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阿里相爱相杀简史

和君商学 2021-07-22 21:30

从在商业的狂风暴雨之中加固自己的城墙,到明争暗斗、你追我赶、互不相让,再到如今的破冰、合作,阿里和腾讯的合作-对抗策略在互联网发展洪流中发生着改变。而二者相爱相杀的简史,也是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简史。 

来源:盒饭财经
作者:谭丽平 任娅斐


2021年,“活久见”系列需要多加一笔,阿里腾讯“握手言和”。

“阿里巴巴和腾讯正考虑采取措施逐步向对方开放服务。”7月14日,一则腾讯与阿里正在分别制定放松限制计划的消息,让整个互联网一片哗然,如同往一个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枚深水炸弹,瞬间引爆。

根据道琼斯援引未具名知情人士报道称,阿里巴巴将在其电商网站上添加银联开发的移动支付服务。阿里巴巴方面最初采取的步骤可能包括在其电商平台、淘宝和天猫上引进腾讯的微信支付功能。

这意味着,阿里、腾讯长达8年的对抗,有了缓解的迹象。

消息一出,阿里巴巴美股盘前大涨超3%,腾讯控股ADR盘前一度大涨3.76%,而背靠腾讯的拼多多却“躺枪”了,盘中一度大跌超5%。

不少人直呼“世纪大和解”

作为互联网界的“拓荒者”,这两家公司盘根错节,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很难有一家公司可以完全独立于这两大生态之外。

作为竞争对手,二者之间也早已横亘了一道“三八线”,从2013年开始,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天猫与腾讯旗下的微信QQ就互相屏蔽,8年来,这种“屏蔽”更是在多个领域出现。

合作早有征兆。今年3月,就有消息称阿里方面提交了淘宝特价版小程序的申请,期待和腾讯合作,但申请仍在审批中。当然,这种合作也是基于一个更大生态的改变。

从在商业的狂风暴雨之中加固自己的城墙,到明争暗斗、你追我赶、互不相让,再到如今的破冰、合作,AT(阿里和腾讯)的对抗策略在互联网发展洪流中改变。

而二者相爱相杀的简史,也是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简史。



1、8年针锋相对




当你想要从淘宝分享链接给微信朋友,需要经过几步?

在淘宝上复制分享链接——在微信粘贴——朋友在微信上复制——淘宝上打开链接。

而在许多应用上,这个过程往往只需要一步,跳转。

反人类的操作背后,是两大巨头之间的“泾渭分明”,或者说是“相互封杀”。

AT矛盾的公开化,可以最早追溯至他们在自己的生态圈中互相封杀。

第一次大战,始于阿里入股新浪微博,并让后者成为淘宝营销阵地,微信为了以防步入新浪微博的“后尘,2013年7月26日,主动出击实施封杀微信营销账号。

微信封杀的营销账号中,不乏有80万粉丝的公共账号,其中大多是淘宝卖家的公共账号。被封杀的账号均被取消包括群发在内的功能,此外微信还向用户发出建议取消关注的通知。

面对如此直接的针对,阿里以安全为由、封杀微信流量入口作为回应,7月31日,阿里屏蔽微信淘宝客类营销应用数据接口的消息传来,无数混迹于微信与淘宝边缘的淘宝客哀嚎一片。11月,手机淘宝正式关闭微信通道,安卓和iPhone微信用户点击淘宝商品或店铺链接,均会跳转到手机淘宝的安装页面。
彼时,与阿里巴巴有着紧密资本联系的新浪微博、酷盘、虾米音乐也加入了战斗,均在取消了“分享到微信”的按钮,转而“分享到来往”。阿里此举,势将微信踢出自己的生态之意明显。

而在另一面,微信也迅速做出反击,将导向淘宝网站流量渠道全部关闭,并且提示用户该地址已被屏蔽。腾讯也围绕公众账号拉拢合作伙伴,其中重头戏就是电子商务企业和线下商户,也与阿里形成直接竞争。

二者的相互出击,此后也不断祭出新封杀,最终呈现在大众面前的是“淘口令”这样妥协的方案,以及双方系应用的长久割裂。

从这场相互封禁的大战开始,也标志着,这两家曾看似没有交集的巨头,随着各家生态圈的不断扩大,短兵相接正式开始。

彼时,多名业内人士就预言,阿里、腾讯必有一战。

在传统互联网时代,凭借电商的强大生态链,阿里营收曾数度超过腾讯,成为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然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腾讯凭借微信和手机QQ两大产品迅速占领了移动社交领域的大部分市场,其市值也超过了阿里和百度,成为中国第一家市值达千亿美元的互联网企业。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势头日趋加快,相同业务领域的渗透让激战不可避免。

谁曾想,这样的交战来的如此之快。另一场激战的焦点,就在彼时的蓝海移动支付上。

2014年,春晚首次引进新媒体互动创意。一夜之间,让国民认识了“摇一摇”和“微信红包”,培养了用户使用红包的习惯。


微信支付的兴起打了阿里系一个措手不及。根据微信官方披露数据,2015年春晚直播的近5个小时内,微信发出红包总量达到10.1亿个,是2014年的60余倍;截至2015年5月,微信零钱的用户数达到3亿,占微信月活用户的54.6%。

此时,距离微信推出线上红包产品,刚刚过去一年。微信支付打的这一翻身仗,被马云称之为“偷袭珍珠港”,也成为日后与支付宝分庭抗礼的重要基石。

公开宣战后,双方还曾不断试探对方的领地。2013年,马云就推出“来往”向微信发出挑战,可惜“来往”失败了,但马云并没有放弃,推出企业微信“钉钉”,如今算小有成绩,面对挑衅,马化腾也在电商领域进行反击,利用微信强大的流量鱼塘,给京东、拼多多输送流量来对抗淘宝。

经历耗时8年的持久战,阿里与腾讯两大巨头的业务触角在互联网行业已无处不在。从滴滴快的大战、外卖大战、共享单车大战、社区团购大战,都有他们的身影。

马化腾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称,滴滴与快的大战时,背后的腾讯与阿里最高一天亏4000万,谁也不敢收手,一收手就前功尽弃了。后来在跟马云沟通,以及很多资本的撮合下,2015年滴滴与快的才合并。

很多人认为阿里与腾讯各自支持快的与滴滴,只是在争夺共享出行的市场份额。事实上,往更深层次看,阿里与腾讯是在抢夺支付入口,进而掌握在O2O领域的主动权。滴滴与快的的竞争,只是阿里与腾讯在O2O竞争上的一个局部战场。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市场竞争逐步进入下半场,几乎所有互联网企业都选择“以邻为壑”,腾讯与阿里这两大巨头角力也在此后愈发升级。

这次破冰,无疑是一次史诗级的局面。



2、10年野蛮生长




腾讯阿里相爱相杀的简史,也是一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简史。

1998年,毕业不久的马化腾,在深圳创建了腾讯。

1999年,辞去英语老师的马云,在杭州创建了阿里巴巴。

这一年,QQ的前身模仿软件OICQ发布,腾讯长成参天大树,最初的幼苗开始萌芽,初入社交领域。恰在同一年,阿里成立并推出专注于国内批发贸易的中国交易市场,这是1688的前身。

初入商业领域,在步入千禧年之前的1999年,两颗交织争斗的大树同时被埋下种子,此后野蛮生长的互联网市场给这两颗种子浇上爆炸生长的养料,他们后来交织成遮蔽巨树。

2000年,腾讯获得IDG与盈科的投资,估值550万美元,马化腾彻底打消了将QICQ卖掉的念头。恰在同一年,走投无路的马云也获得软银2000万美元投资,这两笔投资帮助这两颗种子度过了最脆弱与艰难的成长期。

2003年,马云在阿里巴巴之外创立淘宝,2004年,支付宝从淘宝分拆,做第三方支付。如今淘宝、支付宝已经长成参天大树。2006年,雅虎获得阿里巴巴四成股份之后,腾讯与阿里开始产生第一次交织。

这一年腾讯推出财付通,支持全国各大银行的网银支付,用户也可以先充值到财付通,享受更加便捷的财付通余额支付。2006年前后,雅虎的投资与阿里巴巴B2B业务在香港上市接踵而至,给阿里的业务再度添了一把火,淘宝开始成长为国内第一大电商平台。与此同时,腾讯开始进军游戏行业,并在此后一度成为腾讯利润的主要来源。

以2016年为例,这一年腾讯1520亿的收入中,700亿都来自游戏,占比46%,排在其次的是广告收入,只占约17.7%,而唯一能在腾讯游戏版图中突围的,大概也只有网易一家。

时间来到2010年,移动互联网迎来是真正意义上的元年,“SoLoMo”,即社会化、本地化、移动化成为主流。


2010年1月1日,淘宝更换了新首页,注册用户达到3.7亿,在线商品达到8亿。平均每分钟售出4.8万件商品。在这一年,用户对电商在价廉之外,增强了物美的需求,以淘宝商城为代表的B2C业务交易额在2010年翻了4倍,淘宝单日交易额峰值达到19.5亿元,淘宝替代B2B成为阿里新的增长点。

与此同时,腾讯与360的“3Q大战”激烈正酣。

2010年春节,腾讯推出了一款免费安全软件QQ医生,迅速达到1亿装机量。2010年中秋,按照周鸿祎回忆,他突然接到报告,QQ医生升级成为QQ电脑管家,兼有360安全卫士的所有主要功能。

周鸿祎立刻召集员工回公司商议具体对策,一周后封闭开发了360隐私保护器。这款隐私保护器在2010年9月27日发布,专门搜集QQ软件是否侵犯用户隐私。随即,QQ立即指出360浏览器涉嫌借黄色网站推广。经此一战之后,腾讯开始变得自省、开放、更加强大。

一款通向未来世界之门的软件,正在孕育之中。2010年10月21日,跨平台聊天应用Kik正式上线,发布后两周内,注册用户就超过100万人次,成为App store上的明星,创始团队是一群来自滑铁卢大学的学生,号称要干掉短信。

远在中国广州的张小龙关注到了Kik,他给老板马化腾写了一封邮件,他认为移动互联网会产生新的即时通讯工具,可能对QQ造成颠覆性的威胁,建议腾讯也做类似产品,马化腾很快回复了邮件表示认同。2010年11月20日,在工信部官方调停3Q大战的当天,“微信”项目正式启动,2011年1月21日,微信上线。

 2011年1月21日 微信开启公测 

至此,阿里、腾讯和百度,分别掌握了互联网最重要的三个入口,电商、社交和搜索。一个概念的形成与固化,并非一日之功,很难查出BAT最初的定义者,大概在2009年底到2011年初,它们成为公认的三巨头。

自此之后,腾讯开始沿着社交、游戏不断发展,而阿里则沿着电商竞技。

但两家公司的“野心”远不止这些,它们不仅仅只是想做某个领域巨无霸,而是试图和国家的经济发生更紧密的关联。要做“空气”和“水”,成为无法被前行的列车抛下的“特别乘客”。

新财富2020年11月曾统计,全球586家独角兽公司中,腾讯投出了将近1/10,高达52家,仅次于红杉资本;而阿里系(阿里、蚂蚁、云锋)投资了44家;中国前30大APP,7成隶属AT旗下;中国最富500人中,与AT有股权合作关系的超过1/10,40岁以下富人有1/3来自阿里系、腾讯系。

如今,在社交、支付、外卖和大文娱领域,双方的竞争已经十分焦灼。例如,在社交领域,腾讯握有微信、QQ两大王牌,阿里则控制着微博,并推出了钉钉等;在支付领域,支付宝与微信支付一直都是“死对头”;在外卖领域,阿里有饿了么,腾讯则重金押注美团。

 互联网大佬们的饭局 

截至7月14日,阿里巴巴的总市值为568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719亿元),腾讯的总市值亦高达53401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4434亿元)。



3、分水岭已现




腾讯和阿里的竞争,反映的是全球商业市场的一个规律——双子星,即每个行业,最终都会形成两个巨头,它们是双子星。比如:麦当劳和肯德基、耐克和阿迪达斯、空客和波音。

双子星的好处是,形成良性竞争,避免单独发展的风险。但在近乎双巨头垄断的战略驱动下,互联网双子星引发的风险在于,这种双头垄断的竞争也阻碍了初创公司的雄心壮志。

比如,如今广为人知的阿里系饿了么,曾经也是被预测会独立成长为市值超过200亿美元的企业。

但在2015年,由阿里支持的美团网与腾讯支持的主要竞争对手大众点评网联手,不久以后,美团-大众点评在腾讯领投的一轮融资中筹集到了33亿美元资金,让腾讯在这轮融资中拥有了更大影响力。

这桩并购交易让阿里巴巴在外卖领域感到不安。对此,阿里巴巴的回应是抛售几乎所有的美团股份。为了寻求新的竞争方式,阿里巴巴投资了饿了么,并且于当年4月以 95 亿美元的市值买下整个饿了么平台。阿里巴巴的一名副总裁随即被任命为饿了么新任CEO。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巨头越做越大,能够摆脱巨头控制的公司就会越来越少。巨头们始终牢牢掌控着中国的科技圈。他们的生态帝国已经融入了各行各业。

这是时代赋予的“特权”。中国互联网的草创时期,受益于宽松乃至鼓励性的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中国互联网企业一度享有一般实业所不具有的巨大创新试错空间,也因此获得了飞速发展和大规模扩张。

很长一段时间,阿里与腾讯都是并驾齐驱。

但这一现象被打破了。

2020年10月24号,马云在上海的一次演讲,让整个阿里陷入舆论漩涡。这次演讲史称“最贵的演讲”,他让阿里掉了20000亿港元。

两个月之后的12月24日,阿里再次面临危机,阿里巴巴因涉嫌“二选一”垄断,被国家立案调查,这场调查的最终结果是罚款182亿元。

从此,阿里腾讯的AT大战暂时告一段落。腾讯市值已经遥遥领先阿里。

而在整个互联网圈,以去年出台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为分水岭,一场更大的反垄断生态正在来袭。

监管,对互联网大公司而言,已经成为一种新常态。

两大巨头的握手言和早有征兆,今年3月,据36氪报道,阿里巴巴副总裁、C2M 事业部总经理七公曾表示,阿里方面提交了淘宝特价版小程序的申请,期待和腾讯的合作,但申请仍在审批中。

更早之前,阿里旗下的淘宝特价版曾在春节前夕登陆过微信小程序,当时的名称为“拣值了”,但上线不久后,便被暂停服务。

可以看出,两家巨头正在尝试性地探索如何深入合作

对阿里而言,面临的问题在于用户基数低、不够高频,旗下产品入驻微信,可以寻求更多流量;而对于腾讯来说,用户数已是第一,阿里系产品入驻则可以增加微信支付的使用率,似乎双方都能受益。

更为深远的意义是,这将是一个全新起点,互联网科技圈将以一种更公平、开放的形态,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同时实现自我价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