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对同事拔刀相向的复旦海归博士和非升即走的关系

记忆承载3 2021-06-11 22:56

很多读者问我这起案件,一名海归的,在大学任教的博士,对复旦的同事拔刀相向。


因为事发恰好是其被解聘的那一刻,所以网民们把这起案件与续聘制度关联起来了。


按照目前的信息披露,这个博士是通过海外人才引入计划引入的,聘期六年,不达标就解聘。


综合了学生对他的讲课评价以及科研,院系经过衡量,认为他不达标,宣布了解聘的决定,然后他就当场拔出了刀。


网络上有很多分析,之前的人生经历,求学生涯,感情经历,种种,也有媒体披露了其人患有精神疾病。


究竟是什么导致他最后做出这样的选择,有待调查后披露,这里不猜测。


但是我觉得仅凭这件事就去怀疑非升即走的制度,是值得商榷的。


非升即走说穿了就是没有铁饭碗,除非你拿到终身教职,也就是国外所谓的终身教授。


在这个之前,就是考核,一关一关的过考核,考核不过,您就得另谋高就。


我们不能说非升即走一定是好的,但是咱们可以反过来想一想,非升即走的对立面是什么?


是不用走,也就是过去很多年里流行的铁饭碗。


铁饭碗这个词说穿了就等于没有实际上的考核制度,名义上当然有,但即便给你打C,打D,也是无法让你走的。


换句话说,用人单位无权开你,任何情况下。


我太太就是待在一所铁饭碗的学校里,理论上有考核,但实际上没有。


因为之前有过老师,彻底不来上课了,你也无法开除对方。说到底,那个编制是无法解除的。


我十年前也待过某甲方,那里按照规定是可以开人的,但实际上他们从成立起,没有开过任何人。


所以不开人成了潜规则,以至于哪怕开个基层员工,报告打到集团董事长面前,也无法落实。


当年我有个下属,还是阿里挖来的,当着我的面天天打游戏,每天打足八小时,我是拿他没有办法的。


我跟他讲,兄弟,给个面子,每天打5个小时,或者说,有外人来的时候,装个样子,不要打,休息一会儿,喝杯茶,可不可以?


他告诉我,不可以。我也拿他没有办法。


我最后开他的方法是晃点他,我骗他说我们去创业,给他加薪几倍,工作内容一样,而且里里外外都配合,一起晃点他,他主动辞职,然后来报到的时候,我们新公司拒绝录用。


等于用这种方法,让他主动的被开了。


这恐怕是那家甲方集团里唯一的开人方式了,就是骗对方主动辞职。


所以,非升即走的另一个面就是这样。


如果你说非升即走有问题,是的,问题很明显,这种方式会对员工造成精神压力。但是你说去掉这种聘用制度,改成终身不许解雇,那也会有其他问题。


我知道有人要说,那种奇葩是个别现象,比如我曾经骗开的那个下属,或者我太太学校里极个别很奇葩的老师。


是的,大多数不至于,哪怕为了面子,你也会装装样子。


但是我们要思考另一个问题。这些人拿的谁的钱?


就比如我老婆她们学校,收入是相当不错的,堪比那附近最好的私立学校。所以她们学校里,即便家里没有资助,双职工,买两套房是不在话下的。学校里停的车子都是BBA起步。


要知道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还是有差别的。私立学校的老师虽然收入高,但并不是旱涝保收,她们是要出成绩的,成绩不好哪有家长们捧着一堆钞票来入学呢?


所以她们挣钱多不一定敢花的,因为要考虑自己老了之后,拿不到这份高薪怎么办。


但是反观我老婆她们学校,老师们都很敢花的,因为知道不存在解聘这回事。


那你说,待遇超过私立学校,教学压力没有,人性化管理,应该出成绩了对吧?


并没有。


她们的教学成绩和那个私立学校完全不可比。即便扣除生源的作用,即便同样是摇号来的学生,即便学生的起点一样,最后她们教出来的成绩都远不如那所私立学校。


因为老师们的工作积极性本就不一样。


那所私立学校是非升即走的,不出成绩老师马上就会被辞退。她们是996待在学校里赚那份高薪。


我老婆她们学校,是朝九晚五的,不会加班的,因为老师们都知道,我不会被解聘,而且我的薪水和成绩不挂钩。


我的薪水取决于什么呢?取决于当地财政有没有钱。


而当地财政有没有钱取决于这个片区企业交税的情况。如果这个片区企业交税非常充足,钱很多,那老师的待遇就是非常好的。


那我问你,企业的钱从哪儿来的?从全国的消费者手里赚来的。


说穿了,这是一次转移支付。全国消费者最终为这个公立学校老师们的高薪买了单。


而且从结果看,似乎她们也没有出什么教学成绩。那这个单买了个啥?买了个寂寞?


你注意,我并不是说非升即走有问题,非升即走对员工有压力,造成身心健康的破坏是看得见的。但是反过来,我们有没有办法让所有人都捧着一个没有压力的,高薪的铁饭碗呢?


你去问那所私立学校的老师,愿不愿意调入到我老婆她们学校?


十个人里面十个都告诉你,她愿意,因为工作时间减半,薪水不减反增,而且可以干到退休,退休后还有不菲的收入。


问题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编制不够,你想调,调不进去。


《雍正王朝》里李卫讨饭的时候逢人就说:给俩钱吧,你是好人,保佑你生个儿子中状元,生个闺女封诰命。


路人嘲笑他,都去当状元诰命,谁来养呢?


李卫说,我养我养。


大家都笑,你连裤子还没有呢。


这个场景反应出一个很实在的话题,钱多事少离家近,没有压力的铁饭碗,本质上是什么?


是一种转移支付。是你本该承受的压力你没有承受,你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别人替你买了单。


如果人人都铁饭碗,人人都活少钱多没压力,那转移到哪儿去呢?


或者说,谁来买这个单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