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爆特朗普“逼疯”手下,美军最高将领为避免开战,竟两次致电外国军方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2021-09-15 22:38


Wikimedia Commons


文 | 圆圆 创可贴


美国911二十周年纪念这几天,前总统特朗普的“反常行为”再次引起了公众的注意。与其他总统不一样的是,他非但没有出席官方纪念仪式,转而选择独自一人前往警局和大家“聊天”。紧接着,在记者的采访下再次表示自己可能会参加2024年的总统大选。
 
就在特朗普粉丝欢欣雀跃之际,有报道称,美国众议院特别委员会正在调查今年1月6号国会暴动的案件。官方审查的文件长达数千页,几乎所有的行政部门都提供了相关的证据。作为任期内的惊天污点,特朗普似乎像个没事人一样,并没有因为国会暴动就丧失信念,显然,现在的他不断试水,努力重返美国政坛。

但这条路似乎并不好走,因为就在下周,《华盛顿邮报》著名作家为特朗普撰写的新书也即将出版,就目前透露的细节来看,新书内容比他所著的前两本特朗普传记更加劲爆。

在书中,作者不仅揭示了2020大选后的过渡时期“远不止是一场国内政治危机”,还强调,那段时间是“美国历史上最危险的时期之一”。

在那段过渡时期,特朗普究竟做了些什么样的举动?竟然能够让自己任命的官员忧心忡忡,甚至焦虑到要给民主党人打电话?而又是什么事情,让爆料者和特朗普如今反目成仇,前者被后者骂成“笨蛋将军”?
 
怕特朗普发动战争,米利将军秘密致电外国军方
 
据消息称,鲍勃·伍德沃德和华盛顿邮报记者罗伯特·科斯塔即将出版的新书《危险》,是两人采访了200多名内部人士后,从秘密命令、机密电话记录、日记、电子邮件、会议记录以及其他个人和政府记录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材料,最终得到了这份超过6000页的文本,为的就是“让读者深入了解特朗普的白宫、拜登的白宫、2020年的竞选活动、五角大楼和国会,并亲眼目睹了真实发生的事情。

而在这本新书中,一些关于去年特朗普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兼总统的高级军事助手陆军上将——马克·米利(Mark Alexander Milley)将军的往事,如今看来更是让人感到心惊。

根据华盛顿邮报记者鲍勃·伍德沃德和罗伯特·科斯塔在《危险》一书中引用的米利的说法,在特朗普总统离任前,米利非常担心特朗普可能会制造一场危机,让他可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在选举失败的情况下继续掌权,这种恐惧迫使他秘密打电话给另一大国军事领导人,向他保证美国无意发动袭击,并表示:“如果我们要进攻,我会提前给你打电话。”

在美国国会大厦被攻陷后,他第二次致电这位大国军事领导人,保证:“我们100%稳定。一切都很好。”
 
Photo by Jon Tyson on Unsplash

另外,书中还披露了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曾在国会大厦骚乱之后打电话给米利,询问他有哪些保障措施可以防止特朗普先生发动核战争。伍德沃德和科斯塔在书中还引用了米利和佩洛西电话记录中的话,佩洛西说到:“他疯了,我同意你的一切举动。”

除了特朗普和米利的这段恩怨,书中还爆料了特朗普解雇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两天后寄出的一封信,信中指示米利在两个月内将所有美军撤出阿富汗。这本书还引用了特朗普的一些原话,他告诉他永远忠诚的副总统迈克·彭斯,如果他不拒绝证明2020年的选举结果,将不再和他做朋友,他在后来告诉彭斯:“你背叛了我们,我成就了你,但你什么都不是。”

对于这样一些劲爆的内容,特朗普在周二晚间接受保守派电视节目采访时无情的抨击了此书的爆料者,也就是自己曾经部下的米利将军,称米利的行为已经构成“叛国罪”,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呼吁拜登解雇米利,可谓火药味十足。

而这场互撕大战,也让特朗普和米利将军两人之间的一段“爱恨情仇”也被牵扯了出来。
 
那些年,特朗普和米利将军的“爱恨情仇”
 
现年63岁的米利,作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四年任期还剩两年,这是他四年陆军职业生涯的顶峰,这位四星级将军在第10山地师和第101空降师指挥部队服役多次,并参与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他是近20年来首位具有特种部队背景的联席会议主席。

米利在波士顿郊外出生和长大,后来去了普林斯顿,并在那里加入了预备役军官训练团。1980年毕业后,他获得了陆军军官委员会的称号。

2018年12月,时任总统的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他将提名马克·米利将军为下一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当时的特朗普认为,这位挺胸抬头的方下巴将军,能够像他的高级军官一样成为自己人。

但谁能料到,1年多后,在“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事件引发的示威活动期间,因一张陪同特朗普在圣约翰教堂拍摄的臭名昭著的手拿圣经“摆拍照”,米利已经从特朗普精心挑选的将军,转变为在一系列书籍中对特朗普批评最严厉的人之一。
 
Photo by Vince Fleming on Unsplash

在米利刚被确认并成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不久,特朗普做出了发动空袭,杀死伊朗军事指挥官苏莱曼尼这一具有争议的决定,这让米利遭到了国会民主党人的弹劾。

作为当时特朗普忠诚的拥护者,米利在与国会举行的闭门简报会上大力捍卫了特朗普的这一决定,称引发这次袭击的情报“精妙绝伦”。几位民主党人表示,米利试图像特朗普一样夸夸其谈,他们对他采取的态度感到愤怒,并警告说“这可能会导致与伊朗的冲突甚至战争”。

在米利去年的确认听证会上,当他被直截了当地问到他管理的军队是否会受到他人的影响和干扰时,他斩钉截铁的表示:“绝对不会,没有人,永远不会!”

米利回答:“我会给出我最好的军事建议。它会坦率。它会诚实。它会很严谨,会很彻底。这就是我每次都会做的事情。”

但接下来的事情,似乎让大众对其坦率、诚实的承诺存疑。

去年6月,在参加乔治·弗洛伊德“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活动的抗议者,前脚刚从白宫前的拉斐特广场被暴力清除后几分钟,米利和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后脚就陪同特朗普从白宫步行到圣约翰教堂参加合影活动,这使得特朗普本人及米利等人面临一连串批评。

前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就在大西洋发表了一份声明,谴责特朗普及其对公众抗议活动的处理方式。马蒂斯写道:“特朗普是我一生中第一位不试图团结美国人民的总统——甚至不假装尝试。相反,他试图分裂我们。我们正在目睹这种刻意努力三年的后果。”

面对炮轰和指责,米利在事发一周后在国防大学毕业生演讲中出陪同特朗普出席而道歉,他称“我不应该在那里。我在那个时刻和那个环境中的存在,创造了一种军队参与国内政治的看法。作为一名军装军官,我从中吸取了教训,我真诚地希望我们所有人可以从中吸取教训。”

但特朗普对米利的道歉似乎十分不满,称其“发表了令人尴尬和卑躬屈膝的道歉,他没有谴责暴徒,而是谴责自己——这是对我们军队的羞辱。”

事实上,当特朗普执政时,米利不得不反复应对总统的愤怒。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在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中,特朗普对米利和当时的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强调了执法人员和抗议者之间对抗的镜头,并说:“这就是你应该如何处理这些人。敲碎他们的脑袋!”此外,他还希望军方“打倒”抗议者,并说:“就开枪打他们。”这引起了米利和巴尔的反对。

一个月后,米利还与特朗普就国会对以南方邦联领导人命名的基地计划进行重命名时存在分歧,这也让两人之间的关系逐渐紧张。

在此问题上,特朗普站出来表示反对,称:“这面旗帜应该被视为历史自豪感的象征,而不是与美国奴隶制历史联系起来。尽管国会在这个问题上有发言权,但以南方邦联领导人命名的军事基地不会改变。”而这,再次加剧了军队中南方邦联象征主义问题的紧张局势。

米利则支持委员考虑重命名基地的计划,他在2020年7月对众议院委员会表示:“这是反对联邦、反对星条旗、反对美国宪法的叛国行为。”
 

Photo by Samuel Branch on Unsplash

在美国总统大选前的几周里,特朗普加大了对他的军事领导人的攻击力度,在9月指责五角大楼高级官员“只想打仗”。接着,特朗普还在10月突然发布了一条推特上,称:“美国将在圣诞节前从阿富汗撤军,剩下的4,500名士兵应该在圣诞节前回家。”

这条通过推特发出的信息,引起了国防专家的困惑,五角大楼的高级官员对此事沉默了好几天,也让米利和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就讨论美军从阿富汗的撤军计划时,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特朗普发布了这条动态后,奥布莱恩表示,特朗普在推特上有关美国军队应该在12月25日之前从阿富汗全部撤出的说法是一种“愿望”,而不是一道军命。他重申了到2021年初将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人数减少到2500人的计划。

而米利在后来在被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问到有关把驻阿富汗美军减少到2500人的问题时,他把这个说法称为“揣测”。他说:“奥布莱恩或其他任何人都可以揣测他们认为合适的事情。我不会进行揣测。我将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和计划以及我与总统的对话,对局势进行严谨的分析。”

奥布莱恩也在当天参加阿斯彭研究所的网络研讨会上对此回应说:“我当时不是在揣测,而且我今天也不是在揣测……我在跟总统说话。”

大选结束后,特朗普解雇了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并在五角大楼疯狂安插其支持者,这让米利担心特朗普或他的盟友可能会试图发动政变以推翻选举结果。

根据《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利普•拉克和卡罗尔•莱昂尼格撰写的新书《一个非常稳定的天才》中的说法,米利对政变的威胁感到震惊,他觉得他必须对可能发生的事情“保持警惕”。米利告诉他的副手。“没有军队,你不能做到这一点。没有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你就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是有枪的人。”

米利和其他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非正式地计划了在他们认为非法、危险或不明智的命令发生时,他们将采取的行动包括建议逐一辞职,而不是执行命令。

1月6日袭击事件发生后,米利和全体参谋长联席会议发表声明,谴责闯入国会大厦、袭击警察的暴徒“煽动叛乱”。据《一个非常稳定的天才》书中的爆料,米利的工作重点是确保在1月20日拜登的就职典礼上确保“纳粹不会进入”。

但和平交接完成后,米利的松口气并不意味着他能够将1月6日的混乱抛在脑后。在6月的国会听证会上,共和党人称拜登为了在圣约翰教堂前拍照,让人清除了拉斐特广场(后来证实这是一个公然的谎言,其实是美国公园警察为了让承包商安装围栏而清理了该地区,而不是为了拜登拍照),以此来质疑五角大楼在多元化和打击极端主义方面所做的努力。

为了安抚总统的批评者,米利仍然为此前陪同特朗普去教堂而道歉。 而特朗普则抨击米利“讨好拜登、进步媒体和激进左派”,称“米利再一次看起来像个傻瓜。” 

或许就是因为这些话语,让米利将军彻底心碎,才会在接受伍德沃德和科斯塔的采访时疯狂贡献“猛料”,与特朗普公然开撕反目。

而特朗普也没坐以待毙,直接抨击《危险》一书中所写的故事以及米利的爆料,称这本书是一个软弱无能的将军和两位作者捏造出来的,他拒绝接受这两位作者的采访,还大骂书里都是虚构故事,而不是事实,还说新书作者是精神病态。

特朗普和米利将军反目背后
 
如今新书的曝光,也再一次印证了特朗普和他身后的运动中的关键人物,无疑愿意采用可能非法和暴力的手段,来阻挠权力转移到合法选举出的新政府。而且在今年1月,他们确实试图这样做了,虽然没有那么严重。

而根据美国宪法规定,军队的最高统帅如果拒绝总统的直接命令,则可能违宪法和军事司法统一法典。例如,在1807年的起义法案授予总统权力部署军队对抗美国公民,以镇压国内动乱、起义或叛乱。1957年,艾森豪威尔总统动用了这一权力,派遣101空降师前往阿肯色州的小石城。法院下令学校废除种族隔离。

宁愿违法也要坚持保证美国军队安全,米利将军的行为不难看出他对特朗普集团的深深恐惧。

1月6日发生的因特朗普引发的对国会大厦的袭击,显然是为了阻止国会正式走完选举流程,包括后续的权力交接。如果没有人阻止这场危机,那么特朗普仍然是总统,就会有借口宣布选举无效并部署军队来执行他对总统职位的要求。

虽然特朗普最终还是离开了白宫,华盛顿也恢复了稳定,但米利依然担心这将是暂时的。


他看到了1月6日的骚乱和1905年的俄国革命之间的相似之处。1905年的俄国革命引发了整个俄罗斯帝国的动荡,尽管失败了,但帮助创造了1917年十月革命的条件。领导革命的弗拉基米尔·列宁称1905年为“预演”。


在米利看来,类似的逻辑也适用于1月6日。他曾对高级工作人员说:“你看到的可能是未来更糟糕事情的前兆。”


这也就是为什么米利将军会对特朗普如此恐惧的原因。虽然我们的传统由艾森豪威尔和米莱维护,尊重宪法,但反映了美国制度授予总统对军队的权力,有多么的不稳定。

一旦军队权力落入“疯子”手中就会变得非常危险,而权力的守护者,或许应该铭记托马斯·杰斐逊那句受人尊敬的格言:“自由的代价是永远保持警惕。”

 

参考资料:

https://www.caus.com/detail/35019

https://news.yahoo.com/mark-milley-reportedly-took-action-164328757.html?fr=sycsrp_catchall

https://www.nytimes.com/2021/09/14/us/politics/peril-woodward-book-trump.html

https://news.yahoo.com/top-military-general-fearful-trump-183348378.html?fr=sycsrp_catchall

https://www.yahoo.com/gma/top-military-adviser-secretly-assured-020822349.html

https://news.yahoo.com/trump-calls-allies-demand-gen-233452978.html?fr=sycsrp_catchall

https://abcnews.go.com/Politics/top-general-responds-reports-feared-trump-military-losing/story?id=78967395


推荐阅读:

外交杂志:“他们和我们”,美国如何让敌我意识劫持了外交政策

华邮深度:二十年21本书,告诉人们美国是如何在9/11这场考验中失败的

分析:干预进攻、战略失败、匆忙撤离,为什么美国老干这样的事情?

华人二代:当粤语成为融入美国社会的祭品,她只能用翻译软件和父母交流

深度:光鲜亮丽的富人和高管们犯罪被抓后,他们在想什么?

外媒看中国:沉寂多年之后,中国的“鬼城”重新焕发活力

经济学人:为什么让女性失败的国家必然也会失败

经济学人:被妖魔化并没有阻止美国穆斯林令人印象深刻的崛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