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国漫大女主,太,帅,了!!!

桃桃淘电影 2021-07-23 06:44

看《白蛇2:青蛇劫起》的第一反应,就是惊喜。



故事一开始,本是我们最熟悉的“水漫金山”剧情。


但随着小白被法海压在雷峰塔下,画风一转,小青也被打入了诡异的修罗城幻境——



修罗城中有摩天大楼、机车和枪。


也有末日般的坍塌景象。



城内混乱,危险,毫无秩序。

两个互为死敌的帮派,一个叫罗刹门,首领“司马官人”,手下各种凶神恶煞的罗刹。

另一个则叫牛头帮,首领“牛头帮主”,带领一群嗜血好战、性情残暴的牛头马面。


城外还有“风、火、水、气”四大劫难,轮番侵袭。

每次来袭,都让城市动荡,高楼化为废墟。


劫起时刻,幽灵怪也会成群出现。被它们咬到的人,同样也会变成半透明的、无知觉的幽灵怪。


那么修罗城的“居民”是谁呢?

他们来自不同的朝代、不同的时空,甚至也有不同的种族,人、妖、怪……

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是有着强烈“执念”、心有不甘之人。

既然不愿意放下执念,当然都有极强的求生和战斗意识。

也就是说,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是“狠人”。他们信奉的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


说实话,看到这里其实就很嗨了。

因为,小青,不也是个“狠人”吗!

她又美又飒,又冷又酷。坚毅,果敢,身手超凡。

而她唯一的执念,当然就是她的姐姐小白。

为了与姐姐小白重逢,无论如何,她都要逃出修罗城。


感受下,她坐在顶楼的这一幕,工装裤,腰缠武器,手拎罐头汽水,多么英姿飒爽。

这可不就是我们期待已久的大女主吗?!

斯哈斯哈。

姐姐杀我!


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爽。

世界观很爽。

古今结合,奇幻设定,你能想象到的各种奇观,都在这座修罗城中轮番上演。

无论是设定还是视觉效果,这种想象力、这种新意,都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剧情也很爽。

城内的互相争斗,修罗城的四劫,让故事节奏紧凑,跌宕起伏,处在强烈的紧张感中,喘不过气来。

从摩登大楼、到万宜超市、再到黑风洞,主角们每一次转换地图,战斗的能量和剧情的张力都也随之而升级,层层递进。


制作也很爽。

都知道追光的制作水平一向精良,但这一次看《白蛇2:青蛇劫起》,还是被惊到了。

最开始的一场“水漫金山”,就将那种银幕奇观的震撼感,放大到了极致。

铺天盖地的海浪,耀眼的金光,都仿佛要从银幕中跳跃而出。


修罗城中的诸多打斗戏,同样也诚意满满。

高速剪辑,大胆的运镜,都带来一种极其逼真的、酣畅淋漓的观感。

后半段最为高光的,还是黑风洞中,小青与法海的战斗。


这场戏独具匠心地使用了水墨效果,那种飘逸、虚幻与东方之美,实在是让人惊叹。

老实说,单单就凭这场戏,也绝对值回票价了。


当然,整部电影看下来,最爽的还是这个“大女主”设定了。

讲真,小青的人设时髦值,也太高了吧!!

从外形来看,小青的美丽区别于“白幼瘦”式的审美,有一种很直观的力量感。

她的武力值高,行事风格不拖泥带水,即使初入修罗城,也过得如鱼得水。

但另一方面,她并没有被修罗城内“弱肉强食”式的冷血所吞噬:她有自己的行事原则,该救的就救。


在她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现代女性所崇尚的价值观与时代审美:独立,强大,敢爱敢恨。从不屈服,从不妥协。

感受下,姐姐名言如下:


“这心中执念我不会放下,直到我打翻你。”


当然,小青也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无坚不摧。

同样可以将这部电影看作是成长型大女主题材。

初入修罗城时,小青虽然独立强势,但对于“爱情”,仍然心存幻想。

她相信姐姐小白的悲剧,在于男人的懦弱和无能。所以她决定,自己要爱的男人,必定是一个强者。

于是,她遇到了罗刹门的首领司马官人,一个强大、好战、英武的男人。


两人在战斗时的配合颇为默契,一些小小互动,也不乏悸动与荷尔蒙。

小青对司马产生了好感,决定加入司马阵营,和他一起结伴逃出修罗城。

但没有想到,真正大难临头时,司马立刻暴露出了自己自私、软弱的本性——他也不过是另一个不值得信任的男人。



与此同时,小青在修罗城的中立阵营——“万宜超市”,见到了宝青坊主和“无池”。

宝青坊主提供了一个新的解题思路:

跳入无池,同样可以离开修罗城。


但这条路也很难走。

因为,跳入无池就意味着要洗去自己的“执念”。

但城中的人,本就是因为放不下执念,才会来到修罗城;又怎么会甘心将它洗去呢?

于是小青又陷入了新的选择题。


越往后看,越会觉得,其实修罗城,就是为小青量身打造的一道选择题。

它的残酷与写实,它的弱肉强食、厮杀与吞噬,都是为了将小青逼到绝境,让她在最艰难的时刻,真正看清自己的内心。

而她在修罗城中的挣扎,也隐含着一次女性的自我意识觉醒。


在最开始,她以为一个女人一定要爱一个男人——正如在传统的社会教条下,“男女之情”,似乎是生而为女性的必修之课。

但与司马的决裂,打破了那种“爱情神话”的必要性。

一个女人要成就自己,并不需要爱一个男人,更不需要依附一个强者。

更何况,司马也并不是一个强者。他看似拥有权力和地位,实则同样软弱不堪。

真正的强者,只有小青自己。

所以她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


而“无池”的存在,则让她重新审视了自己的“执念”。

看起来,小青是被执念所困住的人,执念是她的“劫”。

她因为放不下对姐姐的感情,才会堕入修罗城,在百般磨难中艰难求生。

无池是一种诱惑,是一条捷径。

只要她愿意放下执念,跳入无池,就能摆脱劫难,得到解脱。


但她为什么拼死也要离开修罗城呢?

并不是因为她有极强的求生欲,恰恰是因为,她对小白的感情太深,她渴望推倒雷峰塔,与姐姐重逢。

假如她离开了修罗城,却也放下了这份对小白的执念,那么离开还有什么意义呢?

不再执着于解救小白的小青,还是“小青”吗?


在此层面上,小青和现代女性的相似性,同样在于那种“追问求索”的精神。

她不断地在追问,在思考,自己究竟是谁,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而她的自我觉醒,也就隐藏在这个逐渐认清内心的过程。

她看清了执念,也看清了自己。


小青的执念,是她与小白之间的姐妹情。这既是因,也是果。是缘由,也是目的。

这份执念,这份深入骨髓的姐妹情,并没有“困”住她,反而赋予了她力量。

执念的存在,也定义了她的存在。


因此,她最终既没有选择司马,也没有选择无池。

她选择了第三条路。

她要靠自己,靠战斗,来离开这座修罗城。

当小青拒绝跳入无池时,我们同样也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种现代女性对于既定规则的反叛性:


令她堕入修罗城的人是法海,左右修罗城规则的人也是法海。

而她拒绝顺应这条规则。

她不跳无池,她要与他战斗到底。

哪怕力竭,哪怕失败,哪怕花费十年、二十年……她也在所不惜。

她要用生命,捍卫自己的执念。


从《白蛇:缘起》到《白蛇2:青蛇劫起》,从“缘”到“劫”,这两部作品的内核,其实都能看到对于多元女性情感的挖掘。

《白蛇:缘起》最动人之处,在于影片终于打破了传统神话中,“人妖恋”的窠臼。

许宣为了小白甘愿做妖,这样的许宣才是值得去爱的男人;这个选择才成就了一段理想主义的爱情。

到了《白蛇2:青蛇劫起》,小青的问题变成了,爱情必须存在吗?一个女人,一定要去爱一个男人吗?


似乎并没有。

司马的出局,戳破了爱情神话的泡沫。

反而影片中最动人的,由始至终,都是小青与小白的姐妹情。

这对姐妹相互陪伴、相互倚靠,无论经历了什么,都不曾放弃彼此,也始终愿意为了成就彼此,而义无反顾地牺牲自己。

这是姐妹之间的双向奔赴。


在这部电影里,我们看到了女性之间的守望相助,看到了最真诚的、最无条件的姐妹情谊。

这份感情从来无关于美貌、实力或者是任何外在因素。

只是因为,你懂我,我也懂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