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淹死在泳池的奥运选手,当上了国家队主教练

世界知识局 2021-07-22 22:34

在折腾了一年之后,明天东京奥运会总算是要开幕了。

比起无人问津的开幕式,围绕东京奥运会的一系列的阴间新闻倒是吸睛多了。

在奥运村内,以环保之名,组委会提供的床是纸做的:

在东京市区,一颗伊藤润二式的人头气球喜迎各国来客:
如果说这些还只是花边新闻,上个礼拜乌干达代表团表演的大变活人,真正拉开了狠活的序幕。
7月16日,乌干达奥运代表团的举重运动员朱利亚斯·塞奇特列科,在独自离开下榻的酒店后突然失踪。 
塞奇特列科离开时,身上除了手机和信用卡外,护照和行李都留在了房间里。酒店附近的监控摄像头,拍摄到了朱利亚斯·塞奇特列科乘车离开的身影。
随后警方在酒店里找到了他留下的纸条。在这封“诀别信”里,朱利亚斯·塞奇特列科写道:自己已经不想再回到生活艰难的祖国,今后打算留在日本打工赚钱。
作为联合国公布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连年战乱的乌干达去年人均GDP仅为772.2美元,不到日本的2%。
乌干达第一位奥运运动员埃托鲁,曾经在与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共进晚餐时说过“我能和您一起在这里共进晚餐,但我家乡的人民却都在饿肚子”。
这样一个大多数国民为生存而挣扎的国家,培养出一个运动员实属不易。本次东京奥运,乌干达代表团一共派出了4名运动员,其中1人失踪,2人新冠,只有25%的运动员还保留着参赛可能。
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失踪仅仅四天后,塞奇特列科就已经被警方找回,并在一场比赛没打的情况下被送回了乌干达。
没办法,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哪个地区,很可能决定了你未来的道路。原本应该是最公平的竞技体育,也会因此被分出三六九等。
如果每天挥汗如雨地训练,结果还不如在异国刷盘子,那追逐更快更高更强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100米自由泳的比赛现场。一位险些淹死在泳池里的黑人选手,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在男子100米自由泳预赛现场,随着一声枪响,代表赤道几内亚国家队出场的埃里克·莫桑巴尼,一头扎进了泳池。 
和其他运动员矫健轻盈的身姿不同,全程不会换气,一直仰头大口呼吸着龟速前进的埃里克,不仅速度令人崩溃,还有随时溺水的征兆出现。 

显然,无论结果如何,他的成绩都将会是近几十年里奥运会最差的。 
就在埃里克艰难地向前划行之时,观众席上对这个“外行”的态度,也发生了180°大转变。
嘘声渐渐变成了加油声,全场观众和早已夺冠的泳坛“飞鱼”索普,都在为这个速度慢到让人诧异的黑人选手,鼓励打气。
最终,埃里克以1 分 52 秒 72的成绩完成了比赛。 
这个数字是冠军的两倍之多,和 200 米世界纪录相比也足足多了7 秒钟。 
此后,因为埃里克的险些溺水,奥运游泳场馆开始增设了救生安全员岗位。 
不过对于埃里克和赤道几内亚来说,这个成绩都足以值得写进历史。


赤道几内亚,一个濒临大西洋的弹丸小国。由于气候干燥炎热,常年干旱缺水,全国经济作物仅限于可可和咖啡,国民口粮无法自给自足。
很长一段时间里,赤道几内亚都位列世界最不发达国家榜单之上。
出生在这样一个国家,大部分人注定一生要为糊口不停奔走。运动员这种烧钱的职业,自然与几内亚民众无关。
为了在非洲推广水上运动,悉尼奥运会为赤道几内亚提供一个名额。出生在贫民窟的埃里克,也在收音机里听到了这个消息。无知者无畏的他,马上跑到当地临时搭建的国家体育总局报了名。
 

此时的他,也还是一个没下过水的“旱鸭子”。
因为没有竞争者,埃里克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赤道几内亚首位且唯一的奥运游泳代表选手。
在勇闯悉尼前,他得到了八个月的培训机会。
举国上下找不到一个游泳教练和专业游泳场馆,埃里克只好在一家私人酒店里借了一个泳池训练。

每天早上5-6点,埃里克可以在这里训练3个小时。剩余时间里,他会去附近池塘练习。
一些经常出海的渔民成为了他的教练,在那个只有13米的私人泳池里,埃里克迅速成长为一名“奥运选手”。
在奥运会比赛开始的前5天,埃里克带着赤道几内亚的国旗和50磅零钱出发了。这是他第一次出国,第一次离开自己生活的城市。
不过在出发前,他还得到了另一个“惊喜”。
第一次申报比赛项目的赤道几内亚泳联,把原本参赛的50米自由泳,报成了100米。

肩负新的任务,从不通航的赤道几内亚出发后,埃里克辗转多国,耗费了整整3天才到达奥运村。
此刻的埃里克或许还没想到,这一次离奇的奥运参赛之旅,不仅会改变他的人生,也由此改写了赤道几内亚的运动历史。 
在悉尼奥运游泳馆里,埃里克生平第一次见到50米长的泳道。
看着宽阔到令人“可怕”的泳池后,虽然心里告诉自己,想要完成比赛太难了,但埃里克还是硬着头皮在旁边适应了好几天。

在围观别国运动员训练的几天里,他偷学到了很多渔民没教授过的游泳知识,比如如何折返,如何换气。
在遇到泳坛名将索普时,他还向这个看起来高大的人请教了几个打腿的问题。
短短几天的正规训练,让埃里克感受到了游泳这项运动的魅力。但随后而来的小组选拔赛,又让他紧张不已。
男子100米自由泳小组预赛的比赛当天,埃里克和另外两名非洲选手分到了一起。
当所有运动员入场时,连专业的泳衣都没有,穿着T恤长裤的埃里克成为了体育馆里的喜剧人。

正当全场哄堂大笑时,一位南非的教练送上的一条泳裤和泳镜,才让他解了围。 


装备终于凑齐了,但接下来发生的意外,让埃里克又体会了一把心跳过速。
同样紧张的其余两位非洲选手,因为抢跳被取消了比赛资格。

因此,站在男子100米自由泳赛道上的埃里克,迎来了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奥运比赛。
一个人出征的埃里克·莫桑巴尼,在空无一人的泳池里笨拙地向前游动,悉尼所有的聚光灯仿佛都打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赛后,有媒体问埃里克参加奥运会后的心情时,他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这么大的游泳池,我很害怕……当每个人都在鼓掌和欢呼时,我觉得我已经获得了一枚金牌,我好像已经赢了比赛。“ 
当被问到学习游泳过程中,最难克服的一点是什么时。埃里克想了很久,最后说出了两个字:坚持 。

一战成名后,埃里克获得了和“飞鱼”索普,一样响亮的称号——"鳗鱼埃里克"。

回到赤道几内亚的家乡后,埃里克依然是个默默无闻的素人。
在电力资源紧缺,全国电视拥有率不足10%的赤道几内亚。没有几个人欣赏过埃里克在悉尼奥运会上的风姿。
可对于埃里克来讲,这次奥运之行却异常重要。
人如果没有梦想,和没见过游泳池的咸鱼有什么区别?

结束这次奥运会后,将下一届奥运会作为目标而努力埃里克,自费配备了专业泳池训练和专业教练。四年后,他成功把个人记录冲进57秒。

但他再也没能获得参加奥运会的机会。
在雅典奥运会开始之前,赤道几内亚国家队以护照上的照片不合规为由,把他开除了。
不是照片的问题。埃里克很清楚,国家运动总局只是不愿意为了他一个人建造游泳池。
一个容积为2000吨的泳池,仅仅消毒、换水,每月就需要几十万的成本。对非洲国家而言,相比传统的优势项目长跑,练习游泳的性价比显然太低。 
埃里克没有放弃,2006年,他把最好成绩进一步提高到了53秒以内,但两年后的北京奥运会,他还是没能参加。
但埃里克和泳池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2012年,他成为了赤道几内亚国家游泳队的教练,准确地说,是兼职教练——他的主业是IT工程师。
在20年前埃里克参加奥运会时,赤道几内亚全国连一个奥运标准泳池都没有,今天已经有两个了。
这次东京奥运会,赤道几内亚共派出了五名运动员,其中就有一位游泳运动员。
许多年之后,埃里克·莫桑巴尼或许会想起,他在悉尼奥运会的泳池里扑腾着险些溺水的那个上午。
他的一小步,开启了无数憧憬水上运动的非洲孩子的未来。谁知道,那会不会是一个伟大故事的开端呢?
作者 | hikaru

编辑 | 王动

RECOMMENDED
局|长|精|选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