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事件」,不能就这么完了

独立鱼电影 2021-07-22 22:42

就在刚刚,「吴亦凡事件」有了突破性进展。


一则北京警方通报,瞬间引爆热搜。



文中提供了大家意料之外的两个信息:


一是有网络诈骗犯利用此事,对当事双方实施诈骗;


二是都美竹的「宣战檄文」等10余篇微博是由专业写手撰写。


但同时,这篇通报也坐实了几个关键争议点


1. 吴亦凡方的确是以面试MV女主为由,约都美竹到家中;


2. 两人的确在都美竹醉酒状态下发生了性关系,而并非吴亦凡微博所说的仅仅一面之交;



3.吴亦凡母亲的确给都美竹转账,两次共50万元。


虽然有网络诈骗犯从中作梗。


吴亦凡并没有洗脱诱奸多名女性的嫌疑


调查仍在进行中。


自18日晚都美竹的「宣战檄文」发布以来,有越来越多的女生站出来发声。


已然形成了娱乐圈内的小范围「MeToo」运动。


目前发声的女生不完全统计
上下滑动查看

很多前后线索被串起来后,事态的严重性进一步升级。

现在,或许是时候去重点关注其中影响最恶劣的一环——

背后可能存在的「围猎未成年女生」团伙和「选妃」产业链



根据都美竹7月9日和7月18日的发文,以及中间穿插的网易娱乐采访。

其中最骇人听闻的是这几条信息——

吴亦凡的粉头会为从后援会中,为他物色年轻漂亮的女生;

选人的标准是,处于高考前后的未成年女生

然后通过微博或微信联系,通过同一套说辞约见女生,诸如为MV选女主角,工作室签约新人等;

见面的场合多在酒局,然后就是吴亦凡和女生单线发展。


从线上选人,到线下会面,再到发生关系。

看起来有着一套完整的流程,且套路大抵雷同。

就拿都美竹的个人经历来说。

她回忆说,曾在酒局上被没收手机。

醉酒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吴亦凡的床上。

过夜的晚上,吴亦凡的表哥睡在客厅,她因此不敢离开。


还有更糟糕的状况。

与吴亦凡发生关系的部分女生还未成年,且存在迷奸,诱奸,多人参与的现象。


这件事曝出后,在外网也引发了热议,登上推特世趋第一。

多家国外媒体的跟进报道,无一例外地聚焦于「涉嫌性侵」这个点。


随后,又有数名与吴亦凡有过关系的女生站了出来。

她们的遭遇惊人相似。

直到ID为「暴躁小当ris」的女生出来爆料,串联之前的信息,与都美竹所说的情况高度吻合——

最初与「暴躁小当ris」联系的人微博名为「你好滴嘞」。

而此人正是吴亦凡的超话大咖


也就是所谓的粉头,长期「潜伏」在粉圈。

以粉头的身份来挑选和联系粉丝,再「合适」不过了。

「你好滴嘞」的点赞记录有很多吴亦凡的女粉丝。

其中就包括曝光与吴亦凡有过关系的「w1xxx」。


「你好滴嘞」原先的微博名为「毛可爱」。

她曾在ins上发过自己的真名:毛可异

这个名字也被都美竹提到过:「一部分未成年,是毛可异带过去的」。


毛可异还曾出现在另外两位爆料女生的聊天记录中

她分别以「拍摄宣传片需要客串角色」和「邀请录制《中国新说唱》」为由,想要线下约见。


「暴躁小当ris」还表示去过吴亦凡的酒局。

入局前手机就被收了,还被告知不能提前离场。

酒局结束,吴亦凡委托好友「鸡肉(微博名为JiRoLee)给女生们推微信。

但「鸡肉」却以来他酒店房间,作为交换吴亦凡微信的条件。


此外,根据都美竹的说法,团队内还有一位名叫冯萌的中间人。

很可能就是在其他女生爆料里出现的萌萌。

根据北京警方通报,冯萌即时任吴亦凡执行经纪人。


同时结合来自多位女生的信息。

现在我们该清楚,这不只是吴亦凡一个人的事。

其背后可能存在一个团伙

目前被扒出来的就有吴亦凡,冯萌,毛可异,「鸡肉」等人。

针对这件事的讨论,从「吴亦凡和都美竹」,升级为「吴亦凡和数十名女生」,再升级为「吴亦凡背后的团队和所有的未成年女生」。



如果吴亦凡背后真的存在这么一个团伙,那才是整起事件中最令人后怕的。

就好比古时的「选妃」,娱乐圈内有着运作成熟的产业链

各个环节,分工明确。

有人负责牵线,有人负责组局,有人负责善后。

事件中的主脑和附庸,都是为恶之人。

前者「倒行逆施」,后者「助纣为虐」。


而且专门瞄准未成年的女学生下手,短时间内数量又如此之多。

确实是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

不知道团伙内还有多少个中间人。

不知道又有多少未成年女生被裹挟其中,被伤害,被抛弃。

考虑到或许还有很多受害女生出于忌惮不敢发声,鱼叔联想到了臭名昭著的「爱泼斯坦事件」。


2002年到2005年之间。

爱泼斯坦在他的私人岛屿上,诱奸了40多名未成年女生。

年纪最小的仅14岁。

网飞纪录片《杰弗里·爱泼斯坦:肮脏的财富》挖出了不少内幕。

根据几位受害者的说法,爱泼斯坦其实不会直接提出性要求。

而是以200美元的报酬吸引未成年女生到他家中按摩。


按摩期间,爱泼斯坦开始上下其手。

一部分女生不敢拒绝,事后也不敢告诉任何人。

毕竟面对的是有权有势的亿万富豪。

一部分女生会拒绝,她们会被爱泼斯坦要求介绍更多的女生前来。

直到2019年,在美国「MeToo」运动的声浪中,逍遥法外多年的爱泼斯坦才得到了惩罚。


除了爱泼斯坦,《人民日报》旗下「踏浪青年」针对吴亦凡事件的评论中,还提到了另外两个人——

沈崇和哈维·韦恩斯坦

可想而知,这件事的严重性。


沈崇事件」即「北平美军强奸案」。

1946年,美国士兵侵犯了北大女学生生沈崇。

此时激起了全国人民的不满。

近50万学生走上街抗议,要求「立刻驱逐美军出境」。


哈维·韦恩斯坦,好莱坞只手遮天的人物。

他的「红沙发选角」是好莱坞最大的潜规则。

红沙发是好莱坞选角办公室的标配,后来也成了韦恩斯坦侵犯女演员的代名词。

2020年,超过80名女性检举了韦恩斯坦,他要面临32年的牢狱之灾。


王尔德说过:「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是关于性的,但性本身除外,性是关于权力的。」

无论是爱泼斯坦还是韦恩斯坦。

都是利用权力,经验,社会地位等多方面的优势碾压,来实施的一场诱奸。

并且受害者忌惮于对方的身份,也总在第一时间选择了沉默。

舆论甚至还会污名化受害者,合理化施害者的恶行。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吴亦凡事件」。


而爱泼斯坦和韦恩斯坦在「MeToo」运动前,之所以能全身而退。

是因为诱奸很难取证。

伊藤诗织在《黑箱》中的描述过:

「由于案发环境具有高度的隐秘性,即使通过法律途径,性侵案件的举证依旧十分艰难。」

更何况对于未成年的女生,事发后的恐惧和迷茫,往往超过寻求法律援助的念头。

可想而知,这场维权注定会十分艰难。

《杰弗里·爱泼斯坦:肮脏的财富》

吴亦凡至今的声明和澄清,基本都在回应都美竹的转账问题。

却对团伙和中间人避而不谈。

所以。

除了针对吴亦凡个人的tag#吴亦凡已被二十余人指控涉嫌诱奸#,也要多留心团伙方面的消息。

如果能顺着团伙的方向,说不定有机会触发内娱的一次大洗牌。

伊藤诗织


吴亦凡事件发酵至今,确实取得了一些肉眼可见的进展。

「央视网」发声:把做明星的门槛提上来。」

做艺先做人,做人德为先。

指出「吴亦凡事件」需要相关部门全面调查。


《解放日报》也发表评论:「当偶像的标准已经低到不犯罪就好了?」

破除了此前「用法律决战才能终结吃瓜大战」的说法。

毕竟,法律只是对一个人最低的道德要求


如果明星身为公众人物,对他们的要求还仅仅只是不违法的话。

那么娱乐圈的底线也太低了。

还有一份来自青工委的红头文件,点名吴亦凡。

文件中说:「对劣迹艺人零容忍,不给歪风邪气以可乘之机。」


各大品牌也纷纷与吴亦凡解约,其商业价值降至冰点。

但。

这还只是开始。

以上是舆论抵制,道德审判的结果。

司法程序介入后,我们还应该等待下一个说法——

这起事件背后,是不是团伙作案?是否存在产业链?

这才是整件事中离我们最近的部分。

为什么这么说呢?

互联网上围猎未成年女生的行为,是一种无差别伤害

中间人下手的黑手伸向微博上还未成年的女生。

无孔不入,防不胜防。


如果这次施害者依旧全身而退,那今后只会人人自危。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被围猎的会是谁。

每一个女生,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而且,如果这次没有合理的结果。

那只会让原本围猎行动中的施害者,更加肆无忌惮。

也会让之前和今后更多受害的女生不敢再发声。

她们心里大概会想:

看吧,这次引起了如此浩荡的舆论声势,还不是没有好下场,何苦自不量力呢?


当我们发现一只蟑螂的时候,很可能屋子里已经有一窝蟑螂了。

娱乐圈之外,这样的围猎行为是否也存在呢?

没人知道。

如果娱乐圈内当真存在这样的团伙和产业链,那就借此次机会一锅端。

如果没有,从里到外严查一番,也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否则,在不久的将来,娱乐圈的底线还会一降再降。

就像《驴得水》中的那句台词:

「过去的如果就这么过去了,以后只会越来越糟。」


事已至此,必须认识到:

我们不是在围观明星,也不是在围观八卦。

而是在围观法治和正义,围观道德的底线。

围观我们自己

希望这一次,能等到令人满意的结局。


全文完。

如果觉得不错,就随手点个「在看」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