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杀疯了”:创业者被疯抢,资本疯狂布局,单DAU估值超1000美元

剁椒娱投 2021-06-11 23:47
作者/麋鹿


今年的Roblox以近300亿美元市值上市之后,撼动了资本市场,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能够让整个市场兴奋的新鲜事物了,截至今日市值已经达到512亿美元。


如此一个庞然大物,其带来的Metaverse(元宇宙)概念也席卷国内,资本市场、大公司的战略性投资,包括创业者,都快速步入其中。


但是元宇宙概念至今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有人认为元宇宙的核心是社交,刚刚上市的Soul也宣称自己是一家社交元宇宙公司,而在元宇宙概念之下,游戏、社交互动、线上娱乐、虚拟技术、VR等都被纳入其中。


对于Metaverse的定义也众说纷纭,Roblox是第一个将它写入招股书的公司,然而很快就出现了新的声音:《堡垒之夜》是Metaverse,《原神》也是Metaverse。


总被当作元宇宙代表之一的《堡垒之夜》


而资本市场也出现了两种声音:Roblox的市值,以及单DAU超过1000美元让资本情绪“元”了起来,猎手们在四处行动;但是,也有另外一种声音,认为市场上90%追随Metaverse概念的公司与Metaverse根本没有关系,资本的热度,来源于本身2C互联网可投项目的贫瘠。


事实上,无论是《堡垒之夜》、《原神》还是《我的世界》,在Roblox的招股书递交之前,也从未说过自己是Metaverse,尽管《堡垒之夜》母公司Epic融资了10亿美金去发展Metaverse,但其CEO Tim  Sweeney对Metaverse的现状描述依然十分克制:“目前人们对Metaverse的描述通常只涉及了其中某个部分。”


按照Tim的说法,还没有人能确切的知道Metaverse是什么样子,但无论如何,资本的力量已经就位,钱也打入了先行者的账户,那么已经融到钱、在国内正在从事Metaverse的从业者们,他们又如何看待这一概念呢?


Metaverse从业者:不可逆的趋势


在Metaverse概念爆发以前,以VR社交为核心的产品“绿洲VR”就已经在尝试构建元宇宙的世界,并且在2019年拿到了五源资本和贝塔斯曼共同投资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


在今年Metaverse概念集中爆发后,绿洲VR创始人尹桑表示,差不多连续两个月,几乎每天都有资本找上来,询问项目进展以及投资意向。


对于元宇宙,他认为整个市场并不是在“造概念”,因为实打实的,现在年轻人对虚拟沉浸体验的拥抱意愿越来越强;其次现在技术进步解决了很多问题,而很多问题都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去解决,而元宇宙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创造数字化的世界。


《绿洲VR》创造的世界

年轻人对虚拟沉浸体验的需求,与现在的技术供给,正好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所以今年是押注元宇宙的一个好时机,但尹桑也认为,目前在具体产品上整个市场仍然比较乏善可陈,元宇宙的构建会是一件非常长期的事情。


对于如今元宇宙的泡沫论、或是蹭概念,尹桑认为关注这些并不重要,他认为无论是看多还是看衰,在目前阶段都不重要,但元宇宙的发展一定是不可逆的。


不可逆的理由在于,在互联网的几次迭代中,数字化最重要的作用就是为全行业提高效率,比如O2O时代出现的滴滴、美团,只要是为人们的生活提高效率,那它的发展一定是不可逆的,而一个全息数字化的世界,一定会极大提高生活的效率——很多人可能一辈子没出过国,但在虚拟世界顷刻可以踏足地球上99%的地区。


其次,作为数字化的基础,算力的不断提升也是不可逆的,AlphaGo如今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围棋手之一,而如今人们的工作,很少有需要比围棋还复杂的思维,也就意味着机器还能做更多的事情,算力的不断提升,也意味可以为虚拟世界提供大量的信息交换。


数字化、算力的提升,最终导向的是为人们带来效率,滑雪、冲浪对地理、金钱、身体的要求都较高,但在虚拟世界中,可以非常高效、低成本的去体验,而带来效率,就符合事物的发展规律,一定是不可逆的。



目前尹桑所感知到的,大部分融到钱的Metaverse创业者,主要围绕三个方向:虚拟AI、娱乐基础建设和游戏引擎。


尹桑对元宇宙的定义,比较认同一个观点:必须具有大规模、永续性、自生长三个特征的产品才是真正的元宇宙产品,而目前的产品,还没有一个能满足以上三个特征。


其中“大规模”的指的是人类最高频的社会行为向数字原生的迁移,直到成为主流,包括社交,娱乐,信息,协作等;


“永续性”指的是长期且稳定的供需关系,透明且有效的资产确权,健康且持续的经济系统,而如今大部分游戏所构建的经济系统都非常脆弱。


“自生长”指的是不以人的意志转移、被机器无限创造并延展的数字文明,最大的特征是“所有生产行为由算力交付、所有分配机制由协议履约”,人们在其中只需要索取快乐,以及提供创造力。


用这三个定义去套用现有的产品,就可以衡量一个产品是否切实属于Metaverse赛道。


绿洲VR主打以虚拟社交为主的实时互动体验,在VR端和移动端都有布局,去年在海外起量很快,有几百万注册用户,与去年年底相比,用户留存和市场已经又翻了一倍。


其中一些年轻用户的行为特征,也得到了验证:比如绿洲VR没有提供文字输入,只设计了语音和动作交互系统,用户对此很买账,并没有产生交流的障碍;其次用户对个性化定制自己模型的需求,几乎有100%的参与度,针对不同场景有强烈的换装需求。


绿洲VR目前的核心就是把人在现实中的社交行为数字化,并进一步减少社交与创造的门槛,接下来绿洲VR还会上线更全面的自定义、AI宠物以及俱乐部功能,用户可以自定义自己模型的100多个部位,AI宠物除了交互,还会有可成长的对话和性格,而俱乐部则是为了玩家能够组成更紧密的小圈子,进一步提升虚拟社交体验。


在10个月内完成了三轮融资的虚拟偶像公司万像文化,其创始人夏冰也认为数字化未来是一种必然的趋势,现在大家给这个未来设定了一个名为元宇宙的定义。

万像文化成立于2019年底,当时让夏冰产生做公司的想法,是因为看到了很多数字化内容正在从单向的内容传输,变成双向的交互,这让她意识到分界点即将到来,最重要的基础技术的迭代让双向的交互变得越来越方便。

而目前,相比去创造一个贴近元宇宙的概念的世界,万像文化更多的精力集中在“连接”,比如尝试连接艺术家与用户,给双方创造一个可以触达彼此的场景;或是将线下、线上的虚拟演出交互体验进行更进一步的实现与开发,在虚拟交互体验中,万像文化目前发力最多的是音乐演出场景。


万像文化制作的虚拟DJ-PURPLE在上海AKOMA CLUB内测首夜表演


在夏冰看来,国内大厂和资本对元宇宙的押注也很容易理解:在一个数字化的世界中,现实中的社交秩序和商业元素都有被重构的可能,都有机会重做一遍,这种想象力很诱人,大家都想在其中成为重要的角色。


在各个领域布局元宇宙的从业者看来,元宇宙是一个确定性的未来,不确定的点在于什么时候爆发,或者说唯一的不确定性就是周期。


资本和大厂都在Metaverse赛道上投什么?


在Roblox带动的Metaverse概念股刚刚带动市场上的融资热时,一位投资人表示:市场兴奋的真正原因在于2C互联网领域已经没剩什么可投的项目了,文娱、2C投资的现状是项目少、出手少、退出难,也缺少政策支持,需要一个标志性的新事物重新唤起激情。


而Metaverse的概念,除了Roblox展现的超高市值,还有一些侧面的推动因素:比如移动互联网已经发展了十年,很多大厂都在为下一个时代的交互体验做准备,马化腾在去年提出了“全真互联网”的概念,国外马斯克开始研究脑机接口。


种种声音,都在不断包装Metaverse概念,但是该投资人也指出,真实情况是:声音大、出手少,对于追求回报财务基金而言,投多少、耐心、退出不明朗,以及来自社交、游戏、内容平台的竞争,无一不在限制向Metaverse出手。


相反的是,一些顶级资本,在这一领域更愿意出手,典型的有五源资本,元宇宙赛道的几个部分几乎全投了一遍:在社交领域投资了绿洲VR,在游戏引擎上投资了Bolygon,在虚拟AI上投资了超参数和元象唯思,游戏领域投资了Party Animal团队等等。


其它一些顶级资本也在悄悄出手,红杉领投12.5亿美元的Rec Room,腾讯投资了Roblox、WaveVR、Avakin Life,网易投资了IMVU,字节也投资了类Roblox的公司代码乾坤。


在投资者眼中,顶级资本押注Metaverse也符合其追求超额回报的逻辑,而大厂的逻辑更重要的是获得这一领域的门票。


只不过,由于Metaverse的具体形态依然模糊,因此无论是战略性投资还是财务投资,大多跳不出四种类型:类Roblox公司、类MineCraft公司、VR虚拟社交和AI、引擎公司,毕竟Roblox本身也不算完整的元宇宙,而是一个巨型UGC内容平台,堡垒之夜、我的世界核心更在于玩法的创新。


而Roblox上市后的首份财报,也给Metaverse概念股带来了更多维度的思考:在截止到3月31日的第一季度,Roblox在线订阅收入达到6.523亿美元,同比增长161%,但一季度依然净亏损净亏损1.342亿美元,与此同时 DAU达到4210万,13岁以上用户的占比大幅增加。


Roblox


接下来,Roblox的目标在于继续提升年龄圈层的破圈和地区的持续突破,一季度在欧美等地的玩家比例也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


综上所述,Metaverse最具现实意义的概念,其实是数字化未来的一个更具象化的综合体,而对于创业者、资本、大厂的吸引力,则是在数字化的世界中去重构现实中的社交、生活乃至经济与社会系统,在未来的3~5年,它最可能以VR、游戏的形态出现,至少在目前,每一个设计环节都开始运作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