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富豪陈建铭沦为“老赖”,还遭法院千万悬赏,曾泪洒追债现场

雷达 Finance 2021-09-15 22:52

陈建铭不仅是上市公司ST中昌实控人,还是2018年跻身“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的三盛宏业掌门人。现在却被法院悬赏追债,这两年,在陈建铭身上发生了什么?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陈建铭两年前还是胡润百富榜身家100亿的富豪,如今却沦为“老赖”,成了悬赏对象。

近日,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贴出了对被执行人陈建铭的悬赏通告,其中显示,由于被执行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拟向本院举报上述被执行人藏匿、转移的财产线索,帮助法院执行到位的,按实际到位执行款的10%支付悬赏金。

而陈建铭未履行的金额包含1亿元人民币及利息、违约金。


资料显示,陈建铭不仅是上市公司ST中昌实控人,还是2018年跻身“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的三盛宏业掌门人。

这两年,在陈建铭身上发生了什么?

长袖善舞的陈建铭

陈建铭时年65岁,上世纪90年代初期,曾在杭州省委党校和舟山政府机构任职的陈建铭毅然选择了下海经商,此后的经历也证明,其在资本运作方面的确有“过人”的本领。

彼时,陈建铭先是回到家乡舟山,成立了舟山中昌海运股份有限公司,主营海运业务;紧接着又成立了杭州三盛房地产有限公司,一脚踏进了刚刚起步的房地产行业。

迈过千禧年后,陈建铭逐渐将集团的业务迁至上海,并在上海搭建起了三盛宏业投资集团,确立了以房地产、投资、海运为主的商业模式。

2006年,以养殖业绩为主的华龙集团因为连年亏损惨遭“ST”,后一度被暂停上市。为了重回资本市场,华龙集团欲引进新股东进行重组,而陈建铭则及时地把握住了这次机会。

由于房地产业务不允许借壳上市,陈建铭打起了运作海运业务的主意。他先是将旗下普陀海运70%的股权注入上市公司,成为其实控人后,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了三盛宏业旗下的中昌海运,并借此拥有了第一家上市公司。

但好景不长,受航运市场景气度下降的影响,中昌海运在连年亏损下实现“戴帽”。情急之下,陈建铭酝酿转型,在他的带领下,中昌海运果断将航运资产全部置出上市公司,并先后在2016和2017年耗资超24.7亿元收购了博雅立方、云克科技、亿美汇金等资产。

博雅立方和云克科技皆为大数据领域的公司,而中昌海运也摇身一变成了中昌数据。

除此之外,同期三盛宏业还在以约20亿港元代价收购港股上市公司镇科集团后,让子公司“借壳”成为中昌国际控股;而陈建铭旗下的钰景园林也成功挂牌新三板。

靠着一系列运作,陈建铭在62岁这年坐拥三家上市公司,以100亿元身家登上了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排名第354位。同年,三盛宏业跻身“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第54名。

“聪明反被聪明误”

但在疯狂收购的同时,隐患也早已埋下。

一方面,连续巨额的收购让公司承受了巨大的资金压力,而中昌数据自借壳上市以来业绩本就极不稳定,即使2017、2018连续两年净利润合计超2.5亿元,也还没有2014年一年亏得多。

另一方面,深信国家房地产政策会持续放开的陈建铭,无视2017年行业初露的危机,仍在大举买地扩张。2018年,三盛宏业曾对外公开宣称,其已经在舟山、杭州、上海、广东、沈阳等多地布局,土地储备超过3000亩。

同年,三盛宏业高管对外表示要围绕集团“三年千亿”的战略目标,深耕地产板块。彼时,陈建铭还曾高呼三盛宏业不做“风口上的猪”,而要做“风口上的鹰”。

而这一战略更让公司债台高筑。数据显示,2016年4月-2019年8月间,三盛宏业共发行债券9次,皆为私募债,总发行金额达93.8亿元,利率在7%~8.4%之间。

除了债券,三盛宏业的融资手段还包括信托、融资租赁等。亿翰智库报道称,三盛宏业信托产品期限多在12个月及以内,导致其在规模扩张的同时,偿债压力迅速攀升。

于是,在公司钱紧的情况下,陈建铭动起了“歪脑筋”。

据裁判文书网披露,2017年开始,陈建铭以生产经营需要为由,委托承销商向该公司员工发行“定向融资工具·盛源1号”产品,产品期限为365天,年利率为12.5%,到期一次性支付本金及利息。

但这些所谓的“理财”被法院认定为借贷,其中大部分投进了房地产领域。

而被陈建铭“忽悠”的员工及家属达上千名,购买三盛宏业发行的理财产品总额达8亿元,其中有员工理财本金约6.8亿元尚未兑付,甚至引发了2019年10月全国各地三盛宏业员工前往三盛宏业总部大楼“堵门”讨债。

陈建铭还打起了股民的主意。为了拉升公司股价,陈建铭曾在2018年2月9日至2019年1月16日期间,和中昌数据总经理谢晶、胡侃控制使用“蔡某波”等101个证券账户,利用资金、持股优势连续集中交易“中昌数据”,影响上市公司交易价格,总获利达1147万元。

此举被证监会判定为违反证券法相关规定,构成价格操纵,陈建铭也因此被证监会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受“蒙眼扩张”的影响,陈建铭和他的三盛宏业旗下各项资产均遭遇滑铁卢。

2019年,中昌数据净利润大幅亏损超15.7亿元,并因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三盛宏业在上半年的净亏损也达6.75亿元,公司还因多笔贷款融资违约,失去了对中昌国际控股的控制权。

深陷流动性危机的三盛宏业,全国项目也大面积停滞,资金还被执行大“规模”监管,多重问题集中爆发,让陈建铭在面对员工集体上门讨债时,直接泪洒当场。

 
百亿老总变“老赖”,已被出具11个限消令

天眼查显示,2019年至今,陈建铭已被出具11个限消令,11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未履行比例达100%,其被执行的总金额超132亿元。

2021年1月21日,无力应对债务的三盛宏业,还曾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不过,4月19日,三盛宏业提交了撤回破产重整申请书,法院也予以准许。

而据ST中昌9月2日发布的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已被全部司法冻结,累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45次。

此外,公告还披露,ST中昌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已到期未兑付的有息负债规模约105亿元;三盛宏业因债务纠纷涉及的重大诉讼(诉讼金额1亿元以上)共计20起,累计诉讼金额58.54亿元。因债务纠纷涉及的强制执行案件共计6起,累计涉及金额35.22亿元。

危局下的ST中昌,还陷入控制权纠纷。9月9日公司公告称,公司新董事长已经上任一个多月,但卸任董事长至今没有移交公司印章、证照资料等,而此举已对公司治理造成严重影响。

ST中昌能否挺过这次危机、陈建铭的悬赏令能否有效?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欢迎扫码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