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凯娱乐贾士凯:选角必须要合适,硬塞人只会失败

Ifeng电影 2021-07-23 09:15

影视寒冬和疫情的到来洗牌了整个行业,去泡沫化之后,真正会游泳的人得以更好生存。Ifeng电影在疫情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也随着行业变化逐渐转型,在内容输出上,开始从纯粹的电影内容拓展到全行业范畴,重点关注影、剧、综三大板块。


为更好展现当下行业风貌,我们推出了《制作人访谈录》栏目,与真正处于行业一线并有优秀内容输出的优秀制作人对话,为行业提供一些方法论。本期,我们与悦凯娱乐创始人贾士凯进行了对话。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杀青之后,悦凯娱乐已经整整八个月没有新戏开机了。

 

作为公司创始人,贾士凯不疾不徐。“因为剧本还没有到位,我们还想打磨得更好。”这是他最看重的东西,也是他对待自己所操盘的项目的态度,所以宁愿放慢速度,甚至暂时停下来,也要等剧本足够完善。

 

“我们不会因为时间紧张或因为什么事情,就立刻开机,勉强进行拍摄。”

 

悦凯娱乐从成立之初就在布局影视制作,但成立6年制作的项目数量并不多,从最初的《独步天下》到最近的《司藤》,屈指可数。其成长速度却显而易见,《司藤》不论在口碑还是流量上,都是上半年国产剧不容忽视的优质项目。


 

《司藤》从策划到开播用时将近4年。“也许我们速度是慢的,但对我来说慢有慢的好处,慢工出细活,我们可以精挑、打磨剧本。”

 

相比之前,《司藤》的成功让贾士凯的制片人身份得到了更多认可,也极大鼓舞了公司士气,让他们更有自信地做更多事情,“因为已经有一个标杆在那里,而且整个公司的构架和每个人的定位会发生一些改变,在接受改变的同时,唯一的出路就是想我们要怎么做得更好。”

 

要创新不要跟风

不会轻易做《司藤2》

 

贾士凯是持“剧本乃一剧之本”观点的制片人,《司藤》的成功与剧本的反复打磨不无相关。事实上,在项目制作周期能缩短到只有10个月的当下,贾士凯透露,“我们每一个项目的剧本周期不会低于两年。”

 

从成立之初的几个人,到如今的三十多人,悦凯的影视制作部门一直在扩充,他们有自己签约的制片人、编剧,并设立了文学策划部门专门寻找和签约IP。

 

目前悦凯已经储备30多部IP,题材涉及都市情爱、古装情感、玄幻传奇、古装历史等,非常多元。其中既有丁墨、玖月晞、唐家三少、烟雨江南等当代知名作家未被改编过的小说,也有曾被改编数次的老IP,如温瑞安的《四大名捕》。

 


悦凯选择IP的首要标准是题材和类型,“我们一直在做的尝试就是创新题材的挖掘,从来不跟风。”同时,IP的故事内容也要是自己喜欢和擅长改编的,“我觉得还是要量力而行,这个是很重要的。有些题材我们也喜欢归喜欢,但那不是我们擅长的领域,我们就不碰。我们更开心的是其他公司能拍出来,我们可以学习。”

 

在市场上对玛丽苏本质的大女主戏趋之若鹜的时候,有朋友问贾士凯敢不敢把《半妖司藤》拍成电视剧,他眼都没眨地就说了“敢”。“这个名字当时立刻吸引住我了,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创新题材,然后紧接着回去把小说大概看了一下,看完以后,我觉得小说里面女A男O的人设是当下稀缺的,所以我们在剧本开发的时候,就决定要把这种人设给立好。”

 


是《司藤》原著的创新性给了贾士凯果断下决定的信心。而且不只是影视制作,在艺人经纪、音乐制作等悦凯的其他业务线上,要创新不要跟风也是他们一以贯之的风格。

 

他们也曾动摇过,但理性战胜了浮躁。借助疫情,网红经济和电商直播有了飞跃式发展,直到现在依然处于鼎盛阶段。越来越多的娱乐公司开辟了MCN业务,悦凯也曾想过拓展这条业务线,并发出相关招聘,但深入了解之后,贾士凯决定放弃。

 

“因为我们不擅长,也学不来。”

 

即便有成功先例,他们再做项目也要求有创新。《司藤》成功后很多人问他们能不能复制它的路线做一个项目,但贾士凯表示,“我们不会说再做第二个《司藤》,没有这样的想法,就像我们在讨论要不要做《司藤2》的时候,我们会想《司藤2》要怎么做,这个逻辑我们没有疏通好,就不会去轻易去做。”

 

四大板块独立发展

做制片最在意品控

 

悦凯娱乐目前有艺人经纪、影视制作、宣传营销、音乐制作四条业务线,各自独立齐头并进。和很多以艺人经纪起家的公司不同,悦凯很少为自家艺人量身定做剧集,开机项目选择自家艺人做主演的也比较少,艺人经纪和影视制作两个板块非常独立。

 

在选角上,贾士凯认为合适最重要。他在做制片人时经常有人问这个项目会不会用悦凯的艺人,“我说不是完全不会,但必须要合适,不能硬塞。这个合适我觉得是演员本人专业度要高,还要尊重导演、制片人的一些意见。硬塞只会导致项目失败。”

 

这其中当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作为公司创始人,他需要在艺人经纪和影视制作两个部门之间进行平衡。“会有非常多的battle,但是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事情,面对项目的时候大家都要平等对待,有好的battle才能出来好的东西。”

 

品控是贾士凯最看重的东西,这是他从以前的项目中得到的最重要的经验。他是一个经常反思的人,如果有项目没有达到预期,他会多次复盘,分析为什么年轻观众不喜欢,是剧情还是演员或者制作出了问题?“总结是必须的。”

 

他们每个月都要开IP选择的相关会议,文学部每周阅读大量IP,然后整理成大纲在会议上推荐给他。一旦决定做一个项目,贾士凯会从剧本初期就介入进去,“从做人物开始,再到分集大纲,我都会看。我们分集大纲字数蛮多的,大概五六千字一集,离剧本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开拍后,他最注重细节。有一部古装剧的情节是女主和男主相遇时,需要从二楼撒下一地花瓣,制造唯美效果。但他看到样片后发现实际拍摄和自己的预期效果相差甚大。

 

“我当时特别生气,直接拍桌子说怎么只撒了这么一小片花?从二楼撒下来应该是遍地花瓣,我要的这个场景可能需要1000支或者5000支玫瑰,拍出来才会给观众带来幸福感。如果就几片花瓣在那,那男女一号见面完全没有意义。”

 

他宁愿不要这场戏,也要保证成片效果。最终推翻重拍才得以过关。他没有计较钱花了多少,只是觉得那个场面那么拍是不对的,“这是一种坚持,一定要重拍。”

 

他的坚持来源于影视行业泡沫化时期的切身经历。“我是经历过5毛特效的人,那时候无论是资金,还是特效对于电视剧这个品类来说,就只能做到那个位置了。随着市场发展,平台给了我们很多机会,也给了我们充足的资金,才能做出品相更好的东西。”

 

因为储备的IP很多,在改编时他会和原著作者充分沟通和商量改编方向,看对方的接受度如何,“我们所有的改编都跟作者保持很好的关系,他会接受我们在剧本上的一些创新,然后跟我们一起把人物、事件等所有的关系变得更扎实,他们的认可对我们来说也是很欣慰的一件事情。”

 

行业有挑战没有“寒冬”

用定制剧解决注水问题

 

在前不久悦凯成立6周年之际,贾士凯发过一封内部信,说因为市场环境更替,很多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悦凯抗住了来自各方的压力,在行业最艰难的时候稳步向前。

 

他不认为行业进入的是寒冬期,而是将其看做一次变化与挑战,“那怎么才能不输呢?首先要稳,第二不能浮躁,第三要随着市场改变自己。”

 

身处其中,他最忌讳心态浮躁。“虽然《司藤》给我们带来了行业认可,但我对自己、对公司团队的要求还是必须要稳,不能浮躁。这个圈子最害怕的就是浮躁,太浮躁是没有未来的。”

 


他之所以选择组建编剧团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创作,即便八个月没有开机新戏,他也没给团队太大压力,力求稳健发展。

 

“我对悦凯未来的展望就是我们要做‘百年老店’。”贾士凯笑道。“说白了就是想做一家被行业认可的公司,这个认可其实是很难的,非常难,所以要稳中求发展。”

 

随着行业逐渐去泡沫化和短剧的流行,包括悦凯在内的影视公司将更多注意力放在内容创作上,很多行业顽疾正在被解决。比如广受诟病的剧集注水问题,“我们版权剧很少,大概一年也就一部,但定制剧比较多,定制剧的利润比较固定,所以我们不存在注水,因为平台已经给到我们能完成这个项目的费用,并保证能有一定的利润。”

 

“说白了就是现在没有地方可以注水了,因为定制剧大部分都是平台主控,他们有自己的流程,像《司藤》本来是两本书,我缩减到30集就是想让故事更紧凑一些,因为做30集的费用是这些,40集的费用还是这些。对于我们这种上升期的小微企业来说,品质大于利润。”

 

在品质的界定上,贾士凯关注的范围很全面,口碑和流量两手抓,综合考量豆瓣、微博、抖音、播出平台等多个渠道的数据。

 

他会让自己在项目评估上保持客观判断,尽管悦凯的每一个影视项目都是他的心仪之作。

 

即将开播的《心跳源计划》,贾士凯期待已久,“这是我自己的‘孩子’,我觉得它是一个非常好的作品,我特别喜欢。”

 


但这部剧品相真正如何,还要看市场的验证,“我不会夸大和炫耀自己的作品,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就问心无愧了,希望最后呈现出来的东西能让观众接受与认可吧。” 

 

往期内容


Ifeng电影【设置星标】
你就能更快的收到我们的消息啦♥️
分享/在看/评论/点赞
都是对原创的支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