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PB:从大学到中年人格特征和主要人生目标的稳定与变化

唧唧堂 2021-09-15 23:44

Picture from internet
解析作者 | 心理学导读库写作小组: XW
审校 | 心理学导读库写作小组:媛,WEN

编辑 | 悠悠


本文是针对论文《从大学到中年人格特征和主要人生目标的稳定与变化 (Stability and Change in Personality Traits and Major Life Goals From College to Midlife)》的一篇论文解析,该论文于2021年5月发表于《人格与社会心理学公报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该研究作者包括Olivia E. Atherton, Emily Grijalva, Brent W. Roberts和Richard W. Robins等4人。


研究背景与问题提出


我们从很小就知道,想要获得成功,就需要树立适宜的短期目标与长期目标。爱因斯坦、甘地、布鲁斯·李等各个领域堪称“领军人物”的成功者,都曾强调过目标的重要性。虽然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但作为不同领域的佼佼者,是什么让他们在领域选择上产生了差异?个性特征可能是其中不容忽视的要素之一。


人格特质与包括人生目标在内的动机改变,一直以来受到人格心理学领域研究者的关注;然而探究个体特质与人生目标变化的纵向发展关联的研究却凤毛麟角。那么,人格特质会在多大程度上决定了个体主要人生目标的类型选择?人格特质的改变又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个体对不同人生目标重要性的评价呢?


被试


本研究使用了来自伯克利纵向研究(Berkeley Longitudinal Study, BLS)的数据,该研究最初即致力于探究个体人格、成就动机和大学期间自尊的关系。首次参与的被试为508名于1992年入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大一新生(Mage=18.6),大学的四年期间,每一学年结束,所有被试都将通过邮件方式收到研究邀请。最近一次数据收集为大学毕业近20年后(2013y-2016y; Mage=40.8),研究者通过邮件、手机和明信片等方式与被试取得联系并邀请其完成在线调查问卷,结束后给予相应的礼品卡作为报酬。排除无法联系到的48名被试,20年后的随访的被试共251人,保留率约为59%。参与20年后随访的被试中,59%为女性,且种族各异,年均收入的中位数为97,000美元。


为考察流失被试对研究结果的潜在影响,研究者比较了参与20年后随访与未参与者入学时的问卷调查结果。结果发现,两类群体在初次参与测试时,在经济、审美、社会性、大五人格等各项指标上均不存在显著差异。


研究任务


对被试人格的测量采用常用的大五人格测验方式进行;对被试人生目标的测量则采用调查问卷的形式进行。以价值观及动机领域的相关理论为基础,结合前人的研究结果与现有数据,将大学时期的主要人生目标分为七大领域:审美目标(想具有创造性与艺术性),经济目标(想获得事业成功,变得富有),家庭/关系目标(想结婚并哺育孩子),享乐目标(想获得愉悦,享受乐趣),政治目标(想在群体中获得一定影响力),宗教目标(想参与宗教组织)以及社会目标(想为需要的人们提供帮助)。


大五人格特质(Big Five personality traits):在被试入学第1周、第4年、第24年时,采用60项五因素问卷(NEO-FFI; Costa & McCrae, 1992)考察被试五个维度的人格特质,具体为外倾性(Extraversion)、宜人性(Agreeableness)、尽责性(Conscientiousness)、神经质(Neuroticism)和开放性(Openness)。测验要求被试对描述语句与自身情况的匹配程度进行Likert 5点评分(1=与我不相符,5=与我很相符)。结果发现,各个维度的Omega系数均保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


主要人生目标(Major life goals):依据前人研究成果及BLS数据(Roberts et al., 2004; Roberts & Robins, 2000)编制相应问卷,每次测验(被试入学第1周、第1学期、第1年、第2年、第3年、第4年、第24年)均要求被试对7个领域,共23-25项主要人生目标的重要性进行Likert 5点评分(1=对我不重要,5=对我很重要)。结果发现,各个维度的Omega系数均保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


实验结果


人格与主要人生目标的级别一致性(Rank-Order Consistency of Personality and Major Life Goals)


研究者分别计算了个体入学1周与4年、4年与24年、1周与24年时大五人格与主要人生目标的重测相关系数。结果发现,测验期间个体大五人格的各项指标的级别一致性均在中等到高的范围内。其中,神经质指标的级别一致性较低,为0.46;开放性指标的级别一致性较高,为0.81。


此外,个体各领域的主要人生目标也保持相对的稳定。其中,享乐目标的级别一致性较低,为0.44;家庭/关系目标的级别一致性较高,为0.68。结果可见表1。


值得注意的是,较短的测验时间间隔确实意味着更强的稳定性;例如,入学1周与4年的重测相关系数要高于入学1周与24年。但二者间的差异比预期的更小,说明个体更多的变化仍然发生在大学期间。


表1 个体各阶段大五人格与主要人生目标的关联


人格与主要人生目标的平均水平变化(Mean-Level Change in Personality and Major Life Goals)


研究者分别计算了个体入学1周与4年、4年与24年、1周与24年时大五人格特质与主要人生目标的平均水平变化值(可见表1的Cohen’s d 效应值)。结果发现,测验期间,个体平均在宜人性、尽责性方面有所增强(d1=0.64, d2=0.98),在神经质方面有所减弱(d=-0.69)。


在主要人生目标方面,结果表明,各领域的主要人生目标的重要性均有所下降。其中,家庭/关系目标的下降程度最小(d=-0.08),政治目标的下降程度最大(d=-0.40)。结果可见表1。


进一步比较各间隔期之间的变化值发现,大五人格特质及主要人生目标的改变更多发生在青年期,大学4年间的变化程度要大于个体从青年期逐渐迈入中年期的20年。大五人格及主要人生目标在24年间的发展趋势可见图1及图2。


图1 个体24年间大五人格平均水平的发展趋势


图2 个体24年间主要人生目标平均水平的发展趋势


人格与主要人生目标的共同发展(Co-Development of Personality and Major Life Goals)


本研究采用二元潜变量增长模型模型考察大五人格特质与各领域主要目标的关系,结果与前人研究基本保持一致,结果可见表2。


外倾性(Extraversion):研究发现,外倾性的发展轨迹与享乐目标具有较强的相关,即外倾性增强的程度越高,享乐目标随时间的变化也越大(r=0.70)。此外,大学入学初期具有较高程度外倾性的个体,后期在政治目标重要性上降低得更多(r=-0.30)。最后,大学入学初期持更高享乐目标的个体,在外倾性上会随时间表现出较大程度的降低(r=-0.34);但整体而言,18岁时拥有更高享乐目标的个体,在外倾性上还是高于那些享乐目标更低的个体。


宜人性(Agreeableness):研究发现,宜人性的发展轨迹仅与社会目标的变化呈显著相关(r=0.39),即宜人性随时间增强的程度越高,社会目标的相应改变也越强。此外,大学入学初期宜人性较高的个体后期在家庭/关系目标(r=-0.27)及社会目标方面(r=-0.30)表现出更高程度的降低;但在整体水平上仍高于那些初期宜人性较低的个体。


尽责性(Conscientiousness):研究发现,尽责性的发展轨迹与经济目标及家庭/关系目标存在显著的共变模式;即尽责性随时间增强的程度越高,经济目标(r=0.23)与家庭/关系目标(r=0.53)的变化也越大。此外,大学入学初期家庭/关系目标较高的个体,随时间流逝的尽责性增幅更小(r=-0.21);但整体尽责性水平始终高于入学初期家庭/关系目标较低的个体。


神经质(Neuroticism):研究发现,神经质的发展轨迹与所有领域的主要人生目标变化均不存在显著的共变关联。但在神经质方面有所提高的个体,更倾向于表现出审美目标(r=0.32)及宗教目标(r=0.23)的强化。


经验开放性(Openness to experience):研究发现,经验开放性与审美目标、享乐目标、宗教目标与社会目标均存在显著的共变关系。具体而言,经验开放性随时间增强的程度越高,审美目标(r=0.43)、享乐目标(r=0.63)与社会目标(r=0.27)的增长也越多,同时宗教目标随时间流逝的降低也越多(r=-0.37)。此外,大学入学时经验开放性较高的个体,进入中年期后的审美目标减弱更强(r=-0.44),但整体水平仍高于入学初期经验开放性较低的个体;且其宗教目标的平均水平变化相比入学初期经验开放性较低的个体也更小(r=0.27)。从主要目标类型的角度而言,大学入学初期拥有更多宗教目标的个体,随时间六十表现出更强的开放性的增长;享乐目标较高的个体则相反(r=-0.60)。


表2 大五人格特质及主要人生目标的二元潜变量增长模型结果


小结


总的来说,本研究通过选取并分析纵向研究的数据,考察个体的人格特质与主要人生目标的稳定性、变异性及二者之间的共变关系。结果表明,随着时间的流逝,人格特质与主要人生目标基本保持中等到高程度的一致性,但仍存在一定的变化。同时,人格特质与主要人生目标会相互作用,人格特质会影响个体的目标制定,目标相关的社会情境探索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个人的特质。


本研究也存在若干不足。首先,未能参与20年后随访的群体虽然在关键指标上与参与者基本没有差异,但仍可能对调查结果造成偏差。其次,虽然保证了样本群体在性别、种族等方面的多样化,但由于参与者均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因此整体的社会经济地位较高,未来可以考虑加入更多不同社会经济地位的群体参与研究。第三,相比对大五人格特质的评估,针对主要人生目标的调查更为频繁,在结果分析上存在不便。第四,本研究所用数据均采用自我报告方法收集得到,可能会使得效应量偏高。最后,本研究虽然涉及人们绝大部分的目标领域,但仍存在完善空间,未来的研究可以考虑提供个体拥有的人生目标的更全面评估。


参考文献:

Atherton, O. E., Grijalva, E., Roberts, B. W., & Robins, R. W. (2021). Stability and Change in Personality Traits and Major Life Goals From College to Midlife.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47(5), 841–858. https://doi.org/10.1177/0146167220949362


推荐

订阅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未推送心理学论文导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