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T给我们带来什么?| 治疗与核心技术应用

简单心理Uni 2021-09-15 19:02

本文字数3400+|阅读预计需要9min 


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CBT)是一种心理咨询和治疗中的常用方法,它结合了认知疗法和行为疗法,帮助人们识别并改变对行为和情绪产生负面影响的破坏性思维模式。

 

CBT的理论基础是:思考问题的方式会影响我们的感受和行为。比如:我们消极地解释自己所面对的情况,并因此体会到负面情绪,而这些不良情绪又会导致特定的行为方式——因此,不是特定的事件必然导致特定的行为,而是我们解释事情的方式起到了关键作用。

 

CBT旨在将问题进行分解,帮助人们以更加积极的方式看待和处理难以面对的情境。与其他疗法不同的是,CBT专注于处理当前的问题,而不是关注过去的事件或创伤。此外,它的治疗周期通常短于其他疗法,一般在5-20次之间。


在实证研究中,CBT被证明是治疗焦虑、抑郁、强迫症和精神分裂症等一系列心理健康问题的有效方法。



CBT的两次浪潮


CBT的诞生以行为疗法和认知疗法为共同根基,通过多代心理学家的不断努力和完善,最终融合成今天的CBT。

 

 1. 行为疗法根基 

 

20世纪早期,对精神疾病的行为治疗就已经存在了。斯金纳、巴甫洛夫和华生都是行为治疗的早期倡导者。他们认为,行为可以被测量和被改变,人们对于外界刺激的反应塑造了他们的行为

 

行为治疗的第一次爆发在20世纪40年代,作为治疗抑郁和焦虑的有效短期疗法,它帮助许多二战退伍军人进行情绪调整,并以恰当的行为应对生活情境和事件。

 

行为治疗的流行及其对精神分析疗法的挑战被认为是CBT的“第一波浪潮”



 2. 认知疗法根基 

 

在20世纪初期,奥地利心理治疗师阿德勒(Alfred Adler)将偏颇的主观认知称为“基本谬误”(basic mistakes),使他成为最早在心理治疗中解决认知问题的治疗师之一。

 

阿德勒的工作启发了美国心理学家埃利斯(Albert Ellis),因此,在20世纪50年代,他发展了理性情绪疗法(rational emotive behavior therapy, REBT),这被认为是最早的认知心理治疗形式之一。它认为,一个人的情绪困扰源于他们对事件的想法,而不是事件本身

 

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之间,美国精神病学家贝克(Aaron Beck)注意到:他的来访者在治疗过程中会在脑海里进行内部对话。他发现,来访者似乎进行了大量的自我对话,但真正说出来的只是一小部分想法。比如,一个人可能会想:“治疗师今天很安静,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却不会直接告诉咨询师,而是独自开始感到焦虑。



 3. 认知疗法中的自动化思维 

 

在明白想法和感受之间联系的重要性之后,贝克用“自动化思维”来描述人们脑海中突然出现的情绪性想法。他认为,虽然人们并不总是能意识到这些想法,但可以通过学习,让人们去识别并报告这些想法。比如,心烦意乱的人会有不切实际的消极想法,而通过发现并挑战这些想法,可以带来持久积极的改变从本质上来说,CBT帮助人们识别并摆脱这些自动化思维。


20世纪60年代,研究人员进行了大量有关“认知如何影响行为和情绪”的实证研究,这一时期被称为“认知革命”。由于它强调了有意识的思考在心理治疗中的作用,也被称为CBT的“第二波浪潮”



梅肯鲍姆在发展CBT中的地位


虽然心理学的认知革命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但认知疗法和行为疗法在临床心理学上的结合直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才受到关注。梅肯鲍姆与贝克(Aaron Beck)和埃利斯(Albert Ellis)一起,将“C”加入CBT(Cognitive Behavior Treatment),他是无数认知行为理论治疗师的引路人。

 

梅肯鲍姆把行为看作自我内在语言的结果,因此修正功能失调的自我对话可以达到改变不合理行为的目的

 

如今的CBT被认为具有和认知行为矫正几乎相同的理论基础和治疗方法。不同之处在于,认知行为矫正的治疗目标在于改变外显的行为,而CBT的目标是改变认知,并认为行为会随着认知发生变化。

在1982年的调查中,梅肯鲍姆被评为20世纪第十位最有影响力的心理咨询师。他写的书《认知行为矫正》被选为“当前心理咨询和治疗领域第四大最具代表性书籍”。梅肯鲍姆还开发了自我指导训练(self-instructional training)和压力接种(免疫)训练(stress inoculation training),它们是目前六种主要认知行为疗法中的两种

 

  • 自我指导训练:用于改变个体适应不良的认知和信念,并培养新的应对技能。治疗师识别来访者适应不良的想法(比如,“每个人都讨厌我”),向来访者示范更恰当的行为,同时提供建设性的口头自我指导。最后让来访者重复咨询师的行为和重复这些口头陈述。


  • 压力接种训练:旨在帮助来访者提前做好应对压力事件的准备,尽量减少面对压力时心烦意乱的感受。在该疗法中,来访者接受有关压力情境、压力的本质、面对压力时可能产生的负面结果、采取何种措施可以避免负面结果的心理教育,从而帮助来访者预见未来可能发生的压力性事件、制定可行的计划避免不良的后果。



这次,简单心理Uni邀请到了梅肯鲍姆博士亲授《CBT治疗与核心技术应用》,这是博士在中国的首次授课。这门课程因地制宜的将中国文化和最前沿的研究融合打磨课纲,实用的案例也多为中国咨询师在咨询中常见的个案类型。点击文章了解更多👉CBT创始人梅肯鲍姆来了!


梅肯鲍姆老师将在课程中以创始人和毕生研究的视角,带来更具大局观、更整合、更前沿的内容,并且会在首期课程中亲自答疑。了解课程信息可扫描下方海报二维码👇



Dobson, K. S.; Dozois, D. J. A. (2019). Handbook of 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ies

(4th ed.). Guilford Press.

Mahoney, Michael J. (1977-03-01). "Cognitive therapy and research: A question of questions" (https://doi.org/10.1007/BF01173501). Cognitive Therapy and Research. 1 (1): 5–16. doi:10.1007/BF01173501 (https://doi.org/10.1007%2FBF01173501). ISSN 1573-2819 (https://www.worldcat.org/issn/1573-2819).

Meichenbaum, Donald (1977). Cognitive-behavior modification : an integrative approach (https://www.worldcat.org/oclc/2894019) . New York: Plenum Press. ISBN 0-306-31013-9. OCLC 2894019 (https://www.worldcat.org/oclc/2894019) .

Meichenbaum, Donald (1985). Stress inoculation training (https://www.worldcat.org/oclc/11623852). New York: Pergamon Press. ISBN 0-08-031596-8. OCLC 11623852 (https:// www.worldcat.org/oclc/11623852) .

Ruggiero, Giovanni M.; Spada, Marcantonio M.; Caselli, Gabriele; Sassaroli, Sandra (2018-12-01). "A Historical and Theoretical Review of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ies: From Structural Self-Knowledge to Functional Processes" (https://doi.org/10.1007/s10942-018-0292-8). Journal of Rational-Emotive & Cognitive-Behavior Therapy. 36 (4): 378–403. doi:10.1007/s10942-018-0292-8 (https://doi.org/10.1007%2Fs10942-018-0292-8).

点击阅读原文,也可直达课程页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