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背后,离不开真正的高人

创业见闻 2021-09-15 23:51


从35岁开始投身到阿里巴巴,整整20年的时间,蔡崇信始终站在马云身后筹谋划策,帮助阿里应对一个又一个困难。

可他也曾经是个充满理想和情怀的年轻人,因为遇见了那帮富有激情,渴望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他的前半生才发生了重大的改变。
作者/ 海边的风声君
编辑/ 王其宝
来源/ 风声岛(ID:fengshengdao)
创业见闻(ID:chuangribao)授权转载





1



2000年1月,马云在蔡崇信的陪伴下直飞日本东京,他们要面见软银的孙正义。
就在数月之前,孙正义和马云在国内一次创业峰会上碰过面,马云的阿里巴巴电子商务项目深深吸引了他。
听完马云描绘了几分钟构想和商业实践后,孙正义迫不及待问: “我决定投资你的公司,你要多少钱?” 
马云一愣,随即表示自己不差钱,这次纯属帮主办方一个忙,露个脸而已。
确实,阿里巴巴那时刚拿到高盛领投的500万美元,马云觉得钱够了。
孙正义不愧是“老江湖”,他看出阿里巴巴未来巨大的商业价值,再三邀请马云务必抽空到日本面谈。
回来后,马云和团队说起这事。
因为都知道软银的实力,大家一致觉得哪怕不融资,听听投资界大佬的建议也是好的。
马云有些犹豫,看了看身边的蔡崇信,见他也点头首肯,这才定下去日本的机票。
会谈期间,等马云正式介绍完项目,孙正义当即表示自己愿意投4000万美元,但是需要占股49%,接着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想法和建议。
马云那时对股权概念还似懂非懂,还觉得这日本老头挺“仗义”,没看到啥回报居然就敢投数千万美元给自己,比之前自己求爷爷告奶奶的那帮资本开眼多了。
就在马云喜滋滋准备答应时,一直不吭声的蔡崇信忽然发声“NO” 。不等马云醒过神,蔡崇信表示阿里巴巴不接受这么多融资。
孙正义急了,只好反复表示自己真心想投资,可蔡崇信就是一个劲摇头。
马云也不吭声了,他信任蔡崇信的判断,不然也不会特意让他陪着自己来日本。 
经过反复磋商,马云和蔡崇信总算答应软银以3000万美元入股30%的条件。
可等他们回到国内和团队商量,大家伙都炸了,觉得这个股权分出去太多,弄不好最后全是给资本家打工了。
蔡崇信再次估算后,劝说马云必须留出足够未来融资及股权激励的空间。
随后,马云给孙正义助理打电话,表示投资额要改为2000万美元。
助理接了电话后很生气,觉得中国人做事出尔反尔,不肯转达给孙正义。 
马云也不啰嗦,挂了电话就给孙正义发邮件,大意是,咱就接受2000万美元投资,反正爱投不投。
孙正义回复很快,就两字:Go ahead!(干吧)
孙正义对阿里巴巴也确实很够意思,给钱也给资源,阿里巴巴得到了快速发展的机会。
这之后,软银又陆续对阿里巴巴追投了6000万美元。
2007年,阿里巴巴挂牌当天,软银的投资从账面上计已升值了近70倍,收益超过1000亿美元。等阿里巴巴正式上市后,获利更为丰厚。
从创业到融资再到上市,特别是在阿里巴巴最困难的时期,马云背后的这位“白面书生”蔡崇信可谓功不可没。 
如果不是这位舍弃了580万年薪,甘愿领着500元月薪的商业精英加盟,可能阿里巴巴的发展没那么神速和顺利。 
这位被外界誉为阿里巴巴的“财神爷”的人,和马云的故事得从一个夏日说起。 





2



1999年一个夏天,35岁的蔡崇信敲响了杭州湖畔花园16幢1单元202室的大门。
此时的他还是瑞典AB投资公司亚洲区高管,正受人委托打算和马云谈收购的事情。
与他同龄的马云刚带着自己的“十八罗汉”搞出阿里巴巴网站,虽说已经有两万多注册用户,可收入为零,连公司都没注册,典型的“三无”状态。 
西装笔挺的蔡崇信,刚进门差点被迎面扑来的臭味熏坏。 
没办法,门口横七竖八躺着一堆鞋子,十多个人长久窝在一起吃喝拉撒睡,没有味才怪。 
马云拉着蔡崇信一个劲说啊说啊,却始终没谈钱,无非是夸赞这个网站有多了不起,互联网将如何改变人们的生活。 
蔡崇信忍着异味,耐心观察了四周,发现这些创业者穷归穷,可每个人都充满干劲,说话也不卑不亢。
因为平时都是和商业大佬或者投资人接触,大家谈来谈去都是钱,蔡崇信却在这充满“异味”的房间里嗅出了理想的味道。
蔡崇信很喜欢这种氛围,更佩服马云的才干。
他不再谈收购的事情,告别时,心里突然冒出留下来跟随马云一起创业的念头。
不过,蔡崇信当时也就是一闪念,真正促使他下定决心追随马云的是一件小事。
因为知道马云还没注册公司,蔡崇信主动提出帮忙,要他把股东名单发给自己。
等马云发来邮件,蔡崇信很意外。因为股东有十八个人,都是他曾见过的马云学生。
马云如此慷慨,令见惯商场尔虞我诈的蔡崇信心生感慨,更有心想加入团队。
不久,回到美国的蔡崇信整天茶饭不思。太太吴明华吓了一跳,以为老公犯了什么事。
等听完蔡崇信的解释,吴明华既好气又好笑,一个啥都没有的创业者居然能让见过世面的老公如此牵挂,她实在很想见识一番。
蔡崇信出生在台湾一个律师世家,九十年代就拿到耶鲁法学院法学博士学位。
随后从税务律师做到私募股权投资人,后进入瑞典AB投资公司,年薪70万美元(相当于580万人民币)。
正因如此,了解老公性格的吴明华不顾已有身孕,当即决定一同会会这个叫“马云”的创业者。 
等夫妻俩来到杭州,马云特意租了游船招待二人饱览西湖美景。 
吴明华在船上笑盈盈地听马云介绍了半天杭州风土人情,蔡崇信一声不吭。
等船划到湖中心,蔡崇信终于按捺不住,说:“Jack ,我想要加入阿里巴巴。”
马云吓了一跳,他知道蔡崇信的身价,内心虽很希望他能加盟,可实在不好意思张嘴。 
因为当时的阿里巴巴太穷了,马云的房子就是工作室,启动资金都是自筹,所有人统统是义务干活。
纠结许久,马云装糊涂想怎么婉拒。
还是吴明华快人快语,冲着马云说,如果我不同意Joe加入阿里巴巴,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
马云哭笑不得,犹豫许久后试着说:“Joe,实话说,我只能出得起每月500块。”
蔡崇信很高兴,立即伸出手说:“deal(成交)”。
如果说蔡崇信成就了马云和阿里巴巴,那么是他太太吴明华最早成就了这一切。 
事实证明,马云捡到“宝”了。
1999年7月,蔡崇信正式加入阿里巴巴,成为第19号员工,主管啥都没有的财务。 
真的啥都没有,没钱,没场地,公司都还没有注册。
蔡崇信加入阿里巴巴的意义好比刘备请到了诸葛亮,只是一个是三顾茅庐请来的,一个是上杆子自己主动加入的。
所有人对这位甘愿放弃百万年薪,又精通法律和财务的新伙伴,尊敬有加。
蔡崇信也很尽责,从注册公司和商标开始,手把手教着创业初期的阿里巴巴。
当他最后拿出18份纯英文股权书时,所有人都像看天书一般瞅着手里的合同,从头跟着他开始学习什么是股权、期权。
应该说,蔡崇信这个前瞻性的动作对未来快速发展的阿里巴巴十分必要,规范的激励和退出机制使得后期人员进出没有惹出任何麻烦。





3



不过,股权也好,期权也罢,对于当时等米下锅的阿里巴巴还是镜中月,水中花。
给阿里巴巴找钱,成为蔡崇信当务之急。 
最开始,蔡崇信觉得找钱不是什么难事。 
他想,凭着阿里巴巴良好的发展前景,凭着马云“三寸不烂之舌”,应该很EASY。
可等蔡崇信陪着马云连续见了38家投资人后,蔡崇信有些郁闷了。
所有人都为“马老师”的创业激情折服,可依旧对他描绘的互联网和电商没啥概念,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期间还有投资人反过来问蔡崇信,有没有兴趣加盟自己公司。
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马老师后来对此事的回忆是:“那时,我们拒绝了38家投资公司。”
马云还在到处贩卖情怀,阿里巴巴已经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十几个人凑的50万创业启动资金几乎全部耗尽,买泡面都得捡最便宜的买。 
实在没辙了,蔡崇信只好去找高盛投资。 
之前找普通投资人没找高盛,是因为蔡崇信知道资本的厉害,他不想过早让资本介入导致股权被稀释。
可阿里巴巴的情况已经不容再讨价还价,他只好向高盛投资求助。
专业投资的眼光确实敏锐,在听完蔡崇信介绍和考察一圈后,高盛当即表示愿意投资。 
1999年10月,高盛等五家机构向阿里巴巴投资500万美元,占股40%。这其中还有蔡崇信原东家,瑞典AB投资。
熟归熟,资本也确实凶狠,上来就啃掉阿里巴巴一半的股权。
正因有了这500万美元的托底,阿里巴巴终于有了像样的办公场所,马云也才能那么硬气和孙正义“砍价”。 
事实上,阿里巴巴内部被之前资本稀释了一半股权已有不同意见,很多人同意与孙正义见面,但是坚决反对接受投资。
蔡崇信最后说服马云还是接受软银的投资,用一句俗语概括就是“家中有粮,心中不慌”。 
因为蔡崇信已从美国科技股的泡沫风潮预感到中国互联网市场情况不妙,他想帮阿里巴巴多找点 “储备粮”,以防不测。 
果然,2000年开年不久,就在软银投资到位后,国内喧嚣已久的互联网泡沫破灭。
一年间,无数没钱可烧的互联网企业渐渐销声匿迹,唯独手握现金的阿里巴巴有惊无险挺过寒冬。
2004年到2005年,蔡崇信回到台湾,从熟悉的中信辜家、富邦蔡家等诸多台湾企业家族以及富达投资、GGV共计融到8200万美元的投资。
有了钱的阿里巴巴先是创立了淘宝网,接着收购了雅虎中国。
不过前者帮阿里巴巴从B端终于打通到C端,坐稳中国第一大电子商务的宝座;后者却因盲目进入搜索领域,导致后劲不足,最终功亏一篑。
好在有蔡崇信的指导,阿里巴巴一步步壮大起来。对外并购了高德、优酷、饿了么等公司,对内陆续孵化出支付宝、天猫、蚂蚁金服等品牌。
2014年9月20日,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当日市值破2300亿美元,创下史上最大IPO记录。
50岁的马云成为中国首富,站在台上意气风发。
蔡崇信像以往一样,隐身在马云身后浅笑,似乎对这一切早已有预料。





4



虽然马云确实有过人的魅力和热情,可不得不说阿里巴巴能走到今天,是蔡崇信的能力和眼光促成的。 
从马云最初听到软银投资数千万美元就喜不自禁,可以看出,若不是蔡崇信紧紧把握住阿里巴巴的估值和融资节奏,马云很难成为今天的马云。 
蔡崇信的出现将马云的眼光和格局拔高到了新的高度,也带来新的机遇。
换句话说,没有蔡崇信,仅靠马云个人魅力和权威维持的阿里巴巴很有可能只是个家族型企业,不会形成今天国际化公司的格局。 
所以,无论马云如何夸赞当初的“十八罗汉”,说自己怎么培养,怎么看好……可提到蔡崇信,他只能老老实实说:“像蔡崇信这样的人,不可能在公司内部培养出来”。
在马云心里,蔡崇信就是老天爷派来助他一臂之力的“财神爷”。
虽说蔡崇信当初一门心思要加入阿里巴巴,太太吴明华也不得不同意,可在家族内还是遭到众口一词的反对,觉得他这是屈尊纡贵,自甘堕落。
因为蔡家三代都是律师,而且十分资深。 
祖父蔡六乘不仅是当年著名的“七君子”案辩护律师,也是上海滩教父杜月笙的私人法律顾问。去了台湾以后,还是行政院等官方机构的主要法律顾问,身份很不一般。 
父亲蔡中曾是第一位获得耶鲁法学院法学博士的台湾学生,回到台湾后与祖父蔡六乘创立了台湾第一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同时还兼任耶鲁大学的校董一职,同样声名显赫。 
蔡崇信从台湾考到耶鲁后,父子同为耶鲁法学院毕业生,更是台湾法律界一段人人称颂的佳话。
看着蔡崇信在美国一路从税务律师做到私募股权投资人,再跳到瑞典AB投资公司做高管,家里都很支持,觉得小蔡同学不管怎么说也是给老蔡家长了脸。 
1999年,等听说蔡崇信放弃数百万年薪,要去听都没听过的阿里,蔡家上上下下都怒了,将他召回台湾好一通训斥。
当时,蔡崇信也曾咨询身边与中国市场有交集的朋友的意见,可连他们也一致反对他的选择。 
也难怪,蔡家也好,朋友也罢,就问蔡崇信两个问题,他就没法回答。
这个阿里巴巴的公司地址在哪里?给多少年薪?
蔡崇信很尴尬,根本不知怎么回答。
难道照实说,还没公司,而且办公地址还是个民宅?年薪嘛……每月500块人民币。 
好在蔡家是学法律的,懂道理也知道蔡崇信绝不是那种头脑发热的孩子。
在蔡崇信将内心想法和盘托出后,蔡家才同意让他试试去。
学过经济的蔡崇信给了家里一个解释:“耶鲁法学院的学位在政府和商业世界里都很稀缺。
换句话说,我去冒险,风险收益是不对称的,下行风险很小,上行收益可能很大。
如果我去阿里巴巴干半年,公司不行了,我还是可以再回头去干税务律师或者做投资。”





5



说白了,蔡崇信也是赌一把,只是他觉得选择阿里巴巴成功可能性较大,即便赌输了,大不了凭着自己的资历重新开始。 
过去我们常说“铁饭碗”,可真正的“铁饭碗”其实是一个人到哪里都有饭吃的能力。 
蔡崇信拿自己的傲人背景赌了一把。
就这一把,蔡崇信all in了全部精力和资源,他赌的是时间,拼的是机遇。
当然,他最大的筹码还是充满火热激情的马云。
好在蔡崇信赌赢了。 
阿里巴巴上市后,作为阿里第二大股东的蔡崇信身价超过800亿,而随着阿里市值的飙升,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增长。
2013年,45岁的蔡崇信卸任阿里巴巴CFO,出任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主要负责集团战略投资。
退居幕后的蔡崇信在正式露面的场合越来越少,坊间也越来越少听到他的消息,深藏功与名。
直到2018年4月,蔡崇信忽然成为体育界热议的话题。因为他个人出资11.5亿美元,收购了NBA球队布鲁克林篮网队49%的股份。 
人们这才听说蔡崇信原来是狂热的篮球迷,早年还是耶鲁大学校篮球队成员。 
由于华裔球员林书豪是篮网队的球员,中国球迷兴奋地以为这是蔡崇信在为正养伤的林书豪复出做什么铺垫。 
可数月后,林书豪却被曝出已经被卖到亚特兰大鹰队。这让很多国内球迷大为恼火,指责蔡崇信是为了私利出卖了林书豪。
但实际上,这和蔡崇信毫无关系。毕竟篮网队还有51%股份在原股东手中,他们的决策是他无法左右的。
或许这间接促使了蔡崇信更想收购蓝网队的冲动,他很想在自己的兴趣上做点什么事情。
2019年6月,蔡崇信正式卸任阿里战投部负责人职位,算是彻底与曾经的职场告别。
2个月后,蔡崇信以23.5亿美元从俄罗斯富商普罗霍洛夫手里正式买下篮网队全部股权,刷新全美职业运动队特许经营权的成交记录。
与此同时,蔡崇信还以7亿美元接手篮网队主球场巴克莱中心,还同时承担了后者3亿美元的债务。
有人好奇蔡崇信离开了阿里,又以几乎三分之一的身价买了球队等资产,会不会资产缩水?





6



其实,蔡崇信和马云是阿里的永久合伙人,影响力一直存在。况且他们很早就成立了离岸家族信托,以十分隐秘的方式继续控制着阿里。 
换句话说,蔡崇信真正资产远不止大家看到的那些,吃瓜群众们多虑了。
不管怎么说,曾经的职业投资人摇身一变成为NBA首位华人老板,这个身份的转变令人震惊。
不过,买NBA球队其实只是蔡崇信投身体育事业的一笔投资。他名下还拥有WNBA自由人队的股份,以及全美长曲棍球联赛圣地亚哥海豹队的大部分股份。 
蔡崇信自己解释买NBA篮网队是因为个人兴趣爱好,同时纽约是他学习生活以及和太太相识的地方,算是他第二故乡。 
虽说业界曾分析蔡崇信购买篮网队也许不仅仅是个人爱好,可能也有某些商业利益的考虑,比如与阿里的电商、大文娱的布局有某种联系。
但是,也可能是55岁的蔡崇信在刀光剑影的资本市场真的有些倦了。
对于早就财富自由的他来说,赚钱已是可有可无的事,他或许更想换个活法。
毕竟,身处喧闹激烈的赛场能让每个人血脉喷张,而充满力量的碰撞更容易让人找回年轻时的感觉。 
从35岁开始投身到阿里巴巴,整整20年的时间,蔡崇信始终站在马云身后筹谋划策,帮助阿里应对一个又一个困难。
可他也曾经是个充满理想和情怀的年轻人,因为遇见了那帮富有激情,渴望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他的前半生才发生了重大的改变。
不知道,静下来的时候,蔡崇信会不会想起自己第一次来到湖滨花园16幢1单元202室那个夏日。 
他来的那天,其实正赶上小区停电。
没有电,所有人只好停下来听马云和蔡崇信聊天。
说是聊天,其实都是马云一个人在说。
好不容易等马云说累了,看着眼前这些稚嫩的面孔,蔡崇信忽然说:这样,我给你们说说股权设计吧。
于是,蔡崇信在马云平时开会用的小黑板上认真画起了股权分配图和数据。
可惜在场所有人都听不懂,还很可怜他。 
因为天气实在炎热,又没空调,所有人都热得汗流浃背,可好在他们穿着还是T恤短裤。 
唯独穿着长袖衬衣的蔡崇信卖力讲着课,前胸后背完全湿透。 
那时的马云和“十八罗汉们”还不知道,这个不请自来的“蔡先生”有天会将这些抽象数据真的变了真金白银。

END

创业见闻



商务合作、企业专访请联系:
15201297736

汲取商业能量
掌握未来能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