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起,这项新规将改变互联网巨头的游戏规则!

吴晓波频道 2021-09-16 03:57

立即订阅▲收听音频

有些墙倒,就该众人推。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2021年9月17日,这条新规将彻底改变互联网巨头们的“生活”。


这日子,持续了十多年。


腾讯23岁,阿里22岁,百度21岁,十多年的时间各自关紧大门;抖音上线5年,快手上线10年,火了以后,再没能大大方方地出现在微信中。

9月9日下午,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召开了“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会上,它要求各平台在9月17日前,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被约谈的平台,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华为、小米、陌陌、360、网易等。




互相屏蔽链接,是互联网世界里最常见的违章建筑。然而,拆墙容易,但十年的积累,有太多问题亟待解决。


屏蔽为什么会发生,谁是最大的受害者?


解除屏蔽后,谁将受益,谁将受损?


未来还会有哪些变化?


从平台方、互联网观察家到平台上的经营者,对此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


今天,小巴把他们中各自的代表,邀请到了文章中。


这是一次信息量极大的观点交锋,有人会站的很宏观,有人会算的很精细,但希望,在阅读完这篇长文后,小巴能够在评论区看到你的观点。


另外,9月17日下午1点,吴老师将同方兴东、郭兵就本次“解除网址屏蔽”话题,为大家带来一场《吴聊》,有兴趣的朋友,记得定好闹钟收看哟~

点击橙色按钮▼立即预约直播



屏蔽为何会发生?


方军

火大教育合伙人

著有《平台时代》


最初理想化的互联网设想,是内容存在网页链接中,用户通过链接找到想要的内容,网页通过链接连成大网,也就是所谓的万维网,但出于当时的技术发展状况与商业需要,导致了众人选择的不是“链接”,而是“拷贝”。


比如,新闻门户将未数字化的报纸新闻拷贝到自己的网站,进行传播,而不是链接到报纸网站。


但在之后的阶段,搜索引擎的索引又取代了拷贝,成为了新的入口,技术进步打破了旧格局。互联网的链接模式得以回归。


移动互联网的经历也类似。最初,App是内容的主要载体,这时甚至都不存在外链的说法。


各家努力地充实自身内容、服务用户:比如为PC网页做移动阅读转码优化,比如吸引用户撰写内容(最知名的就是微信公众号)。


之后又是因为技术的发展,浏览器被内嵌到了各个App,除了一些特定功能(比如聊天、打车),App中的内嵌浏览器成为展现内容的主要容器。



这时,在移动互联网发展中拥有大用户量的超级App,就开始将自身打造为庞大的孤岛,为外链的进入设置障碍,因为相互之间的网页链接如果实现了互联互通,就会涉及到用户、安装量、商业等利益。


但我认为,移动互联网的理想未来,仍应该是广泛、深度的互联互通。



方兴东

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

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


屏蔽外链的手段,在业界有个很形象到位的术语,叫“围墙花园”。


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前十几年,基本处于自由竞争阶段,“围墙花园”的现象并不明显。而当BAT真正确立垄断地位之后,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出于竞争目的,巨头之间相互进入,横向扩张,在此背景下,“围墙花园”逐渐成为最重要的战略工具。


最近十年,屏蔽外链等“围墙花园”战术水涨船高,手段日新月异,不断恶化。业界普遍性的所谓阵营、站队等,核心都是基于“围墙花园”的导流能力。可以说,没有垄断地位,就不具备部署“围墙花园”的基础;没有消除竞争压力的需要,就没有“围墙花园”的动力。



刘润

润米咨询创始人

公众号:刘润


要理解屏蔽外链之所以会发生,我们先得算笔账。


如果淘宝的卖家,想要在淘宝网页最明显的位置投放广告,就需要通过“竞价排名”的形式争取广告位。一旦消费者点击了广告,卖家就要支付费用给淘宝。


然而,“竞价排名”成立有一个前提:用户必须从淘宝的搜索框进来。


如果用户在百度上搜索也可以直接进到淘宝购买,那么对卖家来说,只要百度广告的价格更便宜,就不会借助淘宝。于是,这笔广告费,就不是被淘宝,而是被百度赚走了。淘宝的收入,就会大大受到影响,商业模式的根基,甚至都会动摇。


于是,在2008年9月8日,淘宝宣布彻底屏蔽百度搜索引擎爬虫。



这件事被视作是中国互联网平台互相屏蔽链接的标志性事件,之后十几年所有屏蔽行为都与之有相似的逻辑——用户必须从我的入口进去,不能从别人的链接过来。否则别人会成为前端的变现者,我只能变成后端的服务者。



屏蔽链接中,受伤最深的是谁?

方兴东

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

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


作为数字时代最关键基础设施,互联网的本质上必须将公共性和社会性置于重要位置。但是,由于缺乏行业自律,缺乏政府和法律的监管,缺乏竞争制约,垄断巨头将自身的商业逻辑凌驾于互联网整个行业的默认规范之上,无论是市场竞争环境、产业创业创新活力,尤其是广大网民的便利性和选择权,都成为其牺牲者。


而主管部门,因为缺乏明确法规,也没有及时加以有效制止。广大用户虽然深受其害,也因为无能为力,最终温水煮青蛙,也都开始习惯这些既成事实。



胡延平

DCCI*未来智库

未来实验室专家


之所以出现各种屏蔽现象,根本原因在于互联网企业为了各自利益最大化而手段措施最大化,所有看得到的都想得到,所有该放手的也不愿放手,更不知何时该有何种舍弃,时间久了就混淆了企业、用户、社会的边界和责权利关系,竞争行为边界、市场边界更是缺乏清晰认知。


屏蔽网址链接等不互联不互通问题,有利于相关企业进行流量控制、用户锁定,但是造成网络割裂、信息阻塞、市场扭曲,抬高用户时间与资源成本,也抬高了中小微企业参与资源要素流动、价值获取的成本,困在互联网流量之中的状况对今天的中小微企业来说相当普遍,解除屏蔽,相信中小微企业和绝大多数用户是欢迎的




解除屏蔽,谁最受伤?


丰年

点金手创始人

播媒集团董事长


我们可以将微信平台,淘系为代表的货架电商生态和抖音生态之间的流量进出,视作一种贸易关系。


链接打通后,谁处于流量的“贸易顺差”地位,谁受到的损害就会更大,因为过去以“走私”形式被带走的流量,如今被“合法化”了。


就这层面来看,这件事对抖音生态的损害恐怕最大。


在目前电商生态里,抖音发展最快。它经营的兴趣电商,就是“无中生有”、激发需求,这种模式帮助抖音跳出存量市场,源源不断地产生新流量。而一旦链接打通,抖音苦心经营出的流量就很可能被其他平台直接分走。


这就好比三个人在跑步,他们明明已经出现身位的差异了,抖音现在跑在前面了,但是打通就好像来了一根绳,把这三个人连在一起了,抖音就得拽着后面跑,这时候,它的速度就会被迫降下来。


其次,抖音的规划,是利用已有的流量发展,尽快建立闭环电商生态,甚至超越微信成为私域电商生态的的霸主。如今抖音遇到链接解禁,就像一个好不容易吹起来的大气球,遭遇了一根针,梦想一下子破了。


第二,淘系未必能迎来爆发式的增长。


由于微信的社交基因可以诞生的社交裂变式流量,相较于淘系,也处于一个“顺差”地位,但淘系的流量会有短期的增加,却并不影响根本。


一方面,链接打通,只是一个很小的流量入口。这里必须澄清一个误区,解除链接屏蔽,与平台之间完全打通,是两回事。


另一方面,淘系、京东、拼多多本质上还是货架电商,用户的习惯是进入到相关的App进行搜索、浏览和购物,分享到社交平台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动作。



徐志斌

见实科技CEO


阿里、字节、腾讯三大平台平等打开大门后,腾讯(尤其是微信)将会面临第一波信息流潮涌般的需求,这类数据量会有多大,有一个维度可以间接参考。


依据2018年阿拉丁小程序指数统计的数据,以内容资讯为例,每100人阅读,就有2.6人分享到社交平台(分享率),每次分享带回6.91个流量(回流率);而每100人购买商品,会有0.68个用户分享商品链接至社交平台,每次分享带回1.70个流量。


2015年前,排名头部前三的企业,在一天时间中被用户分享到腾讯系的信息量,超过1100万条。六年后的今天,字节和阿里分享到微信的真实量级或会数倍于此。如此庞大的分享量,不论是乘以6.91回流率,还是1.70回流率,都相当可观。


另一个参考数据来自小程序和拼多多在微信生态中的体量。


去年在小程序实现的卖货已经1.6万亿,依照腾讯最新财报,如今已经超过3.2万亿;



根据2020年度拼多多的财报,该平台在当年交易总额(GMV)近1.67万亿。这两部分也是另外两大平台有望分走的蛋糕,尤其是抖音电商,受益最大。



胡延平

DCCI*未来智库

未来实验室专家


产业各方和社会舆论对工信部叫停网址链接屏蔽这件事的反应,存在三个方面的理解偏差:


第一,叫停本身并不是一个“中国”特有行为,屏蔽网址链接问题,即使放在欧美,各种市场、产业、通讯、数据监管法律法规,也不允许无端屏蔽网址链接这种妨碍网络中立、破坏市场竞争、损害用户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发生;


第二,叫停网址链接屏蔽并不是单独针对阿里、腾讯等个别大平台大企业,而是要求互联网全行业所有相关企业都要停止网址链接屏蔽行为,工信部直接会谈的有十几家,而存在网址链接屏蔽行为的企业远不止这些。


第三,有些舆论称,解除网址链接屏蔽,将彻底改变互联网格局,将严重冲击甚至颠覆微信、淘宝生态,这些说法都言过其实、过于放大了;转发与分享流量,在各平台流量中占比甚小,转发与分享流量中被屏蔽的流量占比更小,叫停屏蔽,只是恢复互联网常态,对各相关企业影响没有那么大。



未来怎么看?


胡延平

DCCI*未来智库

未来实验室专家


去26年来,商业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相对而言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信息互联网,也就是所谓PC互联网时代;第二个阶段,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第三个阶段是智能互联网,这个阶段物联网等也包括在内。


在信息互联网阶段,网络相对扁平,互联互通、超链是常态;移动互联网阶段,互联网开始变成了一个个的App信息、应用孤岛,App内的信息内容在公开网络上的能见度变差,App彼此之间的能见度变差。


而智能互联网阶段,技术正在让信息、数据、应用、服务原子化,又被智能重新动态随机连接起来,在个性化的基础上,跨站跨App跨平台的信息、数据、应用、服务对用户来说有希望重新变得可感知、可触达、可获取,如果在这个阶段,互联网依然是一座座App孤岛,那么很多智能、创新业态就无从谈起。



所以叫停网址链接屏蔽既是纠偏,也暗合了互联网开放、协作、分享的新趋势。互联网的去中心化需要,也意味着大的节点对生态的圈存、控制也会适度减缓。


另外,对两个问题还需审慎看待。


这一轮解除网络链接屏蔽风潮过程中,也存在鱼目混珠、浑水摸鱼的情况。一些企业假借互联互通之名,提出一些和网址链接屏蔽无关的问题,企图挟势从竞争对手或者流量可资利用的其它企业那里打开缺口,达到自己的商业向其它生态扩张的目的。对这种取向,持保留意见,原则上应该从互联互通的诉求中剔除出去。


还有一点,就是不能把解决网址链接屏蔽问题等同为解决了互联互通的全部问题,也不能把解决互联互通问题等同为解决了互联网开放的全部问题;叫停网址链接屏蔽,只是迈出了推动互联互通问题解决的第一步,后面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要走的路还很长,网址链接屏蔽只是最明显的、首先需要搬走的那块大石头。



吴晓波

财经作家


我觉得有三个景象将可能发生。


第一大平台的现有生态将得到颠覆。在完全拥有信息进入权的前提下,各个平台都形成了自己的生态,比如支付生态、信息发布生态以及广告模式。


但随着屏蔽的解除,任何一个消费者和公司都可以在你的平台上发布信息,并通过连接的方式把消费者导入到其他的平台。那么封闭环境下的很多工具将可能消失,它所带来的重大后果,到今天还很难被准确量化。


第二受影响和冲击最大的是那些带有社交性质的大型平台,比如微信、QQ、小红书、今日头条等,它们原本在封闭状态下所形成的信息价值支配能力将被瓦解。


第三,也是很多专家最为担心的,随着屏蔽的消失,有可能出现一场众人狂欢的公地悲剧。


因为平台公司被剥夺了信息进入和屏蔽的处置权。在9月17i以后,手机里的那些社交平台上,一夜之间很可能涌入大量的商业信息。


就如同一块草地,原来是有主人的,哪只羊哪头牛你偷牛可以进来吃草,主人说了算。现在篱笆墙被拆掉了,任何人家的牛和羊都可以到你的草地上来吃草。主人对草地的垄断看上去被消除了,但是草地未来的成长性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悬疑。


所以9月17日互联网平台屏蔽的消除仅仅是新的治理的开始,它对中国互联网生态和产业所可能带来的后果,无论是积极方面的还是消极方面的,都有待重大的评估。


点击下方图片收听完整观点



徐志斌

见实科技CEO


三大平台推出的可能的新规则,或会有几个:


一是付费接口会诞生,超过一定调用数量的接口,需要付费。


二是在接口调用权限有明显分级。这其实已是现状,如许多新应用,短时间分享量超过一定数量后,会被自然限制。


三是现有规则之下,许多标准和要求会由用户来掌控。如投诉量超过一定数量或比例后,接口调用权限会下降;用户也可以要求去重显示某些链接,如某一类链接频繁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要求不再重复出现。


四是三大平台对于灰色应用、灰色账号、灰色行为的打击,会越加严厉。



方兴东

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

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


目前,已有一些以网络安全、垃圾信息泛滥、营销泛滥等理由为“围墙花园”辩护的声音,这是“围墙花园”利益格局的正常反映。其实,这些理由都站不住脚,因为这些本就是作为一个大型平台履行平台主体责任的“分内事”。有“围墙花园”也得做,没有“围墙花园”也是如此。


也许只是在工作量上有所不同,但并没有增加任何特殊的技术难度和工作难度。


中国互联网的“围墙花园”现象,是一项长期积累,不断加筑工事的“十年工程”,涉及很多技术层面和业务层面的操作,涉及明面的信息内容,更涉及更深层次的数据等,需要是真正的“技术活”。



作者 和风月半 | 当值编辑 李梦清

责任编辑 | 何梦飞 主编 | 郑媛眉


9月17日下午1点,吴老师将同方兴东、郭兵本次“解除网址屏蔽”话题,为大家带来一场《吴聊》,点击下方橙色按钮,即可预约直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