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岁女童可莉之死:妈妈杀了她?(上)

没药花园 2021-09-15 20:30

大家好,我是Wapi。好久没写国外的案子啦,大家想读我以前写的案件可以点击#wapi的案件专栏#订阅专辑。有些人好奇我在忙啥,其实,在没药花园上推送的所有文章,从选什么案子,到文章结构,到具体文字,我都有参与提意见和编辑,没有闲着哦。过阵子会写一篇和大家聊聊我其他在做的事。

有次看到美国媒体的统计,在美国什么样的失踪案受害人最易被传播和报道,而什么样的最难引起关注?

结论是:白人女童的失踪案最受社会关注,尤其是那些长相可爱漂亮的白人小女孩的失踪,往往引起全社会轰动而最悄无声息的失踪者是黑人性工作者,哪怕有媒体报道了,也很难引发读者的兴趣。
 
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说确实如此,譬如我们写过的德琳的失踪极少有案子会让各国政府和民间持续关注那么多年,投入那么多人力物力,依然没有放弃寻找真相。
 
今天我要聊的也是一个引发了全美国关注的白人女童失踪案。这个两岁女孩名叫可莉(Caylee),长得十分可爱。


与玛德琳案不同的是,可莉最终被人发现了尸体,而她的母亲凯西遭到了谋杀起诉。

这起案件被《时代周刊》称为“社交媒体世纪审判”(social media trial of the century),可莉的母亲凯西也被称为最被美国人最痛恨的女人。
 
(字数:8,693)



两岁女童可莉之死
 
2008年案发时,可莉是个两岁半的可爱女孩,生活在美国孩子们最喜欢的城市: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平日里和自己的母亲凯西·安东尼(Casey Anthony),以及外婆辛迪和外公乔治·安东尼住在一起。
 
2008年7月15日晚上8点多,辛迪突然打电话报警,用一种奇怪的语法说:“我家有个人需要被逮捕。”
 
接线员有些纳闷地问:“这个人现在就在你家吗?”
 
辛迪回答:“是的。我的女儿。”
 
“她为什么要遭到逮捕?”
 
她迟疑了一下回答:“因为她偷了辆车。”
 
警方到达后,发现母女俩正互相朝对方尖声、吵闹不休,而夹在妻女中间的乔治试图安抚自己的妻子辛迪。
 
原来,凯西并没有偷车。辛迪报案的真实原因是,她已经有31天没有见到自己的外孙女可莉了。
 
那么可莉去哪儿了?为什么在她失踪一个月后,照顾她的三个成年人才报警?
 
可莉失踪
 
安东尼一家是一个外人看来颇为正常的中产阶级家庭。辛迪是个注册护士,乔治是个警察,两人感情很好,育有一儿一女。


凯西·安东尼于1986年3月19日出生,她还有个哥哥李(Lee),但关于他的资料很少。

凯西从小长相漂亮,性格外向、开朗,受到父母的宠爱。她成长为少女后社交活跃,谈过不少“小男友”(辛迪的描述)。


在凯西18岁时,她有天一脸忧虑地向母亲坦白,自己怀孕了。

我查了下,他们所在的佛罗里达州是允许6个月以下胎儿堕胎的。而从其他情节可知,凯西应当是到了怀孕后期实在瞒不下去,才告诉母亲自己怀孕一事。
 
凯西起初十分担心遭到母亲责骂,但没想到辛迪不但没责怪她,反而还挺高兴自己要当外婆了,并鼓励凯西,她会成为很棒的母亲。


2005年8月9日,刚满19岁的凯西生下一个女孩,取名可莉。

 
女儿18岁未婚怀孕,父母不问孩子生父是谁,就开开心心地让她把孩子生下来,让人不解。
 
后来我读到另一篇报道才发现,原来凯西从怀孕到生下可莉,一直是有男友的,而且两人也很快订了婚,这就不奇怪了。想必辛迪觉得既然女儿有未婚夫,那么意外怀孕了自然可以先生下来再结婚。

(凯西和未婚夫格伦德

可惜,这个孩子并不是那个未婚夫的。
 
格伦德(Jesse Grund)是一个纽约牧师的儿子,认识凯西时25岁。在本案发生后,他曾接受采访,谈了他和凯西的这段感情。
 
他声称他们2005年1月相识、恋爱,刚开始感情很不错。但一段时间后,格伦德就发现了凯西的另一面:她经常说谎,会背着他和其他男性约会,并偷他的钱。
 
相处几个月后,凯西突然发消息给他:“我怀孕了,是你的!”

格伦德和凯西订了婚。
 
但到了2005年8月,凯西已经产下一女。

(格伦德抱着可莉)
 
按这个时间线,格伦德刚和凯西交往时,凯西已经有了几个月身孕。格伦德当时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但他依然在凯西生产时陪伴左右,并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照顾刚出生的可莉。

(凯西,格伦德和可莉)

2006年6月,也就是在孩子十个月大时,格伦德通过亲子鉴定确认自己并非可莉的生父。此时两人感情也发生了变化。他解除婚约,离开了凯西。

至于可莉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至今成谜。
 
尽管凯西成了一名单亲妈妈,但辛迪声称她依然很开心,可莉让自己回忆起了当凯西还是婴儿时的美好时光。她负担起照顾外孙女的许多工作。

(辛迪,凯西和可莉)

凯西和父母住在一起,吃住开销都由父母提供,还有人帮忙照看孩子,大家似乎都很满意现状,又怎么会发生开头那一幕呢?
 
2008年6月16日,乔治和辛迪下班回到家后,再也没见到女儿和外孙女回家。
 
这两人突然一同没影了,辛迪和乔治自然十分担心。他们不断打电话给凯西,但凯西声称自己在附近的城市坦帕出差,没法回家。当辛迪想要和外孙女通话时,凯西总是以可莉正在保姆那里,或者正在游乐场等等理由拒绝。
 
事情一直拖到7月15日。那天乔治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通知他,他家的那辆白色旁蒂克(美国一个平民汽车品牌)被遗弃在奥兰多某处,后被拖车拖走,现在让他去交罚款取车。

 
他立刻警觉起来,因为凯西此前就声称自己是开着这辆车去坦帕出差的。
 
他赶去提车时,和拖车司机都留意到了,这车的后备箱里散发出浓重的臭味。乔治当了十几年的警察,立刻认出这是腐尸的气味。拖车司机后来也出庭作证:这就是尸体臭。但打开车子后备箱,他们只在里面找到一大袋装有发霉披萨的垃圾。

这对老夫妇慌了,他们给女儿的朋友们打了一圈电话,终于联系上了凯西。
 
原来凯西根本没去外地出差,那会儿正和新男友托尼(Tony)躺在他家沙发上,一边抽大麻一边看电视。

(凯西和托尼)

凯西被父母勒令立刻回家。她一个人回到家后,受到父母盘问。她这才说起,可莉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疼爱外孙女的辛迪获知这消息立刻崩溃了,她拿起电话报警,并和女儿凯西陷入了争吵,也就是警方刚到达时看到的那一幕。
 

虚构角色
 
那凯西是怎么向警察解释的呢?
 
她说自己是奥兰多环球影城的一个活动策划人,平日里工作很忙。6月16日,自己急着去和主管开会,便把女儿可莉放在了经常帮忙照看的保姆那。但当她下班去接时,那个保姆却和她女儿一起消失了。
 
那两个警察听到都震惊了。这可是绑架啊,你作为妈妈没心急如焚地报警,而是过了整整一个月才由外婆报警?这个故事显然难以令人信服。
 
凯西说,她之后也试图找过,去了保姆曾带可莉去过的公园、超市寻找,但都找不到。她说她很怕回到家会被父母责备弄丢了孩子,便索性跑去了男友家住,接下来一个月都没敢回自己家。
 
她还说,她此前给保姆打过电话,都没接通。但今天她刚好接到了保姆打来的电话,得以和女儿说了一分钟话。只是当自己再打回去时,提示音说那个号码停机了。
 
那她为什么这30天都没报警呢?她解释,是怕报了警会刺激保姆伤害可莉。
 
警方希望能赶紧找到这个绑架孩子的保姆。凯西说这个保姆名叫Zenaida Fernandez-Gonzalez,大家都亲切地称之为“Zanny”。她今年25岁,是美貌的黑人和波多黎各人种混血女孩,已经时不时地替她照顾可莉一两年了。
 
凯西当夜把警察带到了一个公寓楼前,指着其中一间说,这就是保姆家。警方敲了门,没人应答,再往窗户里一看,家具都撤空了,显然已经无人居住。
 
警方到公寓的物业那儿一查,发现他们从来没有一个房客叫Zenaida Fernandez-Gonzalez或相似名字,而且那间屋子自从3月起就空置着,和凯西声称她在6月16日当天把女儿送到这里完全对不上。
 
警方问凯西,她知道女儿失踪后,有对谁说起过此事吗?凯西声称,自己曾对环球影城的某某同事说起女儿失踪一事。但警方打电话给环球影城,发现凯西只在多年前在那打过工,早已离职。

为了观察凯西的反应,第二天,警方故意提出让凯西带他们去上班的地方找她的同事询问。
 
没想到凯西真带他们去了环球影城。

办公楼的保安不让她进去,说查了没有一个叫凯西·安东尼的人在这里工作。凯西到此时依然没退却,而是理直气壮地指责保安弄错了,要求他一查再查。警方在一旁看得尴尬极了。
 
后来一个主管出来说:不,你不在这里工作,但既然警察来了,而且还和一个小女孩失踪有关,那你们就进来看看吧。
 
警察索性想看看凯西演戏演到何时才停。
 
一行人进了办公楼后,凯西带他们去她“平时的办公室”。她在走廊上朝遇见的员工挥手、打招呼,好似很熟的样子,但那些员工都一脸懵。她就这么带着两个警察前进,直到走到那层楼的走廊尽头,无路可走,她才转身对身后的两个警察承认:“我不在这上班。”
 
凯西几年来一直欺骗父母自己在环球影城上班,其实始终是无业状态。
 
我认为这个谎言被拆穿的过程很重要,它能够体现凯西到底有多么擅长和喜欢撒谎,又有多执着于自己的谎言。
 
警察带凯西回去继续审问,以为她这下心理防线应该破了,会说实话。但令他们吃惊的是,凯西依然坚持,最后见到可莉是和保姆Zanny在一起。
 
警察不得不摊牌:我们调取那个公寓的监控看了,你以前根本没去过那个公寓,而且也从没有一个叫这名字的人住在那。但凯西一本正经回答:“我向上帝发誓,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当看到那个视频时,我对凯西睁眼说瞎话的本领都惊呆了。我在生活中也见过这类说谎者,哪怕你把所有证据放在桌上,TA依然可以颠倒黑白。而习惯性说谎是很多人格障碍患者共有的特征。
 
凯西看上去并不担心女儿的下落,而且她故意误导警察,让他们调查错误的方向,浪费了寻找失踪儿童的宝贵时间。她的一切行为在警察眼里越来越可疑。
 
7月16日,警方以“向执法部门提供假口供”、“儿童照管疏忽”和“阻挠罪案调查”的罪名,逮捕了凯西。
 

谎言崩塌
 
那么凯西在女儿不见的30天内到底做了什么呢?
 
凯西是可莉失踪的一个多月前(2008年4月)刚认识了新男友托尼。据托尼的室友回忆,凯西在和托尼刚约会时,一周三次会带上女儿可莉,凯西看上去很关心照顾女儿。但从某天开始,凯西突然不带可莉去约会了。

 
每当他们问起可莉在哪儿时,凯西总是称,可莉去外公外婆那了,或者去保姆那了。所以托尼和托尼室友也从来不知道她女儿失踪了。
 
托尼后来还出庭替检方作证,6月16日,就在可莉“失踪”的那天晚上,凯西和他约会,并看了两场电影,期间凯西显得很快活。此后的30天里,凯西每天和托尼混在一起,凯西没有对女儿失踪或者死亡表现出伤心,甚至没有一丝担忧和内疚。

(作证的托尼)

托尼是个DJ,那阵子他们的酒吧举行了“性感身材”舞蹈比赛,凯西参加了,穿着蓝色短裙在台上热舞,开怀大笑。


那几天她还在在自己后肩上文了个身,内容是意大利语:美丽人生。


那么到底有没有保姆这个人呢?
 
警方在奥兰多大区确实找到一个叫Zenaida Fernandez-Gonzalez的女人。事实上全美国仅有22个人叫这个名字。但警方发现她是个中年妇女,不是“25岁漂亮女孩”,也没有黑人血统,没替人照顾过孩子,更不认识可莉和凯西。

整个保姆绑架的故事分崩离析。
 
警察在这时重新听辛迪的那几通报警电话录音,才发现在等待警察赶往她家的过程中,她其实还打了两通电话催促。她在其中一通提到,女儿凯西的车里“传出臭味,好像有一具尸体在里面”。
 
他们去安东尼家的车库找到那辆旁蒂克,依旧臭气熏人,而且闻上去是腐尸的气味。他们带去的寻尸犬也确认,尸味来自后备箱。
 
他们打开后备箱,发现了一些可疑的污渍,几根头发。根据专家对污渍的鉴定,车子后备箱曾放过一具腐烂的尸体,腐液往下渗透进了毯子。


虽然尚未找到尸体,警方此时开始朝谋杀的方向调查。
 
而这时,辛迪也得知保姆的故事是假的,意识到女儿可能和外孙女的死亡有关。她为了保护女儿,从此改口称,车后备箱有一大袋垃圾,臭味来自那里。毕竟,一旦确认她女儿车上放过尸体,这不明摆着她女儿和外孙女的失踪有牵连吗?
 
这对老夫妇陷入了痛苦的抉择。他们想找到外孙女,想替她伸张正义,但同时又想保护女儿。正如同乔治后来说的:“我不愿去相信我抚养长大的某人会对另一个人做出什么事。”
 
当辛迪和乔治去看守所探望凯西,告诉她,听警察说可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后,凯西带着一丝冷笑连叹道:“吃惊,吃惊。”


当辛迪想让她说出真相时,她变得情绪激动,面目狰狞,生气地控诉大家都不信她的话,抱怨现在的处境不受自己控制,自己的生活被人夺走了。


简而言之,一切都是别人的错,自己是最无辜的受害人。而她的母亲听了很心疼,立刻叫着“甜心”安慰她。
 
最后,凯西一脸“诚恳”地说:“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可莉)还活着,就在不远的地方。”

民众反应
 
这起案件刚发生时,媒体立刻嗅到了新闻爆点。一个年轻迷人的母亲,一个可爱的孩子,托付给最信任的保姆,保姆却带走了孩子……类似噩梦随时可能发生在每个人身边。

全美国各大媒体每天跟踪报道,情节一再反转,像一部连续剧,吸引了全国观众的追踪。

但随着案子的进展一点点披露,观众的情绪很快从同情转为愤怒。

 
他们不敢相信,在女儿失踪的30天内这个母亲竟然没有报警,而是夜夜派对狂欢;在镜头中,她和警察以及父母交谈时,对女儿的下落表现得漠不关心;她被戳穿保姆的谎言后依然不愿意说出实情……许多人相信,除了她是凶手,无法解释她的反应。
 
2008年8月21日,在被关押一个月后,凯西被保释了。

替她交了50万美元保释金的陌生担保人,希望凯西能和警方合作,找到可莉。但没几天,警方又以其他罪名逮捕了她。而她的父母在2008年9月5日提供了50万美元的保释担保,又把她保释了出来。
 
从媒体得知凯西被保释的消息,愤怒的民众聚集在安东尼一家门口举牌抗议,诅咒凯西,责怪辛迪和乔治居然接纳一个杀婴罪犯回家。
 
辛迪和乔治被伤透了心,他们一次次冲出门驱赶人群,和他们对峙。乔治甚至和个别抗议者扭打在一起。辛迪后来接受采访说,这些抗议者的极端行为和女儿的说谎行为一样,让她无法理解。


 
可惜的是,陌生人的攻击辱骂,担保人的倾囊相助,父母的殚竭心力,都并未唤醒凯西,她依然拒绝说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可莉在哪儿
 
2008年10月14日,凯西被大陪审团起诉一级谋杀、严重虐待儿童罪、严重过失杀害儿童罪以及四项向警方提供虚假信息罪。她再次被捕,这一次法官不允许保释。
 

找到可莉
 
警方带着警犬的队伍以及民间几百人自发组织的搜救队,曾在奥兰多周边多次搜索可莉,但都一无所获。对可莉的搜寻扩大到了全美范围,其他州的观众也都认识了这个天使般的可爱女孩,关注着案件的进展。


2008年8月11日,当凯西还被关押时,水电气公司的抄表员曾给警方打电话,说他在安东尼家附近的树林里发现了一个灰色的包,旁边还有个头盖骨。可当时没人回他电话。12日,他又打了电话,两个警察去树林里找了一圈,没看到他所说的。
 
到了2008年12月11日,可莉失踪已经近半年后,发现可莉还没找到,抄表员再次给警方打电话。这次警察在树林里仔细搜查,终于找到了他说的包和尸骸。

尸骨从包里掉出来,散落在森林四处,应该是野生动物所为。警方花了四天才搜集完尸骸。
 
法医很快确认,遗骸正是已经失踪了半年的可莉。

 
尸体先被装在黑色垃圾袋里,接着又和一条小毯子一起被装在一个白色帆布袋里,由于已经白骨化,无法判断死因。
 
头盖骨上残留着头发和一些肌肉纤维,并粘着一圈防水胶带,刚好在嘴和鼻子的位置。根据那个胶带,法医判断这是一次他杀。因为如果可莉是病死或者意外死亡的话,凶手没理由给一具尸体的嘴和鼻子缠上胶带。
 
警方搜查了安东尼家后,认为他家就是第一现场。那个装尸体的帆布袋,是他们家的洗衣袋,因为家里还有只一模一样的。和可莉尸体放在一起的小毯子,也是可莉平时放床上用的。


警方相信,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凶手就是可莉的母亲凯西。
 
此前说到,在找到尸体前两个月,凯西已经被起诉一级谋杀并被收押了。在凯西被监禁期间,有狱友给她介绍了一个叫Jose Baez的律师。这个律师后来在这起案子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当警方时不时的公布案件进展,都指向凶手是凯西时,Jose Baez则天天开新闻发布会,对公众说:“当你们听到完整的故事就知道怎么回事啦。凯西是无辜的,100%无辜。

(Jose Baez和凯西)

本案开庭被定在2011年5月,也就是距离可莉死亡两年多后。因为关于本案的媒体报道实在太多了,很难在当地挑选出此前没受报道影响的陪审团,所以法院决定去其他城市挑选陪审团成员。
 
经常看没药花园的同学们应该很熟悉美国的陪审团制度了。其成员不能主动申请,而必须是被动选中。一般先从注册选民中随机抽取数十人作为预备陪审员,然后再由检方和辩方从这些预备陪审员中各挑6个陪审员。这么做,可以让对立双方挑选对各自有利的陪审员,考虑到他们的性别、种族、宗教等等,以达到平衡。譬如,在一个白人杀害黑人的案件中,最终肯定不会组成一个全是白人或者全是黑人的陪审团,否则难免被质疑判决的公正性。
 
有的庭审持续几个月,陪审团在这期间被隔离,不能去上班,只有有限时间见家人。这些举措都是为了防止他们接触任何有关这个案子的庭外信息,被干扰判断。陪审员一旦被选中,没有强有力的理由不能推辞。
 
由于这起案件牵动人心,不少民众都渴望自己能被选中,但有个真被选中的陪审员却很不乐意,因为开庭的地方离他家有100公里。他在开庭前对某个记者抱怨了一通,结果被法院罚了450美元后踢出了陪审团。
 
2011年5月开庭那天,因为想去旁听的人实在太多了,大家不得不凌晨四点就去法院门口排队,还有人为了插队大打出手。
 

庭审证据
 
检方起诉凯西一级谋杀罪,并寻求判处她死刑。本案的庭审过程很戏剧性,也令我揪心。
 
检方的理论是这样的:凯西是预谋杀害女儿。她在6月16日下午喂可莉吃了氯仿(chloroform一种麻醉剂)后导致可莉陷入了昏迷,随后用胶带缠住可莉的嘴和鼻子把她在睡梦中捂死。接着,凯西把女儿的尸体装进垃圾袋,放进她最喜欢的小毯子,一起装进洗衣袋,放到汽车后备箱。她开着车去男友那里玩乐。第二天她发现尸体已经开始发臭(奥兰多的夏天非常潮湿炎热),便把装尸体的洗衣袋抛弃在树林里。


有什么证据支持这个理论呢?
 
首先当然是凯西一系列反常的举动,显示这是个谎话连篇、不负责任的母亲。凯西在整整一个月里对所有人隐瞒了女儿的“失踪”,也没有寻找。她莫名遗弃了自己的车,而车上散发尸味。被警察找到后,她还编出保姆绑架的故事浪费大家寻找可莉的宝贵时间。她哪怕被捕,依然拒不交代实情。

她的前男友托尼作证,凯西和自己在一起的30天非常快活。检方的理论的潜台词是:如果她不是凶手,孩子被绑架或者意外身亡,她都应该悲伤,只有当她自己是凶手时,才会有解决了麻烦的快乐。

(托尼和凯西在可莉失踪期间的合影)

证据二,发现尸骸的地方离安东尼家很近,就在他们屋后的那片树林里。用于抛尸的物品以及小毯子都是来自她家里。这使得家庭内部人员作案的可能性大大高于外人作案。

 (红色是安东尼家,黄色是尸体发现处。)

证据三,鉴定人员在车后备箱的地毯上取了一块面料去化验,虽然没有检测出血液和有效DNA,但专家检测出了尸体分解时的某些化学成分
 
这一条遭到凯西哥哥李的反驳。李此前开这辆车,他说由他买下这辆二手车时,车子后备箱内已经有这些污渍了。当然,他只能证明视觉上有这块污渍,不能排除尸体后来放置在这个位置,有分解物渗透进早就存在的污渍。
 
证据四,鉴定人员在车子后备箱发现了一团棕色头发,鉴定后认为它们很大可能属于可莉。FBI实验室的专家Karen Korsberg Lowe在其中一根23厘米的棕色头发上观察到了根弯曲现象(root-banding),而鉴定圈子以往就发现,只有腐烂尸体上的发根才有这种现象。


检方的逻辑是这样的:凯西的车后备箱找到了疑似为可莉的棕色头发,而这个头发又是属于腐烂尸体的,那证明可莉腐烂的尸体曾被放在凯西那几日开的车内。这能说明什么?不言而喻。
 
证据五,专家还在凯西遗弃的车的后备箱里化验出了氯仿。警方在2008年7月没收了凯西的电脑,发现其IE浏览器自2008年3月起出现过84次和氯仿有关的页面,譬如“如何制作氯仿”。此外,还有人搜索了“家庭武器”、“扭断脖子”等等和谋杀相关的关键词。
 
他们认为凯西想要谋杀女儿的念头其实已经有一阵了,最后选择的是用氯仿把女儿迷晕。
 
这时,辛迪作为辩方证人,反驳检察官说,这些其实都是她的搜索记录。她因为担心家里小狗吃了树叶中毒,搜索了叶绿素(chlorophyll),不知道怎么后来自动拼写跳成了氯仿(chloroform)。
 
但是她的证词又被检方证伪。首先,专家发现从没人在电脑上搜过chlorophyll;其次当这些搜索记录发生时,大多是工作日上班时间,而辛迪的考勤记录、她的主管证词和她的诊所电脑登陆记录都证明她在上班。所以检方认为更可能,辛迪是为了保护女儿在法庭上撒谎。当时各大媒体都在讨论,辛迪是否会因为伪证罪被起诉。
 
证据六,检方认为凯西用防水胶带捂住女儿的口鼻导致她死亡。如果可莉是意外死亡,有什么必要在一个死去的孩子脸上贴胶带?
 
专家取胶带的一小块进行化验,在粘的那一面发现了不完整的DNA,不属于凯西或者可莉,不知道属于谁。在光滑那一面也发现了DNA,属于他们实验室的一个工作人员,说明这胶带在实验室被污染了。不管如何,胶带是粘在可莉脸上的,怎么可能没有她的DNA?说明当时DNA技术还不够灵敏,检测不到而已。
 
总体来看,检方的证据并不多,但都指向了凯西,也指向是一次谋杀,而不是误杀或者意外。

那么,她的动机是什么呢?既然朋友都说她很爱女儿,为什么要杀她呢?
 
凯西的一个闺蜜作证说,凯西怀孕时曾透露,自己不想要这个孩子,想生下来后就送给其他家庭收养,可是她的妈妈不允许,说她必须留下这孩子。凯西当时19岁,住在父母的房子里,靠他们养活,只能听父母的话。
 
虽然未婚夫离开后,辛迪帮忙一起照顾孩子,但辛迪的全职护士工作很忙,又从未请过保姆,所以大部分时间还是需要凯西自己照顾女儿,这导致她出去约会也不得不带上女儿。
 
检方认为凯西觉得女儿是个累赘,占用了她太多时间,妨碍了她和新认识的男朋友寻欢作乐,所以痛下杀手。
 
那么辩方坚持凯西100%无辜的理论和证据又是什么呢?

想知道最后的审判结果,以及我个人的看法,周五晚上(17日)8:30送下篇。
版权声明
本文作者:Wapi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
图片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字版权归没药花园和创作者所有
欢迎转发朋友圈,转载请联系我们
精选案件专辑 
关注后回复专辑名称 
连续阅读专辑文章
国内大案 | 国外迷案 | 亲密关系中的谋杀 | 连环杀人案 | 国内外冤案合集 | 山东临沭少女失踪案 | 漂流瓶人格 | 视频专辑 | 寄居蟹人格 | 和儿童有关的案件 | 那些我悟出的道理 | Wapi的案件专栏 | 知更鸟at没药花园专栏真实讲述 | 漂流瓶人格 |  法律科普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