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阴谋:以退为进,以权力真空引爆文明的冲突

NE0 2021-09-15 22:45


今天是第二十期,晚上我们的主要的内容是想分析美国撤离阿富汗甚至未来大幅退出中亚乃至中东后这些地方可能出现的权力再重组和我们可能直面中亚、中东这些地方的伊斯兰文明的问题。


我个人觉得美国人从阿富汗撤退,虽然走得很匆忙很狼狈,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我们也可以用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来形容。


大部分人仍旧以一种幸灾乐祸的观点来看,但我觉得美国人走得如此迅速,背后的考量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很多人嘲笑美国人的狼狈,嘲笑拜登的无能,软弱,嘲笑拜登平时又是下跪,又是瞌睡,身体机能各种不行,我觉得那些嘲笑拜登的人,本质上更可笑,因为他们根本连美国政治运作的规则是怎么样的都不清楚,拜登的各种无能,各种软弱,各种虚弱,才说明了他恰恰是一个合格的美国总统。


一个符合美国统治者要求的美国总统,本来就是要当一个吉祥物,因为真正的决策到执行根本就不需要美国总统这个盖章机器来进行参与。


当一个吉祥物越没事可干,越说明真正的事情实际上是被美国背后的统治阶级干了。


明面上拜登没有做任何东西,恰恰才表明美国的真正的统治阶级在背地里吭呲吭呲地干活。


从这个角度来讲,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体现的不是虚弱无能的拜登的意志,而是美国统治阶级的意志。


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应该深入去分析美国的统治阶级想干什么,如果美国的真正统治者是拜登这种老年痴呆患者,而美国军队在阿富汗的撤离又如此狼狈,那么我分析都懒得分析,事情如果那么简单,那就是美国离药丸不远了。


但问题是,拜登并不掌握美国真正的核心权力,他的所有行为都只是体现掌握权力的人想让他怎么干,所以,我们才需要去分析阿富汗背后的古怪是什么。


在之前讲阿富汗的时候,我就说过,美军撤离阿富汗并不只是跟阿富汗这么一个国家有关系,更重要的是随着驻阿富汗美军的全部撤退以及往后可能会有更多的美国大兵从伊拉克撤退,实际上就相当于宣告了伊朗的安全。


美国人不可能在没有大规模军事基地的支撑下,还能够发动对伊朗的大规模陆上作战行动。


哪怕以后美国甚至以色列会有发起小规模的空中袭击,精确打击,但是大规模的陆地进攻基本上是宣告绝迹了。


美国现在的这种行为在我看来,如果用4个字来形容的话,我会选择“以退为进”这四个字,怎么理解这四个字呢?


美国有个历史学家叫亨廷顿的我相信很多人都听过,他写过一本叫《文明的冲突》里面就描述过,亨廷顿把整个世界分为了中华文明,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等七个文明。



亨廷顿明确说过,对于基督教文明来说,最头疼的局面是伊斯兰教文明和儒家文明结盟到一起共同抵抗欧美。


为了解决这种最大的威胁,即伊斯兰文明和儒家文明结盟一起来对抗西方的基督教文明,美国人之前的策略是什么样的?


在我看来当年的美国人是选择了逐个击破这样的思路,也就是说既然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教文明有可能结盟,那能不能先搞定一个,也就是说先把伊斯兰文明给搞定了,把中东那一块拿下了,然后再调转枪头去打中国,去对中国进行围堵。


这一条路在当时看来可行性是非常高的,中东那里首先地理位置非常的关键。


如果美国人能够在中东和中亚驻扎有庞大的军事力量,那么中东顶上去就是俄罗斯柔软的腹部高加索地区,向东就是中国的新疆西藏这些偏远且在当时看来是并不安稳的省份,如果向西则可以盯住地中海或者是北非那样的传统的欧洲势力范围,地理位置简直不能太好。


同时,控制中东,表明上看是剑指中东,但对中国来说更是直接被掐住了最关键的喉咙。


如果美国人想让中国一辈子都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世界工厂,去赚了两个辛苦钱,那么美国就必须要控制住两头,一个是中国商品主要的出口和消费市场,另外一个是制造业的上游,也就是生产所必须的能源和矿产市场。


美国如果控制了终端市场的价格,同时又控制住了上游这些大宗商品的价格,那么对中国国家来说,就真的只能一辈子只能给他打工了。


因为2003到2008年的时候,我们的出口定价权被外部牢牢掌握着,我们的这些工业生产的成本也被那些国外巨头死死地拿捏着,这必然能推导出,我们能吃到多少的残渣剩饭,只取决于他想给我们分多少残渣剩饭。


中国如果想要不断的提高和发展的自己的先进生产力,那么意味着中国公司需要在研发上进行大量的投入,但是要在研发上进行大量的投入,就意味着这家公司要依靠超额利润来支撑,利润太薄的行业,平时用于周转的资金都已经很紧张的情况下,是不敢也不可能大规模去进行研发的。


所以当时美国人的主要的策略就是,我控制住你中国这些公司的利润,你终端的产品想涨价,那就多找几个中国的供应商来谈,然后让中国人自己窝里斗纷纷压价,压出利润最低的一个,让我们饿不死,但也不可能有超额利润。


如果这条路不够狠,那就大宗商品市场炒作,中国的商品要是敢涨价,那么掌握全球大宗商品定价权的各大美国交易所就炒得更狠,石油、铁矿石等中国需要进口的原材料会涨到天上去,中国终端的售价要是涨10%,那原材料那端就敢把它炒高到20%,30%,甚至翻倍。


这样一来大量的中国制造业公司的利润就会被压得非常之薄,在这种很薄的利润之下,很难去不断进行技术的迭代升级,也就很难的去追赶美国人。


追不上,就永远只能给美国人当一个出卖廉价劳动力的角色。


这不是单纯的设想,而是我们在过去的十几年实实在在面对的困局。


所以美国当年的战略,是有其内在的逻辑和合理性的,至少站在当时来看,这种战略是没有问题的,他首先介入到中东是是正确的,确实是一箭双雕。


中东有着丰富的石油资源储备,而石油又是工业社会运转的基础,同时中东的各国,在武器装备上,除了伊朗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基础的工业实力,其他的中东国家,可以说都是一群弱鸡。


中东那群菜鸡从二战结束打到现在,都得靠进口武器才能维持得了一场战争,对于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来说,去打中东那些国家那就是切瓜砍菜,随便虐。


别说是小布什,我觉得就算是要我穿越到当时的美国,假设我是美国总统,我也只能做出那样的一个决策,因为那个决策在当时看来是最优的。


那么这个战略方向最大的失误在哪里呢?


没有一鼓作气地拿下伊朗。


从2001年到2008年,美国人在阿富汗和伊拉克耗了整整7年的时间。


一旦整个中东被美国人一鼓作气地再拿下伊朗,那么全世界绝大部分的原油都要被美国人控制住了,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这是非常要命的,因为我国当时正处于这种对石油的极度的饥渴之中。


沙特已经是美国人的势力范围了,如果像伊拉克伊朗这些国家再被美国全数拿下,那以后石油的价格那真的是美国人说多少,那我们就只能按多少来付了。


当时美国人不是不想拿下伊朗,甚至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美国人打阿富汗,打伊拉克,其实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包围伊朗,然后在东西两翼对伊朗发动全面的地面战争,迅速打垮伊朗的政府。


但是在最后的关头,美国人还是怂了,这在我看来是当时美国最大的一个战略失误。


没有拿下伊朗是美国最大最大的一个战略失误,如果当年美国人一鼓作气,反正都不要脸了,阿富汗打了,伊拉克靠一瓶洗衣粉也都打了,孤注一掷拼上所有老本把伊朗拿下又能怎么样?


中国和俄罗斯真的会为了伊朗朝美国扔核弹吗?大概率不敢。


哪怕中国和俄罗斯给几枚核弹给伊朗引爆,顶多炸死个几万美国大兵,那又怎么样呢?也就仅此而已了,同时,这反而能激发起美国国内对于战争的更强烈的支持。


所以如果当时美国能拿出这种孤注一掷的赌徒气质去把伊朗拿下的话,那么今天的整个世界,我觉得会有非常大的不一样。


如果油价长期运行在150美元上方,对中国来说是非常之痛苦的,就算中国少从中东买转向俄罗斯购买,但是靠着能源价格喂养出一个强大的俄罗斯重新出现在中国的北方之后,对于中国来说何尝不也是一件非常具有危险性的事情。


美国人当时没拿下伊朗,在我看来,那就意味着阿富汗跟伊拉克基本上是白打了。


用个恶俗的比喻,就相当于,如果说打阿富汗是把新娘子抢到家里,那打伊拉克就是宽衣解带,但解完,突然就转身走人了,那前两步不就相当于白干了吗?


虽然说当时美国的军力很紧张,但是在伊朗东西两侧驻扎了大量的作战部队和空军力量确实是个极大的优势,如果真的能拿出孤注一掷的勇气的话,从美国国内抽调了几十万人去阿富汗伊拉克顶住,用一线作战部队把伊朗打下来,我觉得胜算还是有的。


在美国人原先的大战略里面,拿下阿富汗和伊拉克本来就是为了从东西两个方向去夹攻伊朗,那最后的关头一旦怂了,不打算打伊朗了,那这两个方向的军事力量就会一下子失去方向,它们就会由之前的拳头变成了两个手掌,摊开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去充当治安军来打治安战。


而一旦由灭国战转为治安战之后,美国第2个重大的战略失误就暴露出来了,那就是战略定位陷入了混乱。


在美国去打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时候,其实虽然嘴上喊的是反恐,但全世界人其实心里都明白,美国人是冲着阿富汗的地理位置和伊拉克的石油资源去的。


也就是说一开始美国人的目的非常明确,我就是来抢石油,我就是来抢资源的。


但是打完仗之后,美国人就开始精神分裂了。


抢了别人的石油之后又想立牌坊,要去在大中东地区推广民主,推广自由。


这就让执行的人狠困惑了,上面究竟要干什么,到底是来抢石油的呢?还是来推广自由的?


决策层的这种战略定位的混乱,是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陷入泥潭,长期无法达成既定战略目标,最终失败的根源,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根源。


那这时候更加要命的是什么?是美国的体制的问题,体制的弱点出现了,什么弱点呢?


总统的更替。


小布什两个任期结束之后,奥巴马上台了。


在奥巴马的两个任期之内,他的很多方式策略,跟小布什时候的已经是完全不一样,毕竟背后代表的是两群不同的人的利益。


所以奥巴马上台之后,自然不可能再去执行小布什很多政策的延续,也就更不可能说再发动对伊朗的地面战争这样的事情了。


因此美国人在2000年之初提出的各种关于中东的设想,包括一举控制中东的数个重要的产油国,包括在中东推广各种所谓的民主自由之类的,到最后全部都成了一团混乱,一团糟。


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智商正常的人其实都能看得到,美国当初设立的先解决伊斯兰文明再调转枪头对付中国的战略目的已经是不可能实现的了。


中东战略失败之后,西方基督教文明对于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文明逐个击破的策略已经被证伪了。


因此我们又回到了开头我提出的那个关于亨廷顿所下的结论:对于基督教文明来说最危险的事情就是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教文明结盟,一起对抗基督教文明。


这是他写在台面上的警告,那他没有写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呢?


我觉得明面上他是警告基督教文明要小心,来自于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教文明的联合,但实际上我感觉他要表达的真正意思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