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蛳粉沙县小吃喜提非遗,“真香”!

光明日报 2021-06-11 22:29


文|汪灿

 

昨天中午饭点时分,办公室里一片喜大普奔:“啊呀,我最爱的柳州螺蛳粉喜提非遗了哎!”“以后嗦粉、吃沙县,都是国家级的快乐了!”“香了,馋了,本打工人又可以了”……

 

大家说的,是昨天公布的第五批国家级非遗名录中,柳州螺蛳粉、沙县小吃、桂林米粉纷纷上榜。此外,中餐烹饪技艺与食俗、徽菜烹饪技艺、川菜烹饪技艺与潮州菜烹饪技艺,也统统有名。也难怪有网友戏称,这是给“吃货”列的非遗清单吗。


 

高大上的非遗名录,被接地气的食物“霸榜”,虽有些反差感,但也在情理之中。

 

非遗,全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顾名思义,入选的遗产主要包含“非物质”+“文化”两大内涵。这样一对照,柳州螺蛳粉、沙县小吃、桂林米粉上榜,名副其实。 


先说“非物质”。在此次公布的名录中,柳州螺蛳粉、沙县小吃、桂林米粉同属于“传统技艺”这一栏中。换句话说,更准确的说法,不是柳州螺蛳粉、沙县小吃、桂林米粉上榜,而是这三种食物的制作技艺上榜——如果是三种食物上榜,就是“物质遗产”了。

在柳州市一家螺蛳粉店,工人在展示新上市的红高粱螺蛳粉。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
 
制作技艺上榜,起码蕴含了两个层面的意思。一是“稳定性”,即这种技艺有一定的标准和流程,有鲜明的饮食特色和地域代表性,以区别于其他食物和其他地区的同类食物。这种命名也可以看出来,都是“地域+食物”的固定搭配。二是“开放性”,技艺不代表死守教条、一成不变,而应当鼓励发展式继承,在保持根本特色的基础上,随时代和社会而更新。
 
不妨以柳州螺蛳粉为例,来理解这种双向特性。
 
有人考证,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最早的螺蛳粉里有以骨头汤打底的螺蛳汤,有酸笋,有干辣椒、新鲜紫苏与八角等各味香料,但却没有粉。这种“配方”暗合了柳州人嗜酸辣的饮食喜好。后来,因为油水甚多,有人便要求在汤里加入米粉,这才形成了螺蛳粉的雏形。再后来,摊主们不断对螺蛳粉进行改良,逐渐形成了如今螺蛳粉“辣、酸、鲜、爽、烫”的口味。

游客在柳州市螺蛳粉产业园螺蛳粉饮食文化博物馆参观。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
 
这种“变”与“不变”的辩证统一观,不仅是老祖宗对于传统与创新和谐统一的智慧,其实也深植于每一名中国人的底层逻辑里。一个例子是,以往煎饼果子等地方特色小吃被发源地相关机构制定“制作标准”后,人们的心情是微妙的,既希望食物“正宗”,又不希望条条框框太多、千店一味。
 
毕竟,技艺是可以标准化的,但人的口味不能。食物好不好吃,只有自己的嘴说了算。众口虽难调,多元化的选择起码赋予了满足味蕾的可能。 


再说“文化”。这几乎是一个不需要证明的公理式存在,咱们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有哪一种食物背后不蕴含了一段历史变迁,没有一段值得说的故事呢?
 
就算是这几年才蹿红的螺蛳粉,其实也不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而是伴随工业时代而生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柳州,是典型的工业城市。生产出搪瓷脸盆、茶缸暖壶、缝纫机、自行车、洗衣机、电视机的大量产业工人,经常需要上夜班,宵夜摊上嗦一碗热气腾腾又酸爽的螺蛳粉,饱肚又解乏。
 
命运的神奇就在于,几十年后,当年工人们的夜生活和宵夜文化,为如今经常需要加班的年轻人掌握。所以啊,螺蛳粉不单是互联网营销的成功案例,它见证了一座城市、一段历史的变迁,便捷和风味又让它在新的时代重新拥有了一大批年轻“粉”。
 
小吃不“小”,除了喜提非遗名录这样的“名”之外,更为当地创造了实实在在的“利”。以沙县小吃为例,目前有6万多沙县人在外经营沙县小吃,带动30万人致富创业,沙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97年的2805元增长到2019年的20528元,全县贫困人口已全部脱贫。“扁肉是砖,拌面是钢”书写了福建三明这座小城脱贫奔小康的传奇。

在柳州市螺蛳粉产业园广西中柳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工人在生产线上包装螺蛳粉(2月2日摄)。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 

作为普通人,我们或许不需要去了解每一种食物背后的故事和历史文化,自己喜爱的食物每一次出现在新闻里、热搜里,就足以让我们欣喜、自豪。这种对食物的珍惜、对传统的致敬、对家园的感念,共同缔造了我们的民族认同,深植于每一个中国心之中。
 
网上的一大热议话题,从前几年留学生们绞尽脑汁将祖国的食物尽可能多地带到国外,到最近几年,“歪果仁”如何被我们日常的国民食物征服。想来,如果说有什么是超越民族、地域、语言、文化的存在,饮食是当之无愧的冠军。没有什么比人生来路处的食物,更能安抚在异国他乡或正经历人生困顿的灵魂。
 
古人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其实“小鲜”里也暗含了人生的大智慧,需要我们穷尽一生去品味。

热点视频推荐
↓↓↓
更多内容
关注“光明时评微信视频号
↓↓↓
关注“光明日报微信视频号
↓↓↓
“上了大学就轻松了”,真的是这样?

带十岁儿子进女更衣室,别人受得了吗?

无声广场舞,怎么就找到办法了?

隔离病房高考,也是一种公平
有生育计划,面试还有戏吗?


文字:汪灿
图片:新华社
朗诵:王茜
责编:张永群
编辑:孙小婷 吴亚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