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亿紫光集团破产重整,国产半导体「超车」有风险

机器之能 2021-07-22 20:56

7月20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更新了「紫光集团招募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紫光集团的破产重整渐渐拉开序幕。

过去十年中的大量并购,旗下芯片业务迅速烧钱,集团自身缺乏造血能力。随着紫光债券被中断发债,这家几乎覆盖半导体行业全产业链的中国企业终于爆发了危机。


撰文 | 吕海洋、吴昕


继北大方正之后,紫光集团也面临破产困境。

7月20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更新「紫光集团招募战略投资者」公告。公告内容显示,为稳妥有序化解紫光集团债务风险,实现公司产业价值最大化,管理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公开招募战略投资者(以下简称「招募」或「引战」)。

此次寻求资金雄厚投资者大规模救助,可能迫使该公司剥离其半导体资产。

来自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

公告称,潜在投资者或投资者群体必须在过去一年中至少拥有500亿元人民币的总资产或拥有200亿元人民币的最低净资产。

「战略投资者应具备半导体和云业务的运营能力和管理经验。」 「他们必须能够促进我们核心业务的发展。」

声明还表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投资者可以组成一个财团参与竞购紫光集团,申请必须在9月15日之前提交。潜在投资者需要向紫光集团的银行账户预存5亿元人民币。

法院下令的破产重组可能会引发债权人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对紫光集团资产的潜在争夺。

对于总部位于北京的紫光集团来说,这也将是一次大跌,紫光集团曾被视为中国推动半导体自力更生的主要参与者。

 一 

「重整」与「引战」

值得注意的是破产重整与破产清算不同,其目的是为了引入新的投资人,化解债务风险,稳定紫光的战略扩张步伐。

据熟悉破产重整程序的人士介绍,目前工作组面前已经有一份「短名单」,显示哪些公司希望参与此次重整。

不过,在此之前,坊间已有了众多投资伙伴传闻,其中包括阿里巴巴集团在内的几家得到政府支持的企业。消息称,这些买家出价可能高达人民币500亿元。传闻还称,潜在的竞购者还包括无锡产业发展集团、北京电子控股有限公司和北京建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JAC Capital)。

财新援引消息人士称,浙江国资、杭州国资和阿里巴巴集团已经组团希望参与进来,他们最感兴趣的资产是紫光集团持股46.45%的上市公司紫光股份。紫光股份持有新华三51%的股权。后者业务涵盖交换机、路由器、服务器、个人电脑、公有云等,不少产品是与华为同场竞争。

但一位紫光集团高层曾表示,紫光集团目前没有分拆的打算,而是希望以集团为整体引入战略投资者,化解债务风险。

目前,紫光债务问题似乎尚未对其持股公司的业务产生较大负面影响。

4月,长江存储宣布成功研发两款128层的3D NAND闪存产品,预计将在今年年底至明年上半年量产。这也是首个由中国厂商发布的128层3D NAND闪存产品,填补了该领域国产品牌的空白。

紫光展锐也在消费级芯片领域异军突起。5月,该公司成为国内智能手机SoC芯片出货量Top 5厂商中增速最猛的芯片制造商,其同比和环比增幅,远超联发科、高通和苹果等竞对。

两天前,紫光股份表示,该公司研发的16nm路由芯片正在做产品测试,预计在今年第四季度就可以发布基于该网络处理器芯片「智擎 660」系列网络产品。

新华三也表示,明年将继续突破核「芯」技术,计划推出更高规格的智擎800系列,采用7nm制程、处理核心数量超过500个、晶体管数量较智擎600系列提升122%。

 二 

百倍扩张,并购而来

2009年清华大学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清华控股开始了旗下紫光集团的民营化转型。这一年,紫光集团现任董事长赵伟国正式入主紫光。2010年,紫光集团确立混合所有制模式,清华控股持股51%,赵伟国任董事长的民营企业健坤集团持股49%。

2012年,紫光集团强势入局半导体。不过,与其说紫光是创新者,不如说是一家半导体控股公司,版图迅速扩张几乎全靠并购。「在国际并购的基础上加速自主创新」,赵伟国曾对媒体表示。

「果断拿下看中的『好东西』」,财新曾总结赵伟国的资本策略,所谓「好东西」,即指细分行业全球排名前三最差至少前五的企业,然后装到A股上市公司,以做大上市平台。

2013年,紫光分别以17.8亿美元和9.07亿美元将在美国上市的手机芯片厂商展讯和锐迪科私有化,并将其合并为紫光展锐,试图登陆A股市场(不过至今未果)。

除了手机芯片,2015年,紫光还斥资71亿元,成为紫光国芯的控股股东。FPGA、智能卡和安全芯片一向是紫光国芯的传统优势市场。

2018年,紫光旗下公司又以22亿欧元收购全球最大智能卡条带厂家 Linxens ,旨在配套紫光国微的智能卡业务,发挥产业协同效应。

紫光集团试图将Linxens以180亿元的价格装入上市公司紫光国微,但证监会并购重组委认为,标的资产权属存在瑕疵,且商誉金额占比较大,不予核准。

除了手机、智能卡芯片,占据整个半导体领域三分之一市场的存储芯片也是重中之重。

例如,紫光曾试图入股西部数据,也曾打算并购美光。除了并购,紫光的另一个愿望是,在中国建立起中国资本控制的工厂,这不仅仅是企业自身的需要,也是国家的需要。

2016年7月,紫光集团与武汉新芯合资成立长江存储,武汉新芯成为长江存储的全资子公司。

建厂同时,紫光还试图进入封测领域,入主台湾存储芯片封测厂,不过,均告失败。

例如,2015年10月30日入股全球第五大封测服务厂台湾力成科技。同年12月11日,紫光意欲收购半导体封装测试商矽品精密。

事实上,不仅是芯片产业,紫光甚至加强了整个信息产业链上下游布局。

2015年,紫光斥资25亿美金收购惠普旗下华三通信及惠普在中国的服务器、存储器和企业服务业务的51%股权,组成「新华三集团」,定位在网络产品与服务市场,将提供大互联、大安全、云计算、大数据和IT咨询服务在内的一站式、全方位IT解决方案。

伴随着收购,紫光集团的战略也从开始的「芯」向「芯+云」升级。紫光互联、紫光云相继成立。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以来,紫光集团发起了超过60起收购,被收购对象以芯片相关公司为主。

赵伟国也明确表示,紫光集团也不会放弃通过并购与合资合作获得专利技术的途径。

「虽在战术层面不能取巧,紫光可以在战略层面寻找出奇制胜的机会,包括通过大手笔并购,在相关领域建立知识产权积累,通过资本获得入场券。在高科技领域的知识产权的积累好比是跑马拉松,别人已经跑了20公里了,我是找了辆汽车,开20公里路,下来和他一起跑。」赵伟国曾说。

 三 

钱从何来?

对于紫光集团的野蛮拓展,很多外媒将其评价为「代表中国的半导体野望」。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西门子、GE这样的大企业都在各自的领域通过并购整合新兴技术,打开新市场,以行业为基础瞄准优势业务,通过并购扩展业务版图,早已成为行业巨头们的普遍做法,只不过很少有人像紫光这样迅速的大规模收购。

关键在于钱从何而来?紫光集团确实得到了一些资金支持。2014年,工信部办公厅宣布设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该基金由国开金融、中国烟草、亦庄国投、中国移动、上海国盛、中国电科、紫光通信、华芯投资等企业共同发起成立。在此后的几年中,该基金一直是紫光集团的重要资金来源之一。

不过,更多依靠上市公司定向增发和银行贷款。当年大手笔收购展讯、锐迪科的162亿中,70亿来自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的为期九年的并购贷款;收购华三51%股权的25亿美元,出自紫光集团旗下上市公司紫光股份的定向增发;存储芯片建厂布局的资金,来自紫光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同方国芯800亿元的定向增发方案。而且,紫光集团还在海外发过8亿美元的债。

然而,企业自身造血能力并不足以支撑旋风般的扩张。2020年,紫光集团旗下紫光股份总营收597亿,利润19亿;紫光展锐总营收99亿,据行业估算利润在5-9亿;紫光国微总营收32.7亿,利润8.06亿。

紫光集团发布的公司债券报告显示,集团主营业务收入766.56亿元,同比增加16.87%;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4.3亿元,同比增加326%。

14亿的利润,在需要每年上百亿的芯片制造面前杯水车薪,三星、镁光、SK海力士及东芝在存储器上的年资本支出均超过50亿美金,台积电在2021年的利润预计将达到300亿美金。

截至2020年6月,集团总负债规模达到2029亿元。其中,超过半数为流动负债,短期借款和一年以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合计达794.28亿元。「野蛮收购」导致8年内紫光集团负债已翻了44倍。

 四 

下一步?

过去十年中的大量并购,旗下芯片业务迅速烧钱,集团自身缺乏造血能力。随着紫光债券被中断发债,这家几乎覆盖半导体行业全产业链的中国企业终于爆发了危机。

2020年11月首度因无力偿还本息宣告违约,面临出售压力。深陷债务泥潭的紫光集团从上市公司获得19亿现金输血。

2021年6月30日,中诚信国际将紫光集团有限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调降至C。大量债券违约和信用评级下降使很多债权人对紫光集团对偿债能力产生了质疑,由此,徽商银行向法院提出了针对紫光集团的破产申请。

2021年7月9日,紫光集团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称,集团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通知书》,《通知书》显示债权人徽商银行以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具备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行性为由,向法院申请对集团进行破产重整。

《日经亚洲评论》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紫光展锐正在以高估值寻找新的锚定投资者并为首次公开募股铺路。紫光展锐希望找到愿意支付200亿人民币(31亿美元)、收购紫光集团35.2%股份的买家。知情人士称,紫光展锐正在和潜在投资者会面,并试图向他们保证公司的财务状况良好。

紫光展锐拥有五千多名员工,近年来遭遇员工外流和多次管理层改组的冲击。此外,还面临着翱捷科技有限公司日益激烈的国内竞争。

7月12日,紫光展锐在微信发帖表示,该公司与紫光集团不存在管理团队及业务的交叉重叠,紫光集团也不直接参与展锐的业务经营、决策。

被申请破产重整消息披露后,紫光集团旗下紫光股份、紫光国微等核心子公司也先后发布公告称,「如紫光集团进入重整程序,重整方案将可能对本公司股权结构等产生影响。」但上述公司也均强调,紫光集团被债权人申请重整一事未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造成直接影响。

参考链接:

https://pccz.court.gov.cn/pcajxxw/pcgg/ggxq?id=0182F763552A5545143C8B81E2110F07

http://www.jwview.com/jingwei/html/07-12/412720.shtml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6388086460198719&wfr=spider&for=pc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