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看见整个地球,却仍然心系海洋

WeLens 2021-09-15 18:47
大海,在有些人眼中,是冒险、勇气的象征。
历经六个世纪,“大航海时代”为何还会让一代代年轻人痴迷?
 

生命从水域中诞生,
终将驶向海洋

 

在中国,5千年前出现了独木舟,3千年前出现了木帆船;在挪威,有一件距今1万至1.1万年的石雕,上面雕刻着一艘船。这很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船只图像。


挪威船只石雕

 

公元前2000~前1000年左右,腓尼基人便开辟了从直布罗陀海峡远航大西洋的航线,发现了加那利群岛;公元8世纪到11世纪之间,挪威人曾越过大西洋,发现了格陵兰和纽芬兰,并在那里从事渔业活动。


加那利群岛

 

而在公元前5世纪,巴门尼德便宣称地球是圆的。


公元2世纪中叶,托勒密地图绘有海洋。他认为地球东西两点彼此十分接近,如果向西航行,则可以抵达东端。这一观念在1300多年后,启发了哥伦布的向西远航的设想。


托勒密世界地图公元2世纪

 

虽然史前文明中人类对海洋的探索看起来也轰轰烈烈,但是航海事业步入正轨还是在15世纪至17世纪的大航海时代。


此时的西欧,商品经济繁荣发展,资本主义逐渐萌芽,对财富的向往和对新大陆的好奇,促使着一批又一批的航海家远航冒险。


 

然而经济和政治利益的背后则是巨大的代价。那时的船员无法准确测量经度,一不留心就会偏离航线、迷失方向,陷入船毁人亡的局面。为了避免更多的悲剧发生,一些国家便开始寻求精准测量经纬度的方法。

 

由一支航海天文钟推动的
人类发展进程

 
 

远洋航海中,测定经纬度对确定船在海面的准确位置及航向非常重要。纬度一般通过观测太阳或者北极星的高度就可以确定,但是经度没有任何天体能够用来直观地显示。

 
 

16世纪初期,“钟表法”“月距法”等测算经度的方法出现。其原理是:地球24小时转动一周是360度,每小时的时差就相当于经度15。因此,只要知道两地的时间差异,就可以知道两者之间的经度差了。但是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水平,摆钟一般经不起海水的侵蚀和风浪的颠簸,误差很大。

 

1766年,第一本《航海天文历和天文星历表》出版,海员们可以通过数学计算来得到经度,但是动辄数小时的计算量太大,显得并不实用。


直到航海天文钟的发明为航海运动带来了历史性的进步。

 

据1796年的一份报告记载,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先生表示已研制出航海天文钟,这种航海天文钟使用了巧妙的弹簧设计,从而使时计尽可能摆脱了重力与颠簸的影响,以确保其走时在航海中的精准性。这一发明令他几乎家喻户晓。


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


宝玑先生出生于1747年的瑞士纳沙泰尔,从幼年起便开始了与钟表的缘分。


凭借非凡天赋,少年宝玑在15岁时前往凡尔赛学习钟表制造,在5年学徒期间,他入读马塞林学院的晚间数学班,为研制精密的仪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并于1775年结婚,随后在巴黎西岱岛的钟表堤岸建立了自己的制表工坊。


 宝玑先生在堤岸的制表工坊
 

而这个小小的工坊中诞生的品牌,就是宝玑BREGUET的前身。

 

宝玑先生获得当时贵族的赏识,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就是宝玑最狂热崇拜者之一。她将这位制表大师热情地推荐给及宫廷权贵,即使在人生最后阶段身陷囹圄之时,她仍然向宝玑订购“一枚简洁的宝玑怀表”。而1783年,王后的一名仰慕者向宝玑订购了一块极尽奢华、荟萃钟表科学精华的时计作为礼物赠予皇后,这就是著名的宝玑No.1160玛丽·安托瓦内特怀表。


以王后名字命名的宝玑No.1160玛丽·安托瓦内特怀表, 这块时计在1827 年,即接下订单的44 年后方告完成。当时王后已逝世 34 年,宝玑先生也已去世4 年。 
 

不仅在政界,巴尔扎克、普希金、大仲马、雨果等文豪的著作中也都曾提及宝玑表。最广为人知的想必是大仲马《基督山伯爵》中提到的:

 

派里尼(Mattre Pastrini )从表袋中掏出一块精美的宝玑表,上面镌刻制造人的姓名、巴黎徽章和伯爵宝冠。“看。” 他说。“天啊,”阿尔贝说,“祝贺你拥有它,我有一块几乎一模一样的表。”他从马甲中掏出自己的表来,“花了我三千法郎”。

 

进入19世纪,宝玑先生的知名度愈发高涨。


法国海军在向路易十八推荐宝玑先生接替前任海军御用制表师时这样写道,“毛遂自荐来接替伯都特先生的宝玑先生是唯一民意认的制表师”。海军报告中对其名望的描述自然而然地促成了路易十八国王对他的肯定。1815年,宝玑先生被任命为“法国皇家海军御用制表师”。


宝玑被任命为“法国皇家海军御用制表师”

 

自此,宝玑先生开始定期生产各类天文钟,他习惯于为时计搭载各种擒纵机构,并不断加以改进,而且在提供其使用说明上也煞费苦心。1817年,他出版了长达23页,名为《船用时钟操作说明书》的小册子。这一手册不仅详细介绍了航海天文钟的使用方法,也为如何判断时计是否正常运转提供指导。


船用航海天文钟安装草图,

出自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之手

 

随着国家的财富和安全与海洋实力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法国皇家海军御用制表师”这一皇家任命无可置疑地使宝玑名声大振,但同时,这也意味着宝玑必须承担极大的责任。


1822年,宝玑先生献上为法国皇家海军制造的航海天文钟,这个小巧的时计被安装在一个配有万向悬吊避震系统的胡桃木盒中,无论海浪多大、船只如何颠簸,它都能保持水平稳定地运作。


宝玑No.3196航海天文钟

 

数十年来,宝玑先生和后辈仍不断为海军和商船制造各类天文钟。宝玑先生去世之后,航海天文钟、导航表、精密时计和测量仪器依然是宝玑公司的主要产品。1840年,宝玑时计陪伴朱力·迪蒙·迪尔维尔踏上探险征途,成为首个抵达南极的计时装置。

 

几个世纪以来,宝玑与航海世界始终向世人诠释着两者密不可分的联系。

 
 

宝玑Marine航海系列2021新作 
致敬生活探险家


 
直至20世纪60年代,宝玑仍在为皇家海军供应各种精密仪器,为纪念这一悠久传统,宝玑于1990年推出Marine航海系列。正如“marine”(航海)一词所传达的内涵一样,该系列象征着探险与征服精神。同时,多个表款都具备良好的防水性能,防水深度达100米。
 
当然,此时推出的腕表不再是放置于木盒中的船钟,而是通过出众美学与精妙技术来传达宝玑理想的制表理念,以满足现代消费者讲求舒适、实用及时尚的需求。

宝玑Marine航海系列5517腕表-2020款

上:白色金表链

下:玫瑰金表链

 

2020年,宝玑为Marine航海系列配备了与之相契合的金质表链,使其更具动感魅力——银色表盘款配备玫瑰金表链,而蓝色表盘款则配备白色金表链。

 
 

表链的首个链节与表壳直接连结,从而构成整体,将Marine航海系列腕表流畅的线条感延伸至手腕,为佩戴者提供绝佳的舒适性。

 

2021年,宝玑为这一系列再添焕新力作,推出配备岩灰色表盘的玫瑰金款及配备蓝色表盘的钛金属款。

 

宝玑MARINE航海系列5527计时码表

上:岩灰色表盘的玫瑰金款 

下:蓝色表盘的钛金属款

 

Marine航海系列5527计时码表较5517腕表而言,融合了更多复杂功能。它除了配备中央计时大指针之余,更搭载飞返计时功能。位于3点钟至9点钟位置之间的三个小表盘分别为分钟计时盘、小时计时盘及小秒盘。

 
 

Marine航海系列新作中的无数细节设计均为致敬航海世界。

 

蓝色表盘钛金属表款配备饰有手工镌刻太阳放射纹的表盘。格外精细的线条自漩涡状装饰图案延伸至表盘的边缘。为致敬该系列所传递的精神,全新时计采用蓝色色调,令人联想到浩瀚海洋。


 

为便于夜间使用,时针和分针的针尖镂空处及位于抛光罗马数字时标上方的五分钟刻度均覆有夜光材料。秒针的尖端饰有字母“B”字样,代表海事用语“Bravo”,亦与宝玑(Breguet)相呼应。船舵的设计则被应用于摆陀之上。

 

同时,钛金属以其卓越的性能令其成为这一航海主题系列腕表的理想之选。钛的抗盐雾能力强、耐腐蚀性能优异,在海洋环境中极具优势。不仅如此,这种材质亦兼备轻盈和坚固的特性。

 
 

岩灰色表盘的玫瑰金款则采用宝玑为该系列特别设计的玑镂刻花图案,呼应其最初的灵感来源。金质表盘镌刻以海浪起伏为灵感的玑镂刻花图案,宛如航船的舷窗,令人一眼窥见风起浪涌之景。为突显表盘上的不同显示分区及极为复杂的设计,新作中的玑镂刻花图案采用岩灰色色调,与温暖的玫瑰金色形成鲜明的对照。

 

宝玑Marine航海系列5547音乐闹铃腕表

 

宝玑Marine航海系列5547音乐闹铃腕表拥有多项功能可满足诸多日常需求,例如:叫醒服务、预约或事件提醒。闹铃功能和第二时区显示分别置于3点钟和9点钟位置的两个小表盘上。闹铃激活后,“船铃”通过12点钟位置的一个开口处显示,这是该系列腕表的又一处体现航海风格的设计。


 
精工细作,设计考究、气质优雅。在宝玑Marine航海系列上,我们看到了精妙工艺与航海精神的相辅相成。

就如同航海天文钟为百年前的航海家们拨开混沌的云雾,开启航海新时代一样,宝玑Marine航海系列也希望将勇于冒险和不断创新的航海精神传递给世界,帮助大家冲破弥漫当下的不确定性,给大家带去探索新生活的勇气和力量。

封面图源网络 @Brendan Austin



点击【阅读原文】

探索蔚蓝海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