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荡妇羞辱”的女孩们

高能E蓓子 2021-07-22 23:59





今晚北京警方通报了WYF事件,没有看到所谓的反转,倒是锤了WYF确实睡了十九岁的都*竹,工作人员帮他物色女孩子也是真的。


至于还有没有未成年,有有灌酒MJ,则还在调查中。


都*竹最新发文


大家可以看不起都*竹雇写手、炒作、想红,但我始终不认同每个告发者都要自身绝对完美无瑕才有资格检举性侵,更不认同她十七八岁泡夜店酒吧,睡过大明星就是一个出卖肉体的的bad girl,可以被随意羞辱。



什么是荡妇羞辱?


“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虰无缝的蛋”,每次有女生勇敢站出来,控诉自己遭遇人渣侵害,哪怕证据确凿,仍然会听到类似的言论。


这就是典型的荡妇羞辱。






无处不在的荡妇羞辱



荡妇羞辱,是人们贬低或嘲笑某些女性的一种现象。


这些女性被羞辱的原因层出不穷,可能是因为一件性感的吊带背心,就被认为是“不检点”,被苛刻地攻击“穿成这样,不知是想被哪个导演睡呢”



抽烟喝酒纹身的一定是个坏女孩,前几天演员李纯脚裸上的黑桃纹身还被解读成“媚黑”。



有懂纹身的网友指出,黑桃纹身有很龌龊的含义,黑桃女的称号,是一种以谄媚黑人为荣的女性的称呼。


尽管李纯明确表示自己“不懂也没有媚黑”,这只是扑克牌里的黑桃LOGO而已,可她依然被疯狂攻击。



评论区里满满的侮辱性言论。



还有人拓展到“所有女生”,让大家离身上有这种纹身的女孩远远的,因为她们很大机会就有艾滋病。 




“荡妇羞辱”不仅发生在明星或网红身上,普通女孩子也会平白无故遭遇这样的巨大恶意。


去年12月成都再现新冠疫情,20岁的确诊女孩小赵因为一晚辗转多个夜店、酒吧成为众矢之的。


网友对小赵的转场原因发挥想象:转场女王,有金主包养,陪酒女,四处开房,没人“捡尸”肯定很丑,甚至有人人肉她的照片发到网上,开始不断对她的私生活作出道德审判。



后来赵女士发声,她不过是酒吧气氛组,游走在各个酒吧兼职活跃气氛就是她的工作。


可就算人家真是“转场女王”又怎样?爱泡吧的女孩不幸得了病,就活该被羞辱吗?


职场也是荡妇羞辱的重灾区,漂亮的女领导,会被臆想是和男领导有一腿;爱打扮的女下属又会被认为想靠色上位。



就算在一段亲密关系里,女性也可能因为有过婚前性行为被有“处女情结”的伴侣而羞辱、嫌弃……《欢乐颂》里的小蚯蚓,绝不是个例。





被造谣羞辱后,她们还要面对什么?



被造谣和羞辱后,女孩们面对的只是言语上的骚扰和带有偏见的眼光吗?


内心足够强大,或者反过来对男方进行“牙签羞辱”,就能以魔法打败魔法吗?


不,她们受到的实质伤害远远比我们想象中严重。


内娱第一位遭遇荡妇羞辱的人,应该是当年才十四岁的张含韵。


当我们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中看的那个漂亮温柔却又多了坚韧的小姐姐,是否会想起十几年前她被无端攀诬的情景?



当时传遍网络的留言,依据只不过是单纯的恶意而已:一个容貌出众、笑眼弯眉、主动参加选秀的酸甜女孩她能是什么好人呢?


 

从张含韵身上,我们也能看到强大的刻板印象是如何左右人的命运的。


那么漂亮,肯定有男生追,说是“校鸡”不冤枉吧?自己跑去选秀,成绩肯定不好,说你小太妹没毛病吧?标签贴上了,名声也就臭了,至于你究竟做错了什么,这不重要。



张含韵当年本该是声名鹊起一飞冲天的,实际上却蛰伏过了艺人的几乎整个黄金时段。除了与经纪公司的纠纷之外,这些无来由的流言不也是原因之一么?


我至今还记得她在某个采访现场掉泪的场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那么无助那么绝望地解释,“我真的没有做那些事情……”


但是面对那么多风一样的恶毒谣言,小女孩的反抗徒劳无力,整个网络让刻板印象和偏见织成一张大网,她也无法拿出“实锤”去反驳那些下流的、毁灭性的、难以证实也难以证伪的恶毒指控。


回过头去想想,我还是感到不寒而栗。



除了艺人、网红,普通人也会因为造谣式荡妇羞辱,遭遇毁灭性打击。


去年7月,杭州女子谷女士只是下楼取了个快递,就被无聊的便利店店主郎某偷拍了视频,随后郎某和朋友何“开玩笑”,编造了一个“少妇出轨快递小哥”的聊天对话,内容不堪入目。



为了增加故事的可信度,郎某甚至拍了一段自己走入小区的视频,又加上一些身体局部的画面和图片,整个故事被渲染得非常香艳。


内容不断转发,谣言在互联网发酵,第二天,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杭州。谷女士所在的公司,所有的领导和同事都看到了,谷女士日常的生活照片和个人背景都被挖了个遍。


她成了同事眼中劈腿出轨的风骚少妇,哪怕已经报警处理,可无论怎么澄清,也只能得到一个暧昧不清的眼神。


她“社死”了,因为影响到工作,还被公司劝退,几个月找不到工作,损失惨重。



两个月后,谷女士被医院确认为抑郁。


至于造谣者,行政拘留结束之后,就回归了自己正常的工作状态,谷女士提出让他们录视频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两人也就戴上眼镜口罩录了一段——连“社死”都不用,还强调自己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由始至终,谷女士做错什么了吗?不,她甚至是什么都没有做啊。



更可怕的是,女性一旦被打上“荡妇”的标签,哪怕明明是性骚扰和性暴力的受害者,也会被认定为“活该”。


日本女记者伊藤诗织,在被行业前辈性侵后报案,坚持发起民事诉讼,却招来各种冷嘲热讽。


批评者认为她是一个“枕营业”失败的“婊子”,批评她作为一名女性,就不应该在男人面前喝那么多酒,还失去记忆。



伊藤诗织一度被这些声音淹没,患上抑郁和创伤后遗症,加上事件让她的职业生涯遭遇阻力,她不得不离开家人和朋友,前往英国工作了一段时间。


在这些故事里,荡妇羞辱成为施暴者的天然保护伞,只要受害者穿着暴露,和男性有过亲密互动,就会被认为遭受侵犯是“你情我愿”或者”咎由自取“。



看客对受害者的攻击也在无形中声援了加害者,让他们轻松脱身。



撕掉“坏女孩”的标签



有一种逻辑无处不在——


你纹身,你是坏女孩;你参加选秀,你不是好孩子;你去酒吧,那你的人生毁了!


你甚至没法从逻辑上解释这些斩钉截铁的论断究竟是怎么来的,可就是有人用这样戒尺去规训女孩子……



不管你本身是否犯过错,不管你面对怎样的不公,只要给你贴上一张“坏女孩”的标签,事情就变成了狗咬狗,“两边都不是好东西”。

 

悲哀的是,这样的标签是海量批发的。都*竹去酒吧、和吴发生性关系,粉丝说她是外围存心不良,看客说她是“姣婆遇上脂粉客”。



可公开承认被WYF团队撩骚的女生,有名有姓的30人,未曾公开的不知凡几,她们都是外围吗?不知道,但是没关系,她们有一个共同的标签,就是坏女孩。

 

这个世界荒谬到什么程度呢?你只是出门取个快递,就被人偷拍并造谣“出轨快递员”全网传播,那些人只看了你的照片一眼,就说“穿成这样能是什么好女人”……


 

身体上的裹脚布取掉了,但精神上的裹脚布百年以来从未放松。


21世纪的舆论中,“好女孩”依然不能谈论性、不能裸露身体、无权做任何叛离刻板印象的事情……只要被人抓到一点把柄,就是坏女孩。坏女孩是荡妇,可以石刑,被怎样对待都只能换一句“活该”。

 

张含韵十四岁的时候遭遇惨烈的羞辱,十几年过去,如果印象依旧刻板,坏女孩的标签依然可以吹毛求疵甚至无中生有地随意贴在人身上。群众依然热闹地围观,群起唾弃那些被贴上标签的人:“荡妇,呸!”


——就像民国作家笔下津津有味等着法场上人头落地,以此作为一天中最大娱乐的市井平民一样,那就太可怕了。


 




E姐结语:

 


刻板印象的标签、威权主义的俯视,躲是躲不过去的。


大环境如此,女孩如果不高声说“不”,就只有像张含韵一样沉默蛰伏、虚耗美好青春,这并不是面对流言的好方法。

 

“少妇出轨快递员”谣言的受害者起诉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那些无稽的谣言、荒谬的规训,并不总是那么有力量,至少应该试着去反抗。在清晰的事实面前,法律和舆论,还是愿意支持维权的。

 

后来推动了日本司法进步的伊藤诗织在面对无数攻击诘难后说过,“我经历许多好和不好的方面,但这总比沉默好”。所以首先是要勇于反抗。女性不是沉默的羊群,而是拥有自主意识的独立个体。现代社会中,女性不可能再认同自己跨出规训者任意画出的禁忌之圈就是犯了错误。

 

女孩们不必也不应该按照刻板印象去生活,不该受到许许多多莫须有规则的束缚,好女孩、坏女孩,不该是任由别人贴的标签,所有人都有权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而不是动辄被人以荡妇标签羞辱。



希望新时代的女孩们面对规训,选择的不再是沉默和蛰伏。


姐姐们在“乘风破浪”的时候唱过的那首《兰花草》说得对:

 

我朝山中去,带着兰花草。山间风雨大,悬崖亦开花。

不愿居暖房,迎风晒月光。我慕天地广,花语亦铿锵。

 

 

 

 

 


今天的深夜话题是:


你遇到过“荡妇羞辱”吗?


来评论区说说吧~





上一篇:他再宠粉,都不值得你丢掉做人的底线


拓展阅读:

“不完美”受害者,如何自救?

蓝洁瑛的苦难,来自“荡妇羞辱”和“慕强凌弱”的凌迟

女孩生而为高山,张桂梅校长用“偏激”打脸偏见

张含韵变短发萝莉?这些年资源太虐的她在忙啥?









-今天头条の主笔-


你的小仙女E姐,睿智的河马君,清醒的菜籽


责编:菜籽    美编:树懒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