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浮,还是真实?丨专访《北辙南辕》编剧陈枰

骨朵网络影视 2021-07-22 22:12





 文 │经纬


“国产剧里没有穷人。”

 

《北辙南辕》播出后,这句话再次成为许多观众评论国产剧的焦点论断。

 


无可非议,在近些年播出的国产剧中,或多或少存在这样的问题。从服化道仙到三界之外的仙侠剧,到你死我活的古装权谋剧,以及高颜高糖的甜宠剧,甚至很多打着现实题材旗号的话题剧,都将目光聚焦在天庭上神、帝王将相、霸道总裁、中产上流等颜值最高、身份最尊贵、财富最无敌的人物身上,而目前中国却“有6亿人月收入不到1000元”,这种现实与造梦艺术之间的巨大落差,导致许多人对国产剧普遍有一种“不接地气”“悬浮”的感受。

 

然而“生活都那么累了,那么苦了,干嘛还要在电视剧里看到现实的我们和苦哈哈的穷人?”则是另外一些观众的看法。

 

至于《北辙南辕》是否属于“悬浮”和“不接地气”的“富人剧”代表,我们采访了《北辙南辕》的编剧陈枰,请她聊了聊自己的看法。



悬浮,还是真实?


“有网友说我不懂生活,我觉得很可笑,因为现实中我就和几个姐妹一起在日坛公园附近开了一家餐厅,剧中后厨那些事儿都是我亲身经历,虽然现实中餐厅最后黄了,但我在剧本里让尤珊珊把它给救活了。”当骨朵问起是否关注到网友对《北辙南辕》的负面评价时,陈枰这样说到。

 


另外,“这些年影视剧把上海拍得富丽堂皇、时尚又大气,但一拍北京就是小胡同、趴趴房,永远是乱糟糟的,当时的想法就是,能不能把北京拍得漂亮些、时尚些?《北辙南辕》把北京拍漂亮了,很多人却不高兴了。”

 

诚然,客观来讲,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所处的环境和圈层,包括创作者也一样,当一个影视创作者长年居住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全国政治、经济中心,内心难免会油然而生出一种自豪感,为祖国的繁荣强盛感到骄傲,所以他们会选择展现首都时尚靓丽、欣欣向荣的生活景象而不是乱糟糟的场景和建筑。在这一点上,《北辙南辕》被网友们猛批为“不接地气”,从某种程度来讲,也可以说它代表着另一种现实和“地气”。


正如本剧导演冯小刚,作为中国电影贺岁档的开启者和大咖导演,其长久叱咤于影视圈,对剧中频上热搜的“数字先生”、“演员争番”等圈内乱象了如指掌,陈枰说,剧本中原本没有这些情节,但在冯导颇具创意的艺术加工和“夹带私货”的镜头当中,这些片段显示出了极大的轰动效应和讽刺意味。

 


另外,在剧中被网友们称为“万能有钱人”的角色尤珊珊(王珞丹饰),也是陈枰根据自己很要好的一个闺蜜的形象改编而来。“现实中我闺蜜开了6家公司,疫情期间她被困日本回不了国,炒股就赚了600万。就像尤珊珊一样,她每天也不用坐办公室,对朋友更是仗义和慷慨。甚至她自己都说,除了挣钱,她什么都不会。”

 


陈枰更是举了剧中大量细节证明《北辙南辕》一点不悬浮。


“豆瓣上有人说剧中人物又是住豪宅、四合院,又是开豪车的,但如果仔细看,鲍雪(蓝盈莹饰)住的地方只是四合院里的一个厢房而非整个大院;冯希(隋源饰)是给在非洲工作的亲戚看房而非自己的住所;司梦(啜妮饰)都30了,丈夫是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买不起一辆宝马吗?戴小雨(金晨饰)这样的人我身边就有很多,有个朋友跟她一样,长得很好看,一生似乎啥也不用干,现在都60岁了,依然没结婚,跟我们出去玩的时候,还会拍照给男朋友报备;赵赫男(郑业成饰)这样又帅做菜又好吃的厨师,我请客吃饭也经常在平台上找这样的;刘晓庆饰演的奶奶,我妈就是这样的人,她能自己上街买一个三千多块的皮夹克,也不穿就挂在那自己看,就这么一个非常酷的老太太……”

 


如此大量与编剧本身生活有关的细节,从陈枰口中说出,不得不让人感慨,其实现如今的中国早已不是几十年前一穷二白的国度了,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确实让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6亿人月收入不到1000元”是事实,但许多生活在一线、超一线城市的民众生活之富裕也是事实。



个性化表达or照顾观众


《北辙南辕》最为人称道的一个优点是其“电影质感”。

 

由于本剧是冯小刚导演时隔20多年再次执导的剧集作品,其在电影领域的造诣给这部剧以“电影质感”的加持,有许多场戏带给观众的视听体验颇为唯美或震撼,由其集合的幕后团队也十分强大,摄影赵小丁、配乐捞仔、美术石海鹰等全是院线电影大制作的班底。

 


但正如陈枰所言,从摄影到叙事,《北辙南辕》有许多地方采用的是电影的手法,有些情节跟传统的电视剧不太一样,没有讲的那么清楚。所以也有部分网友说不太适应本剧的节奏,比如,剧中王珞丹跟几个音乐人一起敲打乐器跨年的场景,就被网友吐槽说,“人物关系不清不楚,纯属冯导一时兴起玩嗨了”,但也有网友表示,“很喜欢这个场景,音乐很好听,场景也超美”。

 

面对“夹带私货”的冯导拍摄的各种戏份,网友们的评价不一。而面对剧本创作,陈枰也有她个人独特的见解:“我从不接受委托创作和命题作文,也不太同意写剧本要跟着观众走,要写就写自己想写的,写在价值观上有所引领的作品。不用考虑能不能火的问题,考虑写作之外的事情越多就越写不好。”

 


于是,陈枰会边“撸猫”边写作、边旅游边写作、边跟人交谈边写作,“你看到一个人物,就会联想到他在平时生活中是什么样的状态,跟现在是一样吗?你跟他细聊时就会发现,其实反差特别大,然后你就特别想写这个人。”对于陈枰来说,灵感无处不在,灵感即来自生活。

 

《北辙南辕》就是因为陈枰和她姐妹开的餐厅黄了,所以她就在剧本中以开餐厅为核心,铺陈出了几位女性的群像。此前,由闫妮主演的电视剧《三七撞上二十一》就是因为陈枰有一次丢了钱包,身份证、护照、钱、家门钥匙等物品全部遗失,所以由此而创作了闫妮饰演的角色:一个40多岁的女性,面对丢失东西和下岗的处境,该怎么重新生活……

 


再加上前面所叙述的,在陈枰笔下,几乎所有人物都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原型。她的创作原则是先构建人物,再由人物推动事件的发生:“首先构想的是鲍雪,她是一个十八线小演员,再构想她和戴小雨的关系,现在都是独生子女,所以就顺理成章是表姐妹。《欢乐颂》里是一群女性住在同一个小区里,我是让她们在同一个餐厅里工作。”

 

“我发现现在很多年轻编剧,写剧本时喜欢把自己拎起来,好像自己跟生活无关似的,离烟火气特别远,厨房里的酱油味儿,醋味儿都是生活。”


南辕,还是北辙?


有网友在豆瓣上评价说“编剧是不是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职场和社会?”

 

陈枰在本次采访中说到,“我确实没遭遇过社会的毒打,难道遭遇过毒打才算了解社会,才算真实、不悬浮吗?有些人不理解是因为他拒绝,他不知道世界这么大,你看不到的东西有很多。”

 

据了解,编剧陈枰早期曾做过玉雕工人、服装设计、电视台栏目编导、制片主任等工作,第一部编剧作品《激情燃烧的岁月》走红后,就一路顺风顺水走到现在。

 

2001年,凭借编剧《激情燃烧的岁月》,陈枰一举成名。此后,由其担任编剧的作品包括《青衣》《民工》《追赶我可能丢了的爱情》《有你才幸福》《推拿》等,几乎每编剧一部就火一部,且前述作品的豆瓣评分均在8分以上。

 


“我的作品口碑很多是滞后的,写《民工》时,有人质疑说农民工也能有这么时髦的吗?但我当时看到的就是那样,写出来之后没什么人觉得好,但现在豆瓣评分9.1。”

 

相比于前作的辉煌,《北辙南辕》目前在豆瓣却只有4.7的评分,究竟是陈枰这次有失水准,还是时代变了?

 

“弹幕上好像没什么批评的,但豆瓣上集体黑,也不是正儿八经批评你,就属于谩骂,满腔仇恨不知在恨什么。好像是大家生活不如意,看着剧中靓丽的北京,就觉得可悬浮了?”

 

也许,正如片名《北辙南辕》所昭示的,口碑上的南辕北辙正是当下中国观众在依据各自所处环境、阶段、地位、身份的不同而有差别的感受和评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