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番、猎头、瘴气,惨烈的台湾开拓史

九边 2021-07-23 09:02
 戳蓝字“九边”关注我们哦。


最近研究了下台湾的开拓史,发现过程非常非常的不简单,所以拿出一部分来跟大家分享下。

 

1

 孤悬海外


说起来,台湾作为一个海岛,地理环境非常不怎么样。因为海洋的常年侵蚀,整个岛屿东部也就是面对太平洋的地方,几乎都是山区,没有平原。

 

岛的西部地区面对大陆,要稍微平坦一点,但是因为水文条件太差,和大陆的来往非常困难。长久以来经济文化的发展,比起中国第二大岛的海南,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问题就出在台湾海峡上,台湾海峡在福建和台湾当地被称为“黑水沟”。大家不要误会,不是说水不干净,而是台湾的西面海水非常深,水深颜色发黑,所以这样叫。

 

台湾海峡和大陆距离一百多到两百多公里,这个距离如果是风平浪静的,就算是古代造船航海技术一般,也不过是两三天就到了,但是古代去台湾是一件非常难的事。

 

原因就在台湾海峡的风和水流,所谓“无风不起浪”,台湾海峡这里一年就刮两次风,一次刮半年。

 

而且不是一般的刮,在岛上纵贯着的台湾中央山脉主峰有4000米,大陆的岸边是一千多米高的福建山地。两山夹峙中,台湾海峡就成了一个狭窄的管道,空气的流动被约束在这个管道里,于是台湾海峡常年刮“穿堂风”。不是刮东北风,便是刮西南风,而且管道让风速加大,经常原本不大的微风,一进入这个管道,就被压迫加速形成大风。

 


但是大陆到台湾,走的航向却是个东西方向,这一来船只行驶等于是侧面迎风,这种情况的危险程度比起顶风或者顺风,高了不知多少。不要说古代的船只,现在的船只面对侧面风都需要调整行驶角度,改为正面迎风才安全。船只做损害实验都是侧着,因为这样受损程度最高。

 

所以在造船业弱的早期,船只甚至宁可从浙江出发,然后走南北方向的线路到台湾,虽然路程远了不少,但是安全且稳妥。

 

所以关于台湾最早的官方记载,是在三国时期,孙权派人去海外,结果到台湾了。当时就是从长江地区走的,出发的时候是正月,正是冬天,要是从福建出发,以那时候的技术肯定就到不了了。

 


随着时代和技术发展,古代中国也有能力从福建直接走近路去台湾了。不过几乎没有人会在冬天西北风去台湾,而是选择略微好一点的夏天,至于路线也都是从海峡南面走,因为南面有个澎湖列岛正好隔在大陆和台湾之间。



因为澎湖到大陆情况比较好,所以澎湖倒是很早就成为了贸易集散地。中国生产的商品在这里和各地的商人交易,宋代的时候就开始在澎湖驻军屯田。

 

而对于台湾岛,都认为这地方没啥价值,听任当地土著自己生活,对于愿意去台湾开垦或者经商的也不阻拦,所以台湾南部平原形成了一些移民聚集区,山里边基本没法进入。

 

2

 生番


在福建和台湾有俗语描述去台湾的结果:“十去,六死,三留,一回头”,就是说平均十人中,有六个会死在海上,三个能平安到达,还有一个人放弃了。这个数据肯定是夸张了,但是从这种夸张的描述里面,可以看到古代中国到台湾的困难程度。

 

不过即使这样,作为种菜技能满点的中国人,从大陆去往台湾的人依然是络绎不绝,而且在西部的平原地区开始种植作物。

 

不过开拓台湾还是很困难的,在古代安全地踏上了台湾非常不容易,不过想想也正常,要是那么容易还用等到宋代才开始?宋代海南岛都已经可以做朝廷大员的发配地了,据记载已经开垦良田万顷,甚至开始科举考试。苏东坡在发配到海南的几年里,写的诗句很是夸奖那地方好吃的,尤其是生蚝,并且表示皇帝召他回京也不回了,海南挺好(“余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阳招我魂”)。

 

随着时间发展,到了元朝的时候,蒙古人曾经乘船去过台湾。发现当地几乎都是原始森林,而且林子里全是原始部落,两边打了一架,蒙古人还被打退了,蒙古人表示这地方人实在太不开化,不讲武德,一顿乱打,都没看清就死伤惨重。

 

其实主要是蒙古人的航海技术有问题,没有在当时已经被汉化的地区登陆(这个登陆不准的问题一直伴随蒙古海军)。

 

说起来台湾到处是高山,一大问题就是平原地区少,而且虽然肥沃但是水又有问题。主要是每年的降水不规律,旱季的时候降水量特别稀少。等到了雨季跟随台风而来大量降水,有高山但是岛屿狭长没有纵深,无法形成大的湖泊和河流。

 

古代缺少水利技术,造成台湾的粮食长期无法自给,明清时期依靠番薯引进也只能勉强养活台湾人。

 

再往后,明代时中国人口增加迅速,开始有大规模移民台湾,而这时候西方殖民者也已经占领东南亚,来到了中国。正巧两帮人遇到了一起。

 

这时候是台湾甚至说中国的一个关键期,大家都知道郑成功收复台湾,但是事情前因后果很多人不知道,所以我这里要多说几句。

 

明朝后期自从倭寇之乱,东南沿海就没有消停。特别是后来搞成了郑芝龙为首的海盗,明朝政府军,还有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几家的殖民者,在那里玩起了三国杀。互相文的武的闹个不亦乐乎,前后百余年的大乱,几方互相你来我往。

 

荷兰人偷摸跑到台湾开始一边种地一边做买卖,占着不走了。我们前文也说了,台湾海峡看着比较窄,想直接冲过去也费劲,所以一直没把荷兰人赶走。后来明朝完蛋了,只剩下了郑成功他们还在抵抗,荷兰人看着郑家心里着急,于是和清兵联系,打算两家合作,来个两面包夹,郑家完蛋了自己捞好处。

 

结果事情过程没问题,还没有联系到清兵,郑成功就因为作战失利,在大陆已经无法立足了。但是发展方向和荷兰人想的不一样,郑成功带着几万大军冲着荷兰人来了,经过一番激战,顺利地赶走了荷兰人。当时台湾汉人跟着郑成功打荷兰人的就有好几万。

 

从这以后两百年殖民者在中国都颇为老实,以至于中国从皇帝到百姓,很长时间都对西洋人颇为轻视。

 

按照当时荷兰人的记录,他们在台湾的日子过得很不怎么样。他们不敢深入岛内,即使这样依然非常危险,至于危险的来源,一个是当地的瘴气,一个是当地的居民。

 

所谓瘴气,也就是当地潮湿炎热,到处都是那种水洼,大家有经验吧,活水是不会臭的,往往那种水洼,又臭又埋汰,上边漂着一层奇怪玩意,周围到处都是蚊虫乱舞,携带着各种病原体,到最后就成了个“细菌汤”和“病毒库”,如果没有相关生活经验和抗体,很难在那一带活下去。一般移民大规模迁入后,排干沼泽填平水洼,瘴气慢慢就没了。

 

古代台湾的移民,即使是福建地区来的,也要因为适应台湾的气候与环境,损失不小的一部分,所以开化之路非常漫长。

 

说完瘴气就得说人了,当时台湾人分汉人和土人。其中的土人被称为“番人”,又分为生熟两类,熟番是已经接受汉化的土人,生活居住都和汉人混杂在一起,只有很少部分生活习惯和汉人不一样。而生番就基本还保持几千年前的状态,居住在山林里面以打猎和原始方式种植为生,他们待的地方连熟番都不敢随便去。

 

前边说孙权派人去过台湾,去了一万人回来几千,有的病死了,有的被土著给杀了。不过他们在那里目睹过生番,说这些人都剃个光头,“舅姑子父,男女卧息共一大床。交会之时,各不相避”

 

而且生番有个令汉人无法理解的习俗称之为“出草”,就是猎人头的习俗:把人杀死后将首级带回,放在家中或部落的首棚中以示战功。哪个部落积累的人头越多,越是显得部落强大,附近其他部落就会敬重。如果哪个人家里人头积累得多,就显得主人勇武,在原住民中间地位高,各方面都要更加受到优待。

 

而且他们认为人头在家里供养,会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不但保护自己还能有各种好处,甚至可以驱走妖魔邪祟。所以他们互相串门,经常要欣赏彼此家里收藏的大量人头,你去了说不定一时半会欣赏不了这种收藏艺术。

 

正因如此,当地原住民出草砍人头,大多不是为了仇恨,也不为钱财,而是基于在原住民看来很神圣的缘由,如祭祀祖先、宣告成年、夸示勇武、祛除疾病等等。

 

至于出草砍谁的头倒是无所谓,一般只要不是附近的熟人都可以。因此外来者在岛内危险就大增了。清代人的描述在台湾,如果进山会遇到各种鬼怪,经常会沿路讨要“路费”。

 

如果是鬼怪一般把随身带着的纸钱撒出去就可以了,最多摆酒烧香祭奠祈祷也能放过。如果遇到生番,就只能把自己的人头拿给人家做路费,可见当时对生番的恐惧,远远大于山里的鬼怪。

 

对于时不时出门就被生番砍了脑袋,当地汉人和熟番的应对方法更加难以理解。他们反过来去杀生番,而且不是光砍了头,而是整个的弄回来,脑袋砍了挂在显眼地方,然后把肉都拿来吃掉……

 

至于为啥吃,按记载是说吃了生番的肉,身上就会有生番的味道。而生番是可以闻到这种味道的,就不会被生番出草砍了脑袋,其实当然没这么一说了,生番之间互相猎杀更惨烈。所以番肉在台湾卖的颇贵。猎到一个生番,就把生番当猪肉卖,而且比猪肉价格高不少。

 

当地人有俗语所谓“抓到一个生蕃胜过抓几头鹿”到现在闽南话还有一句叫“横直人肉咸咸”。意思是反正就这么烂命一条,你随便怎么样吧,拿去吃掉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知道的人以为只是随口说说,其实是经验之谈呢。

 

然后这种行为又和中国传统医学结合,研究出不同部位还有不同的效用:心可以用作治心气病,胆可以拿来治刀枪伤,腿骨可以治脚气。最值钱的是“番膏”,也就是把生番的骨头拿来熬油,冷却会和猪油一样凝结成膏状,存放起来。因为生番几乎都不被瘴气伤害,所以当地人相信这种番膏可以治疗疟疾。

 

前面说了台湾瘴气的厉害,这种膏特别的受欢迎。不光在岛内热销,还出口到福建广东,因为多有去东南亚贸易的商人,那里的瘴气更是厉害,价格也就被越炒越高。

 

更有甚者,传言说番膏如果经过去除杂质精炼,存放在不向阳的墙角地下,时间越长药效越会沉积越有效,现在想来都叫人脊背发凉。

 

3

 日本的入侵


到了清朝,大陆地区的人依然陆陆续续来到台湾,到清末已经颇具规模。平原地区基本开垦完毕,开始往山区进发,台湾的人口数量也在不断增加。这些人里面还有各种矛盾,所以台湾的族群大规模械斗非常的严重。

 

当时大陆来的汉人时常和开化的熟番打,而汉人内部打得更加厉害。

 

这些人有的是广东来的有的是福建来的,广东来台湾的多是潮州人和客家人,福建来的多是漳州泉州人。因为潮州话更加接近闽南语,而客家话是单独语系,所以现在的台湾人基本没有人说粤语。

 

熟悉南方地区的小伙伴估计都知道,这三种人都属于传统的武德充沛,在家乡大规模械斗都属于传统保留节目,待在一起不打架就怪了。所以三方打得特别热闹,使得官府头疼得厉害。因为他们械斗规模太大,每次官府都要问你们是要械斗还是要造反啊?要是械斗自己收拾,造反我就调兵了啊。

 

而在人数占优势的福建人内部也要打,据说漳州人认为自己是跟着郑成功来到台湾的,而泉州人是跟着施琅来到台湾的。这样的说法,不打是不行了。即使是漳州和泉州内部也有不同派别,有了矛盾也要武力解决。

 

想一下当年走在大街上,看到前面两帮人要开打,你跑过去准备加入。两边都没有自己认识的人,就询问哪边是汉人,两边说我们都是;接着问我是福建人该去哪边,两边说我们都是福建人;再问我是泉州人我该去哪边?两边说我们都是泉州的;最后说我老家是泉州奉圣的,其中一边说我们这里都是的,组织在这里,老弟你赶快过来吧。

 

说起来从大陆去台湾,要经历黑水,克服瘴气传染病,面对生番随时把头砍了,还要经历各种族群械斗,在古代实在是困难重重。我以前说过,生活太“随机”,人就会变得很迷信,所以台湾地区的各种民俗传统特别盛行。

 

比如传统上每年农历七月被称为“鬼月”,台湾的活动就特别大。而且整个月里面的忌讳也特别得多。到了农历七月办婚庆的、卖房子的、搬家公司、旅行社、旅馆酒店等等都要生意大减,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而且台湾的迷信程度也特别深,没有水于是政府官员跑去祈雨,芯片厂开张请一群道士和尚做法保佑生产顺利,郭台铭参选也说是妈祖托梦,一家企业招聘总经理要把八字拿到庙里算一下。而且当事人显得非常正式,参与者也都很认真,这种操作让人颇为诧异,整体都是一群没破“四旧”的封建余孽。

 

我们接着说后来的事情,日本一直觊觎台湾,等到甲午战争之后,日本逼迫清政府割让台湾。

 

日本对于台湾颇为重视,因为以前在琉球和朝鲜,日本都是多年经营。台湾算是日本第一次依靠武力直接占领,日本上下都认定台湾人肯定会拼死反抗。于是把原本保卫天皇的近卫师团都派到了台湾。聚集了足足5万兵才上岛,以应对台湾本地人的反抗。

 

后来的经过颇能证明当时日本人的明智,台湾人在被切断大陆补给的情况下,和日军打了整整近半年。日军死了5000,伤了近3万,近卫师团长也是明治天皇的叔叔都被打死了。前后轮换替代的日军接近10万,这才算是勉强压制住了台湾人的大规模反抗。

 

作为对比,后来日本占领整个东北,死了199人,你们就知道台湾人有多猛。

 

后面的几年对于日本人是噩梦,台湾人开始各种地下活动,加上各种疫情,日本人来到台湾,损失的数量特别大。一年之间换了三任总督,第三任就是大名鼎鼎的乃木希典,如果熟悉日本近代史的估计都要笑了,这位是日本近代第一号送人头大师。

 

他在的地方自己人死得肯定比敌人还多。最有名的战绩就是日俄战争期间进攻旅顺,为了一个203高地,因为他的固执,日军伤亡了11万,死了足足六万,大家看清楚了,203高低是一个山头,不太大,现在是旅顺的一个景点,死了6万,我军打辽沈战役,伤亡了7万不到。

 

就这么一个强硬派,在台湾干了一年以后居然怂了,是真怂了,说这地方不是人待的:每年收的税还不够开支的1/4,日本政府还要往里贴一大笔。这还是日常开支,台湾要啥没啥,以后建设还要不知道投多少钱。因为清朝偷偷的支持,加上台湾人反抗日军占领,到处都是反抗军袭击。派人镇压结果激起更多人反抗,算是走进了死循环。就任一年瘟疫鼠疫等传染病弄死了两万人,日本从政府到民间很多人主张把台湾卖了止损,不愿意在这个无底洞里继续投钱。

 

尴尬的事情是,因为战败赔款,清政府肯定没钱。于是日本打算卖给英国人,可英国的意思是我要那个岛干嘛?要是想要,当年打服了大清,我早就要过来了。

 

于是日本人又去找法国人,两边价钱没有完全谈拢,日本政府又觉得卖掉实在太丢人了,决定继续坚持几年。

 

这时候一个重要人物出场,儿玉源太郎。熟悉日本近代史的小伙伴估计要头疼了,这人是日本明治时代第一强悍人物,文武两路都是一把好手。

 

他在台湾的政策就是没有政策,一切都随机应变,软硬兼施。愿意归顺的就给予重用,不服从的就全部杀掉,并在全岛推行连坐。把当时台湾的富人和读书人基本都赶到大陆去了。在台湾下本钱搞建设,开垦土地大量种甘蔗获利,把获利又投入到建设里面。

 

当时在台湾,日本人发现了一样好东西:清代台湾汉人和番人对立严重,所以清王朝决定采取“番汉分治”的政策以解决此冲突。清王朝承认番民自治地权,进行严格的汉番隔离政策,官府于入山的重要路口,以立碑、立界方式来规范汉人生活区域,严禁汉人超越其区域。后来清廷则另加以“挖沟推土”构成界线。土堆在当地俗称“土牛”,土堆边上又加上深沟,故称为“土牛沟”。

 

日本人觉得这东西好,于是加以灵活运用,把这种封锁线修得纵横交错,把一整块地区人为地分隔开。在交汇点设置岗哨,然后一块一块的扫荡反抗者。很快台湾人的反抗就被渐渐地压服了。

 

这个事情之后,日本人自认自己找到了制服中国人的好办法。从那以后就上了头,把这套在个山地小岛上推行的政策,在中国到处推行。先是918之后在东北实行,搞日本移民拓荒,搞建设投入矿山工业,搞连坐保甲、收买拉拢、分区块扫荡最后打败了抗联。为了搞分化还扶持了一个伪满洲国。

 

其实在东北搞得就不太好,东北地方太大了,日本人主要在核心地带搞,东北很多胡子日本人也没辙,还是后来我党剿灭的。后来日本人全面入侵中国,还是这么一套,两家的体量差距在那里,于是日本把自己给活活拖进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二战之后日本人离开台湾,原本台湾人欣喜无比,看当时的影像和照片,民众基本都对回归中国非常高兴。

 

至于国民党那群人是什么货色,就看1945以后各路神仙在大陆的接收,他们在台湾的行为可以想象。台湾人对国民党的失望非常的严重,特别是国民党不但不清算日本人,对于台湾的日本人都颇为优待,还让日本人为自己训练组织军队。老蒋都带头对冈村宁次待为上宾,台湾民众心里是什么滋味可想而知。

 

后来还发生了“228”事件,国军用机枪弹压了台湾人的反抗,此后两蒋从1945年一直统治到1975年,整整统治了30年,各种训政戒严。到现在台湾人还那样痛恨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4

 尾声



文末,想说几句现在的台湾问题,比较敏感,我少说两句吧。

 

整体而言,现在收拾台湾没啥难度,美国也不会管,其实大家翻开美国建国以来的征战史,就会发现它从不直接挑战跟自己一个体量的对手,从来只捏软柿子,两次揍德国,也是等德国被消耗得差不多了,才跳出来,甚至朝鲜战争中百万大军在前线和我军硬杠,依旧不宣战,装作不是在跟中国打。

 

有点像某个电影里的桥段,说是老王当了几十年检察官,从无败绩,因为他从不挑会输的案子。

 

看看那个态度,现在基本不可能为了一个跟他们八竿子打不着的岛屿上来流血拼命。

 

不过他们确实有很多文章可做,正如他们一直做得那样,美国最强的不是美军,美军二十年没打垮塔利班,但是美国的媒体却成功忽悠瘸过苏联,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不出意外,他们到时候肯定会大肆渲染各种战争中的流血和悲惨镜头,到时候通过人权大棒修理我国,联合其他国家出台制裁协议,毕竟这才是他们的专长,现在估计最忌讳的,也是这一点,接下来啥样,就得依赖上层的智慧了。

 

全文完,如果喜欢,就给点个赞或者“在看”吧。
如果转载本文,文末务必注明:“转自微信公众号:九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