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皮带的呼吸机还没到

老斯基财经 2021-09-15 20:30


曾经,他们面前都放着最后一个铜板。


有人,看了一眼走了;有人,拿它办了10个铜板的事。



上海陆家嘴,有一幢写字楼,长得很像“打蛋器”。


这幢楼原先叫东方汇经中心,现在叫金砖大厦。


2013年10月,写字楼还没完工,就被前任老板李超人给卖了。


这时候,大部分人没意识到这是“李超人要跑”的信号。


在李超人卖楼的差不多时间,许皮带跑到北京领了个奖——“第四届中国消除贫困奖”捐赠奖。


这一年年初,许皮带当选全国政协常委,是唯一一位经济领域人士。


和李超人不同的是,许皮带的巅峰才刚刚开始。


这一年,王健林也以“首富”身份登场。


“首富”这个title,戴了容易上头。


那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办的,王首富口嗨了:


2020年万达总资产达到1000亿美元,其中国际业务占收入20%到30%,准备出手超过50亿美元的单项并购大单。


当时,万达总资产是3000亿,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事实上,2017年万达总资产就超过7000亿了。


之后4年,王首富跑了大半个地球,买了英国圣汐游艇公司、洛杉矶One Beverly Hills、悉尼Circular Quay、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美国传奇影院……


王首富在海外买买买的时候,李超人也在买。


光是2014年,李超人就投资了15家初创企业,大部分在硅谷。


和王首富闷着头买买买不一样的是,李超人是一手出货,一手买入。


到了2015年,大家意识到,李超人在国内的资产已差不多清仓了。


有人一个鸡冻,就大声喊了一句:


不要让李嘉诚跑了。




当时,有关方面是支持到海外投资的。


国家明文鼓励的事,当然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2013-2018年5年间,各类企业到海外投资了7200亿美元。


7200亿美元,是啥概念?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1979年-2012年33年间,我们到海外一共才投资了5000亿美元。


王首富们用5年时间,干过了之前的33年。


有关方面鼓励海外投资,是觉得我们可以买到先进的生产力、关键技术,但我们的富豪们好像掌握了另一种财富密码。


到了国外,跟败家娘们撒了欢似的,只买贵的,不买对的。



连复星集团创始人郭广昌都忍不住吐槽:


在海外投资时最头痛的就是和中国企业竞争,因为某些中国企业的出价真是看不懂。如果再不做点措施,就真让老外觉得我们中国企业是“人傻、钱多”了。


买回来的都是酒店、影城、体育俱乐部,再回头看李超人那段时间的购物车,还是挺不一样的。



斯基也想不通,为啥李超人国内购物车里都是房地产,到了海外,购物逼格就完全不一样了呢。


王首富和李超人是反向操作,一个是边卖边买,一个是买了再卖。


最后的结果其实没有什么不同,但后一种操作,不会有人喊“别让王首富跑了”。


还特别容易营造一种“壮士断腕”的壮烈感。


2017年7月,王首富咬牙把13个文旅项目91%权益,出价438.44亿元卖给了孙宏斌。


过了一年,他索性把剩下的9%也卖给了孙宏斌。



看看,他俩谁比较开熏?



现在回头看,王首富这波操作不比李超人逊色。


当时,李超人单单在上海囤地就获益超过千亿,这点惹恼了大家。


大家真的就差朝他扔臭鸡蛋了。


搞得李超人亲自发声:


商人的首要目标是让资本更安全,其次才是增值更快。


他还说了:


在职业上,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我更像你的邻居老头而已。 


这个邻居老头说的话,让斯基觉得,人家真的纯粹,倒是我们把他想复杂了。


李超人撤退的动静搞得挺大,搞得其他人撤退的时候,都没什么人注意了。


2015年,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郑裕彤,将总价值340亿的9个内地地产项目,全部打包抛售。


随后新世界(中国)从港交所退市。


紧跟着李超人、郑裕彤一同逃离的,还有刘銮雄、张松桥。


刘老板大概在那一年抛售了超过140亿的项目,张老板抛售了120亿元。



大哥恐惧时,我不得不贪婪。


上面那么多大佬,几乎在同一时间上演大撤退。


撤退的前提,必须有接盘侠来接啊,最大的接盘侠就是孙老板和许皮带。


李超人和王首富的盘,孙老板接了;剩下的盘,都由许皮带接了。


许皮带和郑裕彤的故事,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2008年,许皮带遇到危机时,去香港找了郑裕彤。


但如今郑裕彤已经去世,许皮带这次只能飞北京了,至于北京能不能给他送来呼吸机,是个未知数。


坊间传闻说,恒大9月15日要宣布破产,斯基替许皮带松了口气,至少今天还没有消息。


斯基前面几天,讲过姚员外的故事。


姚员外和李超人一样,都是潮汕人,他们比较擅长捂地。


早年拿一些位置比较好的地块,就磨磨蹭蹭地开发,所谓的龟速开发。


开开停停,停停开开,就等着土地升值了再开发,要么干脆没开发完就转手卖了。


这种玩法,有个前提,就是——不差钱。


差钱的,一般都玩许皮带那套“高周转”。


高周转,就是造出多少,卖掉多少,然后继续滚雪球。


姚员外的故事底下,有人说,跟姚员外和李超人一比,许皮带倒像是个做实业的。



有高人解释过“高周转”模式:

土地的钱不是自己的,是借来的;开发的钱,是借来的。预售的周转资金,是从老百姓借来的,甚至还要拖欠工程款,还要拖欠买房人的钱


这种模式跟囤地模式,完全是——同一块土地,两套财富密码。


囤地模式有可能获得十年以上的超级利润,而高周转模式,在囤地模式面前就是混上海滩的“小瘪三”。


一般搞囤地模式的,不太愿意大张旗鼓做宣传;而搞高周转那一套的,哪怕打肿脸也得充胖子。


不宣传,房子就卖不出去;房子卖不出去,就回笼不了资金。


许皮带这人最大的弱点,大概就是对光环有一种无法解释的迷恋。



不然也不会在酒后问下属:


我能流芳百世吗?


2018年,许皮带获得了第十届“中华慈善奖”捐赠个人称号,还作为代表发言。


他当时说的话,在今天成了大家竞相转发的名言。


我和恒大的一切,都是党给的,国家给的,社会给的。


一边说,一边哽咽。



许皮带,又一次成功地自己感动了自己。



2016年5月,《人民日报》发文《开局首季问大势——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


文章就说了:


最危险的,是不切实际地追求“两全其美”,盼着甘蔗两头甜,不敢果断做抉择。


可能正是对光环的迷恋,许皮带一直盼着甘蔗两头甜。


文章还说了:


树不能长到天上去,高杠杆必然引发高风险。


皮带也没听,一位和他合作过的投行人士给的评价是:


兜里有2块钱要做20块钱的事,拽也拽不住。


最后,许皮带把自己整成了债务最大。


这会儿,他大概是清醒了,也到了不得不清醒的时候。


虽然都是接盘侠,显然孙老板看起来更低调一些。


孙老板的话,韭菜最好不要听;但当老板的,听一听还是有必要的。


2018年,在融创中期业绩会上,孙老板放话:


小开发商不如把地卖给我,然后拿钱买融创股票 。


显然,无论放在当年还是现在,或许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今年,在融创中期业绩会上,孙老板又放话了:


融创今年不但要降负债率,也要降负债规模。


一听这话,可能许皮带心头一紧。


连孙老板都不放子弹了,再不下场抢呼吸机,怕是真的晚了。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魔鬼斯基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别玩洛克菲勒剩下的了,该放就放

姚员外,从来就不是一个卖菜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