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机智的农村生活啊

谈资 2021-09-15 21:19


编辑 | 布丁


我们曾说过,曹骏不应该只是《宝莲灯》。


被埋没的好演员重新得到机会总是令人无比欣慰,怀着期待的心点开了曹骏主演的新剧《在希望的田野上》,8集一口气看完,嗯,有感受到用心。



1. 张楠的变形记


故事发生在地处云贵高原的白果村,曹骏饰演的张楠是村子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通过读书走出大山的大学生。


促使他逃离大山的动力并非远大的理想,而是童年的噩梦。


白果村严重缺乏水资源,村民们常常为了抢水打得头破血流,有一次张楠的母亲打水时和一位妇女起了争执,情急之下,张母用镰刀击中对方头部致人死亡,最后被判故意杀人罪入了狱,小小的张楠不仅目睹了这一切,还承受着“杀人犯儿子”的羞辱,于是他立志一定要逃离这片土地,永远不要再回来。



可命运往往爱捉弄人,母亲患癌的噩耗突然传进了刚研究生毕业的张楠耳中,他的生活规划统统被打乱。


明明已经在大城市开启了美好人生,现实却让他不得不回到原点,张楠将在大山里展开一番怎样的变形计?这个悬念牵着观众和他一起探寻白果村的故事。



刷完前8集,《在希望的田野上》给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张楠们打破了刻板印象中农村题材电视剧的主角形象,它以当下年轻人视角来讲正在我们这个时代发生的故事。


以张楠为首的白果村驻村小队,基本都是刚完成学业的小年轻,有个性有主见,因为种种原因来到农村。


张楠本性善良有正义感,他原本的人生规划,研究生毕业就在大城市寻找一份前途光明的工作,可母亲患癌需要钱,从书记那里得到资助的条件就是留在白果村驻村工作三年。



卞筱悦,张楠的女友,生长于上海高阶知识分子家庭,她有着上海女孩骨子里带的浪漫主义,张楠下乡,她不仅支持还陪着一起来,在白果村小学担任代课老师。



林青青,邻家小妹,农学院毕业,和现在很多女孩子一样爱拍vlog,对待任何事情都很乐天派,她是为了逃避父母催婚才躲来白果村发挥自身所长。



耿一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性格放荡不羁,做事随心所欲,父亲打算好好教育他一番,强行把他送去村里改造。



还有因工作安排来到白果村的李涵,因乡下空气更好自愿加入小队的刘叔,他们将同队长张楠一起为白果村寻找一个更好的未来。



2. 机智的农村生活


除了一群个性鲜明的年轻人,剧中还真实展现了当下新农村新农民的新形象。他们不再是闭塞的老农形象,早已通过外出打工、互联网等等见识到了更广阔的世界。虽然本性质朴,吃苦耐劳,但囿于教育水平生活经历,往往身上又带着爱耍滑头,投机取巧等生存“智慧”。


驻村小队与当地村民之间发生的碰撞构成前期的主要内容。朋友们,又好笑又心酸。


一心为老百姓着想的李世涛书记来到村子看望大家,刚下车,一名农妇就气冲冲提着一盆猪饲料朝书记泼过去,泼完飞身就去撞车,撞完就在地上大哭大闹。真的,我第一次看到碰瓷之后还这么精神的……



还有村主任张志华,上面的工作组来开展工作之前,他授意全村人哭穷,开会让大家把家里带电的东西都藏起来,为的是更多的补偿款。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村官形象,最底层的官,文化程度不高,虽然他的出发点也是为老百姓争取更多实际利益,但目光短浅,手段粗暴。



这并非故意抹黑村民形象,而是真实地呈现了当下农村振兴工作的一个困境:受限于文化水平思想意识,某种程度对乡村振兴的进程形成了一定的阻碍。


《在希望的田野上》就捕捉到农村题材的狭缝之处。



更高明的地方在于这部剧没有单纯渲染一个人的高尚,也没有刻意描绘一个人的坏,它呈现了人在具体生活情景中复杂的人性。


男一号张楠,不是一个伟光正的奉献者形象。他反复在理想和良心之间横跳,收了李书记的人情,就一定得留在白果村,但相距村子两千多公里的上海装着他的梦,一开始回到这个穷地方他是心有不甘的。


当他决定还书记人情后,发小跑去找他,一脸愤懑,“你赶紧给我滚回上海,我一直告诉我儿子女儿要向你学习,你是他们的梦,你要是回来了,他们的梦就碎了。我求求你,你这样的人就不该待在这里。”



每一句话都在拉扯张楠的心。说真的,这一段曹骏的诠释可圈可点,假装漠然,有所触动,情绪爆发,在发小的质问下他的内心一点一点被释放。


不愧是大家曾惋惜的好演员。



但通过解决缺水问题等事件,这个小伙子在平凡的位置上脚踏实地干好每一件工作,逐渐成长为了一个优秀的基层工作者。


张志华作为村主任,煽动村民情绪,引导不良风气是处理工作的一个鄙陋之处,但随着与白果村驻村小队的相处,会发现张主任其实是个既热心又可爱的人。


村里用水本身就紧张,怕小队的人不适应,张主任跑老远挑来两桶热水给他们洗澡。听说李处长有洁癖,他一本正经强调,“我们这个茅房是全村最好滴茅房,木板我们是检查过滴,稳当得很,只是地上有点滑,不过小心一点,肯定不得掉下克滴。”


不苟言笑,带着一口地道的方言,张主任在演员赵亮的演绎之下,还多了几分喜剧色彩。



挖到一条冷知识,赵亮副业搞养殖,在阿坝养鸡,效益不错,除了赚钱,他还和当地农民合作,帮助他们致富。跟角色也是很贴合了哈。



3. 农村戏的人文温度


讲好一个乡村振兴的故事,还原当前农村真实面貌,真实性非常重要,这一点《在希望的田野上》是能拿高分的。


全员方言就很得分,虽然时而粗鲁,不客气,但又很亲切,扑面而来就有一种乡土感。原汁原味的方言,简直是土生土长的人儿,正是这种接地气,把农村的内味儿给表达了出来。多提一句,没想到曹骏一上海人,贵州方言居然这么好。



环境的原生态拍得更加细致,有着很典型的南方农村“特色”。


茅房跟猪圈是连在一块儿的,上厕所根本没有坑,直接两块木板搭在两侧,下面一片空荡荡,内啥味儿和啥味儿串在一起,李处长走进去当场就yue了,不要太真实。



地理特征用歌词“山路十八弯,水路九连环”来形容再合适不过,驻村小队开车进村,绕来绕去,路面坑坑洼洼,颠得大家集体头晕恶心。


演员高一清说那不是演出来的,就是真实反应,包括后面驻村小队给村子修路,大家不是做做样子,路是真烂,演员是真修。



有了真实感,还有现实性。


在寻求振兴之路途中,剧中并没有公式化地表现贫困地区工作如何难做,驻村干部如何忘我无私奉献,而是人一步一步走到实处,缺水就去到唯一一口井了解现实情况,土壤不好就去到农田观察种植物,地貌限制了蓄水那就另辟蹊径.....


一起去寻找问题的根,解决问题的本,不悬浮,不纸上谈兵,这种干实事的劲儿,自然地流淌进观众心里,这是这部剧的力量所在。



《在希望的田野上》最大的亮点在于视角的独特。


它不同于以往扶贫剧只聚焦经济扶贫的视角,而是将重点放在教育于经济脱贫之重要性上,寻求精神文化脱贫。


孩子们的教育问题是一部分,如何去转变成年人的思想观念也是这个剧要去表达的内容。



水资源匮乏问题就跟农村人观念陈旧有很大关系。


村民们宁愿走两公里路去那唯一一口井挑水,也不愿意在家附近打水井,为什么,村里人管地下水叫阴河水,凡是找到的地方,上面都会有一些坟墓,大家觉得那是尸水,不敢喝,说到底还是视界问题。


改变观念,解放思想,提高全村人的文化水平成为白果村驻村小队的工作重心。教小孩,育大人的场景同时上演,这在一部乡村振兴剧中属于特有的画风。



在荒凉贫瘠的田野之中,以张楠为代表的基层驻村队员各自发挥所长,他们交融互助,取长补短,攻坚克难,一点一点用心血浇灌这片土地。


改变没有一蹴而就,不是大张旗鼓,而是静悄悄地作出反馈,绵长又醇厚,温柔又有力。这群人在真实而鲜活地慢慢成长,白果村也在悉心孕育之下长出了生气与活力。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鲜有影视作品去贴近和观察乡村生活。可喜的是,近期有不少农村题材的电视剧逐渐亮相各大主流平台,拿奖拿到手软的《山海情》,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档的《一个都不能少》,前一段时间芒果热播的《绿水青山带笑颜》,再到这部《在希望的田野上》。这些作品从一个年轻人、一个农村家庭、一个村庄的小故事讲出了大的时代浪潮。


其实有很多像张楠这样的年轻人活跃于我们广袤的土地上,从一件件平凡工作中实实在在地推动着农村振兴事业,希望的田野是绿水和青山,也是生机勃勃的人群。《在希望的田野上》用质朴的情感,生动的语言去书写这些年轻人,这才是影视作品该有的人文温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