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翻车背后:一个京圈大佬倒下

三公子的事务所 2021-07-22 21:19

▲▲火爆小号▲▲以防失联


五年前6月份的一天,一个微博认证为“小G娜”的女网友,公开了自己和吴亦凡的床照,力锤吴亦凡乱睡女粉丝。


那时的吴亦凡,合作过徐静蕾,搭档过冯小刚,正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时候。


眼瞅着“清纯大男孩”的人设即将崩塌,亿万粉丝骤地揭竿而起讨伐“小G娜”,圈内大佬苏芒、马薇薇等人,也公开站到了流量小生这边。


马薇薇甚至说:

还有什么比X粉更好的福利么?


小G娜用尽了全部力气,也没能将吴亦凡拉下马。他不仅毫发无损地游走在娱乐圈,背后还多了一个站台的京圈大佬:

綦建虹。


那是6月16日的晚上,吴亦凡工作室宣布:A股上市公司“文投控股”旗下的“耀莱影视”,正式代理吴亦凡在内地的广告、电影演艺事务。


文投控股当时的二股东是耀莱文化,而耀莱文化和耀莱影视的法人都是綦建虹,一个从市场经济浪潮中“先富起来”的人,曾以百亿身价多次登上了胡润富豪榜。


接盘吴亦凡的时候,他刚从另一个圈子蹦跶到影视圈,忙着和成龙、冯小刚、王中磊兄弟下一盘棋。


一个刚好需要人手,一个刚好出了事。


在那样巧妙的时刻,在大佬的梦想与野心的裹挟中,吴亦凡走上神坛,从《西游降妖篇》中的唐长老,成长为《大碗宽面》的舵手以及freestyle的代言人。


时光轮转。五年之后的今天,当一个叫都美竹的女大学生,用似曾相识的手段将吴亦凡推向风口浪尖时,他再也没有能量轻易地让剧本反转。


而曾经站在背后的那个京圈大佬,早已经成为了“老赖”。


就在2个多月前,大佬名下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两套拍卖房,经历了62次延时后,最终以1.66亿元的价格在阿里拍卖网成交。


01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吴亦凡能搭上大佬的“贼船”,似乎冥冥之中早有铺垫。


2014年5月,在韩国正式出道两年零一个月后,吴亦凡提出与韩国经济公司SM解约,回到了中国发展,并很快主演了徐静蕾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的男主角。


电影开拍前,一段16岁年龄差的姐弟恋绯闻,在网上炒得热火朝天。没有人知道,作为徐静蕾前任同时也是该部电影首席编剧的王朔,看到这样的绯闻,内心是否还会泛起波澜。


作为京圈文化影视界的老炮,王朔可谓徐静蕾的伯乐。在一段地下恋中,如花似玉的徐静蕾靠着王朔的保驾护航,成为赵宝刚导演的女一号。


她凭借着《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打响了知名度,依靠《开往楚天的地铁》拿下了百花奖的最佳女主角。


就连冯小刚,也是靠着巴结王朔,从冯裤子一路成长贺岁片的先锋导演。只是,江湖岁月催,新人换旧人,属于王朔的时代,早已黯淡。


吴亦凡要上位直接靠王朔是指望不上了,但凭借徐静蕾的人脉,扯着冯小刚的裤腿,进入京圈核心圈子也不是难事。


2015年,在管虎导演的《老炮儿》中,吴亦凡饰演和冯小刚对戏的三环十二少。


在这部戏中,冯小刚既是主演也是监制,管虎既是导演也是编剧,他们背后的出品人则是从北京四合院走出来的王中磊、王中军兄弟。


拍这部戏时,冯小刚不吝溢美之词夸赞了扯他裤腿的年轻人:

吴亦凡改变了我对年轻人的偏见。


在一众京圈老炮的加持下,吴亦凡顺利拿到了一张门票。


02


《老炮儿》上映的前两个月,华谊兄弟先用7.56亿元收购了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70%的股权,接着又用10.5亿元收购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


东阳浩瀚是一家刚成立一天、注册资本1000万的空壳公司,背后李晨、冯绍峰、杨颖、郑恺、杜淳、陈赫等当红明星共同持有85%的股份。


东阳美拉当时总资产1.36万元,负债1.91万元,它背后的冯小刚,创造了用1万元的空壳公司,获利10亿的传奇故事。


王中磊兄弟玩转“明星资本化”的时候,已将重心转移到影视圈的亿万富豪綦建虹,以闯入者的姿态吸引了人们的眼球。


2015年,国资背景的文投控股借壳上市,耀莱的影视资产全面注入,綦建虹成为A股影视娱乐公司的操盘手。


这位早年依靠珠宝生意、豪车及奢侈品代理发家的京圈大佬,早于2012年就以55亿的身家登上了胡润百富榜。


十年前他开始与成龙合作,打造耀莱成龙影城,2015年耀莱影城影院已达32家。也是那两年,华谊兄弟靠着倒腾手中耀莱影城的股权获利超过2亿元。


2016年是綦建虹的高光时刻,那一年的胡润百富榜上,他的身家已经翻倍高达130亿。与他平起平坐的,是滴滴的程维和学而思的张邦鑫。


文投控股上市时,冯小刚、张国立、李冰冰、黄晓明等人通过一家名为君联嘉睿的投资公司参与定增,持有了上市公司9.41%的股权。


而綦建虹则顺手将自己的股权在厦门信托做了质押,带着35.48亿元的现金四处攻城略地,建影视城、投电影、投楼市,无所不能。

回头来看,一幕幕大戏拉开,有人要吃肉,有人要喝汤,热闹非凡。

而这些都足以为2016年6月16日晚吴亦凡工作室的那个宣言,做一个完美的注解。


在同一天举办的“成龙动作电影周之夜”晚会上,文投控股的股东冯小刚,大大方方为吴亦凡“站台”,请成龙提携他。


那时的成龙,除了是冯小刚的圈内好友,更是耀莱影视最亲密的合作伙伴。那时候,耀莱影视一口气投资、制作了成龙的四部电影:

《天将雄狮》、《绝地逃亡》、《铁道飞虎》、《功夫瑜伽》。

吴亦凡也在签约后迎来了自己在影视圈的巅峰时刻,主演的《夏有乔木雅望天堂》获得了中国电影周“金鹤奖”最佳男主角,《西游伏妖篇》打破了中国电影预售最高票房纪录,《极限特工》更是带他直接闯入了好莱坞。


2017年4月,福布斯发布了年度30岁以下杰出人物青年领袖榜,吴亦凡赫然在列,人物简介中描述他:

在电影,音乐,时尚,体育等多个领域的成绩都十分出色。


03


如果按照綦建虹的剧本,他大概能在两年之后还上股权质押的那笔巨额借款。


但两年之后,偏偏是2018年。


那是一个神奇的年份,对于影视圈的大佬而言尤其魔幻。


那一年,崔老师举报了冰冰姐,拖累着冯小刚的《手机2》无法上映,华谊兄弟也被卷入乱开阴阳合同的传闻。
一张多骨诺米牌的倒下,引发了影视行业地震,华谊兄弟、唐德影视的股价接连下跌。


文投控股原本就遭遇了业绩变脸,在冰冰姐的影响下,股价更是一蹶不振。


2018年文投控股股价全年跌幅75%,是当年传媒板块除了乐视网、*ST巴士以外跌幅最大的上市公司。


綦建虹质押的股权贬值后得补充质押,耀莱不得不向厦门信托追加股权质押,但欠的钱是无论如何也还不上了。


当年的11月,因未能执行给付义务,綦建虹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从身价百亿的富豪,一下变成了连高铁票都不能买的“老赖”。


也是从那时候起,吴亦凡参演的电影越来越少,他只能靠《大碗宽面》维持场面。站在他身边的人,也从成龙、冯小刚变成了国民老公王思聪。


吴亦凡再次被锤的时候,京圈大佬綦建虹的两套房子已经被拍卖,王中磊兄弟刚刚从华谊兄弟差点带帽的险境中爬出来,冯小刚与华谊多次对赌失败后又重新拍起了电视剧。


就连王思聪,都没心思关心好基友的“破事”了,他可能还没从“150斤的舔狗”阴影中走出来。


你看:

吴亦凡翻车了,但他不是一个人。



--全文完--





作者三公子:做过财经记者,干过几年金融。爱财经、懂金融,擅长以写小说的方式,再现资本江湖背后的波云诡异。




码字辛苦,欢迎转发 
原创不易,感谢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