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想造的车,被老搭档“抄作业”

AI财经社 2021-09-15 20:10

FF借壳上市、FF91预订1.4万辆,正当一系列好消息传来,外界认为贾跃亭回国有望的时候,贾跃亭昔日的伙伴丁磊,已在国内市场推出了一款与FF91外型几乎相同的产品,即高合HiPhi X。但两者最大的区别似乎是价格,一位高合的工作人员说,“FF91要卖到快200万(元),我们只卖80万(元)。”

撰文 /   韩玲

编辑 /   冒诗阳



9月初,在成都国际车展上,华人运通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在现场宣布,高合HiPhi X 4座车型将开始量产交付。值得注意的是,4年之前,丁磊的身份还是“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贾跃亭造车梦的左膀右臂。


如今,高合HiPhi X是一款与FF91在外观上高度相似的产品。抢在FF91交付之前,丁磊先一步将贾跃亭的“造车梦”在国内落地。而此时,正值FF借壳上市,贾跃亭“翻身”准备回国的关键阶段。


8月25日,第一财经等媒体报道称,FF旗下的珠海公司法法汽车已经在珠海的一栋写字楼里正常运转,报道中一位自称是法法汽车公司负责人的任总透露,目前公司已经有足够的运营资金,未来将在国内多个城市运营。



(图/视觉中国)


当外界以为丁磊和贾跃亭已经是彻底分道扬镳的时候,高合HiPhi X的亮相又再次让公众把目光转到了贾跃亭创建的PPT车型FF91上。这两款车型在外形设计上如同一对孪生兄弟,车辆都取消了门把手,开门方式都是从B柱按钮感应开关。此外,在钢铝车身、空气悬架、内饰布局上二者也都极为相似。


网友戏称高合品牌的含义取自“高度融合”,那么FF91和高合到底谁才是原创?



贾跃亭的汽车梦

被丁磊“圆了”?


“很多人都说我们的车跟FF91像,当然是这样,毕竟我们是有关系的。”在谈到两款车时,北京一家高合体验店的工作人员并不忌讳通过与知名度更高的FF91做比较,来提升高合HiPhi X的名气,“FF91要卖到快200万,我们只卖80万。”


比较不仅来自于销售端。


“高合HiPhi X的科技豪华感重新定义了中国豪华电动‘天花板’,创造了中国品牌在汽车产品和技术上的新高度。”在成都的新车发布现场,丁磊兴奋地表示,这意味着80万以上的豪华阵营第一次正式有了中国品牌的身影,打破了半个世纪以来国外豪华品牌的垄断。


说这番话的丁磊,与当年的贾跃亭也颇为相似。


2015年,时任乐视CEO的贾跃亭发微博庆祝丁磊加盟乐视,任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中国及亚太CEO。贾跃亭在微博中夸赞丁磊在汽车和政界的丰富经验,表示要“带领乐视超级汽车全球团队,推动中国汽车产业赶超欧美日韩,实现中国汽车强国梦”。


彼时,相比于贾跃亭的初来乍到,丁磊是汽车行业的老人,他曾在国内最大规模车企上汽集团担任副总裁 、上汽通用总经理 ,还曾担任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


2014年贾跃亭创立电动车公司法拉第未来,丁磊以乐视超级汽车的联合创始人身份加入。两年后,2017年乐视资金链断裂,贾跃亭卸任乐视控股法定代表人,资金被冻结。同年12月,丁磊转身离开乐视汽车,成立了华人运通,创建纯电品牌高合Hiphi,二人从此分道扬镳。


“乐视汽车为追求融资曝光,后来的路走得太激进了,与丁磊的风格不符。”曾在乐视汽车担任中层的徐雷(化名),从上汽通用时代便开始接触丁磊,她向AI财经社举例,“乐视汽车被质疑声太多,只好不断向媒体展示进度,但其实核心的东西没做出来。比如有一次开发布会,展示智能语音控制车辆,其实是后台有人在按遥控器。”


“这样的发布会,丁磊都很抗拒。”徐雷告诉AI财经社,“他是想真正做出一些东西。”


华人运通的创立更像是丁磊在完成当年和贾跃亭一起未实现的汽车梦,“创办华人运通是长期从事汽车行业而催生的一种使命感,绝非心血来潮。”丁磊在接受采访时曾说道。


某种程度上,高合HiPhi X更像是FF没造出来的车,但严格来说,丁磊和贾跃亭,很难定义谁才是真正的原创者。AI财经社了解到,当年乐视的汽车业务,主要就是丁磊在负责。


“都是丁磊在跟供应商打交道。”徐雷告诉AI财经社,“当时智能车、新能源上游的供应商也不如现在完备,很多事情做不到。”


与丁磊的务实不同,贾跃亭为乐视构建了内容、大屏、体育、云、手机、金融、汽车七大生态,几乎覆盖了当时市面上所有新兴的产业。然而,仅凭PPT上的生态扩张,并不能为乐视带来正向的盈利,反而是无休止的砸钱。


“在我们内部,能把乐视生态到底是什么说清楚的人,也并不多。”徐雷告诉AI财经社。



高合不是下一个FF

贾跃亭急了?


(图/视觉中国)


今年8月,贾跃亭再次在微博中描述了他的汽车生态梦,“FF作为一个科技驱动的生态公司...其独特的‘第三互联网生活空间’,将真正颠覆整个百年汽车产业。”


然而,伴随着丁磊的高合在全国开始交付,FF91却还停留在贾跃亭口中的“2022年量产交付”。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在这场和丁磊的竞争中,已然处于下风。


“抛开和FF91撞脸,高合还是和其他新造车势力不同的,毕竟他们在实打实地做事,从宣布造车到量产,是可以在路上看到他们的车在跑,这点没得说。”一位高合供应商的负责人向AI财经社表示。


上述负责人告诉AI财经社,高合能够量产,是因为收购了位于江苏盐城的东风悦达起亚的一家工厂,“因为有当初起亚留下的机器生产设备,高合的生产制造进行得非常快。从高合买下工厂到第一台车试产,只用了100天。现在工厂每个月也都有一千多台的下线车辆。”


公开资料显示,高合买下的东风悦达起亚第一工厂占地面积达到了45万平方米,年产能15万辆。AI财经社了解到,促成这笔交易,盐城市政府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丁磊的策略显而易见,将高合和盐城进行深度绑定。丁磊个人多次表示,将拉动更多资源落地盐城,加强盐城和上海的互补协调联动发展,帮助盐城打造国家新能源汽车高地,甚至还公开称盐城已经是华人运通团队的第二故乡。


去年,在高合HiPhiX首批试生产车下线后,东风悦达起亚的股东之一江苏悦达集团的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王连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华人运通项目早日投产达效,将开启盐城汽车产业“双核驱动”战略的大幕,必然会为盐城产业强市目标实现再立新功。


2017年,丁磊与东海岸(上海)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江苏悦达集团等共同成立华人运通(江苏)技术有限公司。此后,为了解决生产资质问题,悦达集团、东风悦达起亚、华人运通三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书》,东风悦达起亚和华人运通签订《汽车产能合作协议》等系列协议,解决了华人运通研发车型落地盐城的生产路径问题。


AI财经社了解到,东风悦达起亚2020年销量不到25万辆,比巅峰时的65万辆下滑超60%。盐城需要在“新造车”时代,找到新的抓手。


“盐城市政府现在其实就是在赌,当年引入的起亚汽车就是一个成功的模版,现在盐城市政府再次重金押注高合,其实是想要复刻起亚的例子。”上述供应商负责人向AI财经社表示,“背靠国资,高合后续资金完全不用担心。”


此外,根据上述供应商负责人透露,下一步盐城市政府可能会采购高合的车辆,或是补贴整车及零部件,但现在还在初步商讨的阶段,暂未正式确定下来。如果最终消息属实,那么未来高合的定价将会进一步下降。


或许是高合在国内的豪华自主纯电市场进展迅速,或者是高合产出的高度相似的产品,阻碍了FF在国内市场的发挥,贾跃亭似乎是真的着急了。


今年1月,FF宣布与PSAC合并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FF获得10亿美元的融资,包括被借壳公司持有的2.3亿美元,以及基础投资者的7.75亿美元。但这些资金对FF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根据此前FF路演披露的资料,截至2020年12月31日,FF累计亏损23.9亿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FF账面上的现金仅有4752.5万美元。FF预计,2021年到2023年将分别亏损2.27亿美元、7.22亿美元、2.68亿美元,2024年至2025年开始盈利,分别为9.14亿美元和23.12亿美元。


与已经背靠盐城市的高合一样,贾跃亭也迫切需要为FF寻求更为稳固的资金来源,国资成为他首要的接触对象。


FF上市前,媒体报道称珠海国资拟向FF投资20亿元,同时将对FF建设生产基地提供扶持政策。此外,珠海两大龙头国企,格力集团与华发集团也参与了此次投资。然而,就在上市前,据FF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文件显示,原定出资1.75亿美元的基石投资人将不会入股FF。


但也有报道称,FF与当地的国资合作还在继续,并且一直在与珠海国资进行接触,希望在珠海建设制造工厂。截止到目前,珠海国资委方面还未对该消息作出回应,这也让FF的资金来源更加扑朔迷离。


要改善财务状况,按照贾跃亭之前的计划,FF要在2025年交付45万辆FF91。目前,FF91的订单超过1.4万份。要实现销量目标,中国市场必不可少。


FF官方称,现在是FF91量产交付非常关键的阶段,同时,这也是在中国业务全面开展的时期。9月1日,FF宣布人事任命,任命了新的生产制造副总裁和新任中国供应链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FF中国供应链。


根据FF官方规划,美国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将先进行FF91的量产,该工厂产能预计为1万辆。位于韩国的工厂将在2023年建成,预计年产能27万辆,而和吉利合资的工厂产能将会达到每年10万-25万辆。


但在今年年初,根据媒体实地探访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发现,当时整个工厂更像是一个“小作坊”,内部并无自动化装配机械,甚至车辆的组装多依靠纯手工完成。此外,汉福德工厂的面积仅有110万平方英尺(约10万平方米)。


不管是从车辆的生产制造还是后期的线下运营,在与FF91的这场“较量“中,高合似乎已经先一步冲出起跑线。


(图/视觉中国)



超豪华纯电动是“伪风口”吗?


“我们上个月交付量是50多辆,现在市场保有量大约千辆。”高合汽车一位负责人告诉AI财经社,“我们是近几个月50万元以上纯电动车的销量亚军,仅次于保时捷。”


中汽统计显示,在50万以上豪华品牌电动车销量排名中,保时捷Taycan排名第一,8月销量为573辆,高合HiPhi X以469辆位列第二,红旗E-HS9以343辆位居第三。


与国内小鹏理想等造车新势力不同,高合、FF一直走的是豪华纯电动路线,这从他们的定价便能看出。今年3月份,高合旗下的HiPhi X上市,定价为57-80万元。相比之前两台80万元和68万元的创始版车型,这次只是新增了两台配置较低的57万元的6座性能版和62万元的6座豪华版。


即便高合在产品策略上做出了调整,也无法改变目前整体产销偏低的局面。


事实上,高合在超豪华市场的销量,源于竞争者较少,然而,去年开始,各大豪华品牌开始密集地推出自己的纯电动车型。


继保时捷推出Taycan之后,阿斯顿·马丁、法拉利、宾利同样公布了发展纯电动车的计划,根据他们公布的时间来看,产品大多集中在2024年到2025年发布。


“高合现在面临的情况有点尴尬,主要是采购量上不去,这直接造成他的价格居高不下。”从今年5月8日开始全国交付,经历了三个月交付周期,目前全国总交付量为一千多辆。高合销售工作人员对AI财经社表示,购买高合汽车的车主一般是将其作为家庭中的第二辆或第三辆汽车使用,同时,车主主要集中在高收入人群,大多是一线城市或准一线城市的中年男性。


“高合HiPhi X这款车型的定价有点太高了,与目前电动车年轻金领的高端需求不太符合。”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此看来,根据目前的定价销售,高合很难将市场下沉到更为广大的中收入群体,对于品牌认知和推广极为不利。


相较于保时捷、法拉利等历史积淀的超豪华品牌,无论是高合还是FF,品牌溢价上并无优势。


产品上,高合和FF91将引以为傲的智能化和科技化作为卖点,诸如“智能灯光交互、沉浸式座舱以及L3级别的自动驾驶辅助功能”等,和FF91拥有的自动泊车、人脸识别、车载互联、语音识别、远程遥控等功能,国内的新造车势力也都早已经实现了,而后者的售价区间为30万-40万。


此外,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销量规模较小,超豪华品牌产品虽然单价大,但整体营收规模却并不高,很难独立承担汽车产品所需的研发投入,独立生存。AI财经社了解到,保时捷为大众旗下,法拉利、玛莎拉蒂则属Stellantis集团。


在豪华纯电这样一个受众较小的市场里,新进入者不仅面临着已经建立了深厚品牌认知的传统豪华纯电动车的威胁,还有来自新势力此后的中高端产品围攻,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核心竞争力,想要在玩家众多的市场中分一杯羹,难度可想而知。


在高合此前的设想中,打造所谓的智慧出行生态才是最终目标。但作为整个生体的第一环,丁磊又是否有足够的信心将高合这个品牌成功推向市场,并独立存活,仍然是未知的答案。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
我们从《财经天下》周刊出发,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
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AI财经社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任何转载
商务合作请电话/微信联系:13811292543

文章好看,戳个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