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但我也想睡别人”:波伏娃和萨特的开放性关系,放今天结局会怎样?

一日一度 2021-06-11 21:20

本文转自李砍柴,作者:不飞


01


1929年,24岁的萨特与21岁的波伏娃确立恋爱关系,但在他俩交往不久后,萨特提出的“三重奏”的协议,将他俩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彼此承诺绝对坦诚,允许彼此有情人,不得有任何隐瞒,为期两年,可以续约。”

在这份约法三章的“透明”协议里:

保持着亲近,永不结婚,同时给予对方完全的性自由,不吃醋,不争吵,简单来说是灵魂相依,身体自由。

因为他是个作家,需要刺激和新鲜感,来为写作找灵感。


萨特试图说服波伏娃接受自己的提议,但真正爱过他的女人,又怎会轻易答应与其他女人共享一个男人呢?

于是,她也给了萨特一个建议:

“我是个作家,也需要偶然的爱情。”

听到波伏娃的提议,萨特愣了一下,回道:

您想结识其他男人吗?

“你讨厌如此吗?”

波伏娃原以为自己将了萨特一军,没想到萨特回答让她大失所望:

“如果我们彼此坦诚的话,就不会。”

“那好吧,我答应你,接受这个合约。”

也许是经不住萨特的软磨硬泡,也许因为爱,她心里放不下这段感情,波伏娃终究还是妥协了,她答应了萨特的“三重奏”荒谬提议。


于是,萨特公开与诸多女人来往,波伏娃有自己的学生情人,但这段看似完美的“开放式关系”,其实波伏娃不过是追随和承受罢了。

她有女人的嫉妒,更向往一夫一妻的婚姻,无数个夜晚,她因走不出女人的桎梏而哭泣。

由于同意“开放式关系”波伏娃为此承担了“滥交”“荡妇”的骂名。

撕开“自由”的谎言,我们不禁要问在这段“开放式关系”幸福的表象之下,波伏娃的一生,真的幸福过吗?


02


1908年,波伏娃出生在法国没落贵族世家。

祖父曾是巴黎高官,外祖父也是凡尔登银行家。她的降生并未给这个家庭带来幸运。

相反,原本富裕的家庭,因祖父的破产,变得雪上加霜,一时间财富、名誉灰飞烟灭,他甚至一度绝望到差点自杀。

无奈之下,女儿和女婿只能搬到一栋小楼内居住,女儿成了家庭主妇,而女婿不得不在律师楼里讨生活。

1914年,一战爆发。

父亲应征入伍,身为全职太太的母亲,却对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终日围着灶台转,对外面局势毫不了解。这让波伏娃心生厌恶,她在心里暗暗发誓“长大后,我一定不要成为母亲那样的人”。


尽管是女儿身,父亲没有因为性别局限她的未来,相反他时常鼓励波伏娃,突破性别的桎梏,勇敢的做自己。

没有祖父辈的优越家庭条件,年幼的波伏娃学习变得异常刻苦又自律。

小到读几页书,大到衣食住行,她都必须按日程表执行,极度的自律成就了波伏娃学霸体质,与此同时,这自律背后,暗藏着一颗压抑的心。

也许是从小心思细腻,又很有自己的主见,在认识萨特之后,她在自我解放路上,放飞自我。

也正如她在自传中写道:

我想要生活,整个的生活,我觉得自己有强烈的好奇心,充满渴望......它让我燃烧。


在父母面前,波伏娃依然是乖巧听话的样子。但内在“小孩”由于长久被压抑,它开始蠢蠢欲动了。

于是,波伏娃背着父母,开始酗酒放纵自我,享受醉酒后的凌乱缥缈的感觉。

为了不让父母过度干涉自己的生活,她搬去了外祖母家,每月固定付给外祖母一些房租。

内心的孤独,让她更加渴望爱情的到来。

有段时间,她曾爱上表哥,疯狂想结婚。遇到萨特之后,她怎么都没想到,这段爱情会在后世引起轩然大波。


03


在大学里,萨特对波伏娃一见钟情,但当时的波伏娃却看不上他,原因很简单,他长得太丑了。

个子不高,还很瘦弱。

由于3岁时患了眼疾,他的右眼球有点凸出,即便是戴着眼镜,都无法掩盖。与她站在一起,有种“美女与野兽”的既视感。


遭到波伏娃的拒绝后,你以为萨特就此放弃了?

对不起,你想多了!

要知道,甜言蜜语是萨特的专长,波伏娃终究被萨特灌了“迷魂汤”,鬼迷心窍的为之着魔。她背着父母,和萨特厮混,伤透了父母的心。

某日夜幕降临后,在巴黎卡鲁塞尔公园的长椅上,两人做出了一个当时最坦诚,却又最有伤风化的誓言:

我们之间不需要忠诚,但永远不欺骗对方,不隐瞒彼此任何事情,分享人生中的一切,事业、生活,以及情感经历。

也许是迫不及待想品尝不一样的生活,波伏娃与萨特签订了一份契约:

允许彼此有情人,不能吃醋和嫉妒,对彼此保持绝对的坦诚,不能隐瞒。

合约虽然签订了,但波伏娃没有立刻找情人,倒是目睹了萨特一个接一个的找女朋友。

真是应验了一句话“铁打的萨特,流水的女朋友。”


04


1931年,就像排练过的那样,两人不约而同的去了火车站,一个选择了北上去了勒阿弗尔,一个选择南下,去了马赛。

波伏娃到蒙格朗中学当了老师,但这个老师,她当得一点都不称职。

不仅三天两头鼓舞那些少女们,要多读书,要独立自由,她的思想遭到了学校老师和家长的抵制,甚至还爱上了她的17岁的女学生奥尔加。


与她发生关系之后,波伏娃马上写信给萨特,炫耀自己的“战绩”。她不仅找了个情人,还是同性,这让波伏娃兴奋不已。

令人意外的是,萨特并没有因这事吃醋,相反,他问波伏娃:

亲爱的海狸,你能把她介绍给我吗?

在见了奥尔加之后,萨特疯狂的迷恋上了她,还将自己写的书送给她,这让波伏娃醋意大发,却又无可奈何。

在教书的这段日子里,她与学生娜塔莉关系特别好。

一有时间,两人就出双入对的去咖啡馆、酒吧、电影院。

身为娜塔莉的母亲,自然害怕波伏娃带坏女儿,于是以诱骗少女罪,将她告上了法庭。


波伏娃的教书生涯就此结束,她为此失去了稳定的收入。幸亏在同一年,小说《女宾》问世,才让她有了一定经济来源。

然而此时,让波伏娃糟心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萨特再次提出要与她共享情人的“三重奏”契约。

“三重奏”的意思就是,既让萨特保持与其他女人的暧昧关系,还得与波伏娃保持恋爱关系,这完全破坏了一夫一妻制。

尽管波伏娃不愿意,但萨特并未就此罢休,他开始对她不理不睬,对萨特着了魔般爱恋的波伏娃,又怎能忍受他的冷暴力?

于是,波伏娃经不住萨特的软磨硬泡,答应了他“三重奏”的要求。她找到了奥尔加,说服她成为自己和萨特共同的情人,出于对波伏娃的爱,她答应了。

但这种“三重奏”的关系,不仅波伏娃自己感觉很别扭,奥尔加也终于忍无可忍,很快就散了。

但没过多久,新的“三重奏”又开始,此后又出现了无数次。

波伏娃爱萨特,只爱萨特;但萨特爱波伏娃,也爱其他女人。


似乎24岁的萨特,没有忠诚的概念。

有人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意外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发生。

参与“三重奏”的女学生,在得知自己怀孕后,内心很崩溃,她怒斥他俩是“肮脏的小说作者”。

人一旦打破底线,下坠是迟早的事。

波伏娃对于班上的年轻姑娘,她总不忘自己尝一口,再送到萨特床上。

外界对于这段过往,反应很震惊,而波伏娃却未曾得到快乐和满足,正如她书中所言:

“这种三人聚首中,我总感到受了双重的损害,他们之间总有一种旖旎的气氛,我则舍己投笑,玉成其好,但一想到这种三重奏会长年累月持续下去,我就不寒而栗”。

波伏娃与萨特的性关系,因为萨特自卑自己的肉体,无法满足波伏娃,仅仅只维持了8年。

但他俩的精神撕扯,却贯穿了一生。

在往后的几十年里,他俩各自拥有诸多情人,萨特一如既往的寻欢作乐,跟不同的人滚床单,然后还自欺欺人说自己最爱对方,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这让波伏娃十分嫉妒,但天性高傲的她,却羞于承认嫉妒,于是身陷囹圄。

而波伏娃男女通吃的性癖,更让她招来了骂声。


05


在种种压力之下,内尔逊的出现,让波伏娃在有生之年动过结婚生子的念头。但萨特却反对,并用一句话让波伏娃打消了念头。

“你要在关键时刻,放弃你全部的事业吗?如果和他结婚,你将失去成名的机会,你所谓的女权,也就此崩塌。”

不得不说,萨特的这番话,直戳波伏娃的痛处,让她更加认清自己:

她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她是波伏娃,既然要独立就不该被情感束缚。


于是,她拒绝了内尔逊的求婚,回到了萨特身边。

也许有人会问,一个又老又丑,还鼓励出轨,分享爱情契约的萨特,究竟有什么魅力,值得波伏娃信守终生?

也许这点波伏娃也说不清,但她明白,似乎只有留在萨特身边,才能平心静气的写作,创造自己想要的一种伟大女作家的生活。

爱是平庸的,但波伏娃不甘于平庸,她用一生来实践的“开放式关系”却在晚年时被自己推翻。

在小说《女宾》里,她曾对“三人行”混乱关系进行指责:

不完全的分享,或许是唯一一种最糟糕的背叛。

面对一次次的“偶然爱情”也会醋意横生。嫉妒心、占有欲在这对伴侣的开放式关系中得以存在,它和正常关系一样,各有利弊。

利是在这一段段“偶然爱情”中,人性的领悟与思考,她远胜于其他女性。

弊是她失去了爱的能力。

多少次,她因萨特的风流痛苦不已,多少次,她又因混乱关系陷入迷茫。

小说《女宾》中,那个接受开放式关系的女主,最终因为嫉妒,杀死了她的情人。

现实生活中,波伏娃因为萨特,从未感受到安宁和幸福。


1980年4月15日,在弥留之际,萨特紧紧握着波伏娃的手腕,闭着眼睛跟她说道:

我非常爱您,我亲爱的海狸。

谁也没有想到,在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刻,他还不忘证明自己对波伏娃的爱。

她紧紧拥抱着他,亲吻他的嘴唇和脸颊,随后,萨特便睡着了。

几个小时之后,也就是晚上的9点,萨特“走”了。

她为终身情人萨特写下了墓志铭:

他的死使我们分离,而我的死并不会让我们重逢,能相伴那么久,已经可以了。


看似矛盾的言语,隐含着深意,6年后,她追随萨特而去。不知道是否是她的遗愿,他俩被合葬在一起,她的手上却一直戴着内尔逊送她的戒指。

借用《大话西游》里的一句台词:我猜到了故事的开头,却没能猜中故事的结局。

终其一生,波伏娃终究无法接纳萨特的风流,内心备受煎熬。

其实,又有几个人能接受呢?

半个多世纪以来,波伏娃和萨特在被误解和诋毁的同时,又有多少人心生羡慕,并被不少时尚男女所效仿,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毕竟他们能够模仿其形却很难复制其本质。

有人说,忠诚不应该是爱情的必需品。

但当你放弃忠诚,置身于迷途之中时,你又怎能做到自我救赎呢?


-END-

近期热文:
初代草根网红消亡史
文学凋零的年代,没人再看《柳青》
45岁王力宏:年入过亿,家徒四壁

更多文章点击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