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 | 知乎最高赞:已上岸青椒关于复旦血案的一些反思(因违反xxx,此匿名回答已被知乎建议修改...)

机器学习算法与自然语言处理 2021-06-11 23:38
公众号关注 “ML_NLP
设为 “星标”,重磅干货,第一时间送达!

转载自 | 留德华教授



前言

本文改编自该问题下的知乎(原)最高赞回答。

知乎回答者是一个国内青椒已“上岸”的过来人,目前在某985担任副院长,并且参与制定过青椒“临时工”管理制度。

因此,毫不夸张地说,这个回答是全网 在 具有中国特色的常任轨(tenure track)制度方面 最具“权威”的回答,没有之一!


我做过学术临时工【曾在某南方某大学做过预聘教授并顺利通过长聘考评】,在领导的要求下参与制定过临时工管理制度【作为临时工唯一一位任职校人事工作委员会】,如今已经是正式编内老师【在某985任副院长兼省重点实验室主任】,因此算是过来人,所以有资格为各位师弟师妹解惑,但囿于职务缘故,必须匿名,因此请大家理解。


回答之前,先说建设性的方案



1. 不是编外临时工不能干,干临时工是大势所趋,无奈之举,但是记住两点:
  • 最好在你国内的导师或老师手底下干,滥不济师兄师姐、学术界合作过的哥们也行,决不能去举目无亲的生地方,当然不是说朋友一定罩着你,而是举目无亲的结果是“分手也是最后得到消息”。
  • 如果后台硬,你干一辈子也可以,说不定还能入编,如果后台不硬,一定挑个牛逼的大学,把能花的钱花完,别在一非家乡城市买房,多发论文多出书,多搞成果好跳槽。
2. 跳槽必须入编,哪怕是普通高校。这是你后半生的保障。而且你在牛单位干过,又有成果,跳槽下家不会差。
3. 对于不那么烂泥糊不上墙的人,我不同意一开始就进烂单位,烂校一入深似海,你一辈子就荒废了,牛单位没编制,但是机会也多,场面也大,宰相门童四品官,北大图书管理员里有毛公,这个道理希望大家懂。
4. 任何时候不要动手打人事处长,不要打院长,往大里说,大势之下,谁都为难,你打他们解决不了问题,往小处说,学术界是通的,更何况牛校的某些领导,很可能不学无术,但头衔不差,基金评委长江杰青一定会是。当年李思涯一巴掌把自己打出了学术界,被打的甘阳去了清华。所以,傻事儿不能干。
5. 如果不是自己导师当院长,在编外教书,一不要巴结学校任何人,因为谁也救不了你,谁也不会把你当人,人和人就是逢场作戏,在编外环境下,你和东家就是妓女嫖客关系,套路之下别动真感情。自己老老实实一门心思做自己的事情,别浪费时间,碰到下三滥院长让你干私活你就给他怼回去,当然不要硬怼,否则动了手,还是你吃亏。二是多发文章,灌水都可以,毕竟学校看中这个,可以换点真金白银加个鸡腿,另外你跳槽也有点东西,哪个新单位也不会要行尸走肉。
对于不仁义的前任,最好的报复就是找个更漂亮或更有钱的过上幸福生活。
对于不仁义的前东家,最好的报复就是跳槽入编去更好的大学。
下面根据复旦这个事儿,再分析原因。


关于国内高校山寨天牛制度(预聘长聘制)

已经有很多文章讨论,知乎有专贴,废话不多说,一句话:这就是某些校长们的私心,希望用论文冲国际排行榜。

这和地方经济GDP一样,暴力拆迁会死人,地方官不管那么多。论文冲量本身就是薛定谔式的任务,但是他们也不会认为这有什么不妥。中国人口红利永远在那里。独生子女海归一大把,你不来,也总有人来。这就是海归的内卷。

如今好一点的大学,都这么干,这就和前些年学术刊物收版面费一样,当权者集体形成了共识,作为被统治者,你要么屈服,要么滚蛋,人家为你改制度?想得美。


再说编内和编外的差异

中国大学是公立大学,老师都是给编制的,和军人一样,所以传统意义上的老师连医保、社保都没有,是退休制加公费医疗。

编制多少,是教育部、教育厅统筹安排的结果,这是国家拨款养着的。比方说,某些学校国家只需要你是一个普通大学,每年就给你这么多编制,单靠国家给的编制,想要搞出许多论文冲榜,很难,所以只有学校自己掏钱养论文枪手。

这就好比日军不够,伪军来凑,实在不行还有还乡团与民团,先趟地雷阵的,肯定是民团伪军兄弟。论功行赏,当然轮不到他们。

插一句:我们要知道中国大学的钱哪来的?

  • 国家拨款(这个想都别想养多余人)

  • 双一流等补充经费(这个钱很难花,养人也难)

  • 地方财政配套(这个钱能用,但是基本上养人不够,特别像中大深大复旦那种疯狂的搞法,青年研究员动辄几百几千人)

  • 学校自己找的外财(校友捐赠/附属医院/校办企业等等,这个比较多,也好用,但是国家有个政策,校属企业脱钩【小弟是这个政策的起草人之一】)可见今后中国大学再想养太多闲人,难了。


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养人很贵,把一个大学老师养到死,是天价。目前多数学校准备的钱,就是校长的一个任期(所谓3+3),校长任期内OK了,泰晤士、软科冲上TOP多少了,就行了。校长退下来后,这笔钱很可能就断了。而且一旦校属企业脱钩,临时工们断薪,是迟早的事情,特别南方某大学搞一个校区养活临时工的,等着变奥斯维辛吧。

问:那老师们怎么办?

答:找个理由解聘呗。

所以后面还有暴雷的时候。


再说收入、福利与待遇

这些预聘长聘的老师,学校公布的薪酬,其实是用人成本。

扣除五险一金甚至办公室租赁费,到手的,还不如编内老师。

多数老师都是吃哑巴亏,知识分子要面子,所以年年有人入坑。

还有一种阴阳合同制,这更为恶劣。一般套路如下:

临时工的合同,内容语焉不详,有些有心眼的老师,确定签约前找院长要合同,发现里面工作任务就一句话“完成既定科研与教学任务”,然后满心欢喜,坐飞机赶到新单位,去人事处签约。人事处秘书会拿一份定着“量化目标任务书”的合同给你。

以我前单位来说,任务书规定如下:

  • 3+3期间,一个面上项目,两个总经费不低于200万的横向。

  • 3篇SCI一区(当中要有一篇CNS),外加9篇普通SCI论文(当中4区不能超过1/3)、

这个任务完不成?还有6+2,后面两年,给你发基本工资(一个月3000+)。这个任务大家自己感知一下,可以实现的可能性有多大?

有的临时工老师,连工会福利都没有(很多丫连档案都不拆,你干到死档案还是你毕业时的处女身,工会会员都没你的名字)

我在前东家工作的时候,院长(我昔日在某藤校读博士时,他在德州仪器总部学习顺带着挂我导师门下访学,就这么点芥菜籽的交情)心善,校工会发月饼粽子之类,院长偷偷用自己的钱买一份放在里面,让办公室主任和着大家的一起给我,说不能让老师冷了心。院长退了之后,新任院长就不买了,说丫爱干不干,臭毛病不惯着。我忽然发现全院发月饼粽子没我的,再一问,是这么个情况。

我不怪现任院长,当年我院就我一个临时工,现在二十多人,现任院长要为大家买月饼粽子只有卖血。

评论说有单位一视同仁,人家有的临时工也有,不得不说那是你们头儿仁义,这年头找钱不易,大学尤甚,真给大几十人买月饼粽子,不是一笔小钱。还是那句话,碰到肯给小费的客人,服务可以做细致些,但该加钟还得加钟,这个别含糊,别把嫖客当老公。大学里保护你的是编制,婚姻中保护你的是结婚证,甜言蜜语顶个球。

之前有人为预聘长聘恶法洗地,说你犯了罪,有编制也得开除,所以编制没用。

这种杠精就不该投人胎,照这个逻辑,你现在有爹妈,所以你不是孤儿,但他们死是迟早的事情,不如你现在把他们毒死了,反正你早晚都得当孤儿。

真香。


再说说临时工命运

很多回国的临时工,都是80后。

偏偏遇上自己的院长,是70后教授。

这些教授院长,多是当年高校扩招留下来的一些不学无术之徒(本科毕业留校的老师),但他们掌控了权力。

比方说,我一个朋友所在单位的院长,就是一个大专毕业升本科的辅导员(自考本科+研究生毕业留校,自考前开过馆子当过导游卖过水泥黄沙),扩招时趁机会读的在职博士(校团委系统),混的处级干部官场(做过校工会副主席),最后靠四级职员转的正教授(书记兼院长),论文都是一群人署名,最终还能帽子头衔两不误(校特聘教授基金评委去年还提名长江)。

这样一糙逼,居然管着十几个常青藤海归。

下面的人不服,这逼也不可能善待这些人。

听说闹过两次,但无果而终。

但愿这位院长能寿终正寝。

另外还有一点,大量的临时工,都是海归。

中国的学术界,是一个裙带关系导向型的官场,多数时候,院长是自己导师,副院长是自己师兄,某个学院就是某家军,这种情况太多了。

海归的裙带在哪里?人家团结起来不吃你吃谁?更何况你没有编制,打你就像打稻草人。

多数海归,其实在人事处领导面前低三下四,随便一个秘书就可以呵斥你,为何?你没有编制,人事部门解聘你就像解聘一个食堂阿姨一样容易。

当然有种风筝海归是例外,本硕牛校牛导师,导师是院长校长,博士被放出去镀个金,以海外人才形式回来,这种人属于是放出去的风筝,是例外。对于大多数国内学界海归,都是自己出去的,用佛家的话讲,叫自了汉。

什么意思?以为自己成佛了,就是个三界之外的和尚,你没有抱如来菩萨金刚大腿,等于零。

有人说,姜老师本科复旦啊,但本科没导师,哪家军不算,另外就算是复旦硕士,导师如果是普通老师,一样几乎约等于零。更何况姜老师本科时候的恩师(最喜欢他的老师)谭永基老师去世了。这个世界就这么现实,死了爹的孩子,谁疼你?

而且,更重要的是,临时工档案不受人事权管控。也就是说,评不了职称。

且不说前东家的文章现东家不算,就说这满天飞的青年研究员和特聘研究员,有个屁用啊,退休之后连干部身份都没有,学校买福利房都轮不到你。

再插一句:很多国内学术期刊,一看是啥特聘研究员的论文,直接拒,黑心一点的像图情档杂志,收取高额版面费。知道你等着米下锅。

不要说干部身份不重要,不要说改制啥的,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不允许有私立大学,你就说这干部身份重要不重要?说不重要的,你自觉把四史学习一遍。人可以无知,但不能没有基本的政治判断力。

但这个最大的好处是,你想走随时可以走,人事处束缚不了你。比方说有大学给你编内,你当天就可以走,学校屁都不会放一个。

最惨的一种人,是北上广深买了房子,学的又是小众学科的海归,跳槽?清北复交或专业大学之外,没有学校没有学科要你(比如说宗教、超算、法医学、科技考古、草业科学、人类学等等,能接受你的学校就那么多),而且出成果也没有那么容易。卖房子?二手限购,你得一直还房贷,等到有人接盘不知道猴年马月。

所以就算每天被人事处+院长爆菊,你也得忍着哭着咬着牙干着装作很享受的样子喊爽。

这也是很多一线城市高校建议外地来的老师买房甚至学校帮忙联系低息贷款的原因。

不是你不想走,是你没有走的资本,股市里有个词,叫套牢,成语关门打狗,三十六计上房抽梯,都是这个意思。

对于上面这种老师,求职和买房一定要慎之又慎,要想好退路,绝不可自取灭亡。

到那时,你不是和学校对抗,而是手里扛着千万债务和国家机器对抗。


最后小心翼翼说一下复旦杀人案。

这是一次极端的抗争。

姜老师的行为,极不可取,绳之以法也是咎由自取。

但是,这个事情也希望给国内那些冲排名的大学一点教训:

少年不可欺。

出来混,是要还的。

在一个被四处卡脖子的时代,对于愿意回国的知识分子,若不能待之以高宾,将其用在实处,而是搞成某校长冲排名的棋子、炮灰,这是对一个大时代的玷污,也是对民族的不负责任。

因此,

对于这种恶法的始作俑者,当终身追责!


扯完这些咸蛋,发了一通牢骚,咱们再说点有建设性意义的话。

假如姜老师判刑之后,惊动高层,最后国家强制高校废除预聘长聘制度,怎么办?

事实上,高层也未尝不知道高校外来经费即将断供的这个困境,废除恶法,也是为大家松绑。只要大家不看排行榜,就没问题。话说西南联大上过哪家排行榜?人家不一样也功标青史?

在这里,我们首先明白什么是大学。郭德纲老师曰过:大学,是教育人的地方。

大学需要多少老师,是按照师生比来的。举个例子,中国有100万个大学生,一百个大学生配一个老师,那就需要1万个老师。这1万个老师,由国家财政拨款养活。

就像是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配100个警察一样,100万人口的城市,配10000个警察,那岂不是成了战俘营?

老师也好,警察也罢,都是按照人口需要配给的,靠政府拨款养活,用的是纳税人的钱,这是编制的来由。否则,要么多老师干啥?老师是教课的。

而大多数临时工教授,是不必教课的,交论文就行,因此他们被称之为“特聘研究员”或“青年研究员”,也合理合情。

不过话说回来,中国人喜欢去大学,这是惯性。一是名头好听罢了,二是一年有不用补课的寒暑假,这个羡煞旁人。美国学术界亦是如此,无华不成校,再烂的野鸡大学,也有华人教授。我以前在一个州立学院兼课时,系主任和副主任竟然都是华人,这种黄沙漫天鸟不生蛋的美国中部鬼城也能碰到同胞,感动到涕泪俱下。

预聘长聘这种畸形制度,废除是必然。但我们也应看到,它吸收了如此多的博士,如果一旦废除了,国家编制如何养活那么多世界各地与本国的博士,师弟师妹们如何择业?我个人有这么三点建议。

1. 既然大家都一窝蜂往高校去,不如大学和企业合办实验室,实验室工程师可以在大学里有个研究员身份,人归企业管理,为企业做技术服务。毕竟我国企业研发能力与大学多数时候是两张皮,很多顶级公司都没有什么常青藤博士,大学不如把这些养不活的人力资源给企业,然后再给他们一个研究员身份,各得其所,岂不快哉?

2. 博士毕业本如果没有教书育人的情怀,本身没有必要去大学。所以我建议,本土博士应该开设一门择业课,适当地对博士进行分流。至于海归,我觉得可以在应聘或教资学习时先把话说清楚,或者给一年的缓冲期,让别人有个退路。

3. 最后忠告一些学术临时工,做人要学令狐冲,不要学宋青书。有什么本事,可以从长计议,不要一次耗尽,最后拔剑东门行。好的成果,留待将来,未尝不可。


本文整理自:

上海杨浦区邯郸路某大学教师持刀伤人,被害人已死亡,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 匿名用户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3739570/answer/1928153198


发文前,该回答依旧无法在知乎显示。




推荐阅读:

人人都能看懂的LSTM

细节满满!理解对比学习和SimCSE,就看这6个知识点

如何理解 inductive learning 与 transductive learning?

点击下方卡片,关注公众号“机器学习算法与自然语言处理”,获取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