刊发了8篇介绍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同时,他还在《新青年》第6卷第5号、第6号上连续发表《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一文,肯定马克思主义为“世界改造原动的学说”,对马克思主义作了比较全面、系统的介绍。


1919年6月11日,陈独秀、李大钊等到北京城南游艺园和新世界等地向群众散发《北京市民宣言》;陈独秀被反动派当场逮捕,《新青年》编辑部也遭到了搜查。1920年2月,为躲避反动军阀政府的迫害,陈独秀化装成商人,在李大钊的护送下,乘骡车从北京朝阳门出发到达天津。二人一路上商量着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计划组织建立中国共产党。“南陈北李,相约建党”就这样在茫茫的旅途中,在瑟瑟的寒风里悄然进行。随后,陈独秀秘密转移回上海,不久,《新青年》编辑部也重新迁回到了上海。


综合运用多种形式,精心做好展览展示。东城区委宣传部供图


1920年9月起,《新青年》作为中国共产党上海早期组织的机关刊物,公开宣传马克思主义,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作了思想上、理论上、政治上的准备,成为“革命思想的先驱”。讲解员解说道,“《新青年》在成为党刊后刊登了一批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文章,这是东城区从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档案馆挖掘的珍贵史料,其中许多都是马克思主义著作在中国的首次译本,我们对其进行了一对一仿真、复旧展示,填补了一项历史空白,这也是首次对这部分内容进行集中展出。”


在史料集中陈列的下方,还有一台电子翻书设备,收藏了以上文章的电子版,参观者在两个感应器上方挥舞手臂,就可以选取感兴趣的文章。


为了让观众有更直接的感受,现场特别设置了油印体验,观众可以亲手印制第一版《新青年》封面并加盖当日纪念章带走留念,不仅学到党史知识,还能感悟红色文化。



结合这次党史学习教育,东城区还依托域内丰富的革命活动旧址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资源,绘制了《薪火传承——东城区党史游学地图》,设计推出“觉醒年代”“光辉足迹”“历史记忆”“文人志士”“日新月异”五条党史游学线路。将区域13处革命活动旧址、52家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中的重点点位“串珠成链”,以“线下”游学、“线上”打卡的新方式,让党员群众在游学中感悟东城浓厚的红色基因。



来源:求是网

采写:梁佩韵 柴潇凡

制作:柴潇凡

审核:李艳玲

监制:张西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