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不要以为读个蓝翔,新东方烹饪学校,就没出路了

记忆承载 2021-09-16 07:07

昨天聊,近七成大学生认为自己毕业十年内将年薪百万


我是回答问题的,没想到引出更多问题。


在文中我举了一个例子,我说办新东方的俞老师哭晕在厕所,但是新东方烹饪学校的老板开心的不得了,因为利润大涨。


这不是个人努力能够左右的。


你注意,我从来没说过个人努力不重要,我只是觉得如果能够抬头看天的同时埋头拉车,会更有效。


我不认为时时刻刻的努力是有效的,我认为只有特殊时候的特别努力才是有结果的。


打一个比方,罗纳尔多在球场上,平时是不奔跑的,但是当他觉得机会来了,他冲刺的速度可以进入奥运会百米短跑决赛圈。


这就是我认同的打法,我就认这种打法。


当然,这不是世上唯一的观点,反对我的读者反对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你们代表了另一种看法。


这种看法也很常见,我太太也是像你们一样看问题的,她比较认同持续的努力。


比如每天工作八小时,你注意是每天。哪怕今天领导不来检查,今天没有公开课,也要做满八小时,哪怕明天教育局全体来参观,顶多就是比平日稍微用心点。


这是她的观念。


我的观念不是这样的,从来不是。我觉得平日里没有那么重要,当然,这句话政治不正确。


我觉得特殊时刻要特别下功夫,如果我是一个老师,如果我提前知道教育局一个月后全体来听我的公开课,我一定卯足了劲把这堂课做成全网经典。


不仅要打动领导,我还要找各种自媒体的朋友,帮我宣传,我要一炮打响。


在关键的时候做好一件事,顶得上你平日里做一百件,一千件。


我就是这样一个思路,我太太称之为投机取巧。


我们俩大学里就认识了,同岁的。大学里有一个学期我们同时去做家教,她被家长反馈水平不好,其实她很有责任心,而我被家长极力挽留,希望我永远教他们孩子。


其实我太太比我教的好得多,她是师范生,很有水平,我是业余打酱油的,但是我教的学生,很出成绩。


一个学生给我,我一个月就能让她分数往上冒一个台阶。


我并没有教孩子什么好东西,全是技巧,琢磨出题人的心思,用我太太的话讲,投机取巧。


回到罗纳尔多的这个例子上,按照我太太的理论,罗纳尔多并不是一个好球员。


一个真正的好球员是满场跑的,无论有没有机会,都很努力的跑,尽心尽力的踢。


罗纳尔多这种其实就是鸡贼,机会来了,领导来了,特别起劲,反之则摸鱼。


但现实中,罗纳尔多这种人一定会被奖励,会成为球星,而那个满场跑的,也许下次教练就不让他出线了。


这不是我太太错了,是世界错了。世界并没有按照应然去运行。


所以她毕业后一直做到今天依然是一个普通教师,而我毕业五六年后,能够直接间接管到的人和事儿,比她们校长还多。


她没有错,是我错了。世界是错的,我也是错的,绝配,而世界是错的,她是对的,不般配。


我年轻的时候最擅长的就是做演示系统,俗称DEMO,就跟教师做公开课一样。


而且特别会抓大老板大领导的目光,这是我从研发转去带市场团队的原因之一。


做一件事,最重要的就是抓住领导的目光,因为领导说一句,顶底下说一万句。


你一个DEMO做的好,领导看了很满意,钱,资源,都到位了。剩下就是怎么干的事情,有的是人可以默默的做,就像我太太的性格一样,这样的工程师,项目经理,包括跟单的销售,很多的,认真负责,勤勉踏实。


但是在一瞬间,打动大老板,是很难的,就像进球一样难。


你不要嫌罗纳尔多贵,他能进球,你甭管他对还是错,他能进球。


做事情也一样,最难的部分最贵。如果你只是想找一个认真负责全场跑的球员是很容易的,但是你想找一个能进球的,很困难。


看着他好像不做什么,但是说爆就出爆款。


你觉得需要什么?就是需要观察呀,就是需要抬头看天。


为什么你做个DEMO,领导马上被你吸引了,为什么?


因为你了解领导。


历史上有个大坏蛋,人很坏,但是论揣摩人心,很高明,这人叫和珅。


他年轻的时候,在咸安宫官学念书的时候,就临摹乾隆的字体,临摹的仅仅是字体么?不,还在揣摩对方的心意。


你可以说,坏蛋,你看,果然是坏蛋,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是的,但是,这其实就是关键时刻爆发的关键所在。


罗纳尔多不停的在揣摩,揣摩裁判,揣摩教练,揣摩对手的球员,他腿是没有满场跑,他脑子在满场跑。


和珅也是一样的,上上下下大大小小,他成天琢磨来琢磨去。


人的观念本来就分两种,喜欢和珅的,觉得他特别会来事儿,喜欢罗纳尔多的,觉得他特别有眼力劲儿。


反对的也很正常,如果我是一个默默的满场跑从不进球的球员,我也不喜欢罗纳尔多。


就属你跑的少,就属你进球多,你是个贼,你偷走了原本属于我们的荣耀,属于我们的球迷,属于我们的成功,以及属于我们的奖金。


能够理解,观念本就是多元的。


所以,在我太太看来,世界本该是有序的。


比如勤奋的人就应该得到更多,好比清华就该赚的比蓝翔的多。


你现在明白那天我聊起两口子的教育理念分歧,根子出在哪儿了吧。


她的世界观里,世界是有序的,我的世界观里,世界是无序的。


所以她很认同学霸理论,虽然她自己只考上了二本。


如果以成绩论,我是真学霸,但是我并不相信学霸理论。


我相信什么前面说过了,关键的时候你做好一件事,比平日里做好一千件事回报都高。


这句话说的直白点,也许你平常学的并不好,并不扎实,但只要每逢考试你都考得比别人高,你就是学霸。


每逢考试就是关键的时候。我认识我太太二十年了,她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学生,唯一的问题就是每逢考试只能发挥6,7成。


而我每逢考试可以发挥百分之六百七百。


所以这里的关键时刻指什么?指考试。


你看到了,我的观点与学历毫不冲突。学历这东西,如果可以有,为什么不要呢?如果你能考上清北,干嘛不去呢?


我只是觉得,如果你考不上,甚至你考不上大学,是不是一定赚不到钱呢?


未必。


为什么未必?因为关键时刻是可以变的,可以是考试,也可以是别的呀。


咱们就说蓝翔,蓝翔教什么的?教挖掘机。


你去给人开挖掘机,一天400块,干满一个月才1万2,当然赚不到钱。


可是我们想一想,城市里最常见的是什么活儿?是小区里挖下水管,疏通工作。


你平常见到最多的是什么?是一群工人拿着铲子在挖对吧。


一个工人一天至少300块,年轻的要400,10个人工一天的挖掘量都赶不上一台微型挖机,宽1.5米的那种。


那种挖机多少钱呢?20几万,它一天能产生4000块的价值。


既然包工头能够花10个人拿着铲子挖,说明什么?说明他有预算,他有一天4000的预算。


如果你开着一台挖机过去,跟他讲,咱俩对半分呢?


你回头跟甲方还说你预算4000,现在你把这4000给我,我还给你2000,你看成不?


能不能成?


我想能成,事实上也确实能成。给我挖花园的那个小老板,就是这么做的。他有4台小挖机,年入百万。


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比如地暖找平,平常装修公司要价多少?120一平?


你让豆石的产地南京给你直发,不算运费300一吨,算上运费也比你本地城市里买到的价格低一半以上。


如果摊到工程上呢?豆石黄沙水泥人工,一平不到40。


有80块的利润空间哦,这80块你可以认为都是你市场运作时可以承受的范围。


我不相信一个头脑灵活的人做这点小生意做不到年入百万。


你注意,我不是告诉你读书没有用,读书很有用。


你但凡书念好点,去大厂摸个鱼,年入200万了,还不耽误你投资,甚至你做到高管,还可以在公司外面开属于自己的小公司,还可以......


办法有的是。


但你这不是读不出嘛,人家最低最低也要交复浙起步,那要是够不上起步价,难道没办法了么?


并不是呀。


这才是我要表达的。


有些事情确实没啥前途,就像我前面随口打的比方,什么微挖,什么地暖回填工程队,做这种蓝领小老板,一年200万到头了。


因为门槛实在太低了,你稍微做大就得雇人独当一面,一旦你雇来的人独当一面,马上就会甩了你单干,因为本钱又不高,难度又不大。他一旦跟你玩两年把渠道打通了,马上就会跟你竞争。


这就是为什么人才不会介入这种行业,因为犯不着。


但是咱把话说回来,你自己也只是读了个蓝翔,脑子比较活而已,你也就是想赚个年入百万。


那你看到了,累是累了点,辛苦是辛苦点,前途是不怎么光明,但过日子也够了呀。起码七成大学生预计自己十年内能达到的收入,你还真有可能达到呀。


当然了,把话说回来,你要真有那份鸡贼,你多半也不太可能不是学霸。


心思这东西一窍通百窍通的,你把它用在揣摩出题人心思上,分分钟拿高分了;你把它用在职场上,分分钟把同事甩几条街了;你把它用在市场上,从南京到北京,庄家散户加一起都没你精。


你看到了,话题绕了一圈,又回去了。

推荐阅读