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备这4个特质的人,就是当之无愧的赢家

哈佛商业评论 2021-07-22 20:12

小佛爷说



今天是东京奥运会正式开幕的日子。在奥运比赛中,人们都追求最终的胜利,胜利的人才会被视作赢家,赢家也理所当然地享受所有荣誉加身。但这种“赢者通吃”的思维其实在赛场内外都具有局限性。稍微落后一点的运动员同样值得尊敬。本文作者认为,比赛的赢家与失败者相比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追求胜利也不是比赛乃至生活的全部意义所在。这一点是需要人们反思的。


奥运冠军通常自律专注、勇于奉献,面对压力时镇定自若,很难不令人心生敬佩。然而,我们对胜利的不懈关注,尤其是对“胜者”的无限崇拜,令我感到颇为不安。


奥运健儿与胜利失之交臂时总是难免令人感到心碎:奥运会自行车赛中,泰勒·菲尼(Taylor Phinney)差一点点就赢得了奖牌;游泳比赛中,艾莉森·施密特因为0.1秒之差痛失400米自由泳金牌;四名美国射箭选手因最后一箭的一分之差惜败于意大利。


但是,稍微落后一点,这些运动员就不值得尊敬吗?比赛的赢家与失败者相比有什么本质不同吗?追求胜利才是意义所在吗?

 

我不是在向奋勇夺金的杰出运动员泼冷水,我也不赞成那种只要参加就有奖的儿童比赛。我只是想强调在奥运会和我们整个文化中,“赢者通吃”的思维具有局限性。

 

首先,赢者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追求任何具有挑战的目标通常都是漫长而又艰难的,而胜利带来的喜悦往往转瞬即逝。所有赌徒都知道,输钱时的痛苦远超过赢钱时的喜悦。这也是我根据几十年来对名人进行的采访以及自身经历得出的结论。


我运气不错——也多亏了运气好——写了几本畅销榜排行第一的书,这确实令人感到开心,肯定了我取得的成就,也令人感到振奋。但时间转瞬即逝,很快这些成就变成了明日黄花。

 

迈克尔·菲尔普斯(Michael Phelps)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赢得了8枚游泳金牌,然而像他这样的赢家在2012年退役后很快就陷入了抑郁,直到他重回泳池开始训练,或许是想重新找回迅速逝去的那种满足感。无论在奥运赛场上发生了什么,菲尔普斯在比赛结束后总要直面诗人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提出的这一问题:生活中还有什么东西比梦想成真更令人沮丧吗?

 

这个问题的简单答案是失败,但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对“赢”寄托了太多期待。我们让那些展现出一丝天赋的孩子在十几岁之前就专注于一项运动,甚至不惜以身体为代价,培养他们成为冠军。我们告诉青少年,成功就是进入排名靠前的大学,尽管剩下的几百所学校也能提供良好的教育。毕业后步入社会,成就的衡量标准变成了经济上是否成功,于是大家追逐金钱,认为钱会带来幸福。



即便上述皆为真理——尽管这些话鲜有证据支撑——我们对“赢”的定义,限制了只有少数人能获得成功,而且需要单一地专注于一件事,生活也会因此变得单调而受限。

 

我们应当如何定义“赢”这个概念,才能让更多人成功,并且让成功的人更有成就感呢?具有如下特征的人其实都是“赢家”:



1、持续努力,始终如一,坚持不懈,追求精益求精,不论结果输赢。
2、有明确目标,有努力的方向和动力,但认识到持续的满足感来自于朝着既定目标努力的日常经验。
3、不怕失败,从失败中学习并成长。
迈克尔·乔丹曾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投丢了9000多个球;队友信任我去投的制胜球,有26次都投丢了。我这一生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但这也促成了我的成功。”
4、利用自身技能实现个人价值的同时,回馈社会为世界创造价值。
吉米·康纳斯(Jimmy Connors)和安德烈·阿加西(Andre Agassi)在其职业生涯中均赢得了相同数量的大满贯。康纳斯在退役后投资赌场。阿加西投资建立了一个慈善基金会和一所慈善学校,并且为拉斯维加斯受到虐待、被人忽视的儿童提供住所。在我看来,他们两位只有一人是真正的赢家。


赢家会首先认识到,成功的最终目标不是战胜对手或向他人证明自己,而是充分实现自身的各种可能性和潜力。


关键词:自管理


托尼·施瓦茨|文

托尼·施瓦茨,The Energy Project 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著有《The Way We’re Working Isn’t Working》一书。

张一唯|译  周强|编校


 今日互动 


你认为什么是真正的赢家?
欢迎在评论区和大家分享。


《哈佛商业评论》联系方式

投稿及内容合作 | zhenminma@hbrchina.org

广告及商务合作 | luojiajin@hbrchina.org



公众号ID:hbrchinese
长按二维码,订阅属于你的“卓越密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