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流量爱豆到《什么是快乐星球》,音乐综艺下一个爆款在哪里?

娱理 2021-06-11 23:25



告别了《歌手》和《乐队的夏天》,2021年的音乐综艺市场还没能等来下一个爆款。


与之相悖的是,2021年也是近两年音综数量最多的一年,包括视频平台和卫视平台在内共计划上线超40档音综。


在播和完播的《谁是宝藏歌手》《金曲青春》《为歌而赞》以及即将播出的《爆裂舞台》《黑怕女孩》等节目都纷纷登上过微博热搜,有的主打过气歌手和无名新人,有的集结了女爱豆、女Rapper,模式类型不尽相同,但距离下一个国民音综,还有一定差距。


曾经的国民音综也逐渐淡出了大众视野。《中国好声音》最近一次上热搜是《中国好声音2021》被传终止海选。在相关的微博中有人向网友发起提问:“印象最深的是哪一届?”点开评论,排在最前面的写着:第一届。



网传《中国好声音2021》终止海选


虽然《中国好声音》每年都在继续,很少有人记得近几年的冠军分别是谁,从节目中走出、如今依然还活跃在大众视野的歌手,例如梁博、吉克隽逸、周深、袁娅维、张碧晨、吴莫愁、平安等,全部来自于前三季,也就是2012年至2014年。


今年出现在《创造营2021》舞台上的蒋敦豪正是2016年“好声音”的总冠军。初舞台自我介绍时,他也有些自嘲地说道:“我是冠军半生,归来仍是素人。”


蒋敦豪《创造营2021》初舞台介绍


比较耐人寻味的是,当年蒋敦豪在夺冠后历时近一年的创作与筹备,推出了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少年·心事》,但市场反响平平。2019年他重新回归选手身份,参加了同样由灿星制作的音乐综艺——《一起乐队吧》,以旅行新蜜蜂乐队成员的身份再次夺冠。但这两档节目加起来的热度或许也不敌这次《创造营2021》的二轮游。


难以被记住的冠军背后,是如今音乐综艺极为尴尬的处境——红极一时的爆款音综走向下坡,作为兵家必争之地,各家平台都于今年努力推陈出新,但始终难以诞生下一个“好声音”或“歌手”。


与海外市场上动辄就做到十几季的音乐综艺相比,国内节目的“常青期”还是太短,这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现在的观众还需要音乐综艺吗?音乐综艺又该如何重振辉煌?


当40多档音综接连袭来时,或许应该先按下暂停键,是时候来思考这些问题了。


音乐综艺《乐队的夏天》《金曲青春》《谁是宝藏歌手》《黑怕女孩》海报

为什么会停播?


2019年的银川乐堡音乐节,新裤子乐队在第一天压轴登场。


表演完之后,主唱彭磊对着现场的乐迷说道:“你们比那些只是看节目(《乐队的夏天》)后追星的人,要牛逼多了。”


但不可否认,《乐队的夏天》对于乐队文化和独立音乐的大众向传播功不可没。第二年,节目集结了年龄、成长背景、音乐风格跨度更大的33支乐队,豆瓣评分却从8.8分跌落至7.4分。直到上个月,米未正式宣布《乐队的夏天》暂停一年。



《乐队的夏天》前两季评分+暂停一年的微博声明


作为音综届的“前辈”,《歌手》的告别来得更早一些。


去年9月,导演洪涛在2021湖南卫视大屏生态共享会上开诚布公:“2021年《歌手》,我宣布不做了!”


除了对于“爷青结”的不舍和感叹之外,很少有网友表示对停播不能接受。甚至在相关微博下面,诸如“终于想开了吗”、“没了也挺好”等评论直接被赞上了热评区前列。


洪涛:“2021年《歌手》,我宣布不做了!”


无论是《歌手》还是《乐队的夏天》,那些曾经被各个平台斥巨资买入、重金研发作为秘密武器来争夺市场份额的音乐综艺,正在告别属于自己的黄金年代,有的仅仅只播出了两季。


这是内外环境共同变化导致的结果。


于内,资源有限的华语乐坛已经供不起如此繁多的音乐综艺,无论是会唱歌的人还是能打动人的歌曲都已经“被掏空了”。


《歌手2019》总导演洪啸曾表示,如今节目确实很难再找到一些让大家觉得很惊喜、很意外的歌手,加之观众的眼光和审美也随着节目逐步提升,请人这件事只会越来越难。


哪怕接连邀请到Jessie J、Kristian Kostov、Polina Gagarina、MISIA等海外歌手加盟,也没能达到当初茜拉、黄致列、迪玛希所引起的讨论效果。



娱理小调查:#歌手中的海外歌手谁最强# 


娱理工作室获悉,“乐夏”的暂停同样受困于人的缺失——好的乐队越选越少。


另一方面,当“流行音乐”不再流行,脍炙人口的新歌越来越少,音综也无法躲避由此带来的巨大影响。


在网友总结的“《我是歌手》被翻唱最多的歌手”名单中,前三名分别是张学友、张惠妹、王菲,全部都是上世纪走红的歌手;周杰伦2001年推出的《双截棍》和汪峰2013年推出的《一起摇摆》在“好声音”(包括改名时的“新歌声”)历届节目中,至少被分别翻唱了四次。


随着网综市场的发展,优酷和爱奇艺纷纷涉足原创音乐领域,希望为音乐市场输送新的歌曲和创作型歌手,同时反哺自身其他音乐综艺。但遗憾的是,这些节目的存活率变得更低。


优酷与灿星联手打造的《这!就是原创》播出时没有获得太多的关注,一季终结;爱奇艺《我是唱作人》走过了两季,不温不火,消失在了今年的市场中。



除了资源内耗,音乐综艺还要被迫迎接一个极速变换的、不断更新的外部市场。


短视频的日益壮大不仅威胁到了以腾爱优为首的长视频平台,更是对包括卫视平台在内的、所有市场上的音乐综艺形成冲击。


刚刚结束的第9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发布了《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各个细分领域中,短视频的用户使用率最高,为88.3%,用户规模达8.73亿。


从上传的短视频类型来看,“日常”生活类短视频占比最高,达42.3%,其次是“旅游/风景”“搞笑”“美食”和“音乐”,用户上传占比都在20%以上。


《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部分),图源水印


虽然许多老歌可以凭借短视频平台的Remix版本再度翻红,例如黄义达《那女孩对我说》、温岚《夏天的风》等等,但是当受众习惯15秒之内精准捕捉一首歌曲最“上头”的部分,在娱乐时间愈加碎片化的今天,谁还愿意给音综留下一首歌的时间?


东方卫视《金曲青春》总导演李白谷告诉娱理工作室:“以前我们做节目讲究起承转合,包括一首歌也是这样的,但是短视频诞生以后根本不需要这么多步,它只需要爆点。这一下子把那么多年大家形成的一个欣赏歌曲的审美标准突破掉了,我觉得是一个大的问题。”


但同时他也肯定了短视频带来的好处,让音综的节奏变得更快了,用尽可能短的时间进入主题、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这对大家来说是好事。”


《金曲青春》收官合影

流量爱豆+真人秀=?


如果遵循注意力经济的逻辑,邀请流量明星或者加入眼下最火的真人秀剧情,是否能让音乐综艺重获新生?


很多节目已经这样做了。


主打代际关系的《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第一季邀请到了肖战、小鬼王琳凯和李紫婷等新晋偶像,第二季请来了现役女团成员硬糖少女303的希林娜依·高。从播出时的CSM59城市网首播收视情况来看,节目在周日晚间省级卫视所有综艺节目中收视率几乎都是第一。


《我们的歌》嘉宾:肖战、小鬼王琳凯、李紫婷、希林娜依·高


刚刚完结的《金曲青春》集结了创、酷漾、乐华、丝芭、索尼音乐和觉醒东方六大厂牌家族,罕见地使R1SE、硬糖少女303、S.K.Y天空少年和已经解散的UNINE成员同台竞演,加之召集人同样为张艺兴,被网友戏称为“内娱爱豆考研班”。


“我们发现这三年来因网络选秀节目而诞生了很多偶像团体,但是在同类节目一季一季向前的过程中,有些人随着热度下降,逐渐淡出了大众视线。所以我们就想是否可以打造一个这样的平台,让这些有实力、有能力的年轻人,让更多的电视观众可以看到他们。”东方卫视《金曲青春》总导演秦浩诚向娱理工作室介绍,节目的侧重点就是给内娱爱豆提供展示的舞台。


为了适配卫视综艺的核心受众同时吸引年轻粉丝,《金曲青春》给爱豆们的翻唱曲库年代跨度极大,从《茉莉花》《一剪梅》到《水星记》《什么是快乐星球》,同时在百视TV移动端上线直拍舞台、纯享舞台以及舞台之外的幕后花絮、爱豆后台互动,满足了部分秀粉的娱乐需求。


《金曲青春》舞台照


收官时,《金曲青春》整季平均收视位居周六同时段第一,全网视频播放量超23亿。据秦导透露,该节目原创的模式版权已经卖到了泰国,平台也正在计划第二季。


即将上线的爱奇艺《爆裂舞台》尽管主打女性音乐竞演真人秀,也还是瞄准了爱豆市场,请来了周洁琼、吴宣仪、Yamy、宋雨琦、THE9-安崎、硬糖少女303-陈卓璇等多位前女团和现役女团成员,节目在录制期间频繁登上热搜与爱豆们的流量分不开。


需要思考的是,时至今日,音综可以为爱豆们提供舞台,但爱豆及其粉丝可以帮助音综持续破圈吗?


答案似乎是否定的。虽然几档音综同样领跑卫视收视大盘,但始终没有踏出饭圈的范畴成为下一个爆款。很多时候,音综逐渐变成了艺人、甚至乐评人的附属品,为后者不断制造舆论话题,却难以让自身逾越。



浙江卫视《天赐的声音》以“声音鉴赏团”丁太升对歌手们的犀利点评强势出圈,以“曲线救国”的方式在众多节目中脱颖而出。他和VAVA从节目里怼到节目外,以至于两人还直接参加了最新一季的《吐槽大会》。


但这些元素始终不该是一档音乐综艺的核心,网友会被一时的话题和争议所吸引,却很难走进节目聆听音乐本身。就像没什么人记得当时VAVA在节目里表演的歌曲是什么,只记得那句——“你在教我做事吗?”


正如一位豆瓣用户对《天赐的声音》留下的点评:赛制不明所以,真人秀先于音乐性。



《天赐的声音》丁太升怼人(部分)

有了舞台,爱豆们能Hold住吗?


但当下的年轻爱豆们能撑起音综的音乐性吗?


有在电视行业从业十几年、执导过相关节目的导演向娱理工作室坦言,告别了以往的专业歌手,流量爱豆的集体性出现对音综来讲其实是消解了以歌曲竞演为主导的节目内核。他甚至第一次在一档音综里纠结到底要不要开麦、开多少麦,这件事让他想起来就觉得很气愤。


“我能理解他们,因为确实在台上这么大幅度的舞蹈动作,还要把声音唱好,是有难度的,确实是有难度的。但有些爱豆是愿意全开麦的,有些觉得要保舞台质量只能给半开,有的甚至要垫60%以上的音,各种情况都会有。这样的话就非常伤脑筋,大家不在同一维度下竞争,还怎么评判谁的表演更好?”


有幸观看了《爆裂舞台》第一次公演的娱理工作室也有同样的感受,Vocal实力强的选手唱跳、全开麦不在话下,但实力不足的选手只能靠其他表演填充,有时垫音和真声一样大,一时间仿佛两个人在唱歌。



《爆裂舞台》征集图


其次,最让这位导演头疼的还有时间问题。总说内娱没有舞台,一旦将舞台送到爱豆们面前,他们又难以专心致志地对待舞台。


拍戏、综艺、商业活动,每天在不同城市穿梭的流量爱豆们难以挤出时间给到舞台,有时一期音综的表演前后两天只排练6个小时就上台录制了,效果可想而知。


“他们口口声声都跟我说很热爱,但是都没有时间来舞台,那是什么问题造成的?这里面有经纪公司的问题。


当艺人有那么多工作,每一项都要分精力去做,并且每一项都没做到很好的时候,造成的结果是什么?不是原先的‘演而优则唱’,而是每一行都不行。这个在我们音综舞台上能体现得很明显。”导演觉得这是一个很令人遗憾的现状。


对于爱豆们的行程紧迫李白谷也很有感触。


起初《金曲青春》受《炙热的我们》启发是要做内娱团战的,邀请时下男团女团一起Battle,结果向对方节目取经时,一盆冷水浇灭了团队的热情。


《炙热的我们》邀请了火箭少女101、R1SE和彩虹合唱团


“《炙热的我们》导演组跟我们说了这件事到底有多难办,我后来去跟各家公司聊了一圈,看了一下这些艺人每个人的档期以后,觉得做团这件事情如果不提早一年去准备,是没有可能完成的,确实很难办。”


于是《金曲青春》放弃了现役爱豆团体同台Battle的方向,进一步拓宽思路,打通各家经纪公司、音乐厂牌,只要是各自旗下的艺人即可,每期根据主题和时间派人参加,才有了呈现出来的可能。


事实上,音乐综艺的制胜秘籍还是出圈的歌曲和炸裂的现场。尽管爱豆们自带流量和关注度,但由此可见绝大部分难以支撑全开麦现场、缺少专业水准和时间打磨,也没有一鸣惊人的原创实力。


背离了这些竞技核心,靠什么吸引更多人的关注呢?


《金曲青春》舞台上的硬糖少女303

下一个爆款在哪里?


尽管爆款难遇、资源紧缺的华语乐坛也需要“养一养”,但尚有吸金能力的音综仍然是各大平台着重开垦的领域。


作为灿星的资深导演,参与过《中国好歌曲》《蒙面唱将猜猜猜》《这!就是街舞》等节目制作的王晨辰认为,音综始终是综艺市场的刚需。


“音乐是大家的一个必需品,比起街舞、篮球它的欣赏门槛很低,是你生活中不能缺少的一个元素,所以一直是综艺市场的兵家必争之地。


音综不是不被需要了,只不过大家都在尝试,都在去触碰现在观众心中的爽点到底是什么,也许试着试着就会出来一个。”


如今王晨辰在筹划优酷的全新音综《中国潮音》,一档稍显实验性的节目——“我们把各式各类的音乐人,有创作能力的年轻人,把他们请来。他们有的能唱,有的能Rap,有的能制作,还有电音、国风包括乐队,我们把他们放在一起,看他们之间的自由组合能够爆发出怎样不同的效果。”


《中国潮音》相关信息(部分)


不同于此前爱奇艺的《国风美少年》和《我是唱作人》,《中国潮音》只关注于音乐表演,并非只能改编自己的原创歌曲,评判的标准就看谁能把潮流文化和中国元素结合得最好。


经历了嘻哈和乐队音综的相继爆红,垂直细分领域依旧是未来制造爆款的方向吗?在娱理工作室看来并非如此。


在《中国有嘻哈》和《乐队的夏天》诞生之前,说唱音乐和摇滚乐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并不陌生,无论是地下的说唱比赛还是线下音乐节都已发展多年,同时与流行音乐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结,谁还没听过《双截棍》和《怒放的生命》呢?


换句话说,只有当文化土壤形成,才能给对应的音综爆发的可能。腾讯视频《即刻电音》和爱奇艺《跨次元新星》无人问津的原因就在于综艺先于文化。




秦浩诚认为音综到头来还是在塑造能被记住的音乐人。


“音乐的传播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是音乐人。我们要先把人立住了,才能看到后续一大批好的音乐作品诞生的可能性。因为其实观众现在喜欢的不仅仅是你的作品,而是这个人。所以能让观众了解一个一个完完整整的个体,比在舞台上打磨出一个三分钟的作品更为重要。”


这也解释了哪怕爱奇艺的《中国新说唱》已经做到了第四年,“后来者”《说唱新世代》依然能够在去年成为口碑佳作。因为节目所展示的不仅仅是音乐,而是搭建了一个微缩版社会实验框架,观察的是音乐背后形形色色的说唱歌手,是和屏幕前许多观众一样的年轻人。


而下一波新鲜的音乐人在哪里,目前看来,各家还在慢慢找寻中。




推荐阅读

主笔专栏

任胤蓬:《创造营2021》像一个悖论

张欣尧:告别《创造营2021》,下岛后的一切快“吓死”我了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点击标题可阅读更多娱理精彩内容

缉魂 76天  送你一朵小红花 紧急救援

郑渊洁 琼瑶  金基德 王小帅 尔冬升 胡杏儿 姚安娜 

 刘诗诗  刘浩存 热依扎 杨祐宁 王骁 杨天真 丁辉

虾米音乐关停 乘风破浪的姐姐2  老奇葩们  

阳光之下 上阳赋 大秦赋 有翡 天官赐福 紧急公关

追光吧哥哥 你好生活  令人心动的offer2 演员请就位2

2021偶像市场观察  2021训练生市场观察 娱乐圈打工学霸  

北京文化观察 TVB颁奖礼 饭圈应援观察  制片人生存实录

 #难听#  跨年晚会观察《沐浴之神》版权方 易小星

中国编剧为何被逼到绝路   海南岛电影节奇遇记  

中国女孩在皮克斯  春节档电影前瞻  吉祥如意  春节档头炮

 住在密室里的人 明星会在恋综谈恋爱吗 中国视效大片

唐人街探案3  你好李焕英 刺杀小说家 哪吒重生 人潮汹涌



微信公众号最近更改了推送机制

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

也就是说,需要大家

将[娱理]设置星标

多点在看

这样算法就能

提升我们和你们之间的联系啦

亲爱的你

就能更及时地收到我们的信息啦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