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人的县城,竟然养了2000个公职人员,每年财政支出8个亿……

华尔街俱乐部 2021-06-12 00:03

“全县只有8000人,出租车就9辆,没有红绿灯,没有肯德基麦当劳....”


3万人的小县城

 

最近有一个名为佛坪的“袖珍”县城,火了。

 

这地方在哪?陕西汉中东北部,省会西安的西南方位。

 

如果你从西安出发,穿过层层叠叠的秦岭隧道,就能抵达一块被大山包围着像鞋底的狭长平地,这里就是佛坪县城了。

 


佛坪县怎么看都很迷你:面积只有1279平方公里;户籍人口3.2万,常住人口更是只有8000。

 

这是什么概念?随便一个互联网大厂的员工数,都比当地的人口多。

 

有数据显示,佛坪县人口还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1990年,佛坪全县人口为35710人;2010年,变成32999人;2019年,全县常住人口为30181人,30年间,佛坪县的总人口不仅未增加,反而减少了5529人。

 

在这个地方,没有大型商超、没有麦当劳、没有网约车、没有红绿灯,就连出租车也仅有9辆,还是因为促进旅游而添加的...

 

在当地,最热门的职业,是考公务员,再次之,是到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去上班,也因此,虽然整个县城的常住人口只有8000多人,但在政府、事业单位上班的,仅公开的数据就有2000多人。

 

佛坪县委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的一份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县有各类编制2194名,其中行政编制640名,事业编制1554名。而《佛坪县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则显示,全县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人数2991人。

 

一年挣7000万,却花8亿

 

那这个县城财政状况如何呢?

 

媒体数据显示,佛坪县2018年、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时,全县财政总收入为7179.8万元,而2019年,这一数字则为6262.2万元,同比下降12.8%;2018年时,全县的地方财政为3943万元,而到了2019年,这一数字则为3660万元,同比下降7.2%。


而佛坪县这两年的财政支出分别为8亿元、7.97亿元。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没人、又没产业,光靠游客能赚几个钱?


 (佛坪县人民医院)


在佛坪,工商业发展甚至退化。

 

矿场、伐木场,因为南水北调和自然保护区一个接一个关闭。

 

1999年和2000年,工商银行佛坪县支行和建设银行佛坪县支行相继撤销。

 

山茱萸是佛坪的特产,是生产六味地黄丸的主要药材之一,但是对于佛坪这样一个小地方来说,从技术、融资、到产业链的延伸上都很难发展。

 

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建议优化县级行政区划,她说,越是人口规模小、经济欠发达的县人口流失越严重。西部某省52%的县人口流失。某县2019年常住人口3.02万,地方财政收入3661万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8.65亿元,行政事业和社会组织120余个,财政供养人员6000余人。她因此建议,对人口规模低于10万人的小县进行合并试点,减少行政资源浪费。

 

关于合并的说法,一直刺激着关注佛坪命运的人的神经。所以当这个建议一出来,反对的声音立马就跟了上来。

 

其中态度最激烈的,莫过于当地的退休老干部们了。今年3月份的时候,他们还联名给有关方面写了份“不赞成建议”:

 

按照老人们的说法,佛坪既要担负当地自然环境的资源保护工作,又要承接西安,乃至陕西人民的出游需求,无论是搬历史还是讲道理,都有其独特的存在价值。


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人口的流失

 

实际上,像佛坪这样的小县城还有很多。

 

数据显示,中国人口规模在10万以下的小县城有200多个,其中一半人口还不到5万。

 

以山西省为例,山西人口仅3729万(2019年底),约为河北的二分之一、四川的45%、河南的38%、云南的77%,但是却有117个县级区划。19年中国平均每个县级行政区有49.22万人,但山西每个只有26万人,除此之外山西还有5个人口在10万以下的小县:古县、岢岚、安泽、大宁、永和。



而刚刚公布的人口普查也时刻表明着,人口流动正在不断加速。

 

整个2020年,全国流动人口的规模为3.76亿,比2019年多出了1.4亿人次,也就是说平均每4个人里就有一个人选择了移居,这个比例着实不低。

 

2000年-2010年,只有4个人口萎缩的省份,分别是贵州、重庆、四川、湖北,人口减少分别是49万人、166万人、193万人、227万人;

 

等到了2010年-2020年,这个数字变成了6个,分别是甘肃、内蒙古、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十年间分别减少55万人、65万人、79万人、115万人、337万人、646万人。

 

人都去哪了?

 

公开数据显示,广东增量最高,10年间大增2170万人,成人口迁徙的最大赢家,目前广东人口已达1.26亿,是全国第一人口大省。


全国2020年比2019年增长1172万人,广东一个省就增加了1080万人,基本上贡献了全国人口增长的90%以上。远远跑赢其他省市,一骑绝尘。


之前广东到2030年的目标是达到1.25亿人口,但这一人口目标提前十年就完成了。

 

小县城的未来并不光明

 

如今的小县城,似乎除了体制内,其他地方已容不下年轻人。

 

在知乎的“中国的小县城会有未来么?”问题下,一位网友这样回答道:“我家小区楼下,白天就是卖菜的大妈,几捆菜卖光,也挣不到30块。她们家里都有地,自给自足几乎不花钱,这点收入基本上就是她们每个月的花销。在小县城,没有几个工厂、没有大企业,居住人口少,家庭经济实力又远不及重大城市,创业基本上跳不出吃穿两样,但电子商务的冲击,又让不少服装店都濒临倒闭。”

 

“餐馆、火锅店等餐饮个体,是县城少数几个能挣到钱的行业。三四个大中型超市垄断零售,四五家KTV生意兴隆,除此之外,服装、装修等业态半死不活。除了体制内,没有技术活,除了送外卖和力气活,你在县里找不到月薪超过2500元的工作。这就是中西部最典型的县城面貌,是我们国家真正的底色。”

 

显然佛坪就是其中之一。

 

年轻人越来越往经济比较发达的东南沿海或是省会城市流动,那里不光有更好的工作,也有更发达的医疗、教育以及生活娱乐环境。而留下的,往往都是已经在那里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们,但人是会生老病死的,他们消失之后呢?

 

可以说,小县城的困境既是城市化进程中的必然结果,也是小县城部分人员自己造成的“业”,想要改变小县城的困局,需要从多方面入手,要给年轻人在小县城内存活下去的机会,给小县城好的营商投资机会。

 

之前各个地方也尝试过这样那样的路子,有的借钱发债盖大楼、有的招商引资搞产业,但也有独山县山水楼、如皋造车、特色小镇这样的反面例子。

 

对于那些靠近大城市的县城来说,或许他们还会随着城市化进程,被大城市吞并。但像佛坪这种偏远的县城呢,他们的未来在哪里,这个问题还需要继续探索。


•END•


转自易简财经 作者 吉尔

本文由「华尔街俱乐部」推荐,敬请关注公众号: wallstreetclub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版权声明:「华尔街俱乐部」除发布原创市场投研报告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图片和资料来自网络,版权归原创。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添加WSCHELP微信联系删除。谢谢授权使用!


关于我们

华尔街俱乐部凝聚华尔街投行的高端资源,为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提供全方位的顾问服务,包括企业赴美上市、战略投资、并购、私募路演和投资者关系等。在投资理念和技术方面提供华尔街投行专家实战培训,为您进入华尔街铺设成功之路。联系我们:ecompo@mail.com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