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士兵开中国战车?央视报道中国军校的外国军人,网上的3个传说靠谱吗?

军武次位面 2021-09-15 20:18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频道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步兵学院某演训场,在近日展开了一场特殊的分队、连队级装甲攻防演练。




但有所不同的是,参与此次演训、操纵着ZTL-11式轮式装甲突击车、手持QBZ-95和QBB-95系列突击步枪所向披靡,甚至操着一嘴不太熟练的中文、实施作战发令的都是外军学员。根据公开的信息,除了大部来自于非洲国家的学员,还有来自部分中亚国家甚至中东与拉美国家的学员,来源十分广泛。


▲以前的演习中也出现过


对培训外军学员的三个观点:


提到中国军校里的外军培训学员,网上流传的说法也非常之多:


国漫《那年那兔那些事儿》


很多读者老爷第一时间想到的,估计是当年南北苏丹冲突时网上流传的“某某陆院大战某某国防大学”的段子,认为非洲国家的大小军头的军事学历教育、进阶培训等都是出自解放军军事教育体系之手;


非洲国家开始越来越多的使用重型中国装备,以前这一市场是被美、英、俄等国垄断的。(图中为尼日利亚向中国购买的VT-4主战坦克)


而还有一些读者则习惯性地认为,咱们对外军,尤其是非洲、中东、南美的一些国家搞军事教育培训,在本质上是对外拓展影响力、尤其是军事影响力的一种重要途径与具体体现;



还有少部分读者则干脆认为,凡是接受了中国军事教育、战术培训的国家,都是咱们潜在的“势力范围”。



其实,我认为,以上三点不能说全错,但是都有有失偏颇,尤其是认为咱们的涉外军事教育合作是在对外“拓展影响力”,那就直接掉进西方世界近年来一直试图卡在我们头上的、说我们搞“军事影响力扩张”的话术陷阱里去了。


南北苏丹冲突


就比如说前些年的南北苏丹冲突,冲突双方是所谓的“某某陆院大战某某大学”,甚至还有媒体摆出来一二三四的论据,说南北苏丹冲突时双方使用的武器,从单兵轻武器再到榴弹炮甚至主战坦克都是“中械”。


其实在当时,西方国家一直在炒作南苏丹和所谓的达尔富尔人道主义危机,指称咱们国家在南北苏丹冲突、在南苏丹的达尔富尔地区危机中扮演着“负面角色”。



在这种前提下,咱们要是再站出来大大咧咧地说南北苏丹冲突是“某某陆院大战某某大学”,算是直接坐实了西方世界炒作的说咱们在南北苏丹冲突中“角色不好”的攻讦,那才是真正的“递刀子”、西方世界想睡觉咱们上去就递枕头的行为。


为了拓展军事影响力?


而说咱们对外军搞军事教育培训,本质上是对外拓展影响力、尤其是军事影响力的一种重要途径,说的也对也不对:



为什么说也对?


从“对”的角度来说,咱们都听说过这样一句话,相比枪炮入侵和产品倾销,教育才是潜移默化地重塑一个民族灵魂的重要方式。一个国家的学历教育体系、教育模式和内容,很大程度上体现着这个国家的总体实力,也体现着这个国家在意识形态领域秉持的思想和思维方式,军事教育当然也不例外。



就以此次央视新闻频道发布的、外军学员参加我军步兵分队分队级战术演训的视频来看,外军军校学员操纵着国产重装甲装备,手持国产轻武器,用咱们中国的作战装备和作战体系参与作战,甚至在演训过程中,普遍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向友邻发布作战命令,在“器物”的背后,实际上就是中国特色军事装备和训练体系的“影响力输出”。


陆军步兵学院外训学员与中方学员一起歌唱《强军战歌》


同时,从更深层次的角度来说,根据央视新闻频道的报道,这些外军的参训学员在中国军校中,不仅学到了中国国产轻重兵器如何使用,不仅学到了如何利用中国的军事操典、战斗条令去指挥战斗,他们还学到了一些更富有中国特色的、已经牵涉到深层次意识形态与思维方式的东西。



比如一位来自塔吉克斯坦的外军学员佐伊尔面对记者就提出:他刚加入外军学员队,就发现在中国军校中,虽然自己是“客军”,但没想到“外军也可以指挥中国军队”。甚至在训练过程中,教员也鼓励大家发散思维,大胆发问,甚至“学员也可以当教员”。这种教育形式和施教体系,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我军建军以来贯彻的“官兵一致”、“官兵平等”的建军原则。



这种上下平等而非等级分明的意识形态,相对部分中东与中亚国家军队中依然存在的军队等级制度、中高级军官和基层士兵待遇不同、甚至将基层士兵作为“灰色牲口”,无疑具有极强的进步性。


如果外军学员能够将人民解放军制胜法宝之一的“官兵一致,官兵平等”学回去,我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是比外军学员学到多少中国武器装备的作战技能,学到多少人民解放军作战操典与条令,学到多少中文更为重要的问题。


为什么说也不对?


而说军事教育作为“拓展对外影响力的重要途径”“不太对”,主要是因为单纯的军事教育用来“拓展对外影响力”,其效力还是相对较差的。咱们要是真的想对外拓展影响力,尤其是将相对进步的生活方式要素传播到非洲、中东部分国家去,军事教育和军事交流只是其中一个较为重要的方面。


相比之下,在其它学科领域的对外交流,在经济领域的互通有无,在政治和文化领域的共同进步,才是真正的中国对外拓展影响力的“大棋局”,毕竟咱们始终提的是“美美与共”嘛。



至于单纯的军事教育和军事交流,我觉得,最大的好处,可能是给这些国家的军人提前做了中国制造武器装备的“使用培训”,算是让他们提前了解了国产武器装备的优良性能和极高性价比,等到以后中国制造的武器装备通过诸如北方工业之类的途径真正送到这些军人手里的时候,他们也不用多做训练就能直接上手使用,这大概是对外军事培训最大的作用吧。


划分海外“势力范围”?


最后,说接受了中方军事培训的外军学员所在的国家,都可以算作是咱们中国的海外“势力范围”或者潜在的“势力范围”,我觉得,这少量读者对军事教育领域的认知,确实是有点少见多怪。


年轻时的张召忠


毕竟从世界范围内来说,这种国与国之间互派军事学员,甚至互为假想敌的国家往对方派遣军事学员,某种程度上都是完全正常的操作。就拿中国来说吧,在冷战结束之后,根据公开的消息,咱们就先后向俄罗斯米哈伊洛夫斯基炮兵学院,加加林空军学院甚至俄总参军事学院等单位派遣过多批留学生,甚至还向部分北约国家的军校派遣过留学生。


比如大家都知道的著名的张召忠将军和金一南将军,两位将军在2000年到2001年就曾经赴久负盛名的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进行过在职教育,而这种北约国家的军事院校,按理说是绝不允许中国军人进去学习的。



而就算是外军军人来中国军校的学习,某种程度上来讲也并不是单纯的“学习”而应该说是“交流”和“研讨”:



毕竟首先,军事领域和其它任何学科领域一样,闭门造车是造不出什么好东西来的,就算是当今世界头号军事强国,也需要时刻了解外军的训练体系乃至具体的训练内容。这仅服务于可能的对抗需要,很大程度上也是需要服务于改进自身训练内容和训练体系的需要,比如美军在同泰国皇家陆军进行交流后,回去就对自身丛林战的作战条令进行了改进,增加了不少从泰国陆军手里学到的内容;


中美双方特战队员交流自身轻武器的特性


而其次,即使是国与国之间的军事交往,也并不总是以对抗和战争为主,两国之间怎样增进互信、怎样管控分歧、怎样避免从当前状态陷入更坏的对抗状态,同样是两国军事交往的重要内容。


在这种交往中,双方互派军事学员也是一种重要的方式,可以通过派遣学员了解对手的思维方式和战略诉求,甚至可以利用学员发展与外军的私人关系。从而在军队与军队之间形成足够有效的沟通管道,尽力避免两军之间因思维不通、战略不透明而产生战略误判,因战略误判而发生不可预料的后果。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的培训外军军事学员就是“拓展本国势力范围”,这倒不是“高估”了咱们培训外军学员的意义,恰恰相反,是低估了我军的对外军事培训。毕竟相比“拓展势力范围”这种听上去充满了帝国主义味道、和咱们天生有点“八字不合”的东西,发展军与军之间的关系、搞好军事外交、服务于我们的对外交往大局,岂不是更重要的内容?



最后,我觉得,咱们对于人民解放军的对外交往和外军学员培训,心态应该更加放平,少一些猎奇的东西,多一些平和的心态,毕竟人民解放军作为当前世界上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如果不发展对外交往,不多培训外军学员,才是不正常的事情。


扫码添加!私聊“团购”即可预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