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突生变故,开幕式总导演被开除,仪式仍可能在“最后一分钟被取消”

iWeekly周末画报 2021-07-23 00:30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将于23日正式开启,然而前一晚却突发变故,总导演因不当言论被奥组委解雇,引发外界对仪式能否照常举办的担忧。与此同时,日本本土新冠确诊病例不断增长,奥运代表团感染人数与日俱增,以及此前爆出的各类丑闻,仍然让外界担忧奥运的安全性。仍有大量民众反对东京奥运会开幕,而东京奥组委CEO武藤敏郎也表示,仍不能排除在最后一分钟取消东京奥运会的可能性。层出不穷的负面新闻令人不禁担心,这届号称“最复杂”的奥运会是否也会成为最糟糕的一届。



开幕式作曲家、导演接连曝丑闻
在东京奥组委于14日公布开幕式乐曲创作团队后不久,昔日一份杂志对这名现年52岁的知名作曲家小山田圭吾的采访也引起关注。在这份上世纪90年代的采访中,小山田圭吾向记者吹嘘自己曾虐待、霸凌身体残障的同学。事件曝光后舆论哗然。

▲小山田圭吾

东京奥组委最初表示时间来不及无法换人,甚至表示小山田“现在是以高度的伦理观为创作活动献身的创造者之一”,有意让他继续留任。但该立场遭到日本民众强烈指责,称其不作为、找借口。最终,小山田圭吾于19日在社交网站宣布,正式辞去开幕式的相关工作。东京奥组委和残奥组委则宣布不再使用他创作的开幕式乐曲。

而就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前一天,节目导演也被辞退。东京奥组委22日宣布解雇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节目导演小林贤太郎。据悉,由于近日犹太人团体谴责小林贤太郎曾参与制作了模仿犹太人大屠杀的视频,最终导致他被解雇。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宣布这一决定并向外界道歉。



早在今年3月,小林贤太郎的前任,佐佐木宏就因被指曾对一名女艺人发表过侮辱性言论而辞职。佐佐木宏被曝对女艺人渡边直美的演出提议,以包含意为猪的英文单词“pig”,来通过诙谐的方式呈现“Olympig”这一角色。此事引发日本国内强烈谴责和反对,佐佐木宏也因此道歉辞职。

▲佐佐木宏和渡边直美


被嫌弃的奥运村
在运动员陆续入住奥运村后,一些关于奥运村提供给运动员的床的图片也在网络上流行起来:与以往的床架不同,这些床架都是由硬纸板拼合的。美国长跑运动员保罗·切里莫(Paul Chelimo)在推特上发帖猜测,这些床不能容纳超过一个人,是“为了避免运动员之间的亲密关系”。很快,这些床在社交媒体上被贴上了“反性”(anti-sex)的标签。


不过,另一个名叫莱斯·麦克莱纳汉(Rhys McClenaghan)的爱尔兰体操运动员18日反驳了这些猜测。根据他上传在推特的视频显示,麦克莱纳汉在床上上下跳了好几次,但纸板箱床并未塌陷。东京奥运会的官方推特随后转发该视频,并写道“谢谢你揭穿了这个谣言”。事实上,纸板箱床的设计是出于环保思路,这是第一次奥运会的床几乎全部由可再生材料制成。

也有代表团根本不关心纸板箱床问题,因为他们连奥运村都不想住。美国体操协会表示,女子体操队并不打算入住奥运村,而是一直住在附近的酒店,以保障队员安全。此前的17日,一名女子体操队选手在集训期间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美国体操超级教练塞西尔·兰迪(Cecile Landi)在推特表示:“这是我们大家共同做出的决定。我们知道在疫情期间这不理想。我们觉得在酒店环境中,可以更好地控制运动员和我们的安全。”


▲美国女子体操队

还有不少代表团选择“忍辱负重”,但仍表达了对奥运村环境的不满。俄罗斯代表团公开抱怨奥运村环境太差。俄击剑联合会副主席、国家队队长伊里加尔·马梅多夫称,“我们的选手真的很可怜”,他表示自己被居住环境震惊了,“这里简直不是21世纪的日本,而是中世纪”。俄罗斯男子网球选手卡伦・卡恰诺夫发布了头快碰到浴室天花板的视频,女网选手伊莲娜・维斯尼娜则吐槽说,“连肥皂都没有”。


新冠担忧
而最令人头疼和担忧的问题仍然是新冠疫情。东京奥组委22日发表声明称,又有12名东京奥运会相关人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4人从海外入境,居住在奥运村内,2人为运动员。至此,东京奥运会相关人员中共有87人确诊新冠肺炎,美国、捷克、韩国、英国等多个代表团均有人确诊感染。


据悉,奥运村中首批感染新冠肺炎的是来自南非的2名足球运动员,他们在本月18日确诊新冠病毒阳性。很快,英国奥林匹克协会则在当天证实,来自其代表团的6名田径运动员和2名工作人员,由于在航班上接触了1名新冠确诊者,已经在自主隔离中。

同天,美国网球“天才少女”科里·高芙(Coco Gauff)也在推特宣布,由于自己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将无缘此届东京奥运会。高芙目前世界排名第25,也是最年轻的排名前100的球员,是美国备受瞩目的网球新星。

▲科里·高芙

随着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取消参赛或被迫接受长时间隔离,也加剧了人们对奥运会开幕能否如期举行的担忧。东京奥组委CEO武藤敏郎在20日接受采访时甚至表示,现在还不能排除在最后一分钟取消东京奥运会的可能性。“现在没有办法去预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感染人数在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如果接下来新冠肺炎的感染人数依然保持激增势头,那么我们会继续开会磋商。”



缺席的领导人
除了各大主要赞助商的CEO宣布不出席开幕式,多国领导人也纷纷“婉拒”。早在今年6月,美国总统拜登就表示将缺席日本东京奥运会开幕式,预计将由第一夫人代替参加。7月13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宣布将缺席开幕式。


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则在19日表示,总统文在寅不会在即将举行的东京奥运会期间访问日本。据悉,日本驻韩公使相马弘尚此前出言不逊引发的外交风波是文在寅放弃访日的原因之一。当地时间16日,韩国JTBC电视台在向相马弘尚提问韩日关系的问题时,后者回答称,日本政府没有精力去关注韩日问题,只有文在寅总统对这件事比较上心,“只有文在寅一个人在打心理战,他只不过是在自慰罢了”。此言一出,在韩国国内掀起了轩然大波。17日,韩国外交部召见日本驻韩大使相星孝一,表达严正抗议,并要求日方采取相应措施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日本方面,德仁天皇将出席23日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但受新冠疫情影响,皇后将不出席开幕式,其他皇室成员也不会在现场观赛。另外,日本政府和奥组委仍在商讨日本天皇诵读的开幕宣言的问题,避免写入表达祝贺之意的措辞。

但据日本东京广播电视台(TBS)22日报道,多名消息人士透露,日本前首相、东京奥组委名誉最高顾问安倍晋三将放弃出席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理由或为“对延期一事感到负有责任”。



性侵、毒品丑闻

当地时间16日晚,日本东京奥运馆场内一名乌兹别克斯坦籍男子因涉嫌性侵一名日本女子当场被捕。据悉,涉案嫌疑人是一名留学生,在奥运媒体记者餐厅打工,持有馆内门禁卡,因此可以随意出入场馆,而受害者也在体育场内兼职工作。两人在彩排当天结识,排练结束后,嫌疑人见四下无人,突然将受害者拉到观众席旁,并对其实施性侵。


这不是此届东京奥运会相关人员的首次犯罪记录。日本东京警视厅13日通报,警方已逮捕4名东京奥运会外籍工作人员,原因是他们涉嫌吸食毒品。据警方通报,4名嫌疑人分别为2名英国公民和2名美国公民,作为东京奥运会的电力技术人员,于今年上半年陆续抵达日本。本月3日,其中1人醉酒擅闯民宅,警方随后对4人进行尿检后发现可卡因反应均呈阳性。


乌干达运动员:想留在日本打工
日本大阪府泉佐野市在16日发布消息称,一名在当地备战东京奥运会的乌干达举重选手失踪。他在酒店房间内留下的信件中表示,“想在日本工作”。据悉,这名失踪选手名为尤里乌斯·塞基托雷科(Julius Ssekitoleko),现年20岁。他的队友曾于当天凌晨在酒店内看到他。但由于这名选手未提交新冠核酸检测样本,当泉佐野市政府工作人员在16日中午到酒店房间欲向他确认时,发现他已经失踪。

▲尤里乌斯·塞基托雷科

日本警方最新消息称,20日,警方已在三重县发现了塞基托雷科。目前,警方正在询问其失踪后的详细经过。据了解,由于集训成绩不理想,塞基托雷科最终没有获得参赛资格,他已经于21日深夜乘坐班机回国。


丰田等赞助商开始保持距离
20日,松下公司宣布,社长楠见雄规将不出席即将于23日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包括日本电报电话公司(NTT)、日本电器(NEC)和富士通等多家日本电信和IT公司也宣布了类似决定,日本航空则表示正在谨慎探讨应对。所有公司都解释称,作出这一决定是因为多数奥运会比赛都禁止观众观看——然而实际上,开幕式将允许企业赞助商、外国政要和其他重要人物入场。


NPR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指出,这些决定背后更有可能的原因是:这些公司试图与此届奥运会保持距离。就这一点而言,做得更彻底的是最先宣布的丰田汽车公司。

19日,丰田方面表示,社长丰田章男和高管将不出席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不仅如此,丰田首席通信官永田淳(Jun Nagata)还在发布会上表示,丰田决定取消奥运会相关电视广告片的投放。据悉,丰田此前被认为是东京奥运会的顶级赞助商。NPR分析认为,丰田临时宣布“撤档”,主要是因为担心本届奥运会的负面事件会影响企业形象。


永田淳称,丰田公司的广告是为了传达体育精神,而不是为了“营销”。但目前为止,奥运会出现了“各种各样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东京奥运会正在成为一项由于各种原因而难以获得支持的事件”。


内容及图片来源:FT、NPR、Industry Leaders、纽约时报,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