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索何夫《我们的奥德赛》(二十)| 长篇科幻连载

不存在科幻 2021-09-15 19:46

点这里收获目录+订阅,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醒

《我们的奥德赛》迎来大结局啦!完结撒花~!

前情提要

我们事先当然不可能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但是,正像过去的俗话说的一样,在这一刻,我和奥德修斯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做到了“心有灵犀”。

索何夫 | 科普作家、科幻作家,江苏省科普作家协会成员。2014年起在《科幻世界》《科学Fans》《科技日报》等刊物上发表小说、文学评论和科普文章。曾获2018年全球华语科普优秀奖,多次获得银河奖、星云奖。


我们的奥德赛
第十九章 结束与开始
全文约7500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光复历210年7月6日,黑海东部海岸,高加索山脉西端,圣血城,当地时间2205时。

(莉莉娅的视角)

“一切都完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完了,意思是死路一条,毁灭,终结,无法挽回,除此之外,当然不可能会有别的意思,”拉希德将军像是面对傻瓜一样解释道,“只要你的朋友奥德修斯真的下达指令,让那些弹头进入大气层,这就是唯一注定的结果。”

听到这话,秋困惑地挠了挠脑袋:“那你的意思是,刚才我们听到的……”

“那个人工智能应该没有说谎的能力,因为它被禁止那么做,”拉希德说道,“它所说的一切,与我们目前所知的基本吻合:‘巴尔德’系统确实是在终末之年后所设计的,其目的也确实是清除‘太岁’污染——最重要的是,早在一个多世纪前,同盟的实验室就通过已经获取的药剂样本进行了实验,而实验结果证明,它在理论上确实有效。”

“啊……诶?!”

这到底是闹哪样啊?!

“但你知道为什么‘巴尔德’系统直到现在还没有被使用吗?!”

我和秋都摇了摇头。

“因为系统的研发设计团队在整个系统完成最终测试之前就遭遇了一次意外,原本的研究中心在那次意外中被整个摧毁了——至少我的数据库中的资料是如此声称的,”“圣灵”答道,“通过我的协助,团队中的一小部分幸存者在这座废弃的古代军事设施里重新组装了一部分设备,但很不幸,只有研发团队的负责人才拥有可以启动它们的‘钥匙’,而所有的‘钥匙’都在意外中散失了。剩下的人则不具备启动的权限。除此之外,因为某些未曾告知我的原因,他们似乎无法返回之前的研究中心寻找那些遗失的‘钥匙’。”

“唔,等等,我记得奥德修斯先生说过,他得到‘使命’的地方是……”秋突然想起了什么。

“在原研究中心内的设备中,应该也有一个我的复制品负责必要的维护工作——当然,我无法知道这个复制品的目前状况,也不能与它共享信息。毕竟,现在这年头,信息的远距离交换已经很困难了,”“圣灵”继续道,“不过,按照我们接受的最后指令,无论是我还是它,都会寻找适合的人选——换言之,那些没有被‘太岁’所侵蚀的人——并委托他们去寻找‘钥匙’,重新启动‘巴尔德’系统。”

“但所谓的‘意外’又是是什么呢?”我问道。

“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拉希德准将说道,“虽然它属于同盟的最高机密,但既然事已至此,让你们知道也未尝不可: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意外,而是同盟的人蓄意摧毁了研究中心。”

“啊啊?!”

“这一切都得从‘太岁’的爆发说起:我们都知道,所谓的‘太岁’,本质上是一种人造细胞器。一旦找到合适的宿主、并与其体细胞结合后,它就会极大地促进宿主的恢复能力——在最初,‘太岁’被创造出来的目的,正是希望让人类能获得强大的再生能力,从而不必依靠器官移植或者义肢。但很不幸,在之后的实践中,‘太岁’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失控突变,它开始感染一切真核生物,并让它们发生完全不受控的突变,这直接导致了终末之年和旧纪元的终结。而在那之后,一部分人撤入了五座巨型地下避难所都市,形成了现在的同盟,希望能够以此保存文明、并有朝一日东山再起,”拉希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继续说了下去,“以上这些,就是你们可以学到的公开历史记录……但并不是全部。原因很简单,最初同盟的打算并不是单纯的‘等待’。”

“因为从逻辑上讲,所谓的‘等待’根本是毫无意义的,”正在用控制台调阅着一系列数据的奥德修斯插话道,“我们都知道,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足够多可供感染的宿主,‘太岁’就能无限期地存在下去。把自己关进极地周围的地洞深处藏上个一两百年,根本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毕竟,就算没有圣血会这种白痴组织火上浇油,人们也仍然在不断地突变、畸形、死亡。光复军当然也不能用子弹、大炮或者凝固汽油弹解决这个问题——虽然他们压根就没想要解决它就是了。”

“所以说……”

“负责‘巴尔德’研究的团队,和负责地下避难城市项目的团队,事实上是同一群人。在‘太岁’爆发失控后的第十年,那些侥幸在大混乱和崩溃中幸存下来的政府和大型企业组织一致认为,原来的世界已经无可救药。因此,他们决定挑选出一批未受感染者进入避难城市,直到‘巴尔德’系统研发完毕、可以铲除‘太岁’污染后,再由这些人重建文明,”拉希德将军接着说道,“在一开始时,这项计划似乎非常合理。不过,到了第五年,有人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初期实验表明,准备用‘巴尔德’系统播撒的药剂确实可以让‘太岁’被消灭,但被‘治愈’的感染者随即出现了大量不孕不育的情况:进一步研究证实,‘太岁’与人类的结合已经极为紧密,以至于大多数情况下,如果没有了它,被感染者的生殖细胞会在结合后无法顺利完成着床阶段的头几次分裂……”

我下意识地倒抽了一口冷气:“也、也就是说,这样一来……”

“‘太岁’的消失,将意味着大多数人不会留下后代,”拉希德答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少量的人对‘太岁’有着先天性的免疫能力。而且,随着通婚和繁衍,这样的人正变得越来越少——虽然原理不明,但许多观察记录显示,如果父母双方有一方不具备这种能力,则免疫将很难遗传给下一代。最重要的是,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你们是否思考过,为什么光复军基本不给执勤人员提供防护装备?”

“护具?我们有呀。《光复军基础手册》里规定应该发放的那些,我们都拿到过,”秋困惑地和我对视了一眼,“头盔,防弹护甲,护膝,降噪耳塞……”

“我指的不是那些东西,而是可以隔绝生物污染的三防设备——你们难道就没有思考过,如果出生在地下避难所城市里的同盟公民是未被‘太岁’感染的,那么离开城市本身意味着什么?没错,在你加入光复军的第二天,会有人给你们一枚所谓的糖丸疫苗,但别忘了,世界上很少有对所有人都绝对有效的疫苗!从理论上讲,如果要暴露在野外,像我们‘银色方阵’这种级别的防护是必须的。”

欸……这听起来确实非常有道理的说。

“除此之外,你们大概也和其他同盟公民一样,从来没有思考过,为什么许多人在成年之前,就会被要求换上人造器官和机械义肢——虽然这确实可以强化人体、增加对某些工作的适性,但高昂的成本理应让这种做法变得毫无意义才对,”拉希德将军补充道,“事实上,这种做法的最主要目的,不过是将可能发生畸变的部位去除,好让避难所城市里的人们相信,他们是一群特殊的幸运儿——多亏了早期对‘太岁’的持续研究,同盟在一个多世纪前就已经拥有了预测每个被感染个体大致畸形部位位置、甚至是可能的畸变规模的能力。”

“原来是……这样吗?”我下意识地摸了摸位于自己眼眶中的机械义眼,然后又动了动同样来自同盟“馈赠”的左臂,“所以说,‘巴尔德’一旦启动——”

“——除了像你的朋友奥德修斯这样的极个别特例,届时,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将在劫难逃,与‘太岁’一起被打入遗忘和毁灭的深渊之中。”拉希德语气严肃地说道,“根据不同的数学模型估计,在三个世代后,还能维持完全正常的生育能力的家庭会只剩下——”

“大约是全球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一点九七到百分之二点七一之间,当然,我的数据来源比较老,但正负误差应该不大,”“圣灵”毫无感情的人工合成声音插了进来,“根据目前残余的现代智人种群数量判断,这个比例所对应的生物个体绝对数量完全足以维持物种种群的长期存续,并确保基因的多样化。因此我认为,问题不大。”

“我操你程序员的!”拉希德吼道,“莉莉娅!秋!你们听到这个天杀的操蛋混球电子垃圾说的话了吗?!你们如果不制止奥德修斯,你们也许就再也不可能当上母亲或者祖母了!这直接关乎我们所有人的未来!”

我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秋也没有。

虽然看不到发生在这里的一幕,但拉希德显然注意到了我们没有采取行动这一事实。于是,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又开口了:“我恳请你们再仔细思考自己的决定:要知道,在绝大多数时候,我们不过是风中的沙尘,被历史的暴风吹响连它自己也无法判定的远方。你们现在正掌握着一个罕有的、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所以现在就把枪拿起来!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的话,你们未来会永远后悔的!想清楚!”

“但如果抓住了这个机会,那么各位的结果大概也不会很美妙,”“圣灵”说道,“虽然我刚才所说的全都是事实——因为我在技术上不可能说谎——但你们要知道,事实并不局限于此:不启动‘巴尔德’系统,无疑也是可以的。但这意味着,现代智人将以确凿无疑的趋势滑向深渊。”

“诶诶?!”

“你们难道以为,‘太岁’的影响就到此为止了吗?很不幸,并非如此——随着代际交替,因为‘太岁’的感染而积累的大量随机性基因变异也会不断传递、混合、增长,并最终变得越来越极端、也越来越混乱和不稳定。多亏了这些自称为圣血会的、崇拜极端突变的非理性团伙在过去这些年里占领了这处设施,我通过对他们的研究资料的分析,基本上已经确认了这一事实,”人工智能告诉我们,“虽然我不可能精确地判断未来的情况,但基本可以确认的是,如果这一趋势不加以阻断,无限积累的极端突变有很大的可能性,将导致现代智人作为一个物种的消亡——各位刚才所见到的焦哈尔先生的情况,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顺带说一句,因为我的程序设定,我是绝对中立的,除了遵循义务向各位通报实际情况之外,各位要怎么做,我无权干涉,也不会阻碍你们的任何行动。”

“所以这又怎样?我也知道这种趋势存在!但这又怎么样?!人类的自然繁衍速度毕竟是有限的,我们有数个世纪的时间可以去寻找解决之道——没错,我们确实曾在近两百年里对这个问题无所作为,但只要有了‘巴尔德’系统作为威慑,我就能重组同盟,剔除掉那些蝇营狗苟、无所作为的家伙,并且真正地解决掉问题!”拉希德反驳道,“你们两个!听着,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和奥德修斯那家伙发展到了哪一步,但从生物学层面上讲,他现在甚至不能算是像我们这样的人类了——现在,他代表着的是一个与我们竞争的、拥有对‘太岁’的免疫能力的人类亚种!对他而言,‘巴尔德’系统是一举铲除掉我们这种潜在竞争者的制胜秘诀,我们不能让他得逞!”

我又沉默了几秒钟。没错,我当然知道,“圣灵”和拉希德将军说的都是实话,我也知道,任何一个选择,都有其意义。

所以……

“姐姐?”

“嗯,”我握住了秋的手,“我们相信奥德修斯先生。”

彼埃尔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看着我们。也许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当然,这并不重要。

“那您的意见是——”“圣灵”对奥德修斯问道。

“我的选择一如既往,”在停止调阅数据之后,奥德修斯用冷淡的语气说道,“我的使命就是保证人类的利益。”

“既然如此……”

“以未受污染的、拥有纯净的遗传基因的人类之名,我要求你立即向我移交全部控制权,”奥德修斯说道,“启动所有卫星,现在。”


光复历210年7月7日,黑海东部海岸,高加索山脉西端,圣血城外围地带,当地时间0112时。

(秋的视角)

在如同黑色幕布般空阔寂寥的夜空之中,一枚闪亮的流星落了下来。

好吧,那其实不是流星,而是“巴尔德”系统的组成部分之一:一枚装载着六发弹头、被寄托了彻底铲除“太岁”对地球生态圈的污染、拯救人类文明的希望的卫星。自从在终末之年后被人们用最后残存的航天力量发射到高轨道上后,它已经在那里安静地等待了两个世纪,而现在,它的故事结束了。

在一个小时之前,通过“第一殿堂”内的控制设备、外加“圣灵”所给予的授权,奥德修斯对它发出了激活指令——正如另外二十一枚尚能正常运转的卫星一样。在之后的几秒钟里,它的姿态调整系统开始重启,为了这一刻而存储了两百年的燃料转化为推力,开始进行发射前最后的自动调整……

接着,奥德修斯动用他刚刚获得的权限接管了这一系统。

就像许多旧纪元的高技术产物一样,作为“巴尔德”系统发射平台的卫星也是个相当脆弱的事物,一点儿小小的人为偏差就足以让它们完全失效。当奥德修斯手动修改了它们的姿态调整系统矢量喷口的参数后,所有卫星都脱离了先前的稳定轨道、开始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回归它们的起源之地。

当然,这也意味着,按部就班地发射那些弹头已经毫无可能——当被推进器推动着持续加速下坠的卫星进入电离层内、陷入黑障状态之后,地面控制设备与它们的联系也随之中断,原计划用于一劳永逸地铲除“太岁”的药剂将永远不会随着大气环流扩散到地球表面的每一处,而只会在高温中与卫星本身同归于尽……至少其中的绝大部分是这样。

而这个故事……唔,至少在我看来,当我们通过奥德修斯从“第一殿堂”的数据库里发现的一条应急逃生通道离开那座地下建筑、并成功地远离了那片是非之地之后,它应该已经告一段落了。

“说起来,我那时候还真被吓了一跳呢。”在这处离圣血会的老巢稍微有些距离、长满了苍郁树木的山坡上,姐姐和奥德修斯肩并肩地坐在一块,共同注视着那道在夜空中不断延长的金红色弧线,“不过,看来我们对你的信任是正确的。”

“哦?”

“因为我们知道,奥德修斯先生你是绝对不会做出真正的坏事的哦。”我点了点头,“虽然我们当时也不确定你的打算,但我以前听人说过,真正的信任是不需要理由的。所以我们决定继续信任你。”

“没错。而且,还有一种事物,其实也是不需要理由的,”姐姐将嘴角凑到了奥德修斯先生的耳畔,轻声说道,“一点都不需要。”

“也许……是吧。”奥德修斯罕见地没有与姐姐拉开距离,而是任由她把下巴靠在了他宽阔健壮的肩膀上,“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我知道,无论是‘圣灵’、亦或是拉希德将军的计划,都实在是太过于……极端了。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接受让全世界绝大多数人付出牺牲、只为了那个生物学概念上的‘人类’能够重新变得‘纯洁’;而我也同样不能赞成拉希德那家伙的计划——虽然他的打算也许是对的,但纯粹由伤害他人的力量所换取的权力总是比别的权力更能腐化人,尤其是用对数以亿计尚未出生的人的生杀大权所换来的力量,足以让最谦逊而聪明的人在膨胀中变得愚昧而癫狂。我不打算冒这种险。”

“毕竟,在终末之年之前,我们的祖辈就已经冒过太多这种险了。”彼埃尔补充了一句,“而且他们的结果通常可不太妙。”

“所以说,我们最后还是按照卡萨·乔治斯先生——那个在过去背叛了你的人——的愿望去做了,”姐姐摇了摇头,“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之前不……”

“因为我以前并不是这么想的,”奥德修斯诚实地答道,同时破天荒地对姐姐和我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我必须得承认,在过去,我确实曾经希望将‘巴尔德’投入使用、结束掉这个令我厌恶的世界——当初,正是那些疯狂崇拜‘太岁’、憎恨我们这些‘不受祝福者’的圣血会疯子毁掉了我曾经所拥有的一切;而或许正是因为看中了这点,那座研究所废墟里的人工智能才会决定,委托我去完成‘使命’。”

“但现在……”

“现在,我终究还是有了牵挂——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旅行,我有了太多放不下的东西。我终于意识到,我不能为了报复而让如此之多不相干的人付出代价……尤其是某些我在意的人,”奥德修斯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或许我的做法已经让我们付出了代价也说不定——毕竟,我们都看到了焦哈尔那家伙的样子,谁知道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未来到底会……”

“我以前曾经在旧纪元的书里看到过这么一种说法:一切生命,都会自行找到它们的出路,”姐姐轻轻搂住了奥德修斯,“只要还能生存下去,人类就总能找到机会、解决困难。而我对人类有充足的信心。”

在这之后,我们又继续安静地在山坡上休息了一段时间——在黑暗的荒野之中,贸然走夜路并不是件安全的事,况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一时半会儿也没人有空来找我们的麻烦:虽然整个作战行动已经失败,但几乎在圣血城内投入了全部机动兵力的“银色方阵”显然无法轻易脱离接触。在目睹了“巴尔德”系统的卫星在大气层中焚毁之后,他们不得不花了远超出之前展开突袭的时间收拢部队、在撤离点设置防线,并在由空中撤出之前与蜂拥而来、怒火冲天的圣血会援军展开激烈厮杀。直到第一抹晨光从我们身后影影幢幢的群山之间透出时,城内的交火声才随着最后一批“鹬”和“沙罗曼蛇”在漫天飞舞的弹雨中离开而逐渐停息下来,而破晓时分吹来的海风则带来了浓烈的烟雾、鲜血与死亡的味道。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数以千计的平民和圣血会战斗人员将会被葬入坟墓,而“银色方阵”的阵亡者名录中大概也会增加好几百个新的名字。也许,会有一些孩子因此而进入烈属孤儿院,甚至可能会有人被分配到我和姐姐曾经生活的地方。他们也许会在在我们曾经使用过的折叠床上睡觉、在我所熟悉的室内游乐场里打闹,甚至还会被冠上与我们一样的姓氏,但却对造成了这一切的我们一无所知。

毋庸置疑,圣血会肯定会将这场短暂而惨烈的战斗记入他们的大事年表,没准他们还会将其宣传为一次“胜利”——毕竟,在大多数人看来,确实是圣血会击退了同盟的入侵者,并成功守护了城市。而早已淡出公众视野的焦哈尔大牧首的死亡,很可能根本不会为绝大多数人所知。至于“银色方阵”那边,我倒不认为他们会因为私下发起行动而遇到多少麻烦:从理论上讲,将自己变成了那样的焦哈尔大牧首当然也属于他们有责任对付的“威胁”之一,大量突击队员在与他的战斗中伤亡本身便足以证明这一点。他们完全可以对同盟的领袖们声称,这是一次成功的行动,虽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也确实有其必要性。

而这也意味着,知道整件事内情的我和姐姐,恐怕永远都不会在同盟的官方档案中“复活”了。

“说起来,你们俩以后打算去哪儿?”在覆盖着浓密彤云的天空开始明亮起来后,与姐姐依偎了半个晚上的奥德修斯站了起来,开始整理我们先前在匆忙中来得及带出来的那点行李,“我很抱歉让你们卷进了这件事,毕竟,你们以后大概再也没法返回同盟了。”

“这不重要。你去哪里,我以后就去哪里——这个世界如此宽广,我一直都希望去见识一下那些过去从未见过的地方。”姐姐耸了耸肩。

“我也一样。”我插话道。

“而我也会继续跟着你们……至少暂时如此,”彼埃尔说道,“虽然奥德修斯先生目前已经不需要我的指导和帮助了,但我实在是很想看看,你们未来会遭遇什么事、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这或许会对我的哲学思考大有裨益。”

“那……就这样吧,”奥德修斯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转向了我和姐姐,“不过,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什么问题?!”

“我刚刚想起来,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已经是高加索山以北的欧洲地区了,在这里,通行于小亚细亚的许多习惯法是不被人们承认的——其中就包括了某些与婚姻关系认定相关的部分,”奥德修斯语调严肃地说道,“换句话说,我们之前在灰岩镇的那件事,在这里已经变成无效的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得从头重新建立起关系才行。”

“那不是更好吗?!”姐姐说道,“只要你凭你的良心起誓,从今以后,你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离开我们就行。”

“很好,我以我的良心向你们保证这一点,不过——”

在奥德修斯把话说完之前,姐姐就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并且用特殊的方式阻止了他继续把话说下去。

唔,好吧。总之,这就是我们的新故事的开始。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完)


 索何夫作品 
短篇科幻小说合集
【完结】我们的奥德赛 | 长篇连载

 本周短篇小说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康尽欢  题图 《2067》截图
点击「阅读原文」,收获收获2019-2021年科幻小说目录

 点「赞」「在看」并转发朋友圈
 传播中国科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