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岁董事长炒期货欲罢不能?盈亏过山车或危及上市公司

正经社 2021-09-15 17:34


文丨郭小兴  编辑丨百进  

来源正经社(ID:zhengjingshe)


说好收手的“期货大神”,原来并没有罢手,但这回却“栽了”。


事情还得从秦安股份董事长 YUANMING TANG(曾用名:唐远明)说起。


公开资料显示,其1957年2月出生,2006年取得加拿大国籍,本科学历。从业履历中,主要是实业经营,并没有期货投资方面的经验:

历任国营204厂总装车间副主任、北碚缙云摩托车配件厂副总经理、重庆泰安发动机研究所所长、泰安机电总经理、秦安有限董事长、总经理、秦安铸造总经理等职,现任秦安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秦安铸造董事长。


而秦安股份自身,主业也是汽车零部件产销。

 


《正经社》分析师梳理到的公开资料中,尚无法得知,YUANMING TANG 先生是从何时开始迷上了资本炒作。


不过,通过祥禾泓安、上海泓成、祥禾涌安等主体,在秦安股份上市之初共计持有7.89%股份的二股东“涌金系”,却是打1990年代起就开始了期货操作的老牌玩家。其创始人魏东,跟其父亲、哥哥、妻子一道,联手打造出的金融帝国“涌金系”,曾经显赫一时,直到魏东2008年谢世后,才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已广为人知的是,2020年4月中旬伊始,YUANMING TANG 这位占有65.63%股份的实控人、63岁的董事长,一出手,就是带领一票人马,大举进行高频度、高风险、高难度的期货交易。


令人称奇的是,截至2020年9月11日,不到5个月时间内,其共进行了21笔期货平仓,平均每月多达4笔以上;而且,竟是连战连捷,无一亏损,全部赚钱。


期间的累计收益,已高达7.69亿元,是秦安股份2019年年度净利1.18亿元的近7倍,大致相当于其上市以来累计净利润的3倍。


消息传出后,坊间不禁调侃道:秦安股份成了“期货大神”,当初的主业,是不是选错了?


这种“神操作”,自然也没有逃过监管的眼睛。2020年9月11日,上交所向秦安股份下发了监管工作函。


2020年9月14日,秦安股份在相关说明中宣称,公司始终专注主业经营,主要投资的是跟生产经营相关、常年跟踪其价格变化趋势的铝、铜、热轧卷板等。


接下来,YUANMING TANG 也很快就尝到了连续亏损的滋味。9月12日-28日,短短12个交易日内,秦安股份连续4次平仓都遭遇了亏损,累计亏损共计4.72亿元,吞噬了前期5个来月收益的61%。


9月28日晚间,不知过山车之下心脏是否有些难以承受,秦安股份在发布的公告中正式宣布,将退出投资性期货交易,未来仍将主要精力投入主业经营中。


后来,其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也曾经宣称,“公司已有序退出投资性期货交易;作为汽车零部件制造企业,公司立足主业发展,紧跟市场,以良好业绩表现回馈投资者”。


然而,这刺激的游戏,岂是说撒手就能撒手?即使已过耳顺之年,且贵为上市公司董事长,也不例外。


差不多整整一年后,2021年9月14日晚间,秦安股份的一纸公告,剧透出YUANMING TANG 仍然还在玩着这个心跳。


不过,这一回传出的,却不是捷报:2021年1月1日-2021年9月14日,秦安股份期货投资平仓累计亏损1751.26万元;8月31日-2021年9月14日,期货投资新增平仓亏损5983.64万元,新增浮动收益1595.46万元;已平仓亏损及浮动亏损,预计合计影响2021年损益-4950.31万元。


至此,没能见好就收、急流勇退的“期货大神”,又一次跌落神坛。


《正经社》分析师认为,期货投资的高杠杆、高风险属性,很容易导致非专业人士或机构出现重大亏损,甚至丢失全部本金,如若发生穿仓,还将极大地威胁到上市公司的运营与财务稳定。


而上市公司秦安股份自身主营的汽车零部件,在业界并无明显竞争优势,亟需投入重兵,进一步夯实科技与竞争实力。财报显示,2017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秦安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1.88亿元、-0.64亿元、1.18亿元、3.25亿元、1.09亿元。


业绩的大幅起伏中,期货投资收益的波动扮演了主导性角色,值得高度重视。


公开资料显示,从离任董事周斌、离任高管许峥、董事唐梓长、董事罗小川到涌金系等,已在近一年来先后完成了部分减持或正在减持。【《正经社》出品】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校对|然然


声明:文中观点仅供参考,勿作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喜欢文章的朋友请关注正经社,我们将对上市公司持续进行价值发现与风险警示

转载正经社任一原创文章,均请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权信息,否则视为侵权

添加微信号fxyayaya或后台留言,新文章发布24小时后可进行转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