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了博士后,生了双胞胎,怎么还逃不过一地鸡毛?

豆瓣阅读 2021-06-11 20:18

封面来源:图虫网

向前是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当年冲动之下结了婚,过了没多久就离了,二婚又不肯轻易委屈自己降低身段,找了家境一般但能力极为出色的博士后老公,照向前自己的话说:有面!还顺利剩下一对双胞胎,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然而,凡事没有十全十美,无理取闹的婆婆,和疑似存在的小三,令向前的生活拉起了警报……

女神的当打之年

点击标题阅读

文|朗朗


向前将 SUV 停在自家小区车位上,她把头伏在方向盘上冷静了良久,才拎包甩门回家。


一推开家门,就见双胞胎高向左和高向右坐在地毯上看熊大熊二。


左左和右右都上幼儿园大班了,可向前的婆婆总还喜欢给他们的衣服外面,再穿上碎花袖套和罩衫。


上学也这么穿,打扮得完全就像是村口的留守儿童。


「妈,您别总给他们看电视。这种无脑动画片看多了,大脑得不到开发,还伤视力。」向前还没换鞋就忍不住矫正道。


婆婆冷笑着顶嘴:「我就一个人在家,还要做家务,不给他们看电视怎么办?你说得倒轻巧。在我们农村,小孩子不都是这么放养着长大的,有的家里还没有电视呢!左左和右右喜欢看熊大熊二,这央视放的动画片多可乐啊!」


向前最烦高平妈总把「在我们农村如何如何」挂在嘴上,她说的从来就不是真正的农村,而是二十年前的农村。


「妈!…… 算了。」向前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和她拌嘴,多问了一句,「今天一点半的在线英语课,你给左左和右右放了吗?」


高平妈一脸平静,回答得理直气壮:「什么英语课?你那个什么『得』,我又不会用!」


什么「得」,是 iPad。


向前一下子恼火起来,她说话向来直率,道:「妈!你不会又没给他们放吧?那个在线课是我花钱买的!一节课要 300 多呢,对面可是外教!你不开机,这个钱我也是要给的!还白白损失了孩子上课的机会!给老师留下的印象也不好!」


正巧这时高平也下课回来了,他一推门,就听婆媳二人又在争吵,忙过问是怎么回事儿。


高平妈满脸委屈地上前对儿子告状:「你媳妇儿又训我!怪我没给孩子上电脑课。你们那个电脑,我又不会用!这个键,那个键的,不是强人所难吗?」


向前不服,从客厅桌子里抽出一张 A4 纸道:「妈!我教了您多少遍了已经!而且每一步怎么用,怕您记不住,还特意写了张纸在这里。你难道就不能看一看吗?」


高平妈头铁,反正就是一句话:「我不会用!」


高平按了按手,息事宁人。


「向前,你先别急,我妈她毕竟年纪大了,接受新鲜事物有个过程,何况是复杂的电子产品。妈,您也少说两句,先进厨房去做饭,我饿了。这事儿慢慢解决。」


饶高平这么着各打五十大板,高平妈还觉得有儿子撑腰,自己一点错都没有,恶狠狠地瞪了向前一眼,昂首挺胸地进了厨房。


向前正为奶茶的事愤懑,一见和稀泥的高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甩脸子进了卧室!


高平识趣地赶忙追了进去…


「今天怎么了?生这么大气。我妈不会用电子产品,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以后就别指望她了嘛。」


高平挨着向前在床沿上坐下,耐心劝化道。


向前一扭身一瞪眼:「噢,以你的意思,是我指望错了人,错还是在我呗!」


「没有错在谁的问题。」高平是如今为数不多的「草食男」,脾气好,有耐心,「我的意思是,以后你少指望她,你自己也少生气。我这还不是为你好,气坏了我宝贝老婆的身子,我也心疼的。」


一听「宝贝老婆」四个字,向前的态度明显绵软下来。


高平就是因为摸清楚了向前这个刀子嘴豆腐心,外强中柔的性格,所以才能把「女王大人」吃的死死的。


「不指望她?那你叫她回老家去!」向前气虽消了一半,但奶茶的事却仍然如鲠在喉。


高平妈今天又一猛子扎上来,给向前递刀。


「怎么又提这茬儿?」高平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我妈在这儿,不是给我们看孩子嘛!」


「看孩子?」向前冷笑道,「她看孩子,不就是把孩子往电视机前一丢,然后自己爱干嘛干嘛;要么就是领着他们跑到小区里,张家长李家短地耗一下午。」


「每个人带孩子的方式不同而已。」高平道,「你就当我妈是个不花钱的保姆……"


「打住!」向前立刻一手高一手低,一手横一手竖地劝他打住,「我不缺这一个月请保姆的几千块钱!你妈在这儿,做的饭齁咸齁腻,还喜欢乱翻我东西。有她在,我的生活质量一落千丈!这可不是几千块钱能补回来的。」


向前今天铁了心的在婆媳问题上,对高平找茬儿,他让自己不痛快,自己也不能让他痛快了。


高平的软肋,就是他的原生家庭,他亲爸死了,亲妈就是死穴。


高平妈虽然对所有人都很蛮横,唯独对高平这个宝贝儿子倾注了生命里全部的爱。


在她磋磨对待的这个「所有人」里,甚至包括了高平爸和高安。


高安年纪轻轻就被迫辍学那都是小 case,甚至连高平爸最后躺在医院病床上,都是高平妈强烈对医生要求,要提前拔管!


高平妈说:「老头子不中用了,治了也是白治!钱花完了,还不是领个病人回去?俗话说,治得了病,治不了命,老头子命该如此。所以,咱不治了,把钱留给儿子!」


向前当时就站在氧气机旁边,听了高平妈的话,她脸色完全黑了,一个儿媳妇都深深为公公抱起了不平。


高平爸年轻时又是种地又是去工地上干活,吃了一辈子的苦,把所有挣来的钱,都贡献给了家里,贡献在了培养高平身上。


老了老了,因为年轻时的劳顿积攒下了一身的病。高平爸在高平结婚前一天好日子没过上,这儿子才娶了媳妇,就查出来有病,还被家里人放弃治疗,也太太太可怜了!


于是当时向前就忍不住仗义直言了一句:「要不还是听医生的吧,医生不是也说只要好好照顾,还是很有希望恢复的。」


谁知,高平妈一听,就在医院病房里哭天抢地地撒起泼来!


她一个坐地炮,就开始捶天捶地:「哎呦!你怎么能帮着医生说话呢?!谁不知道医院就是黑心,就是为了骗钱!他跟你说有希望,还不是让咱往里继续送钱!这都多少钱扔进去了,你爸还不见好!那些钱肯定都进了医生护士的口袋!他们怎么这么黑心哟!连死人的钱都要赚!也不怕损阴德,生的孩子没屁眼……」


当时向前整个人都惊呆了!


完全地目瞪口呆!


病房里当时还有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在查房,高平妈竟然就这么当头当脸地说人家,简直毫无体面可言!


她就是存心的。


向前尴尬地望了医生护士一眼,人家修养还不错,只是摇着头走了。


但接下来的治疗中,向前明显感觉到医生开始完全地公事公办。


只要高平妈说要放弃治疗,医生就直接开单子让家属签字。


向前和高平觉得,高平妈要真这么继续闹下去,高平爸的后半生活得也没什么质量。


就算把他继续搁在医院里,高平妈什么好药都不肯用,也不过就是输生理盐水等死罢了。


来捧高平爸骨灰的那天,前来吊唁的姐姐高安哭得伤心。


向前问心有愧,没有给公公积极治疗,于是想上前跟她解释一二。


谁知高安特别明事理,不等向前开口,就直接对她说道:「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是我爸…… 我爸他这辈子没有享福的命!不怪你们。」


高安话音刚落,高平妈就凶神恶煞地冲了过来:「怎么是你捧骨灰盒?骨灰盒要儿子捧!人事儿不懂的东西!快还给你弟弟!」


高安含着眼泪,把骨灰盒交给高平。


向前看不过眼,脾气一下子冲到脑门儿顶,大声帮高安说话道:「妈!高安捧骨灰,怎么了?女孩儿就不是人了?她不也是你和高平爸生出来的?她凭什么就没资格捧骨灰?是哪条法律规定的,骨灰盒只有男的能碰,女的不能碰?!」


高平妈凶狠地瞥了向前一眼。自从高平爸走后,她一滴眼泪都没有流过,仿佛死的不是在她身边睡了半辈子的枕边人,而是不相干的远房亲戚,甚至连远房亲戚都不如。


远房亲戚至少还不得不随礼,去灵前鞠个躬。


高平妈看向前的眼神虽然凶狠,但转头骂的却是高安:「你还杵在这儿干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子里打得什么主意?你爸的工资卡,在我这儿!临死前,他已经把密码告诉我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一分钱也别想分到!少给我在这扮孝女唱戏!」


「妈!你……」向前听不下去了,直接就要跟高平妈撕逼。


高安一把拉住她,拼命摇了摇头,又冲骨灰盒努了努嘴,意思是天大的事,也不适合在火葬场这地界大吵大闹。


向前这才作罢,但从此以后,高平妈便成了向前心中的「有的人」。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却始终还活着。


高平爸去世后,高平妈就成了寡妇。高平作为独子,也只能把她从乡下接来同住。


向前本不愿意,但奈何高平坚持,而且她也知道,如果他们不奉养高平妈,她就会去拖死高安。


高安从小受苦,也许是受了原生家庭的影响,结了婚嫁了人,也不幸福。老公贪玩好赌,成天不着家,她一个人守着个上初中的女儿相依为命。


向前是个仗义人,觉得自己条件好些,就尽量把能承担的责任给承担过来。


而且高平妈从小就十分偏心,高安的姐姐是被送到乡下高平的外婆那长到 6 岁多才接回来的。15 岁,她就又去读卫校了,真正受高平妈抚养的时间,不足九年。


让她赡养,确实是强人所难。

「是了是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高平又开始和稀泥。


他揽过向前的肩膀,摩挲了一下她的胳膊,希望用亲呢的举动,来磨灭向前对他亲妈的憎恶。


向前今天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纯羊绒,特别敏感。高平一抚摸她,一股异样的心动,又抑制不住地像一股电流一样涌上心头。


她在一抬头,看见高平满月般英俊的脸,和平湖般的笑容,一下子心又软了。


向前道:「我委屈不委屈的,不要紧,可小孩的教育是第一位的!你妈老这样给他们掉课,现在外头的竞争多激烈,大家都是从早教就开始抓,你也不希望左左和右右从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吧?」


高平不跟她辩,索性顺毛撸,把问题抛还给她:「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我摁着你妈的头,让她再学一遍如何使用 iPad?她就算是今天被强逼着学会了,明天软件一更新,又得重头来!就这么反反复复的,简直是浪费我的生命!」


听了向前的抱怨,高平低头沉吟了一下,而后仿佛笃定了什么主意一样抬起头,「要不…… 咱们给左左右右请个家庭老师吧?」


「家庭老师?」向前一愣。


高平道:「是啊!也不拘什么学科,只要老师来了能看住他们两个就行!」


「可请老师贵吗?现在都是按小时计算的,一个小时得多少钱啊?三百?四百?」向前有些忧心地问。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向前当家,更明白挣钱不易,所以每一笔开销,她都必须深思熟虑,追求最高性价比。


高平想了想道:「也不用去中介请。我的想法是,咱们学校研究生多,其中也有贫困的,还有好多领助学金的。如果能从其中找一个,一个小时给个两百就差不多了,愿意来的人多的是。」


「嗯……」向前微微点头表示同意,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看来这老公的博士还真没白读!


她吃到的第一个「博士后」红利,竟然是找家教。


但她还是有一个点放心不下,于是言辞激烈地提醒高平道:「那你可一定要找个女的!现在社会上的变态色狼多多啊!性侵小朋友的也不是没有。你别忘了,右右可是女孩儿,你妈在家又不好好看着。而且,女老师细心、也更有耐心。」


「好!」高平同意,「老婆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明天我就去咱们学校问问有没有合适的女研究生。」

作品简介

事业女性,中年少女,豪门贵妇,面对婚姻里的一地鸡毛,同样手足无措。向家三姐妹,面对现实考验,逆风翻盘的故事。

【超燃爱情婚恋故事,等你来撩~】

↓ 点击阅读本书最新内容 ↓


女性

女神的当打之年

朗朗

超燃爱情婚恋小说,欢迎来撩~

已完结|励志|婚姻生活

点击开始阅读 > > >

第三届「豆瓣阅读长篇拉力赛」已开赛!快来投出你的推荐票吧!

👇 点击链接开始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