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这里打卡(27)】黄河奔向“幸福河”

海外网 2021-06-12 08:40
 作者 | 张一琪 陈振凯


▲1953年9月1日出版的人民日报第一版。

河南郑州迎宾路402号,有一座雅致小院人气很旺。“想懂黄河,要来这儿。”讲解员说。这里是黄河博物馆,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专门的江河博物馆之一。
进入门厅,眼前是覆盖了整面墙的一帧巨幅油画——滔滔奔腾的黄河,自陡崖倾泻而下,形成壮美的壶口瀑布。“黄河之水天上来!”游客赞叹道。
数千年来,母亲河昼夜奔流、水患频仍,中华民族繁衍生息、治黄斗灾。黄河博物馆的史料显示,先秦至1949年以前的2540年里,黄河决溢1590次,改道26次。最大一次洪水,发生在1843年,“道光二十三,洪水涨上天”。馆内一份水情奏折格外醒目,官员极尽描绘水灾惨况,道光皇帝竟只是朱批三字:“知道了”。除了天灾,还有人祸。1938年,国民党政府炸开郑州花园口大堤,黄河改道,给下游百姓带来深重灾难……
黄河治理迎来转折,是在1946年。那一年,黄河水利委员会前身、冀鲁豫黄河水利委员会成立。1952年10月,毛泽东主席首次离京考察,他来到郑州黄河岸边,坐在小顶山上久久凝望,“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号召,自此响彻全国。
欲治黄,先规划。欲规划,先勘测。
1953年9月1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刊发报道《黄河流域勘测工作正在积极进行》。当时,开封少年王渭泾12岁,名字中的“渭”和“泾”,都属黄河支流,这似乎注定了他与黄河的一生情缘。1961年起,20岁的王渭泾即参与治黄。后来,他长期担任河南黄河河务局局长。而今,耄耋之年的他发挥余热,现任局里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
退休前,每到汛期,王渭泾总是四处巡堤、处险。提起1985年秋汛,他记忆犹新。那年中秋夜,他焦急地赶往长垣县于林控导工程,当地物料储备不足,防洪工程较薄弱,他现场协调解决完相关问题,马上又赶到温孟滩,那里出现“横河”,直冲大堤和蟒河河道。“当地修防处主任两天两夜没合眼,刚咬了一口包子,就骨碌碌滚下大堤。别人救起他,他说太困,睡着了。”王渭泾告诉记者,温孟滩抢险,他们奋战了26个日夜。
70多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几代治黄人勇敢地站在黄河边上,黄河大堤加高4次,一批批水利工程规划建成投用。尽管时有险情,但黄河岁岁安澜。
“现在的大堤,可以说是‘固若金汤’,沿岸老百姓汛期也能睡个好觉。”王渭泾说。
从他办公室向窗外望去,隔着一条金水路,就是黄河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记者采访研究院副院长彭少明时,他直接把我们带到一张黄河流域规划图前,“这样可以更直观地了解黄河的规划”。
“对黄河来讲,2019年9月18日是一个大日子。”彭少明记得很清楚,那一天,习近平总书记在郑州主持召开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提出“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自此,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成为重大国家战略。座谈会后,黄河治理沿着新思路展开,即重在保护,要在治理。“对上中下游、干支流统一规划,加强生态保护,黄河就能造福人民。”彭少明说。
听了当地人的推荐,记者又专程去了一趟郑州黄河文化公园。“我们公园成网红打卡点了。”在临河广场上,公园管委会副主任杜振宇扶着一根栏杆介绍,2019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曾在这里凭栏远眺,视察黄河。
“从这儿看黄河,很有深意。”杜振宇指着东侧,说出一串数据:“3座桥,500米,100年”——3座铁路桥,相隔500米,跨越100年。最老一座,1906年建成,是黄河上第一座铁路桥,由清政府投资、外国人设计修建。后两座桥,是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人自己建造的。最新的那座,2013年贯通,可以跑城际高铁。百年时空浓缩在500米之内。“站在这里,能深深体会什么叫国家富强、黄河安澜!”杜振宇说。
▲河南济源“黄河三峡”景色。新华社记者 郝源 摄

距临河广场不远处,炎黄雕像高耸入云,黄河地质博物馆人流不断,中华名人雕像群栩栩如生,黄河文化的厚重感扑面而来。一群参加研学旅行的小学生,正专注地听老师讲述黄河的历史故事。宽阔堤岸的一块巨石上,“黄河”两个红色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人民日报海外版》(2021年06月12日 第 01 版)
【“来这里打卡”系列报道】

来源 | 海外网
编辑 | 袁如霞
往期回顾

“请允许我感谢中国政府在困难时期的慷慨支持!”

巴勒斯坦女记者直播遇空袭, 刚说完身后大楼被炸毁

千枚火箭弹来袭 以色列“铁穹”一度瘫痪致输油管被炸

美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一声巨响,美国军机坠毁,飞行员当场死亡

扫描二维码
关注人民日报海外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