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纪录片拿了白玉兰奖,这说明了啥?

第一导演 2021-06-11 22:29


昨天(6月10日)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颁奖后,至少两个发小发微信私我,“为什么女主不是XXX而是XX?是不是黑幕?”

这……我怎么回答呢,首先那些大剧,我都没来及看完……

但其实,在整个获奖名单里,我偏偏是被一个“弱势奖项”吸引——最佳系列纪录片奖,获奖者是《小小少年》。一查豆瓣评分9.2,不比另外几部大剧的分低,虽然打分人数不高,还有浮动的可能,但这个起步分已经很能打了。


所以即便这是一个一下能暴露80后童年本体的片名,第一联想就是蒋小涵唱的儿歌,不知道还以为和端午某新片做联动,但这套六集纪录片《小小少年》没有一帧在怀旧,它是来自平均年龄用户只有21岁的B站的爆款,它是一个,完全关于当下的东西。

当你一看剧情介绍“跟踪拍摄‘痴迷’于自然、科技、艺术、运动等不同领域的天赋异禀的孩子”时,脑回路瞬间弹出的是:啊,这一定是很猎奇很容易看的片子。六集六个小天才嘛,看看他们的超能力够不够顶。


但完全错了。

第一集讲述的就是云南偏远小村里的天生柔韧但尚未开窍的小姑娘,她家里是卖猪肉的,一家三个姐妹,日子过得艰苦,在北京教芭蕾蹈20多年的夫妻老师的倾囊资助下,小姑娘和她的伙伴前往北京演出。

简介不对劲了,根本没有“特异功能”“天赋六桶”……

因为它讲的是社会差距,是被遗忘的角落,是人文关怀,是广义的正能量。

她,或者整个小村里的她们,一群或被抛弃,或被原生家庭所影响的小学女生,生活把她们按在偏远大自然里摩擦,但她们完全没有丧失畅想城市梦的能力——“我要唱歌”“我想跳舞”“我想当明星”,这就是她们尚未拥有的,可能很多城里孩子都不会拾起的天赋。


这样一套片子,怎么会在B站这种二次元结界里火的呢?而且一路冲到了广电系统之于TV领域最重要的奖项。

不对,去年的《但是还有书籍》(豆瓣评分9.1)也拿到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电视纪录片奖项,同是B站出品的爆款(而且名字听上去更“枯燥”),等于说,B站连续两年把这个领域的主流官方奖项全收了。这说明B站是有纪录片的土壤的,B站拥有一大批喜爱纪录片的用户。


一周前,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女士在成都的“Z世代影视内容创作论坛”上给出过标准答案:“没有生态就没有好的内容,希望B站可以和更多的创作者去一起去培育内容的沃土。”

翻译一下,B站的好内容并非无根之木,它是B站用户共同创造的社区氛围结出的果。

我也是在这时候才重新梳理B站的诞生,在李旎的叙述中,B站虽然有公司有法人,但公司这个概念不是它创立的起点,“2009年,一群视频爱好者自然聚集并自发创立了一个社区。一直到2014年,这个社区都是以非营利性质在运营。2014年后,才有了作为公司概念的‘B站’,我们是这个社区的服务者和运营者。”

李旎

直到今年,B站每月有220万躁动的UP主生产出770万条视频作品,它们并不是简单的转载复刻,而是在创作中进行了评论与自我表达。

“B站为创作者和内容搭建了一个正循环系统,引导用户去筛选、激励他们认为优质的内容和创作者,从而产生更多更有吸引力的内容,去吸引更多的用户。这是一个健康的内容生态,包含了7000多个文化圈层。而这个生态,才是B站的‘真身’。


这个生态是由弹幕和一键三连组成的反馈系统,能极大地激励创作者的创作冲动,比如在B站上打开弹幕随意看一部电影,那感觉会完全不同。好的内容会被正反馈筛选出来,而不好的内容则被淘汰。这就是“B站出品,皆是精品”的原因。

《指环王》

那宏观来看,全国所有长中短视频平台的用户属性,B站确实是最聚合与硬核的,因为它的主体是创作者,创作者的第一要性就是你是否有独立观点,是否具备表达,就像第一导演两年来采访了300多位导演及电影从业者,他们都有实质的表达冲动,没有这种冲动的,你做个影迷就好。

其实一开始,B站自己也没意识到,纪录片能在这里生长,而且第一部大火的纪录片竟然不是你想的《厉害了,我的国》那样,而是《我在故宫修文物》


虽然这是一个全平台皆红的作品,还上过大银幕,但在最初,这一听就是个特别“排斥”青少年的片名,但它就在B站扎了根。所谓扎根,不在于宏观流量数据,而在你需要付出成本的“投币”。

这意味着,所有文化类的纪录影像生态都有可能在青少年认知维度里盘活并创新,而《小小少年》的制作也便发生在《我在故宫修文物》大火的那个阶段,只是它需要的周期更长。

一听到“长”,我怎么就这么舒服呢,我们太想看到更多精雕细刻的东西了。

这一点上,李旎举了一个例子,她提到精耕五年才磨出三集的《雾山五行》,“这完全不是一个按照传统播出逻辑而制作的动画,剧情不完整、画风激进、分集方式也很放飞自我,这样的作品在市场上很难找到认同,但它最后还是在B站实现了逆袭,很多用户认为这就是国产动画的希望。原因是什么?是创作者对于内容的纯粹追求,这一点打动了B站用户。只有在B站的观看环境,用户才会去主动发掘作品深层次的价值和意义。


这至少意味着,内容在B站用户间的受欢迎程度,不是由名气、资本决定的,而是由内容口碑、用心程度、创作水平决定的。

《灵笼》很火,对吧,但在它问世前,创作者乃至这个行业都不确信国产科幻动画能在这个作品上站住脚跟,结果4.2亿的播放,豆瓣8.3评分,震惊全圈。


再说回我们一开始谈到的纪录片,即便是在院线市场上,在全年龄受众群上,《二十二》《冈仁波齐》也都是昙花一现。但是在B站,我听说的除了《我在故宫修文物》,还有《人生一串》《守护解放西》《宠物医院》,评分你自己去查,非8即9。


直到昨晚,《小小少年》拿下白玉兰,让刻上“B站出品”的纪录片得到政府最高奖的认可,可以说,这是破圈破到头了。

在去年,有2.5亿人次在B站观看动画、纪录片、综艺和影视内容,其中纪录片用户的活跃度是空前的。你更需要体会的是,创作者本身与同行间自发带有巨大的交流进步空间,从这一点上看,它已经有了一种工业扩张的势头,这在其它视频平台上是做不到的。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B站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纪录片出品平台之一。这并不全来自于B站自发的战略决定,而是因为B站的用户需要。纪录片在B站的爆火,是因为用户喜欢,是整个社区生态的必然指向。

实不相瞒,我现在每天刷B站的频率,获取二次元信息的时间,可能和身边刷短视频的时间相等,但我看的作品很精确,我甚至还获得了判断和观点,以及更多支撑这种表达的论据,而不是一个,过于煽动的引导。

“一个平台的基因,是由他的创立者决定的。由创作者建立的B站,它的基因就会尊重创作规律,对创作者报以尊重。这个基因可以让真正好的内容被发现、被赏识、被激励。不会被功利导向、粗制滥造的内容所埋没。

这是李旎的终极总结。

其实很简单,就是物以类聚的道理,“类”若不散,“聚”则有趣。

*文中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

相关阅读:

1.新导演又有戏了!B站和宁浩联手,每年拍30部短片!

2.又快年末了,还是得重新回望一下电影的诞生

3. 在山里闭关的文牧野,和11万B站网友聊了聊《鬼灭之刃》

4. 9.8分,他们又拍了一部能播的成人国产动画

5. 中国人拍出了《新世纪福音战士》,这牛到底能不能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