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红的摩尔庄园,曾是5000万95后的第一款网游 | 小巴看一周

吴晓波频道 2021-06-12 02:10

立即订阅▲收听音频

游戏有罪,沉迷无理?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ONE

 人物 



自从摩尔庄园手游从6月1日上线后,开服8小时,下载量就突破了600万,它在软件商店免费榜里霸榜11天,评分超过46万次,微博话题达到10亿阅读。

 

  

这款看起来画风有点幼稚的游戏,却吸引了千万成年人迅速注册,堪称一场大型的“爷童回”现场。


14年前,一个名叫汪海兵的人向腾讯提出了离职。他曾经主导过一个80、90后几乎无人不知的项目,就是那个让我们惦记吃了没、病了没,到发愁怎么“弄死”的QQ宠物。


他和技术部同事魏震发现,美国有个“企鹅俱乐部”的线上社区挺有意思,能聊天、闲逛、还能玩迷你游戏。



用户主要是小学生的企鹅俱乐部在3年时间里,注册人数就超过300万,成为了美国最大的儿童虚拟社区。


而当时,针对中国儿童的社区,尤其是网游市场都是相对空白的,汪海兵和魏震觉得,企鹅俱乐部已经被证明在美国行得通,他们干嘛不在中国试试呢。


于是淘米公司的第一款游戏摩尔庄园在2008年上线了。


它的“玩法”可以说是QQ宠物的升级版:玩家被叫做小摩尔,形象是鼻子红红的鼹鼠,摩尔庄园有很多滑雪、赛车、钓鱼之类的小游戏,通过简单的游戏,小摩尔们可以赚取摩尔豆来换服装、布置自己的小窝。


小摩尔也可以通过“考证”来选择自己的职业,通过考试的小摩尔,能成为记者、警察、向导等等。每种职业都有需要帮助其他摩尔的职责,在互助的过程中,他们能交到更多朋友。



每种职业有各自的晋升体系,还能领到工资(摩尔豆),把摩尔豆存到银行,能得到利息。

       


这可能是95后最早接触的“理财产品”,知乎用户biubiubiu曾经把摩尔豆的积蓄存了半年,赚了好几万。


兼具社交、教育和娱乐属性的摩尔庄园一年就积累了5000万用户,大约等于中国儿童总数的1/4。用户数超过了同期的传奇、梦幻西游、魔兽世界、跑跑卡丁车等全球任意一款网游的用户数。


而且,摩尔庄园不用花钱,通过打工就能买得起大部分衣服和道具。


在同一时期,大部分的网络游戏已经开始“氪金模式”。比如跑跑卡丁车从2006年上线不久就开通了充值系统,玩家可以购买人物服装、头饰、新车和车子喷漆等等,在2008年,一台稀有的车需要80元人民币,而人物头上的头饰也需要6元。


这样就理解了为啥摩尔庄园有那么大的用户基数,毕竟只要好好玩游戏就能穿好衣服、买好道具的诱惑确实不小。


让摩尔庄园受欢迎的优势,却成了日后的困境。




在付费模式方面,摩尔庄园也尝试了企鹅俱乐部的模式,推出了月卡服务,购买月卡的小摩尔们,可以在打工的时候获得更多摩尔豆,还能上线领取礼包,一个月只要10元。


但游戏世界里的财富之路,并不适用于实际情况。根据百度指数的相关数据,在摩尔庄园发布前1个月的预热中,在百度搜索“摩尔庄园”词条的人里,66.43%的人都在20-29岁,他们也就是在2008年,只有7-16岁的那群人。对于当时的他们而言,不是小学生,就是中学生,10元都需要从牙缝里硬挤出来。


而且就算不充值,这类休闲游戏的体验也不会太差。


淘米公司意识到,美国的月卡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于是他们想了别的办法,比如,将用户引流到新开发的游戏,再通过新游戏氪金。而这款新游戏就是有对战性质的“赛尔号”。


依靠6月上线的赛尔号,淘米公司的净利润迅速增长,到2011年迎来一个小高峰。



利润持续走高的淘米,于2011年在纽交所上市。


巨大的繁荣之下,则是巨大的危机。彼时的汪海兵还未发现,他甚至野心勃勃地说想打造“中国迪士尼”


最大的危机便来自于腾讯,在摩尔庄园大获成功后,腾讯旗下工作室便推出了对标赛尔号的网页游戏洛克王国。


虽然现在的洛克王国被诟病“不氪金就谁也打不过”,在2010年上线它急于跟赛尔号争夺用户,并不急着收钱。


但淘米却着急让赛尔号下金蛋,直接导致孩子们从享受到处采矿刷怪,到被逼着充钱,二者一比较,玩家直接移民到了洛克王国。


2010年,淘米的净利润达到了2000万美元,这是淘米的巅峰。用户的迅速流失,让净利润越来越少,11年上市后的三个季度,淘米网净利润分别为430万、440万、162万美元,同比下降24.6%、31%、71.4%。


从2012年开始,淘米全年的净利润更迅速地下滑,从八百万,到五百万,再到一百万,再到-368万美元。


2016年年中,淘米从纽交所黯然退市,页游摩尔庄园在2年后停服。




在摩尔庄园上线的同一天,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对汪海兵老东家提起了诉讼,认为王者荣耀的12岁适龄标准太低,对历史的篡改、暴露的服装都有可能让他们失去自控力。


在该中心提交的申请中,有这样一组数据,留守儿童每天游戏时间在6小时以上的占比是18.8%,而非留守儿童的占比是8.2%。

      


从这个角度看,游戏像是洪水猛兽,而该中心的主任解释,并不是不让儿童玩游戏,而是想号召企业开发不会致瘾、健康的游戏。


有这样的游戏吗?


摩尔庄园曾经也许是,不需要大量氪金,几乎是最早推出了上线时间超过2小时积分就减半的防沉迷系统,还推出了首个家长管理系统淘米妈妈,家长能通过这个账号预设上网时间,查看孩子消费记录、在线时长等等。



摩尔庄园曾一度促进了儿童的社交,甚至给了他们理财的启蒙,还加深了儿童对社会职能的理解。


但它却没能活下去。


淘米的所有收费都是摆在明面上的,淘米妈妈和摩尔庄园的会员都是10块钱一个月,极少数的道具和服装需要额外加钱。但当摩尔庄园开始收费时,质疑的声音就层出不穷:“让妈妈放心的游戏为什么要收费?”


摩尔庄园的失败,归根到底,是因为用户是儿童,他们的游戏需求和消费需求还没有被正视,健康的内容盈利困难,费力不讨好的儿童模式没被建立起来。


而很多家长都寄希望游戏有个完美架构:不需要家长监管、不成瘾、不收费还有益身心健康。但游戏公司要盈利,这种矛盾难以解决,所以能活下来的游戏渐渐抛弃了家长的看法,走向另一个极端:赚钱就行。


那些以暴露、暴力、竞技快感做招牌的游戏,显然深谙游戏中对少年儿童强烈诱惑的因素,都是流量密码,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名正言顺。闭着眼把钱赚到了,哪管身后洪水滔天。


曾经走了半程的淘米,接下来会选择哪条路?淘米未必能自己做决定。


玩家和家长,才应该给出答案。




TWO

 数据 


① 养宠消费:《2021宠物食品行业消费洞察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独居成年人预估近1亿人,其中有6294万人养猫狗作为宠物。在2019年到2020年间,养猫人增加超过10%,养狗人减少了2.1%,养宠消费占可支配收入的20%,人均养一只猫/狗的年消费金额达到6653元。(CBNData)

② 汽车缺芯:由于全球汽车缺芯,2021年全球汽车行业收入损失估计从610亿美元上调至1100亿美元,预计今年全球汽车产量减少390万辆,占2021年汽车总产量的4.6%(第一财经日报)



THREE

 图片 


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公布,这次一共增加了185项非遗,分别属于8个分类。在传统技艺分类里,新增的非遗包括川菜、徽菜烹饪技艺以及柳州螺蛳粉的制作技艺。

6月9日,上线不到一周的HarmonyOS2升级用户就突破了1000万,华为员工订制了一个蛋糕来庆祝这次节点。

看看这些大学的名字,看起来是不是很正规?这些是北京地区“野鸡大学”的部分名单。


全国有392所“野鸡大学”鱼目混珠,名字像大学,但上完学历还是高中。高考刚刚过去,考生和家长们也开始陆续关注院校信息了,如果有了心仪院校,一定要去教育部官网查询已经公布的高等学校名单,避免被“野鸡大学”欺骗。




FOUR

 声音 






FIVE

 视频 


在一个全球经济成长最快的国度里,年轻人中最流行的词汇是:内卷、韭菜和躺平。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有所警醒。


是阶层在固化了?是欲望在降低了?还是房价把人们的脊梁压垮了?




SIX

 报告 


三孩政策来袭,母婴市场规模已破4万亿元,哪类母婴产品能抢得先机呢?以及国产母婴产品表现如何?谁将是影响母婴人群消费决策的人?本期晓报告推出《母婴人群消费报告》,带你了解2021年的母婴消费市场的风卷云起。【点击此处,阅读完整报告】




本篇作者 吴润潜 | 当值编辑 何梦飞

责任编辑 | 何梦飞 主编 | 郑媛眉


唯有研究失败才能抵达成功

这也是摩尔庄园带给我们的启示

和吴晓波一起回顾中国企业败局史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总编为好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