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凯旋门穿上「隐身衣」,引全网围观,跨越60年的浪漫‘遗愿’终于实现了

一起设计 2021-09-15 23:57


# PREAMBLE #

# Christo Javacheff # 

「我认为创造会消失的事物,比创造会留下的事物需要更大的勇气。」

“I think it takes much greater courage to create things to be gone than to create things that will remain”

 ——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

△包裹的凯旋门手绘




01
LANDSCAPE

包裹的凯旋门


从昨天开始,凯旋门就进入到了“织物包裹”状态,DesignBoom进行了全球实时直播,引起众多粉丝围观。


140人组成的技术团队(包括95名登山者),逐渐从50米高的凯旋门顶部放下总面积达25000平方米的可回收聚丙烯银蓝色织物。除了织物外还有3000米长可回收利用的红色绳索用于固定。


△红色绳索用于固定。在织物的包裹下,这个气势磅礴的大理石门褪去了庄严,只剩一个银白色建筑轮廓,随风流动。


The Arc de Triomphe

克里斯托

包裹凯旋门


或许人们早已习惯了这座历史地标带来的威严感,却无人感受到,它肃穆的外表之下,代表时代的身形。让人不禁重新审视:如果巴黎没有凯旋门,那巴黎还会是巴黎吗?




据说《包裹凯旋门》是 2021 年全球最伟大的公共艺术作品。



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

但其实这个艺术品的概念草图早在1961年就问世了。然而相比今日的「包裹凯旋门」,当年的的造型确实有些粗糙,毫不夸张地说它是个炸药包我都信。


克里斯托  包裹式公共建筑(巴黎凯旋门项目)  蒙太奇 1962–1963


1988年时,克里斯托仍然没有放弃,对当年简单粗暴的包裹方式,进行了修改。


克里斯托  包裹式公共建筑(巴黎凯旋门项目)   1961–1988


2018年,项目的美感有了明显的提升,细节的把控与颜色,从手稿就可预判出这副作品实现后的样子。


克里斯托  包裹式公共建筑(巴黎凯旋门项目)   2018

在他一生中有两个最难的项目,其中一个就是包裹凯旋门,但他单纯的美学造诣缺被人曲解为政治意图,所以拖延至今。


克里斯托  包裹式公共建筑(巴黎凯旋门项目)   2020


60年后,这个夙愿才由克里斯托的侄子拉基米尔·贾瓦切夫(Vladimir Javacheff)联合蓬皮杜艺术中心一起,将二老的概念如数复原。



作为艺术家,克里斯托拒绝任何形式的赞助。所以这个项目的1400万欧元(约1.06亿人民币)开销,也全部都是拉基米尔通过销售二人的研究档案和印刷品筹集得来的。


和克里斯多大部分的作品一样,这件作品也是暂时性的,将于9月18日展出至10月3日,为期16天。



02
EXPERIENCE

个人经历


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于1935年同月同日出生。1958年,他在巴黎遇到了珍妮-克劳德。彼时的克里斯托还是一个是流亡艺术家,而让娜·克劳德是法国将军、突尼斯总督的女儿。这个“穷小子”和“富家千金”开启了自己长达一辈子的跨世俗与门第的恋爱。



在相伴51年的时间里,他们是爱人,也是艺术上的伙伴。他们完美诠释了相濡以沫的爱情,也共同缔造了大地艺术的杰出传奇。



据说早年夫妇俩曾达成一项协议:如果一人先逝世,另外一人要坚强的活下去,以一己之力来完成两人的共同创作。因此,当珍妮还活着的时候,这对夫妇总是小心翼翼地分乘飞机旅行,以防不测,而后继有人可以继续他们的工作。






03
PROJECTS

作品


Wall of Oil Barrels

- The Iron Curtain

地点丨巴黎
时间丨1962 年


这是他们结婚后的第一个项目,诞生于 1962 年的巴黎,在这座城市最窄的街道之一,建造了一堵墙,这是由 89 个油桶堆叠而成的路障,这幅作品也被称为「铁幕」。

这堵墙是在表达对于「柏林墙」的抗议,在当时为他们也收获了不小的名气。



Wrapped Coast

地点丨澳大利亚小海湾
时间丨1968-1969 年


「包裹海岸」使用了约 92,900㎡ 的织物和约 56.3km 的绳索,将宽 200 多米,高近 26 米的悬崖包裹了起来,布展就花费了近四周的时间,这个项目也正式标志着大地艺术的开启。


他们请到了 17 名专业的登山人员、澳大利亚本地的艺术家,以及一些学生前来帮忙,完成后就像是一幅超现实主义的画卷,如同冰山般震撼人心。


它改变了人们的观念,也对澳大利亚的艺术产生了巨大影响。



Valley Curtain, Rifle

地点丨美国科罗拉多州
时间丨1970-1972年



这个「山谷窗帘」安装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两个山坡之间。橙色的窗帘由18,600㎡ 的尼龙编织物制成。


耗时 28 个月,在100多个工人、学生、自由艺术创作者的帮助下得以完成,远远看去仿佛龙的羽翼,再次惊艳世人。


可惜的是,在完成后的28小时,一场大风的到来使得这个作品必须被拆除。



Running Fence

地点丨美国加利福尼亚
时间丨1972-1976年


「奔跑的栅栏」高 5.5m,长 39.4km,历经 42个月、18 次公开听证会、在加利福尼亚高等法院举行的三届会议、起草了 450 页的《环境影响报告》,重重困难下取得了 Bodega 湾山丘是临时占用权。


2050 根钢珠、350,000 个钩子和 14,000 个地锚,造就了这个无与伦比的人造美景。


当装置被拆除后,所有的材料都赠予了被占用土地的农场主。


它就像是现代版的艺术长城,在人类的艺术史下,留下了这惊人的一笔。



Surrounded Islands

地点丨美国弗洛里达州
时间丨1980-1983年


这个作品完成于 1983 年,在迈阿密比斯坎湾的 11 个岛屿被 603,870㎡ 的漂浮粉红色聚丙烯编织纤维覆盖。


鲜艳的色彩包围着这些无人小岛,为海滩带来了别样的风景。看似轻松,背后也经历了超乎想象的艰难,通过内阁投票、州长批准、环境资源部门的考察、海岸居民同意才得以实现。


漂浮的织物经过严格设计,可避免造成对环境的破坏。


这个作品表达了一切皆有可能,即使是孤身一人,也可以凭借坚定的决心和意志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Wrapped Reichstag

地点丨德国柏林
时间丨1995年


能够在国会大厦上做艺术,你敢想吗?就是这样想都不敢想的方案,通过艺术家经过 24 年不断的努力后,耗资 1300 万美元,于1995年6月24日完成。


在两周的时间里,这座建筑被超过 10 万平米的银色的聚乙烯布料覆盖,并用15.6km 长的蓝色聚丙烯绳固定住,将建筑与艺术的融合发挥到极致。


这个项目也吸引了近 500 万游客前来观看,自此「包裹」这种艺术形式也达到了巅峰。



The Umbrellas

地点丨日本、美国
时间丨1984-1991 年


经过 6 年的策划,于 1991年10月9日日出时,3,100把「伞」在日本和美国两个国家同时开启。


每把雨伞高 6 米,直径 8.66米,以分散的形式反映了每片土地的可利用性以及人们生活方式的异同,创造出惊人的艺术空间。



在日本茂密植被中,雨伞是蓝色的,而在加利福尼亚广阔的荒地上,雨伞却是金黄色的。站在制高点向下望,原本就引人入胜的大自然也变得更加动人。


两周过后,10月27日开始,伞被回收,土地恢复原状。伞被拆开,大部分元素被回收。



The Gates

地点丨美国纽约中央公园
时间丨1979-2005 年


位于纽约中央公园的这个艺术项目于2005年2月12日落成,7,503 个布艺大门宛如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公园内流淌。


这些大门高 4.87m,宽度在 1.68 至 5.48m 不等,在风的吹拂下肆意摇摆,十分浪漫。


艺术品仅保留了 16 天,随后也被回收了,没有被回收的大概便是那些在“门”底下的美好回忆吧。



Big Air Package

地点丨德国
时间丨2010-2013 年


这个装置由 20,350㎡ 的半透明聚酯织物和 4500m 的聚丙烯绳组合而成。


形成了一个高 90m、直径 50m米的充气空间,整个内部空间的体积约为177000m³,总重量达5300公斤。


它既是艺术装置,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贮气罐。置身其中的人们,被静谧的氛围包裹,无比奇妙。



The Floating Piers

地点丨意大利伊塞奥湖
时间丨2016 年


在2016年6月18日至2016年7月3日的16天中,艺术家用 100,000㎡ 的黄色织物重新定义了意大利的伊塞奥湖。


这些织物由 22 万个高密度聚乙烯立方体的模块化浮坞系统承载,免费向公众开放。

△安装过程

浮动的「桥」成为了陆地的延伸物,随着波浪让人仿佛是在水面上行走。


在上面行走过的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次特殊的经历。



The London Mastaba

地点丨英国伦敦
时间丨2016-2018 年


The London Mastaba 是位于伦敦海德公园的一个临时雕塑,由在浮动平台上的 7,506 个彩色桶堆叠而成。在平静的湖面上,如同一张抽象画。


这个作品让人梦回 60 年前,他们的第一件作品,同样都是使用了桶的元素。
 

浮动平台由互锁的高密度聚乙烯(HDPE)立方体制成,并由 32 个 6 吨重的锚固件固定。


所有建筑材料均经过认证,对环境的影响十分小,以保护湖泊的生态系统。



克里斯托说过:「我们的作品都有关自由,自由的敌人是拥有,因此消失要比存在更永久。所以包裹凯旋门可能也是他们为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的作品了,而这种高贵的艺术将永远存留在我们心中。




//

他们改造经适房得到普利兹克奖,中国首秀差点成为翻车现场


他用布条、塑料织起“天网”,路人见到都为之惊艳


最会玩「镜子」的艺术家,把沉浸式装置玩成「盗梦空间」


将我们设为「星标」才能第一时间收到推送
一起设计官网

点个赞

点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