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鹿赢篮网,警报没有解除;快船做对了答卷,依然赢不了

静易墨 2021-06-11 22:29


1.警报还没解除


雄鹿和篮网竟然打了一场86比83的比赛,一边是常规赛联盟进攻第5,一边是第1,就算雄鹿的常规赛火力有虚高成分,篮网缺了登哥,搞得这么窒息,也属实意外。双方都维持这场的防守强度并非做不到,但双方都维持这场的把握度,那也容易。


有一说一,两队投射状态差是一方面,防得也确实不错。除了都没让对手打出较高的篮下比重,逼迫出大量中距离之外,雄鹿让篮网只获得了1次底角三分,而篮网让字母哥出手8次三分——你可以理解为8次弧顶天王时刻——这都是非常正面的防守数据。



雄鹿难得的地方在于,布登霍尔泽还是把策略绷住了,没有动摇。G1G2赛后我说,篮网跳投遍地开花,并不只是因为雄鹿让大洛蹲坑——当然,蹲坑必然会给跳投,这没得说——而是篮网就有这个投篮水平。G1雄鹿大体上防得没毛病,防得不好的回合都是大洛跟出来的时候。G2上半场,雄鹿看似被射成了窟窿,其实杜兰特很多出手是一对一,或者塔克已经挤过掩护努力干扰,但杜兰特还能进。


说白了,杜兰特够强,准的时候根本不鸟你蹲还是不蹲。雄鹿这个队,除了蹲坑,还有防无球的球员回收尺度偏大的问题,甚至字母哥防挡拆明明能换防的情况下,雄鹿也会出现习惯于挤掩护,上线两个防守者沟通出错的情况。换句话说,大洛蹲不蹲,篮网该准还是准。在凯尔特人已经帮雄鹿证明过换防篮网不影响篮网准,以及雄鹿手牌不够,防守习惯也难改的基础上,转而玩小,不过是把好坏结果更极端的局面,变成了场面好看点,但上限更低的局面。


这种情况下,主教练能不能顶得住外界压力就至关重要。雄鹿G3还是深蹲,而G2就能看出一个现象——大洛对布朗深蹲坑,布朗作为掩护人的掩护面积偏小——让雄鹿上线挤过掩护的难度不大,于是你能看到,篮网防挡拆还是经常能干扰到篮网的持球投。



当然,以篮网球星的能力,干扰也不能完全限制他们的发挥。但雄鹿在没有完美策略的情况下,能保住篮下,再吃一些哈登不打,布朗作为无射程小体型掩护人的便宜,他们的防守就不至于太差,球场另一端做好一点,就可能赢球。


雄鹿利用篮网开局打铁,靠推转换迅速拉开了比分,但第二节篮网转变思路,开始给顺下的布朗喂球,后者频频在近筐区域用抛投挑战大洛成功,差点就成为了比赛的转折点。


这是雄鹿这轮系列赛到目前为止很关键的一个节点,布朗进抛投很难让人不想到去年季后赛,阿德巴约对着大洛进的那些球,没有道理,但很难避免,双方基本都在拼脸,雄鹿敢不敢赌布朗下一个抛不进?


这时候,如果意志不坚定,认为布朗进球是大洛的问题,进而转变比赛思路,那么雄鹿也就没了。


所以,第四节布朗开始不进的时候——大洛有所准备,扑他更靠前了一点——篮网和雄鹿在这场赌局中的位置就变了,布朗作为一枚影响双方策略的关键博弈点,从帮篮网,变成了帮雄鹿。



G3的坚持,应该让雄鹿意识到,至少在防守端,他们的路子没走错,从现有人员配置以及对手的特点看,坚持自我是唯一解。


对篮网来说,也是如此。篮网不至于为一场小分差、低比分的失利过度紧张,哈里斯不会每场11中1——虽然2019年季后赛,他的确投出过三分21中4——杜兰特和欧文把握高难度跳投的能力,远比对面高,反弹希望很大。如果哈登能复出,雄鹿的办法又变多了,即使仅仅是杰夫·格林回归,篮网也会减少两个非理想空间点同时在场的时间,如果能更多时间让大洛对位格里芬——G1格里芬的三分让雄鹿至今对他有所警惕——也会增加雄鹿内外兼顾的难度。


篮网还没到必须冥思苦想对策的时候。


但反过来,篮网防守,雄鹿进攻这边,篮网还是可以坚持自我,雄鹿就得多想想他们这么弄行不行。毕竟,就算福布斯、大洛、霍勒迪的手感会回调,塔克不至于底角空位也这么离谱,但相比篮网那两位高难度出手不进的大佬,字母在外围频频不中这件事,看起来更多是开发层面拙计,而非终结运气的问题,就算他能超常发挥准一场,你也不能指望字母靠这种方式逆袭翻盘。


字母也许有他的理由。雄鹿有“总得有人站出来得分”的难题,作为球队大当家,字母有扛起球队的责任心,这可以理解,但他的确没法在落入阵地进攻之后消化40%的回合占有率,不管是他的运动战得分手段,还是季后赛完全拉跨的罚球命中率,都不支持这点。


所以在开场的一波抓转换之后,字母又陷入了G1G2同款的挑战霸王龙环节,在格里芬早早2犯的背景下,字母的阵地冲击依然无效。



于是,他就选择了更多跳投。



这场比赛,字母砍下33分,米德尔顿35分,雄鹿其他人合计只拿到了18分,除了最后杀死比赛的半快攻单挑,霍勒迪这场打得并不好。球权高度集中于字母和米豆之手的另一面是,雄鹿其他球员把握度太低。但只要字母哥攻不破以格里芬为首的肉墙,雄鹿的阵地进攻就是个悖论问题:


字母持球,打不动;


字母不持球,雄鹿还是不知道如何处理。


米德尔顿完成了他的任务,作为雄鹿最有错位优势的点,也是球队最强的阵地战解法,米德尔顿用60.4%的真实命中率吃下32%的回合占有率,这差不多是他的极限,剩下的部分谁去完成?


霍乐迪不佳的个人状态,让雄鹿错位强吃的点少了一个。即便霍乐迪的状态提升一些,他相比米豆更偏侵略性的打法,要求雄鹿最好能解决字母哥不持球拖空间的问题。霍乐迪与字母挡拆配合是个理想化的解法,但字母作为一个掩护本能与顺下意识都不佳的球员,这场作为掩护人的回合就是走个形式。



福布斯的手递手是另一个能帮字母解套的手段,但他这场三分4中0,受限于防守能力出场时间有限,本身也不是稳定解法。


这种情况下,除了持球人借字母的掩护抛投,大部分时间里,字母拿不到球,他就成了雄鹿的诺埃尔,不知道怎么摆才合适。



这是个挺离谱的事情。


你能想象出雄鹿制定比赛计划时的混沌状态,他们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怎么选最合理,于是G3就像是一场“不留遗憾”的比赛——两个当家球星开抡,抡成什么样算什么样。为了给开抡创造空间,大洛佩斯就从过去两场站定点和拼篮下的摇摆中完全倒向了站定点。但雄鹿G1G2打不开局面,并不是因为大洛拖空间,纯粹是两个主将自己的问题——一个没手段,一个没状态。


所以,雄鹿虽然赢下G3,但依然看不到翻盘点。篮网继续做自己,可能在G4实现强势反弹,雄鹿却不见得,因为他们依然没有展示出可靠的阵地战解法,也没有体现出体型优势带来的侵略性。雄鹿可以靠着字母跳投超常发挥,或者他们整体三分手感比篮网先回暖,再赢一场比赛,但在以下事件发生之前,雄鹿头顶的出局警报都不会停止:


他们展示出肉眼可见的错位单吃优势,也就是米豆之外,霍乐迪和大洛之一要站出来;

字母哥用更合理的手段完成出手,包括足够多的转换,以及更聪明的掩护后顺下;

他们拼出30%左右的前场篮板率;



如果这些事情发生了,也就是警报来到篮网一边,需要他们做出调整,必须让重要球员回归的时候了。


2.卢指导题做得不错,但对手是爵士


先说说米切尔。


米切尔在入行时,投篮效率平平,但并非因为射术不精,而是他作为一年级球员承担了过重的进攻戏份,大量高难度出手拉低了投篮效率。事实上,米切尔在一年级时就已经是空位把握度极高的球员,而从第二个赛季开始,米切尔在持球投方面的造诣开始逐渐被认可,去年季后赛首轮跟穆雷的对飙是米切尔投射技术的集中展示,单抡系列赛以51.6%命中率扔进33粒三分,相当不真实。



一直以来,限制米切尔效率的因素是投篮分布,以及进入近筐终结区域后的效率。米切尔拥有45%的长两分区域命中率,这当然是不错的成绩,但14%的长两分出手比重在这个时代也不低,而米切尔从进入近筐区域开始,效率都不够好看。受限于身高,纯篮下效率本就有上限,单手终结技术不够稳定的缺陷,让他在抛投区只有40%的命中率,恰恰这个区域占了他23%的出手。


近筐区域不够准,却在近筐区域出手很多,这是米切尔迟早需要解决的问题,也是限制他迈入最高阶得分手行列的最后一步。


米切尔的确像利拉德,他们相似的地方是:


都拥有超强的持球投三分能力;

都具备超强的爆发突破能力;

都极少失误,米切尔起步之后护球极佳,利拉德轻易不停球。


区别是:


利拉德的有效射程更远;

利拉德助攻多一些;

都缺少近筐抛投稳定性,利拉德在进入三分线之后,基本可以做到一脚油门到篮下,或者杀入篮下后分球,米切尔往往较早起步,自己解决问题。



这三个区别有一定的关联。利拉德能比米切尔更少的陷入“近筐陷阱”,一定程度得益于他发起挡拆的位置更高,对手中锋防他的挡拆上提也更高,利拉德经常性可以挡拆中一过二。利拉德进入三分线之后也基本不减速,他几乎放弃了中距离区域,米切尔则会投长两分,有时候会利用二次掩护,所以会有一些减速靠人和带位置,这样也更容易落入“近筐陷阱”。


米切尔的进一步发展,有三个技能点可以选加:


猛练抛投,这不用谈了,现代后卫必须掌握的技术,米切尔会,不够准;

练好带位置和喂饼,用投篮威胁与抓身后的传球打出双向威胁;

继续猛练超远三分,让对手给他利拉德级别的防挡拆待遇,然后一步过俩人。


好了,我把米切尔的特点分析完,我们再看看快船上半场是怎么被米球王蹂躏的。


卢指导把祖巴茨拿进首发,没有坚持五小。这个决策应该来自上一场使用中锋带来的不错效果。但正如前文所说,米切尔现在的持球投把握度极高,类型很接近利拉德,上中锋如果提不到很高的位置,那么爵士耐心的掩护会帮米切尔找到瞬发惩罚的机会。



除非米切尔自己手感不好,不然这种蹲坑防守,他惩罚起来非常容易。


在快船使用小阵容时,米切尔是这样拆解快船防线的:



利用爆发力从人缝里冲过去,在快船协防到来之前解决问题。


米切尔摆脱上线防守的能力是很强的,如果篮下协防不及,放他舒服的起三步,米切尔完成终结没有压力。


快船下半场又一度选择了夹击米切尔,立刻被米切尔给篮下的出球,以及大对角传球拆解。



米切尔的传球能力大致是这个水平:

我可能想不起来传;

但是你要这样明摆着让我传,我能传。


爵士的空间太好了,夹击不靠谱。


这三种防守显然都没有抓到米切尔的进攻弱点:

逼迫他在近筐区域出手。


要做到这件事,协防球员就必须提前站位,赶在米切尔冲筐前,在合理冲撞区前站好位置,正面的例子如下:



由于爵士始终有一个终结者在场,对篮下协防球员的站位考验不算特别大。


米切尔不是特雷·杨,防特雷·杨的突破,协防球员站在4-5英尺的位置也没有用,特雷·杨能稳定找到身后空切中锋爆菊扣篮,或者用抛投打爆。相对来说,这个区域的处理,是米切尔的技术弱环。


快船其实已经注意到了这点。


这个办法是不是有效不敢保证,米切尔最近几个月有点打通任动二脉的意思,各种华丽操作层出不穷。



快船需要找到一套防米切尔的办法,虽然大概率还是防不住,但也不该让他每场都当米球王。


卢指导第三节拿出的扭转比赛走向的联防,是快船后面可以继续尝试的东西。爵士破联防的难点是,他们的中锋不擅于策应,球队在长两分区域也不怎么出手。但爵士并不缺少罚球线附近具备投射和传球威胁的外线球员,康利回归之后,他是用罚球线中投+喂饼扣篮位中锋破联防的最佳角色。


客观的说,快船这场防爵士做得不错了,有越防越好的意思,后面不管是联防,还是防米切尔的篮下协防,都让爵士不舒服。这场比赛,快船把爵士的篮下出手频率压到了20%,只让爵士拿到16.7%的前场篮板率,也没怎么给爵士罚球和底角三分。爵士就是生靠精英级持球投三分打死了快船,54.5%的弧顶三分命中率,谁也承受不起。


快船在思考如何限制米切尔和爵士的同时,更得想想自己的进攻如何匹配爵士这没法把握的三分火力。


卢指导这场的轮换,是进入季后赛以来最紧凑的一场。两个中锋吃掉合计25分钟之外,在后场轮换上也不再搞阅兵,曼恩只给一分钟,隆多弃用,贝弗利重新回到轮换去撕咬,如果要进攻效果最大化,则用雷吉+肯纳德。如果快船能在G4再减少一些中锋轮换时间,那么他们基本接近了理论上进攻最优的形态,但这场比赛,爵士把快船的进攻效率限制到了114.4,比快船常规赛116.7的水平低了不少,这是挺可怕的事情。


快船有不少困难:

乔治在G1确认戈贝尔不好打之后,这场又把第一轮打波神的肩膀冲锋赖犯规的招式拿了出来。效果其实还行,靠着9个罚球撑住了效率。但乔治必须意识到,这种办法只是他在跳投自信不高时维持下限的手段,打爵士这样的护筐强队,特别是戈贝尔在场时,快船需要一个跳投更有把握的乔治;



莱昂纳德这两场打爵士锋线很吃力。除了爵士整体协防的帮助之外,奥尼尔和博扬的单防也令人印象深刻,第四节,博扬几乎完全靠一防一限制了莱昂纳德的发挥。虽然博扬也有过季后赛对位詹姆斯的履历,但能让小卡如此狼狈还是让人有点意外。如果莱昂纳德一对一破不了这组对位,以他的点名能力和挡拆持球投射程,想攻破爵士防线几无可能。对莱昂纳德的要求就是,必须交出手撕博扬和奥尼尔的比赛;


雷吉是这场快船破解爵士中锋的利器,从他身上也能看出,现代篮球的生克关系——后场训内线,内线揍锋线,锋线吃后场。但快船不可能指望雷吉场场有这种级别的持球,爵士不是开拓者,不可能每场都让快船这些主攻水平一般的后场打出全明星水准——没有全明星后场,的确是快船巨头建队时留下的一个缺口;


莫里斯又一次在戈贝尔对位他时,没有给出回应。爵士超强的轮转能力,一定程度让快船失去了一些小空位三分机会,但对于快船来说,在没有顶级后场的情况下,想要让戈贝尔付出代价,他们最后的底牌就是5-out阵容的投射,戈贝尔对位的球员必须给出回应,不难快船很难破局。


这轮系列赛打完两场,快船的轮换强度已经接近拉满,也拿出了一些新东西,但依然没能赢球。不过从场面上看,快船并没有被爵士远远甩在身后,在爵士有能力限制他们的同时,快船也在找到限制爵士的办法,这轮系列赛的悬念并没有因为2-0的比分而失去,但不得不说,快船已经站在了悬崖边,而爵士还有一张明星牌没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