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乡镇袜厂到年营收超2000亿的行业巨头,这家浙江企业做对了什么?

睡前学管理 2021-09-15 21:00

 来源|冯仑风马牛(fengluntalk)

作者|风马牛


提起中国的石化行业,除了巨无霸中石油、中石化,还有一个地方值得额外关注——浙江萧山。
 
萧山曾经是一个县,后来被划归杭州,成为一个区。历代《萧山县志》有云:萧山民风,喜奔竞,善商贾。

2021 年《财富》世界 500 强榜单出炉时,萧山区一下子就出现了两家首次上榜的企业:恒逸集团和荣盛控股,巧合的是,两家都是石化化纤行业的龙头企业。

此前风马牛曾写过荣盛控股创始人李水荣,恒逸集团同样是一家低调做实业的公司。
 
恒逸集团起源于 1974 年,最初是为了解决干部职工子女插队劳动问题专门开设的工厂,如今已经跨过「年营收千亿、利润百亿」的门槛。

成功并非一蹴而就。

从只有几台简陋手工袜机的地方工厂,到重资产、高精尖的石化化纤企业,恒逸集团 47 年的发展历程,可谓是时代大变局的一道缩影, 同样也是「奔竞不息、勇立潮头」的萧山精神的极佳证明。


「扭亏厂长」的野心

与国内许多大型民企一样,恒逸集团的前身是地方集体企业,这条集体企业转变为民营企业的道路,也正好代表了一代人的突围。
 
1974 年,「文革」尚未结束,城市知识青年仍要响应号召,积极「上山下乡」,杭州市棉纺局系统的子女也不例外。

为了解决这批 14 名知识青年的就业问题,萧山县开办了一家「衙前公社针织厂」,专门用来安置这些青年,工作内容很简单:缝半成品袜子。
 
计划经济年代,企业就像一个零件,只需要运行,不用思考方向,但当改革开放的春风一吹,这样的企业便会迅速停滞、亏损,萧山县衙前公社针织厂也不例外。

1980 年代,尽管更名为萧山色织厂,购进了有梭织机,开始生产服装面料自救,但整个厂子还是严重亏损。
 
这时候,萧山企业家鲁冠球成为全国话题人物。

他 1964 年开始创业,带着家乡几个农民创办农机厂,从汽车零部件万向节做起,成为中国第一家供应美国通用公司汽车零部件的生产商。

他还是中国最早具有产权意识的企业家之一,早早就筹钱承包了厂子。1985 年,《半月谈》将其评为全国十大新闻人物。
 
鲁冠球还被称为「商界不倒翁」

1990 年,鲁冠球创办的万向集团净资产达到 3000 万元,在那个人人争当「万元户」的时代,鲁冠球是当之无愧的「超级偶像」,他趟过的路也成了许多国有企业、地方集体企业生存的希望。
 
把鲁冠球当偶像的萧山老乡很多,其中有一个小他 18 岁,却因为见了他一次,就下定决心去做一番大事业。
 
这个老乡名叫邱建林。这番大事业的起点就是拯救萧山色织厂。
 
1991 年 8 月 18 日,受衙前镇党委书记的委托,邱建林走马上任,成为萧山色织厂的新厂长。

此前,这个年仅 28 岁的年轻人自己养过珍珠、办过珍珠饰品加工厂、搞过纺织厂,样样赚钱,就连镇上连年亏损的丝绸厂,也在他的指导下只用一年就实现了盈利。

镇里给他取了个别名,「扭亏厂长」。
 
可想而知,以鲁冠球为榜样的邱建林不会满足于此。

《财富》杂志曾就这段「打翻身仗」的经历问过他,他很坦然地说:「我找到朋友,说我刚去色织厂,两眼一抹黑,你给我一个品种做做。」
 
「朋友」、「品种」,一句简单的话点出了萧山色织厂起死回生的奥秘:人脉。
 
要知道,当时的萧山色织厂虽然有 200 多名工人,但 60% 以上的职工学历在小学以下,有的还是文盲。

账面上看上去有 260 万元,却有 200 万的银行债务,年销售额不到 1000 万元,净资产只有 60 万元,离破产只有一口气。

这种情况下,谈什么技术,说什么调研市场趋势,都是虚的,这个从朋友那里问来的「品种」,在当年年底就让厂子看到了盈利。
 
原萧山色织厂

回忆当时的情况,邱建林很感叹,「今天把它拿来,两天以后变钱了。」
 
这当然是时代的红利,人们兜里有钱了,审美需求爆发,好的面料一出厂供不应求。

不仅是萧山色织厂,彼时大多数国有企业和地方集体企业的衰败和复兴,不过是在时代潮流的顺逆之间。
 
割肉、掉头与扩张
 
1994 年 7 月 1 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正式施行, 10 月 18 日,由萧山色织厂发展而来的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成为《公司法》实施后浙江省首批组建的企业集团。
 
此时的恒逸集团面临两件大事,其一是改制,其二是选择业务方向。
 
早在厂子扭亏为盈那年,邱建林就开始思考未来的业务方向。浙江自古就是鱼米之乡,纺织算不上什么独特的技术,想活得久,只能往上游走。

因此,在恒逸集团正式成立之前,邱建林便定下了转向印染和化纤的目标,并在 1993 年就开始投入生产。
 
化纤纺丝、织造、印染一条龙的生产经营体系让恒逸进入发展快车道, 1995 年实现产值近 4 亿元,利润 2000 万元。
 
1997 年,沿着榜样鲁冠球的路,邱建林也推动恒逸集团走到了改制的路口。

由于前期邱建林的成绩有目共睹,改制进行得很顺利,恒逸集团从乡镇企业变为民营企业,邱建林成为实际控制人。
 
一切看起来都很好,直到 1998 年,一场整个浙江纺织业都未曾预料的危机降临了。

这一年,索罗斯狙击泰铢,引发东南亚金融危机,中国一直坚持人民币不贬值,全国纺织业出口受阻,浙江纺织业受损尤其严重,能正常开工的企业连一半都没有。

恒逸集团业务链较长,尤其能体会到行业遇冷的疼痛。
 
为了保持企业竞争优势,邱建林费尽口舌,终于说服董事会成员同意把尚在盈利的印染公司停业转产,集中精力做化纤业务。

「放弃一块业务并不丢面子,企业不思进取,发展不了,纳不了税,才是真正没面子的事!」
 
这次割肉让恒逸幸免于危机之后漫长的回血期, 1999 年,随着中国加入WTO步伐临近,国家逐步放宽民营企业市场准入条件,邱建林敏锐捕捉到一个进入聚酯行业的切口。

这时候,他的人脉又发挥了作用——他和中学同学项兴富,也就是浙江兴惠化纤集团的董事长一拍即合,决定合资,共同进军聚酯行业。 

事后看来,这无疑是个明智的决定。2000 年,恒逸集团产值突破 8 亿元,利润近 5000 万元,其中化纤产值占 70% 、利润占 86% 。
 
恒逸-兴惠化纤合作项目投产

从竞争对手转换成合作者的,还有荣盛控股集团。
 
2002 年 12 月的一天,邱建林和荣盛控股创始人李水荣在美国杜邦公司不期而遇,他们都为了同一种东西而来:PX 原料的生产工艺和装置。

PX 即对二甲苯,是生产聚酯树脂的原料,后者又是生产涤纶纤维、涂料、染料和农药等生活必需品的原料。

2000 年前,PX 原料 60% 掌握在日韩财团手中,剩余 40% 在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手中,民营企业想获得 PX 原料,只有这两个渠道可以购买。

渠道垄断的背后,是原料价格暴涨,下游企业利润被剥夺。邱建林和李水荣都想到,如果能自己生产 PX 原料,就能绕过这层垄断。
 
2003 年,恒逸集团联手荣盛控股,在宁波筹建 PTA(对二甲苯酸)项目,这是全国第一个纯民营 PTA 项目, 2005 年 3 月第一套装置便已建成投产,随后又启动了第二套 PTA 装置建设。

这一年,恒逸集团产值突破 10 亿元,其中 PTA 占利润的 50% 以上。
 
这种「合作-发展-扩张」的思路,被恒逸集团一直沿用了下来。
 
2011 年,恒逸集团旗下恒逸石化与中石化巴陵分公司合资,按各自 50% 的比例,联合组建浙江巴陵恒逸己内酰胺有限责任公司,这是中石化与民营企业在该领域的首个合资项目。

借助国有企业的资本力量,恒逸集团在国内同行中形成了独一无二的「涤纶+锦纶」双产业链驱动模式。
 
同年,恒逸石化借壳上市,恒逸集团跻身全国民营石化企业前列。


恒逸做对了什么
 
纵观恒逸集团的发展历程,处处可见萧山人「喜奔竞、善商贾」的特点,不管是邱建林、项兴富还是李水荣,他们都喜欢竞争,但并不排斥合作。

同样的想法在浙商,乃至整个长三角商圈都有体现,最直接的结果是,这里大企业林立,但很少有恶性竞争。
 
如今,四大上市民营石化巨头分别是:恒力股份、恒逸石化、荣盛石化、桐昆股份,除了恒力股份来自江苏,其余三家都起源于浙江。

这种现象并非偶然。
 
长期以来,由于中国成品油供需之间的巨大鸿沟,中石油、中石化的首要任务是保证国内市场成品油供应,尽可能炼制汽油、柴油。

为此只能压缩燃料油、液化气、化工品等产品的比例,这就给了民营石化企业发展的机会。
 
这四家企业都来自长江三角洲,发展历程也有相似之处:从纺织、化纤起家,一步步沿着产业链上游扩张,直到石油炼化。

长江三角洲是中国最早兴起、市场化最彻底、进出口贸易最发达的地区。

从这里出发,熬过激烈的市场竞争,这些企业就积攒下了雄厚的资金和一流的技术,上市之后,自然发展得越来越快。
 

2018 年,邱建林受聘为浙大校董。捐资支持高校教育,也是浙商圈子的传统。

还有一点是,这些企业的战略更灵活,长期接触进出口贸易,能看到的市场也就更广阔。
 
恒逸集团是一个典型例子。

尽管打造了「涤纶+锦纶」双产业链模式,但类似的发展路径在老乡那里也能看见。恒逸集团选择避其锋芒,到海外去,再造一个恒逸。
 
2011 年,几乎在双产业链模式确定的同时,恒逸集团就着手开始启动文莱大摩拉岛(PMB)炼化项目。
 
文莱是一个君主专制的岛国,东西南三面被马来西亚包围,北临中国南海,面积大小相当于上海市, 2020 年人均 GDP 为 2.3 万美元,世界排名第 36 ,在东南亚仅次于新加坡。

文莱油气资源丰富,但其它产业发展缓慢。

有人曾开玩笑说,文莱只有两种特产,一种叫「吴尊」,前飞轮海成员,在台湾偶像剧时代家喻户晓,还有一种就是石油天然气,可惜只能原模原样卖出去。
 
恒逸集团刚向文莱递出投资意向,就受到对方的强烈欢迎。

不久后,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文莱作为沿线国家也加入其中,恒逸集团的文莱项目也被作为「一带一路」重点项目对待。

2019 年,该项目正式投产,恒逸集团借此绕开国有炼油企业的垄断,利用文莱的油气资源,正式成为炼化一体化的石化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目仍然是恒逸集团擅长的合作模式,文莱政府与恒逸集团分别投资一半,各占 50% 股权。
 
恒逸集团主业布局示意图

2021 年 8 月,《财富》世界 500 强榜单正式发布,恒逸集团以 2020 年营收 385 . 62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656 . 9 亿元)首次上榜,排名第 309 。
 
进入 21 世纪以来,互联网产业蓬勃发展,许多人都在唱衰石化行业,认为这是「夕阳产业」。

但实际上,石化行业衍生的各种产品,从上个世纪就开始,迄今仍然在塑造着我们的生活。

最近十年,互联网成了「显学」,但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不管是国有还是民营石化企业,它们仍然在低调发展,支撑着国家工业体系。
 
「没有倒闭的行业,只有倒闭的企业。」

当下,绿色环保、碳中和又成了热词,有人认为,这是石化行业的生死劫,但也有人认为,这是整个行业洗牌的契机,能顺应时代要求提升技术的企业,必将走得更远。
 
不管是恒逸集团还是荣盛控股,它们都是在国有石化企业忽略的领域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曾经历过残酷竞争,也曾守望相助。

时至今日,中国化纤能在世界化纤行业拥有一席之地,这些民营企业的努力不可或缺。

而在石化化纤行业之外,像这样默默从事实业的企业,中国还有许多,比起那些喧嚣一时、暴富暴死的公司,它们更值得被看见。

扫码参与调研,让我们的文章更精彩!


-end-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