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于和伟接着奏乐接着舞下去

电影爬虫 2021-06-11 21:14

文/李霁琛
编辑/三重刘德华





白玉兰奖尘埃落定。
 
虽然我仍为张桐未能入围提名名单而感到不满,仍为热依扎无缘最佳女主角奖而感到遗憾,但最终的获奖结果,大部分都称得上是实至名归。
 
《山海情》值得,《觉醒年代》值得。
 
于和伟值得。
 
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刚刚年过五十的于和伟终于拿到了。
 
这是他第二座白玉兰奖,上一次拿的是最佳男配,凭借的是《军师联盟》里的曹操一角。
 
这一次,他饰演的是陈独秀。
 

陈独秀不好演,这是任何演员能可以轻易得出的结论。
 
演好了未必能获得掌声,演不好却一定会招致非议。
 
想把这样一个人人都认识却又人人都陌生的重要人物演好,于和伟下足了功夫。
 
一言以蔽之,他通过自己的表演给陈独秀赋予了血肉。
 
于和伟让教科书里的陈独秀在电视剧里活了过来。
 

我很喜欢他在《觉醒年代》里的表演细节,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剧中陈独秀在吃饭的时候,总是不停地吃着瓜子花生,嘴里一刻都不停。
 
这样的小细节让角色的状态很容易就松弛了下来。
 
剧中,陈独秀的身份是多重的,他是丈夫,是父亲,是上司,是下属,更是旗手。
 
但我上述的身份,都只是符号。
 
如何把这些符号都具象化?需要于和伟用表演完成。
 
于和伟选择演出陈独秀身上“人”的一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演出了这个旗手的魄力和担当。
 
相信很多观众都对陈独秀请工人葛树贵到家里吃饭的那场戏印象深刻。
 
葛树贵见陈独秀亲自动手包饺子,大为惊讶,说:“您这样的大人物还亲自包饺子呢?”
 
陈独秀则回答:“我还亲自上厕所呢。”
 

这样的台词,是于和伟自己加的。
 
我也很喜欢那场陈延年和陈乔年用“癞蛤蟆”向父亲宣战的戏,陈独秀见到儿子后的种种反应,于和伟演得都极为精准,心疼、骄傲、愧疚种种情绪都包含在他的眼神里,但这些情绪又都没有明确,他的表演是含蓄的,所以才是动人的。
 
看《觉醒年代》的时候,我常常会忘记于和伟饰演的是教科书中的陈独秀,作为观众,我逐渐和这个角色产生了某种亲切感,仿佛他就是身边的一位老师一个挚友,看着他筚路蓝缕,为了理想奋斗,我敬佩,也心疼。
 

这种感觉,当然也得益于于和伟对角色细腻的处理。
 
作为一个看着于和伟的戏长大的观众,我不得不说,这么多年过去,于和伟的演技是越来越成熟了。
 
我第一次看于和伟演戏,是2003年张丰毅主演的《历史的天空》。
 
在那部剧里,于和伟饰演反一号万古碑,演起坏人来,他坏到了骨子里,虚伪、卑鄙、阴毒,如今我再想起万古碑这个角色,哪怕已记不清楚剧情,那种“恨的牙痒痒”的感觉仍然清晰。
 

而于和伟真正为广大观众所熟知,靠的是高希希的《三国》。
 
这部剧褒贬不一,剧本本身和不少演员的表演都存在很大问题,但于和伟饰演的刘备是亮眼的。
 
老版孙彦军老师饰演的刘备,宽仁敦厚,多了几分长者气度,却少了一些出身草莽的英雄气。
 
而于和伟的刘备却在那份仁厚之外,多出了草莽英雄的气度,多出了乱世豪杰的心机。
 

很难说谁更胜一筹,但可贵的是,于和伟的表演不是简单的模仿与复制,而是真正下了功夫去琢磨了人物内在的特性。
 
刘备之后,大家称呼于和伟,就变成了皇叔。
 
但于和伟当然不愿意当一辈子皇叔。
 
演过刘备之后,他还尝试过饰演秦始皇。
 
《楚汉传奇》里,他饰演的秦始皇戏份不多,但几场戏演下来,就能让人看到他的功力。
 
剧中,秦始皇出场的戏是在马车里批阅奏章,于和伟的表演举重若轻,将“天威难测”四个字诠释地淋漓尽致,好几处的表情和眼神,都让人感到了寒意。
 
于和伟自己说,他是将秦始皇看做一个晚期的抑郁症患者来演,有些神经质,但整体上是阴鸷的。
 

或许,这次饰演秦始皇的经历为他后来诠释曹操做足了准备。
 
老三国的曹操,被称为“三绝”之首,对于鲍国安老师来说,也是演艺生涯的巅峰之作。他将曹操身上的狡诈和豪情完美地表现了出来,老奸巨猾深谋远虑,又兼具几分可爱。
 
有鲍国安老师珠玉在先,任何人演曹操,都是一件难事。演员很难不被经典所影响,更很难不被观众拿去比较。
 
陈建斌是很差的演员吗?当然不是,但他演的曹操受到的诟病就颇多。
 
于和伟在《军师联盟》里塑造的曹操,是细腻而准确的,他演出了曹操身上的复杂性。
 
奸诈狠辣的时候,让人胆寒,壮怀激烈的时候,又引人倾慕。
 
对比剧中曹操出场时“欺负”汉献帝那场戏和暮年时横槊赋诗的那场戏,你就会明白于和伟演得有多好,他似乎触碰到了人物的灵魂,用眼神和肢体就完全将观众带入了戏。
 

能同时把刘备和曹操这两个大不相同的人物都演好,是太不容易的事情。
 
于和伟却做到了。
 
很难得的是,于和伟能把坏人演得戾气十足,也能把好人演得纯良无比。
 
当年演完《历史的天空》,于和伟演过一个戏叫《真情年代》,他的角色叫李和平。
 
李和平就与万古碑截然不同,这是一个绝对的好男人形象,儒雅、温和、做人恪守本分,做事循规蹈矩。
 
据于和伟说,演完《历史的天空》,李雪健老师提点过他,说他的塑造性强,让他尝试演一演好人,最好是演那种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人。
 
我们要感谢李雪健,或许他的建议多少起了作用,让中国演艺圈多出了一个“千面人”。
 
亦正亦邪的气质,或许也正是于和伟如今能大器晚成的重要原因。
 
近期的几部戏里,在《巡回检查组》中,于和伟演的是“卧底办案”的检察官冯森,在《悬崖之上》中,他则变成了游走于敌我双方的地下党老周,或许导演正是看中了他神秘而多变的气质,诠释这些复杂的角色,正需要于和伟这样的演员。
 

在评价于和伟的表演时,我多次用到了“细腻”一词。
 
我看过于和伟接受的一次采访,聊到童年经历,他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
 
“我爸喝酒回来,我妈骂他,他不吱声,笑着,醉醺醺的,拿一个油纸包在炕边上,打开后从里边拿出熟食,孩子们都睡着了,他把孩子怼咕怼咕捅醒,一张嘴,放嘴里,一排挨个喂,喂到我妈,我妈说滚。”
 
很有画面感的生活场景,于和伟记得清晰,描述得动听。
 
或许,表演的细腻正来自于内心的细腻。
 
有人说,于和伟如今能红成这样,是走了大运。
 
的确,几个短视频的爆火是谁也没预料不到的,于和伟自己也不会想到“接着奏乐接着舞”能有那样的流传度,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多年前自己在《大宅门》里的表演会变成年轻人们喜爱的表情包。
 
但事实是,于和伟在短视频中的爆火是结果而不是原因。
 
一部部戏演下来,观众们早就已经接受了他这张脸,并且喜欢上了他饰演的一个个角色。
 
他这样的好演员就像是美酒,越陈越香,年纪越大,功力越深,也越有魅力。
 
换句话说,就算如今他还没有大火,就算今年他还拿不到大奖,早晚也会轮到他了。
 
这些赞赏和荣誉,也早该轮到他了。




推 荐 阅 读


期待你分享到朋友圈

加小编微信dypc5252,进电影爬虫用户交流群
获取及时的电影资讯,独到的观点,线下活动信息
还有更多福利哦~
ಠᴗಠ
   喜欢,就点一下“在看”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