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新冠疫情严重,股市却还大涨?

FT中文网 2021-09-15 19:06


一边是哀鸿遍野的新冠疫情肆虐,另一边是红红火火的股市等资产价格大涨,这不禁让人感觉有点混乱:到底哪边跟现实更接近?



文丨伍治坚


截至2021年9月9日,全世界累计超过2亿人被新冠病毒感染,因新冠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450万。其中,美国、印度和巴西的新冠致死人数分别达到了65万、44万和58万。目前在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内,每天的新冠感染人数依旧非常高,甚至在某些国家创下历史新高。从2019年底算起,已经快2年了,然而我们究竟何时能走出新冠大流行带来的各种限制和不便,以及由此造成的行业萧条,似乎谁都说不准。

然而,如果我们纵观全世界各国的主要股市表现,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以美股为例,从年初到2021年9月9号,标普500指数上涨了21.4%。在过去的12个月内,标普500指数上涨了35%。同期的英国富时、德国DAX和日经225,分别上涨了17%、18%和30%。一边是哀鸿遍野的新冠肆虐,另一边是红红火火的股市大涨,这不禁让人感觉有点混乱:到底哪边跟现实更接近?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

在2020和2021年,为了应对新冠流行带来的负面影响,全球主要国家的政府和央行,总共推出了加起来总值高达3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和货币刺激政策。几个主要工业国推出的财政和货币刺激占到GDP的比例分别为:美国53.8%、日本63.8%、德国71.6%、英国57.8%、法国55%、澳大利亚48.1%、加拿大40.1%。这样的刺激力度,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见,甚至超过了一战和二战时期全球政府推出的刺激总量。

2008和09年,为了应对次贷引发的金融危机,全球各大央行纷纷开始放宽货币政策,推出量化宽松。截至2009年底,美联储、欧央行、日本中央银行和中国人民银行这四家央行的总资产加起来为9万亿美元左右。而截至2021年7月底,同样这四家央行的总资产,加起来达到了30万亿美元左右。仅仅美联储一家,在过去18个月内购买了价值4万亿美元的债券。

如此力度的量化宽松,推高了几乎所有资产的价格,并不仅限于上文提到的股市。

最先受到直接影响的,是全球的债券市场。目前全球的央行,以平均每小时8.34亿美元的速度近乎疯狂地购买本国的政府债券。在央行如此力度的干预之下,几个主要工业国的10年期政府债券到期收益率,不是接近零,就是低于零:美国1.3%、日本0.03%、德国负0.36%、英国0.65%、法国负0.04%、瑞士负0.28%。

在规模和流动性最大的国债市场的推动下,其他类型债券的价格也水涨船高。比如美国垃圾债券指数成员的平均收益率下降到了4%以下,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历史新低。哪怕只是几年前,很少有人会相信,一个信用评级为垃圾级别的公司,能够以低于每年4%的成本在资本市场上融资。也很少有投资者会愿意把钱借给这样的公司,每年仅收取4%的利息。但这些之前不可想象的情景,在当下已经变成现实。

在债券以外,股权是另一个受到资金追捧的大类资产。上文中提到了全球主要股市的价格上涨。截至2021年8月,全球股票类基金受到的资金净流入达到了6000亿美元,即年化约1万亿美元。与之相对比的,从1996年到2020年,前后累计25年,全球股票基金受到的资金净流入总量,也才7270亿美元,很有可能不如2021年一年流入的资金量那么多。

疯狂的资金流入,推高的股市指数,以及股票的平均估值。截至2021年6月底,美股中市销率(PS Ratio)超过20倍的公司市值,加起来达到了4万5千亿美元。市销率20倍的意思,是股票的价格,达到了公司每年营业收入的20倍。注意,是营业收入,而非净利润。也就是说,哪怕公司没有一分钱费用和开销,其所有的营业收入全都变成净利,购买其股票的股东也要花20年才可能收回成本。市销率超过20倍的公司市值之和,在大部分时间都非常低,因为大部分投资人都会觉得这样的股票卖得太贵。之前的历史新高,是2000年的3万6千亿美元。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美股中市销率超过20倍的公司市值总和,一度跌落到接近零的位置。

相对于二级市场,风险更高的一级市场(即风投和私募股权),同样经历了疯狂的两年。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月,全球PE基金的总募资额达到了1.9万亿美元,为历史新高。2021年的第一和第二季度,美国私募股权(PE)基金共投了993个项目,总投资额超过3,500亿美元,已经超过了2020年全年PE总投资额(2570亿美元)。在风投(VC)板块,美国的VC基金,在2021年前6个月共投放了1500亿美元,已经非常接近之前的历史最高,即2020年全年的投资额(1640亿美元)。如果按照2021年前6个月的速度发展,全年VC投资额达到3000亿美元的话,将创下一个让人很难想象得到的历史新纪录。

我们再来看看房地产市场。截至2021年6月份,美国S&P/Case-Shiller房价指数达到历史新高260点。之前的历史高位是2006年的184点。在那之后,美国的房价开始触顶下跌,并继而引发2008年的金融危机。金融危机发生后,该房价指数一度下跌30%左右。然而今天,该房价指数不光早已收复之前的下跌,并且甚至比2006年的高点还高出41%。

当投资者把市场上能买的资产,也就是国债、公司债、二级市场股票、一级市场股票和房地产都买下来以后,他们还能再买什么?答案就是各种新潮的另类资产,比如数字加密货币、非同质化代币(NFT)艺术品等。这类资产本身不产生任何现金流,其价格波动非常剧烈,能够给投资者带来非常大的刺激快感,特别受到一些想要一夜致富的投资者的追捧。这样的高风险资产(或者被有些人称为投机工具),受到如此多的投资者关注,本身也反映出流动性过剩导致资产荒的投资者困局。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清楚的逻辑链,那就是全球主要的工业国政府和央行,为了应对新冠流行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推出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财政和货币刺激,导致资本市场里各种资产价格普涨。这些资产不光包括比较传统的股票、债券和房地产资产,也包括最近几年比较新潮的数字加密货币和NFT艺术品等新型资产。价格普涨的一个典型体现,是估值非常高的股票市值越来越大,债券的收益率越来越低,甚至降低到负值。对于任何一个投资者来说,我们要看到这些资产价格变化后面的主要原因,理解市场中蕴藏的风险,时刻准备好资本市场里随时可能来临的暴风雨,通过多元分散、控制成本、长期坚持等有效原则来管理自己的投资组合并在危机中生存下来,成为笑到最后的投资赢家。

参考资料

FTX research, The everything bubble & TINA 2.0, Aug 2021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作者系新加坡五福资本CEO
责任编辑 冯涛 Tao.feng@ftchinese.com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商业财经 国际视角

关注FT中文网视频号


往期精选

美股牛市:现在上车还来得及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